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展”的梦想
发表:2009-01-01 05:46阅读:1043


                          
    所谓的“双年展制度”在中国出现并发展起来。这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我们的国家向来如此。凡是发达国家搞的事这里也模仿着搞一个就是了。

    凡是不与主流意识形态有冲突的也都可以搞成。只要搞一个出来,在各方面“干干净净”的展览,一切意义就都有了:“开放的空间”了!“与国际接轨”了!“多元化”了!等等喃喃呓语,不绝于耳。

    而这一次北京双年展的主题又是:创新——当代性与地域性。所谓当代性这样模糊的主题不太容易理解,而所谓地域性似乎是指象奥运会那样邀了四十多个国家的艺术家。从展出的那些的作品来看,“创新”这个词用的简直是主办方最不明智的地方之一。还有一个意图是推出北京的国际文化形象,这也很危险,那些本土作品不知会给北京的国际文化形象带来什麽?我觉得至少是极片面的或误解。

    当然,北京双年展作为政府投资的一个文化项目自然不一定要和艺术有关,而在北京双年展期间的那些外围展又是怎样的。外围展有时可以是艺术的实验场,可以使观众客观的看到多层面的艺术以及艺术所给人带来的自由和活力。很多年轻的艺术爱好者都坚信在外围展上才能看到好的作品,才能看到新的艺术。

    而人们的这种愿望并没有在今年的外围展上实现。诸多的展览看上去只能令人感到艺术家和策展人顺从、聪慧和审时度势的老姿态。很多展览也只是那些个“周末艺术展”的大汇总而已。

    记得三年前,“不合作方式”综合艺术展作为上海双年展的外围展,让人记忆犹新。甚至于这种记忆已明显的忽略了上海双年展的存在。

    策展人艾未未和冯博一在画册前言中写到:

   “……在今天的艺术活动中,‘另类’完成着对权力话语和大众传统的修正和批判,以不合作、不妥协的方式更自觉、自律地抵制着同化和平庸的威胁。不惧强权、不事媚俗的文化立场,独立的个人经验,感受及创作行为,延伸着艺术对精神自由这一geng古概念的追求和渴望。……”

     在中国,这是一个梦想。

    “外围”与“地下”这些字眼正是一个社会中的艺术家特别是中国艺术家的一种处境和一直以来的记忆。它也正是中国艺术家保持独立经验和文化活力的惟一方式。同时又是产生梦想的条件。“不合作”方式也正是对这梦想的一次尝试。

     那个外围展呈现的结果正如前言中所说:“艺术家以前所未有的坦率和智慧呈现于世,留下了新鲜、刺激的信息和痕迹。”(“不合作方式”艺术展画册前言)

    而仅就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看不到这种姿态和梦想的痕迹。先前的那位策展人经过“反思”也“成熟、睿智”起来。对很多问题也学会了“保留意见”。自然,这几年做了不少“抛玉引砖”的工作。这砖所构造的堡垒已趋于顽固了。“策展人体制”(这自然也是“国际惯例”的产物)也似乎建立起来了。以至于有一位“专业”艺术家说:没有进入“策展人体制”的艺术家都是业余的。“业余”的倘要成为“专业”这样“关系重大”的问题看来只有策展人来定夺了。我建议策展人们不如创办一个“二手美协”,签发“专业合格证”,有系统的工作,效率会高的多,权力也会更大些。有这些“专业”的“知名”的艺术家和“专业”的“知名”的策展人密切配合和相互培养,“二手美协”想必是指日可待了。

    “二手现实”当代艺术展画册前言中说:“中国当代艺术积极导入先进文化,改变了本土文化平台的整体格局,并在国际上形成新的潮流,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与时俱进、塑造当代民族文化的象征。……对先进文化在中国社会中的传播和精神文明建设起到一定作用。……《二手现实》当代艺术展具有主流面貌,体现当代文化艺术与时俱进的精神实质。”(摘自《二手现实》画册顾振清文章:“二手现实”主题阐释)
    
     只有看了展览,你才会发现,这种鼓吹已不亚于大跃进“亩产万斤”的荒谬。正如这个展览上刘炜作品的名字:“你所说的未来有多远?”的质问。当然,对现实的“二手”理解一定不会太自信,说话自然有些心虚。或者说这样的话(前言)是为了讨好政府,迎合地产大亨,凑成这个展览?讨好归讨好,是社交家的谈判技巧,与艺术也无关。但那些参展艺术家们的脸面又往那儿搁?据说“二手现实”当代艺术展是有批文的,有批文,自然打了不小的折扣。且又是“二手”,看来,那“真”的“现实”可能已是五六手之后了。在这样多的折损之后,这展览的所谓“主流面貌”特征只有“虚胖”而已了。话又说回来,即使没有批文而且“一手”,这展览和前言也不会充实到那去。

     基于对“展览做成与否”的担忧正是中国策展人和艺术家面临的一个重要的文化和社会问题。“虚胖”终归是不健康的,终归是要导致更深的顽疾。而这种顽疾已显露出初期症状来;“第一届现场艺术节”期间,“正式”的国家“安全”机构还没有开始“工作”,已有“圈内人士”跳出来叫嚣要封掉这个展览,认为是瞎胡闹。

     艺术问题中所有争议都被抹杀的一干二净。一些策展人以更明确的姿态开始对艺术家的参展作品进行所谓“政治”、“色情”和“暴力”的审查。自然,那“砖”的堡垒毕竟是脆弱的,一不留神恐怕就鸡飞蛋打,苦心经营的“体面”的“前卫艺术”事业,就要前功尽弃。而一直被主流文化所批判的行为艺术在所有的综合艺术展中被心照不宣的全面抵制和回避。

     正如记者问北京双年展策展人之一王镛:本界双年展为何只限定为雕塑绘画。王镛说:“策展委员、美协也讨论过很多次,其他形式如行为艺术、录象艺术不好控制,北京是政治中心,比较敏感,一般老百姓接受不了”。行为艺术和录象被列入“不好控制”的艺术,而且,这一次,似乎破天荒很温情的考虑到:“老百姓接受不了”。有关当局向来对“不好控制”的事物自然尽力抹杀。后一句不用说是秀言,不必在意。但外围展的策展人莫非早已“思考”到当局的意思,所以步调才会如此的统一。那些被严格过滤后的作品表面上看去语言样式颇为丰富,更倾向于那种没有风险和争议的批判。实际上与北京双年展又有多大的区别?

    照这样的方式,外围展的梦想难道是“北京双年展”吗?据说上海双年展曾声明,承认一些外围展。而这一次的北京双年展却没有。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那些“内向”的策展人和批评家们却从未将这些艺术和社会现实所面临的争议问题拿出来讨论过。他们只是“埋头苦干”,而作为知识分子,也日益丧失着“讲道理”的能力。这种沉默和回避也正是遵循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最为悲哀的特点。也意味着中国前卫艺术死寂局面的到来。我们的策展人和艺术家都准备并期待着进入新的文化权力和利益的堡垒。

    这可能又是一个新的梦想。

    而在中国,这新的梦想所要付出的又是将艺术的坦诚表达交出去,换回一个个没有问题的风风光光的所谓“艺术展”。它延长着艺术家的简历,麻醉着观众的神经,如果这一代的人造就了这样的文化环境,又会使多少问题被掩盖和埋葬,又使多少后来者重蹈覆辙。这种循环和等待又将成为中国艺术的未来吗?


                                                 王楚禹2003年10月19日
                                                 于通州如意园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