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宪庭,你凭神马“戴中国表”?
发表:2011-01-09 16:26阅读:1505

 

 

 

 

你们,凭神马“戴中国表”?——质疑《行为艺术中国文献1985——2010》

摘录自张羽微博:http://t.artintern.net/zhangyu

 

很多朋友把这个展览的问题引向“疏漏谁”,或者把批评简单归纳成“被疏漏而嫉恨”。

 

很多行为艺术家因为“被疏漏”而愤怒,包括我。但就目前我的言论和我看到的言论,好像都不是“抱怨”与“嫉恨”,言论或许因个人情绪而起,但最终呈现的却是指向实质性的公共学术问题——肆意代表?过度代表?

 

肆意代表?过度代表?——这些问题的背后的问题是——学术权力化?学术官僚化?学术专制化?学术付败化?公共话语私有化?

 

辩证法是流氓哲学,怎么说都有对的理由,使得人们从不对问题追根问底。流氓在中学时代就普及辩证法是聪明的做法,所有人在进入社会后都会自动用辩证法为“恶”的行为开脱,是啊,杀人放火还促进货币流通呢。

 

大家总是*惯“次优选择”,总是用现实局限性为自己的问题开脱。先流氓,后君子,是贪官们屡试不爽的处世哲学,艺术圈也不免俗,这个展览和展览后的很多拥泵都在证明这一点。先把话语制高点先占了再说,然后再抛出一些无可奈何的理由,为自己和谐粉饰一把。

 

有人说:好歹这也是个大展览,有他的合理价值。那:强*奸也是人类的性生活,没有设立“强*奸罪”的必要。被强*奸也是一种颇刺激的性生活,你为什么不去享受下呢?

 

如果这个展览很客观的冠名为《行为艺术在宋庄美术馆》。或者《温普林、栗宪庭、陈进的行为艺术档案馆》。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还算不错。但动则“戴中国表”,就有点太“阴谋论”了。

 

如果说,陈进只带两块表,一块他自己,一块OPEN,没有任何问题。问题他要戴三块表,“中国”这块表太大了,好像,他不配。变卖房产做OPEN难能可贵,但变卖房产不是购买“戴中国表”的筹码。

 

栗宪庭如果只带两块表也没问题,一块他自己,一块栗宪庭行为艺术档案,没有任何问题。但要戴中国表?好像还欠缺点什么?比如,合法性?程序性?业绩?档案涉及面?

 

早二十年,中国现代艺术处于封闭状态,那时没有公开探讨的可能,栗宪庭以个人的“强人政治”推动或者“代表”中国现代艺术是有合法性基础的,但放在2011年,仍然以这种“强人政治”的思维模式做事?显然有些东西走到了自己的反面?很简单,在2011年,他已经不是过去的“强人”?

 

每个历史时段,的确需要有“代表人物”和“代表事件”出场,即使是民主大选,也不可能是所有人都是参选者。问题在于,他们能不能“戴中国表”?够不够格?如果认为自己能“戴中国表”?请公开出示你的“竞选中国表”的依据!

 

栗宪庭企图尽快吧一个被边缘化的艺术门类推向合法化,这一点无可非议。但他想过没有,以他个人拍脑袋的方式想代表中国就代表中国?有点太官僚化了吧?跟某党的“大ZF”决策模式太像了。

 

很多人都骂过吕澎,但至少吕在做“改造历史”的大展时,还有一个公开的遴选程序。诚然,艺术展览不是民主选举,也不可能完全公正,但做一个在名义上以中国之名涵盖25年的文献展,至少要有一个相对公开的,相对更有宽度的遴选程序。

 

整整25年的文献概念,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戴中国表”的?“整理文献太累”不是“随意戴表”的理由?

 

 

 

 

 

201119张羽写于成都【志怪斋】

 

 

 

 

 

 

 

 

 

 

分类:

张羽评论

标签: 行为艺术中国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