从色情卵蛋说到潮白河畔
发表:2010-06-26 11:11阅读:1828

从色情卵蛋说到潮白河畔

 

 




 

一开篇,我先说说以色情比喻著称的齐泽克教授,这个斯洛文尼亚的大胡子哲学教授在西方红极一时,据说女生们通常红着脸听他讲色情的哲学比喻,从智慧到生理都洋溢着莫名的活力。阅读齐泽克是快慰的阅读,从思维到身体,都快慰无比。关于齐泽克教授的更多典故,大家可以去百度或者股沟,在此就不在复述。

 

用色情笑话开政治的玩笑是世界各国共同的癖好,但用色情笑话讽喻知识分子却不多见,当齐泽克肆无忌惮的用色情笑话比喻知识分子时,无疑让人感到“古怪的震惊”。齐泽克对“左派”和“右派”的讽喻极其刻薄。尤其在《幻想的瘟疫》里,他用两则粗俗不堪的“卵蛋故事”把左派和右派知识分子嘲笑得一无是处。

 

《幻想的瘟疫》里提到的两则“卵蛋寓言”——齐泽克把左派比喻为傻瓜,把右派比喻成无赖,二者都是可笑的“意淫家”。在这里我有必要提示一下,齐泽克所言的左派右派和我们的语境大有不同。

 

第一则是关于“左派傻瓜”的讽喻。一个顾客正在喝酒的时候,一只猴子跑到他酒杯里洗卵蛋,洗完后就跑了。顾客又要了一杯酒,猴子又过来洗了洗卵蛋,又跑开了。顾客愤怒之极,

但他逮不到猴子,只好向一个卖唱的吉普赛人哭诉:“那只猴子为何在我酒杯里洗卵蛋?”那个吉普赛人是个职业歌手,他误把顾客的哭诉当作点歌,于是心平气和的唱了起一支悲伤的歌曲“为什么猴子在我酒杯里洗它的卵蛋,啊,为什么。。。。。。”这个吉普赛歌手就像一个左派知识分子,把“具体的哭诉”变成了悲歌,把具体问题变成了抽象的命运,用移情的技巧转移了悲剧的现实。悲情的歌唱非但不指向作恶的元凶,反倒以悲情的方式默认了恶的存在。

 

第二则是关于“右派无赖”的讽喻。故事发生在中世纪被鞑靼人占领的俄罗斯,有个鞑靼骑兵在乡村小道上遇到一个农夫和他年轻的妻子,鞑靼骑兵不但要强暴农夫的妻子,还要加深对农夫的侮辱,他命令农夫扶住他的卵蛋,以避免被地上的尘土弄脏。鞑靼骑兵完事后绝尘而去,农夫却开心的大笑。妻子问他,看见自己老婆被强暴,怎么还这么开心?农夫笑答:“你不知道,我耍了他。我并没有真扶住他的卵蛋,现在他那玩意上全是尘土和污泥。”这个农夫像个右派知识分子一样,自以为懂得人生保全的真理,懂得犬儒与阿Q的智慧,甚至懂得放弃和强权的二元对立,甚至在欣赏强暴过程中获得自己的快感,哪怕被强暴的是自己的妻子。右派无赖知识分子们通常就这样寻求着被主子们强暴的快感,而去还标榜自己“弄脏了主子的卵蛋”。在他们看来,弄脏主子的卵蛋也是一种批判方式?

 

 

 

 

 

读完齐泽克的卵蛋比喻,让半个知识分子的我黯然神伤,尴尬无奈。这让我联想到最近吵得沸沸扬扬的“潮白河裸体行为艺术事件”。其实这件事从一开始的偶发行为艺术单元“被封杀”就显出了离奇的荒诞感,偶发艺术节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没有任何偶发艺术的艺术节。那时,江湖上的愤怒的“左派们”在网络上“愤怒的歌唱”,但却无济于事。自以为明事理的“右派们”劝解左愤们息怒,在他们看来,即使被强暴,也可以在被强暴的过程中弄脏主子的卵蛋。于是,有人去了潮白河,有人去了美术馆,在“多元价值”的幌子下,我们可以选择任何负责任或者不负责任的“多元选择”。(写到这里,我必须发布免责声明,本文只对事不对人,不然再写下去会让读者对号入座。)

 

我也不想过多夸大那几位被捕的“裸体艺术家”的价值,把他们说成什么人权斗士还不够格,坐十天牢比起坐二十年牢的斗士算不上什么。他们的意义在于“不服从”,在于坚持自己的艺术意志,在于“敢付出实际的不合作行动”,在多数艺术家选择“网络呼吁”和“现场围观”之时,在多数艺术家“漠然置之”与“冷嘲热讽”之时,他们行动了。

 

在一定意义上,这次“潮白河艺术事件”,要感谢宋庄警方的无知和蛮横,他们真实的表演了“主子的强暴技巧”,他们的参与使得单纯艺术界面的行为迅速扩张为社会界面的行为,从“象征性的艺术表达”转向“实体性的社会文化问题”。应该说这次事件中的宋庄艺术群体的表现是不错的,从最初的自发聚集潮白河,到围观并及时在博客、微博客、推特等现代自媒体上发布“艺术家被捕的现场信息”,我是在推特上最先看到的潮白河现场,后来收到某位朋友的短信时,短信已经比推特慢了一个大白天。更值得肯定的是后续付诸法律的实际行动,行为艺术是否可以诉诸法律获得最大化的合法性?我们拭目以待。

 

或许“左派傻瓜”的“愤怒歌唱”是移情别恋,但至少“歌唱过”。“右派无赖”无视强权的凌辱,还说什么“他们抓走的只是我们的裸体,不是我们的人格”,就像那个看着自己老婆被强暴的农夫一样自以为“懂得分享强暴快感的智慧”?

 

好了,点到为止,再说下去要得罪人了。

 

 

 

 

 

 

 

2010626张羽写于成都【志怪斋】

 

 

分类:

张羽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