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常平

艺术批评家,《人文艺术》论丛主编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贫穷、贫困、贫乏:论成都双年展的策展
发表:2012-03-05 11:28阅读:1785

第五届成都双年展国际建筑展现场

 

 

 

目前,中国社会正在经历从前现代的权力时代向现代的资本时代的转型。其中,吕澎乃是观念最贫穷的策展人,尽管他约二十年前就是最成功的艺术商人。2011年度的第五届成都双年展,就是这种结论的历史性明证。

策展理念的贫穷:吕澎把展览的分主题确定为“溪山清远:当代艺术展”、“谋断有道:国际设计展”、“物我之境:国际建筑展”。但是,正如他的“传统才刚刚开始”的著名知识性的谬论一样,这些并列的主题本身就存在严重的逻辑混乱:首先,“当代艺术展”难道不具有“国际性”吗?其次,难道以所谓媒介命名的“国际设计展”、“国际建筑展”就不具有所谓的“当代性”与所谓的“艺术性”吗?最后,难道“溪山清远”不是吕膨本人所谓“谋断有道”的结果吗?难道其中展出的那些绘画不就只是“物我之境”的一个说明吗?如果是前者,“溪山清远”之“道”,难道就是在参展作品中所描绘的那些自然、风景、山水的内容吗?如果这样,请问19世纪以特纳为代表的英国风景画家、以莫奈为代表的法国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不就早已成为“溪山清远”的最佳个案吗?如果是后者,为什么在“当代艺术展”外还要有“国际建筑展”呢?我更不清楚:在逻辑上,如何能够从总的主题“物色·绵延”中演绎出“溪山清远”、“谋断有道”、“物我之境”之类的谓词?

 

   

 

布展方式的贫困:步入“物我之境:国际建筑展”的现场,你就会明白:一个中等规模的房地产商与建筑设计师的产品推销会意味着什么,也将领会一个政治权力部门的政绩报告会的内涵。它们之间的不同,仅仅在于占领多少平方米的空间的大小。领导不断在电视上讲话,建筑师的居家作品一个展位紧紧挨着一个排列,在校学生设计竞赛获奖作品以墙报的方式注视着观众。至于“谋断有道:国际设计展”,我最初以为是误入一家露天服装店,接着看见的是家俱店,再就是以“现代主义设计”改造新农村的成果图,还有所谓的人民币与美元彼此问候的“金钱计划”图。最荒唐的是:在每张绘画作品的小小标题牌旁边,贴有“展品贵重 如有损坏 照价赔偿”的字样;在不少作品前,拉上了交警临时用来维持道路交通的塑胶隔离线。这样,“溪山”不仅不清不远,更不能让观众触手可及;这样,一个号称投入了3530万元的展览,其贫穷贫困相令人一览无余。

 

第五届成都双年展现场

 

策展人想象力的贫乏:上述策展理念的贫穷,是因为策展人逻辑的混乱所致,甚至可以说根源于策展人本身的无逻辑;其布展方式的贫困,基于策展人想象力的贫乏。但是,对于信仰资本必须屈从于权力逻辑的人而言,他们最多只能设想观众“凭有效证件”才可入内,最多只知道双年展不过是在为房地产商们招商引资、为权力部门的广告而已(20120201于蓉城)。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