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青

独立策展人,行为实践者,中国美术学院博士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霜田诚二行为艺术工作坊
发表:2012-04-10 00:41阅读:2424


Seiji Shimoda In Chen Du/ 霜田诚二到成都



Seiji Shimoda's workshop / 霜田诚二的工作坊

霜田诚二行为艺术工作坊 / Seiji Shimoda performance art workshop

2012,3,24-25

蔡青/文  Cai Qing /text

2012年3月26日有幸与日本行为艺术大师霜田诚二同台表演行为艺术“庆典”1/6的第7次,这无疑对我是一个莫大的荣耀。在此之前,也就是24号和25号两天,由霜田诚二在西村美术馆厅内做行为艺术工作坊。

On March 26, 2012 , This is a great honor to me with Japanese  performing arts maestro Mr Seiji Shimoda on "celebration" 7th one-sixth. before that, where are two days, which are 24th and 25th, by Seiji Shimoda doing performance art workshops in West Village Art Gallery.

 

我在微博上发出消息:

artist-蔡青:

他刚从我的老家哈尔滨、牡丹江寻父足迹回到成都,他的父亲在二战前后在那里死里逃生。

artist-蔡青:

12.3.24霜田诚二的行为艺术工作坊24、25两日午后1:30至5:30,非常珍贵的课堂,37年从事行为艺术的实践经验传授

artist-蔡青:

从事行为艺术研究37年的曰本当代行为艺术开拓者霜田诚二在成都举办工作坊,大师传授一种对人生有益的"操体",教会我们在生活中保持"微笑"!

Cai Qing translated for Seiji Shimoda/ 蔡青胜任霜田诚二的翻译

霜田诚二行为艺术工作坊第一日

2012年3 月24日下午1:30-5:30

西村美术馆大厅

他从电脑中的资料库中选出几个行为艺术家的作品录像放给学生看。他说每一个艺术家有不同的表现方式。

诗中的行为艺术。用动作和行为表达诗意,不用文字就可以看懂的诗。

操体,

一个日本医生发明的理疗方式。他躺在地上,活动一些身体上的关节,深呼吸,深吐吸,让人保持微笑(做艺术就是要找到一种微笑)。一个志愿者与他一起躺在地上做动作。

他的夫人得了乳腺癌,决定以一种不同的方法试着去疗愈。

在生活中要保持微笑!

介绍一个对中国艺术和诗界有巨大影响的意大利行为诗人艺术家。

放映霜田诚二自己的作品,1,他与儿子柠檬玩球, 2,二件行为作品,一个在艺术空间,一个在热闹的大街上,在大街上他扯自己的手指,逐渐加些道具,渐渐成为一个吵闹的怪物,最后有点像绝望嚎叫的兔子? 3,手臂上吊着线,提着石头,日本仪式性的舞蹈动作。4,最后一个是,他的名作“在桌子下”,他在1999年开始作这件作品,是在东京一个很小的画廊里开始了第一次,他被要求做二天的行为,他并不清楚如何结束,他看到了桌下的空间,他钻到了桌下!在5年中他做过200多次在20几个不同的国家中(他总是自己带个桌子)。2005年他又重新开始了这件作品,他老了,不过,至此每次所用的桌子都是在当地找到的。

工作坊:按月份和小大数字的人排列下来,1月直到12月,让人记住左右两边的人。上来29个人,当成29个单位。大家回到原位子上。

让人举手按顺序排列叫到。他放音乐,22秒一个循环,所以每一个人只有22秒上台介绍自己。每个人有不同的反应,给出不同的表现。这样反复三遍。

还有一点时间,拿出一张纸,还是从1号到29号,每个人接着上一个人用过的纸做点什么。他坐在那里只是全程录像或是用手打着节拍。

他强调:你对艺术的理解;对生活的态度;你的存在。



霜田诚二行为艺术工作坊第二日

2012年3 月25日下午1:30-5:30

西村美术馆大厅

先介绍古巴女艺术家AN,她愿意以胶片记录行为,大地艺术,女性主义,自杀在巴黎。

介绍两组行为艺术群体“国际黑市”和加拿大的先有预演的行为组合。

休息20分再来做工作坊。

今天是以姓名的ABC为序。让每个人上来做两分钟行为,他说“二分钟很短,比起昨日的22秒很长,比起人生很短,我们的人生也很短”。今天是独立完成作品,想想如何表现你自己,表现你自己的存在。

