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常平

艺术批评家,《人文艺术》论丛主编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空洞、空虚、空无:论成都双年展的作品
发表:2012-03-12 12:08阅读:1929



第五届成都双年展现场马可的摄影《吾土吾民》

 

    在这个连机会主义者都无法把准机会的时代(美学家高尔泰语),我们不应当苛求于艺术家能够坚持自己个人性的原初创作取向。但是,对于任何渴望进入艺术史的艺术家而言,他又必须在这种不可能中发现自己的某种可能性。在这个意义上,就作品本身而言,出现在第五届成都双年展上的尚杨、周春芽、何多苓、梁绍基就原本属于不受策展人的观念所左右的艺术家。而马可的摄影《吾土吾民》、应永会的装置《字由心证,与基斯洛夫斯基对话》、李二男的影像装置《溪山行旅图》,成为本届双年展带给观众的些许安慰。遗憾之处在于:唯一充满悲悯与批判意识的《吾土吾民》,被摆放在一个墙边的角落上,只能让观众偶然地撞见。

 

第五届成都双年展现场

 

    基于对人类大传统的忽视,许多中国艺术家的文化观念,至今还停留在100年前闭关锁国的水平。他们在成都双年展上展示的近期创作,以实际行动否定了他们早期的艺术理想追求。在其心中,似乎辛亥革命前的那个所谓以花花草草为家园的中国文人传统,就代表着今天的中国人要直面的文化传统本身。在观念层面,他们没有想到人类已经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进入了一个从“后现代”向“另现代”的过渡时代;他们置身于我们这个将“前现代”、“现代”与“后现代”混杂起来的“混现代”,在认同政治权力神化逻辑中、在接受经济资本的奴役中逐渐迷失了自己作为艺术家的知识分子的身份。他们所理解的对于中国传统艺术价值的更新,不过是简单的媒材与媒介的更新,即以油彩代替从前艺术家们所使用的水墨(如张晓刚的艳梅图、王明贤的《溪山清远图今译》等),或者以装置、壁画之类媒介复述以前的风情画(如邱志杰在2010上海双年展所做的那样)。至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精神价值何在,至于如何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达成对于人类大文化传统的更新,至少从目前这些艺术家的创作中,我们很难寻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正因为如此,双年展的大部分作品带有在形式上空无、在内容上空洞、在意涵上空虚的三大特征。LEVENBETTS的《颠倒树》、李子然的《铁树樱花》,暴露了这些所谓的当代艺术家基本上对于装置艺术需要激活场景的创作逻辑的无知;王广义的综合材料创作的《伟大的幻觉》、曾浩的油画《树和一男一女》、展望的装置《造溪山清远》等其内容空洞得无所指涉;“建筑展”中,《补丁:纤薄一层绿》、《易·云》以及那些吊在空中的竹竿与泡沫建筑模型,其文化意涵之空虚只能用虚空中的虚空来形容。或许,它们的确预示着当代中国新艺术正在步入一个精神荒凉的时期!预示着不少当代中国艺术家们精神生命的荒芜!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