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微勃乱射一米民主——顺带回复一下吴味
发表:2010-10-15 12:07阅读:2036



 

张羽微勃乱射一米民主——顺带回复一下吴味

  

一则确实没空,二则文凭和职称太低,实在写不出和吴味教授同样多的字,所以就摘录一些微博,了以替代对吴教授的回复,不过,也不完全是给吴教授的回复,只是顺带回复一下。

 

看见何云昌的众多粉丝为他自圆其说,我也改口鸟,何云昌的《一米民主》是成立的,是伟大的,伟大的,伟大的。关注伟大的“民主”还不够伟大么?把天下民主现象和民主问题都包罗鸟,还不伟大么?就像伟大的戴三个表,把所有表都戴鸟,还不伟大么!伟大的何云昌,万岁!

 

也许是我太浅陋,看不懂何云昌的“模糊美学”,我知道他指向的是民主这个极大的话题,但不知道他指向的是哪门子民主?中国民主?西方民主?直接民主?间接民主?递进民主?大民主?小民主?还是包罗所有民主?我也看不出他到底是要呼吁民主?还是解构民主?语言是思维的外壳,从外壳反看思维,何云昌的民主是一团浆糊民主!

 

我也不得不佩服,何云昌是“接受美学”和“完形美学”的顶尖大师,随意抛出一个模糊民主概念,就有若干粉丝帮他细化作品没有的意义。吴味老师说他看到了“中国民主”的问题,我不知道从哪里看出来的?过度阐释好像也不是这样过度的?孙悟空打筋斗云?十万八千里!也飞得太远鸟~

 

中国存在“多数人的民主暴政”?笑话,连“民主”都没有,何来“多数人的暴政”。明摆着被500个特权家庭专政,居然还有教授(例如吴味)说中国“民主”存在“多数人的暴政”?滑稽。

 

吴教授说:阿昌质疑的是“对民主的无知”。但我怎么看都是因为阿昌对民主无知,导致整个作品对民主的无知。怎么看都是阿昌胡乱针对宏大得无边际的“民主”。

 

吴教授举例也很奇怪,把那个“课堂暴力”的新闻作为论据,吴教授既然对社会问题那么关心,但怎么就是没有一点判断力呢?民主不是万能的,并不是在任何事情上都适合使用,这个事件最大的问题出在——在不适合使用民主的事情上使用民主,而且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甚至连校规依据都没有。

 

有网友说,何云昌是对“民主麻木”的唤醒?但我觉得,启蒙者起码先要启蒙自己,自己都一团浆糊,还去唤醒别人?何云昌首先需要唤醒的是自己对民主常识的无知。

 

有网友说,至少何云昌站出来做了,用血表达了民主,即使有这样那样问题也是成立的,也是可敬的。如果用这种给自己下台阶的逻辑,那曾经反帝国主义的义和团白莲教太平天国都是民族楷模。

 

正如网友对我的批评一样,我的确不懂政治,也不懂民主,我又不是政治学家。问题是大多数人类活动更多的是依靠常识,就像做爱不一定要懂生殖学,但常识还是要的,不能连插哪里都不知道,朝天乱插就好笑鸟~

 

“民主”是个很大的词,“民主问题”也是个很大的词,既然要针对民主命题去做作品,就得对民主有一点常识。很多中国人(含艺术家)只对粗大感兴趣,所以粗大还是有市场的。想想何苦呢,细分民主需要动脑子,特累。还是大而化之来得舒畅,喝彩也简单舒畅。

 

看来“民主”这个字眼颇能生效,艺术家们,快把作品名称和内容解释都加上民主的字眼!

 

吴味老师说我对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理解也不完全合理,也许吧,但我确信,我对民主常识的把握是没有问题的。间接民主必然是现代民主重要的标识,不过要详细了解这个问题,我推荐刘军宁先生的《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近义,还是反义》,很通俗的民主普及文章,值得一读。http://tieba.baidu.com/f?kz=755515999

 

吴味老师说我不懂他的“问题主义”,我的确不懂,“问题”何以成为“主义”?我学着吴老师的问题主义逻辑去看,的确发现了何云昌作品中的问题主义的问题,那就是——从作者到作者的粉丝,都是民主的无知者?

 

万峰老师的电台节目喜欢骂人,特喜欢他的骂人的口头禅——不读书,不看报,知道什么嘛。嗯~不读书,不看报,——这句好像在说艺术圈的某些~呵呵,我小心眼鸟。

 

 

 欢迎浏览偶的艺术国际微博:http://t.artintern.net/zhangyu

 

 

20101015整理于成都【志怪斋】

 

 

分类:

张羽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前一篇:乡葱道路
后一篇:重庆森林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