29个学生一个接一个做了作品。年轻小伙子陈泓舟来回地走着路看着表,野女子潘加男趴在地上把人们的鞋带连在一起,让人站起合拢成团,系上一头与另一头的鞋带子,结束行为后人们安静地蹲在地上解鞋带。阮怀俊拿出一张纸,让人们在纸上吐唾,然后他用舌头舔,这让霜田诚二恶心的失声惊叹。

霜田诚二宣布行为艺术节结束,但是他要求学员再自由做一个任意的行为。休息半小时后,也就5点开始。

自由行为开始。第一个,还没说开始就开始的是我的学生们,刘晓身披白布,在徘徊,他的伙伴们身着防毒白衣,进场抓着他将其放置在一条凳子上,围在一起撕扯,像是毒打和搔痒,发出怪叫,台后的曾博士还先领了命,在下面配合发出另一声怪叫。后来有音传出如同生育和婴儿发出的声响,这群人挣抢着一个枕套,跑远了。主角光头坐起,一脸木然。

再过几个节目,又有他们中的三个人组合的行为,作品很棒,绳子系着三个人中的每人一只脚,他们分别向相反的方向拉扯。很猛,很暴力,只要够着人就抓着不放。

最后一个节目是那个女野人佳男做的,她疯狂地抓男人往小黑房里送,架势不可一世,她同样奔向我们小伙子这边来,却不料被他们七手八脚地按在地下绑住了,他们像抬野兽一样抬她到她关男人的黑房中,这样圆满地结束了自由发挥的行为表演。

我在微博上发出消息:

artist-蔡青:

霜田诚二成都西村行为艺术工作坊宣布结束后,中国美院不远千里而来的学子们在任意发挥节目开始时抢先第一个出场,为我们帶来一个岀人意料的集体行为,怪异、严酷、凶猛,疯狂,作品创意是刘晓,这帮小子真够棒的!!鼓掌!

artist-蔡青:

中国美院三人行为作品在工作坊结束后的自由创作时的表演相当出奇和令人兴奋!我为我的学生们娇傲!!

活动结束了,人们说好要去何利平的农家乐吃饭,也安排饭后是我的学生作“37小时行为计划”报告。

霜田诚二回到旅馆经历了一个吓人的事件,他丢了他的两个包,里面有他的护照,钱包,电脑和一切资料。这个恐惧持续了40分钟后才了结。原来是个误会,是不小心掉进了误区所致!

稍晚我在微博上发出几个消息说了这件事的经过:

artist-蔡青:

霜田诚二与蔡青合影,十分钟后他回到旅馆丢了身上背着的两个包,其包中有他的护照、钱包和所有的钱、电脑和所有文献资料!悲伤!着急,上火、心如刀绞..

artist-蔡青:

霜田在旅馆丢了包。折腾了好久没找到,看了监视器,报了警,时间越长越让人失望,,,,这时在我们的身后有人急叫霜田,只见周斌如从森林出来背着猎物--这猎物是霜田的两个包!!

artist-蔡青:

谢谢老天虚惊一场!原来霜田回旅馆多走了一层楼上了五楼,开不开门想到没换磁,又下楼换磁再上来回到四楼(四楼是对的),发现东西不见了,还想到有个人路过过,一直在四楼找,在误区中折腾。

最终我们还是到了刚刚开业的何利平家的“农家乐”,由陈默现改了小店的称呼,现命名为“兰顶人家”,因为这里有个出名的兰顶美术馆。吃了很丰盛的大餐,之后学生被安排在一面墙上投影,学生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汇报自己在前往成都的37小时的列车上做过的行为艺术作品。

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的学生们不远千里来到成都,求学霜田诚二,讲解一路37小时的行为计划

The students of China Art Academy came Chengdu to learning from Seiji Shimoda, They explaining the performance project of all 37 hours by train.

