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肖像
发表:2012-03-13 20:54阅读:2558

今天抽空去民生美术馆看了《开放的肖像》展。

 

一进红坊艺术区大门远看就见到 一个墙绘,这个肖像真够开放的,很不错的作品,但是不属于此次《开放的肖像》展的参展作品,作者我不知道是谁。

 

建国后第一张“开放的肖像”。

 

建国后到改革开放之前三十开放的肖像基本上很统一,大家都很熟悉: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首先最令人注目的开放的肖像,罗中立先生的不朽之作:《父亲》

 

八五美术新潮运动时耿建弈的肖像作品,令我印象较深。



然后是八九美术运动之后的“新生代”--刘晓东和喻红,下面两张是他们此次参展作品:



 

然后就是方力钧等被冠以“玩世现实主义”的艺术家亮相,这个“怒吼”我觉得和罗中立的《父亲》一样,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的价值和意义。。。



下面几张是方力钧画他生活中的几位朋友,很简单朴素,细致入微,用笔收放有度,近看能感受到画家作画时的呼吸状态,没有任何张扬的技法和多余的风格,我个人还是认为这和齐白石的境界靠的很近了,很不错的小中见大的小品。

 

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先生

 

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先生

上海民生美术馆馆长周铁海先生

 

很多人可能受不了这个笑脸标识,但是你得承认艺术家岳敏君所创造的个人符号的确是举世独一无二的,而其其对社会现状和人性的象征隐喻程度也是深刻而普遍的。

 

玩世现实主义的同时还有政治波普:此次展览王广义的作品和舒群的作品。

 

然后就是“艳俗艺术”,“玩世现实主义,政治波普,艳俗艺术”都是批评家栗宪庭推出来的,我觉得都可以归结为“中国波普”这个路子里。下面是俸正杰作品。个人觉得太一般。



还有陈文波的作品,开广告公司的老板看了估计都不会服气,但我觉得他还是很有自己东西的艺术家,只不过现在的作品有点卡在那的感觉。。。

 

九十年代宋永红,赵半狄都是画的很好的,这是此次宋永红的作品,这次没有赵半狄的绘画,挺遗憾的,他的敏感度绘画功力何其深厚,被熊猫给毁了。

 

西南军团,何森这个艺术家品牌,还是很有厚度的。

中国现代艺术潮流在艳俗之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好像就是邱志杰的“后感性”有点明确切实的学术主张吧,这是此次他画的油画,有点喷绘效果,是不错的图像,但我觉得还不算绘画吧,这种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绘画现在可能也叫“图像绘画”,反正画本身我觉得很适合参加艺术博览会,“品相”不错,有点“观念”,但是没有“画”的那种快感和张力。

颜磊的观念绘画曾经很有意思,但是现在看来,那是一个“点子”。点子可以发展成一生探讨的观念,也可能永远止步于“点子”。观念和点子的区别:观念是开放变动的,点子是狭隘固定的。

 

然后在二十世纪快结束之前,刘野,周春芽,毛焰,刘炜给我留下印象了。。。

有人说刘野就是在画插图,我不这样看,我觉得他是在轻松的找问题的独特的艺术家。至于周春芽,绿狗就是他的露狗(logo)。

毛焰就不用说了,一贯的传统文人加波希米亚。



中国现代绘画差不多到这就结束了,世纪之交时出现的青春残酷展让我印象深的是尹潮阳,他是有深刻人文关怀,才情横溢的艺术家,有成熟的语言系统,可以为记。其实我倒是觉得曾梵志应该算是“青春残酷”的鼻祖,再早点程丛林和何多苓都应该算。

尹潮阳作品



2000年之后王兴伟为首的后现代绘画开始浮出水面。。下面是王兴伟此次参展的近作,画中人物原形就是毛焰,我觉得他的绘画才是严格意义上的“观念绘画”,虽然他不喜欢这个标签。其实标签是什么无所谓,如果说现代绘画提出的问题是:“什么是人?”,那后现代绘画提出的问题是:“什么是绘画”,而当代绘画则提出“是谁在画”这个根源性问题,由此把现代和后现代这种人为的划分打通起来,后现代绘画中东北淫中出了几位干将,秦琦,贾霭力,李大方。。

 

秦琦肯定是在王兴伟的语言系统里,但是他已经成功的说出了自己的话。看他的原作,你有一股要出去跑五千米或者冬泳去的冲动。那双溜冰鞋真不错。。。




贾霭力这种奇特的绘画感受,是他妈给的,不是鲁美教的。



继续“观念绘画”,段建宇作品,原作粗糙的很,有点“粗口”的味道。

张慧作品,质感语言微妙。。



李松松作品,厚的要掉渣。。。

王光乐的作品,朴素的铅笔素描裱在门板上,建立了自己系统的艺术家,无论用什么材料形式,话怎么说都会比较到位的。

 

这次展览有几位新媒体艺术家的画都比较有意思,关于如何从后现代绘画进入当代绘画,也可以有点启发。。。

 

汪建伟作品,让人想起“理性绘画”。


局部

 

王功新作品,里面是小油画,外面是框子。猛一看以为是一个小视频在放映,很“当代”,很智慧的作品。

 

杨福东的影像素描稿,很有气场。



郑国谷的在喷绘基础上画的,意识也不错。

 

张恩利很棒的两幅作品,一切都在常见中,他的画就是想让我们看见我们经常视而不见的那些普通事物的,它们和我们一样,占有着空间,消费着时间。。与其说他在画物,我觉得他是借助物在画我们每个人的经常欺骗自己的眼睛。。。。一位有独特系统和语言的成熟艺术家。



 

梁远苇的作品,画很小,但是比较抓人,画里有“气”和有“场”的肯定都抓人。

 

仇晓飞油画作品,或者叫墙上的装置。黄色部分通过折页接在油画上。有点要成为劳森伯格或约翰斯的趋势。。。

朱加的作品《他人之像》这张经典角度的侧面像,来自于2010年9月20日号《纽约客》杂志的一篇文章《The face of facebook》的插图。其主人正是风靡全球的社交网站Facebook 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朱加请五十几位朋友画同一张肖像,以此提出“是谁在画”这个当代绘画要质询的问题------“由无作而作一切,作者本来是无作”。。。。









绘画永远不会死,因为人永远都想揭开自己到底是谁这个谜,从原始人的洞穴绘画到最新的当代绘画,人们通过各种绘画形式在找自己,找存在的理由和证据,当人们悟到作者本来是无作时,主体不是死亡了,而是超越了,由此而产生的绘画,将回到当下的时间,回到劳作的当下,只有“当代”绘画,没有主体,作为肉身的人都会死的,占据着时空的劳作---“绘画”这一行为本身却是永恒的。。。。

 

忘记了作者名字,虽然有个美国画家和他的观念与手法很象 ,但是贡布里希也说了为什么人类具有一种共同的追求繁琐图案的心理和历史源头。。。

施勇作品(左为作者本人照片2000,右侧为油画1992)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