我在微博上发出消息

artist-蔡青:

中国美院公共雕塑的学子们的成都"37小时行为艺术"取经计划正巧合日本行为大师从事行为艺术37载,巧合也,机缘也!。  

artist-蔡青:

12.3.25晩在蓝顶人家成都行为艺术家与从中国美院来的年轻艺术家一起讨论他们的"37小时行为"计划,参加研讨会的有周斌、陈默、倪昆,蔡青、李琨、幸鑫、霜田诚二等

朱其在网上卖弄地说“行为艺术非前卫艺术”,我有空回他一贴,之后就沉默了。

artist-蔡青:

年轻的艺术家才不在意你前卫后卫呢,他们搞艺术只要真诚,狂放,开心和酷!!

Mr Seiji Shimoda霜田诚二先生

霜田诚二

58岁,从事行为艺术37年,既从21岁起迷上了做行为。

霜田诚二的家乡是日本的长野市。他从19岁走出家乡在大阪4年,22岁到东京生活和上学7年,以后就往返于东京和长野之间。

霜田诚二的家庭:夫人一直在家乡的美术馆工作,近年又转到人类学博物馆,有两个孩子,长女和次男。

他从小是个运动员,在本地得过游泳冠军,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喜欢写诗,后来发现有时用一个动作更能表现一种状态和感觉,开始对身体感兴趣,21岁就开始尝试做行为艺术了。

60年初直至65年东京的地下艺术很发达,在一般的咖啡店每晚都能看到实验舞,音乐,爵士乐,行为艺术表演,观众付一点点钱,艺术家不用付场地费,收入的一半给艺术家。他在东京之时正是许多地下活动盛行之时。

1990年在东京的一个小画廊里,老板让他在两天中做一个行为,他第一次开始做他的“在桌子下”,他自己带来一个桌子,在上面裸体表演,因为桌子很滑,只有裸体才能贴牢不至于滑下来。他在桌上表演,不知如何结束,他望着桌子下面的空间,想到在那里找到出口,这样他往桌子下面转了一圈又回到桌面,产生了作品“在桌子下”,后来这件作品很出名。

1990年他到国际三个地点做这个行为的表演,先后在Ottawa, Toronto和Vancouver 的艺术空间做表演。旅行中遇到了加拿大的行为艺术节Quebec (Richard Martel),他不请自到地自费去了这个行为艺术节,在那里他认识了德国的Boris和波兰的Jan Swizinsk。

1991年他先后去了几个地方,在纽约认识了Franklin Furnace 和策展人Martha Wilson,在香港认识了Mok,第三站是去了波兰,那里的行为艺术节对他有很多启发。

1993年他开始在日本组办了第一届“NIPAF”行为艺术节,参展有15个国际艺术家,其中3个韩国艺术家,其它的是欧洲人,再加上本国的艺术家,这次日本的风仓匠也在其中。

至今“NIPAF”已19届了,他组织的另一个注重亚洲的行为艺术节“NIPAF ASIA”是从1996年开始的,现在是第17届。还有,他还坚持每三个月举办小型行为活动。每次行为节请大约15个国际艺术家,本国艺术家名额在25-28之间,从日本Art fund 得到支持。每次为行为艺术获得资金相当于13万人民币。NIPAF每次活动地点是在几个城之间走动的,从东京-名古屋-大板-京都-长野(最后回到他的老家长野)。

当我问起霜田诚二对他同时代的行为艺术家的看法 ,我例举了Tatsumi Orimoto 和Aria Shin-ich两位艺术家。他对前者表示出没有好感,他说他不能接受他的粗鲁与自私。我说他用行为艺术改变了妈妈因失去丈夫所造成的绝望与忧郁,最后妈妈也着迷上这门艺术而忘却了烦恼,还串联她的朋友和她一起玩行为。他说他决不想像他一样利用生病的妈妈,他说他也有个年迈的老母,但他只想照顾她,让她安静。我说从另一方面讲他是帮助了妈妈,他还是摇头否定。尽管如此Tatsumi Orimoto 在国际上特别是在欧州很受欢迎,还曾获威尼斯颁发的一个行为艺术大奖。

谈到Aria Shin-Ichi, 霜田诚二也不懈一顾地摇头否认,他说他不喜欢他 ,他太自私。说Aria身上有典型的日本老兵的气息,男性高高在上的父权,低看下面的女人。而且他好酒无度,常常在昏醉状态中。前一点对我是一启示性的认识,后一点我是完全同意的--他的确是一个酒鬼!我说,不过他做作品的凶猛与强烈,振憾了中国的行为艺术界!“开放”至今有12届,他来过11次。霜田诚二说Aria是深陷孤独和压抑的人,他离开日本来到中国是给他压抑状态的导泄,他在自己挣扎着寻找生命的平衡。

我问他是什么动力让他这样一路走来,不间断地扩展他自己的影响?他说做行为艺术对艺术家在现实生活中生存是很难的,他能够通过认识行为艺术家或是做行为认识更多的人,就会使这种难度减少,就会心情欢畅。

周斌在一边催促,霜田诚二的飞机在二小时就要起飞了,只能停止谈话了。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能这样与霜田诚二先生近距离的交谈。他是一个很有条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不受外界打扰的行为艺术家;他同时是一个行为艺术推广和传播者,他对亚洲的行为艺术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霜田诚二是一个我行我素,勇往直前开拓行为艺术疆域的人,他专注地沉浸在他自己营造的行为艺术王国里!




                                         清水慧美、霜田诚二、白小墨、蔡青、李琨、周斌

《庆典——自由的1/6注解》No.7 现场 

2012/3/26成都西村美术馆

先由倪昆介绍我们六位艺术家,之后散去,艺术家大都走入了后面的小门,我独自坐了下来。我看到一个蜘蛛在地上爬行,我的注视在那蜘蛛上。这时我感到在我头上有一回响,这是李琨用一个发声的东西在我头上轻轻拨响,那蜘蛛仿佛被这声响吓着了,快速地爬走,我跟踪着它,向它爬去。边上有许多白影在晃动了,那是艺术家身着白衣在表演,这是庆典的特点。我用舌头从地上舔起了那只蜘蛛,将它带到了后墙面,舌头顶着墙,将这小生物放置在墙上。我顺着墙根走进了门洞,这是在一面墙上唯一的门洞,打开门,走出去,再关门。

我休息一会儿,当我再猛地打开门,我看到另外的5个人都各自在活动,我发现我的上衣没脱下,我退回来,又关上了门。只穿了紧身白背心,我推门再出去。这样开门关门,再开门再关门,能够产生一个怎样的意象?

周斌拉来我的学生刘晓坐在凳子上,不料刘晓站起,猛地举起凳子向地上猛砸,凳子被强暴地分解成兰色的碎片。

霜田诚二在一边站立,静静地做着在手臂上缠黑色胶带的慢动作。

清水慧美坐在一条椅子上,光着大腿,周斌背靠背坐在她的身边,两人构成一个组合。

我坐在桌上开始剪五角星,开始叠纸帽子,我把一顶帽子套在场中心放在地上的石膏像伏尔泰头上,再过一会儿我又在这的帽子上贴上一个五角星。

李琨又在我的背后弹动音乐,声音很细,钻入耳帘。这声音让我沉静下来。

我将一些现成的帽子,向观众们丢过去,人们在招手要帽子。我继续折帽子,我端一顶折好的帽子到人群中,在最后一排将帽子戴在一个人的头上,全场一片掌声?

周斌站在一条凳子上,大声地讲起昨日刚刚发生的“惊天动地”的事件,霜田诚二的背包在旅馆丢失的经过!“怎么会没有了呢,怎么会不见了呢?”他大声地呼唤,大动作地表现情绪的起伏,在高潮时他从远处跳起来撞上了墙壁!

清水慧美在地上光着腿在抽蓄,如同有人向她做了魔法,长久地抽搐,好似去了另一空间,我担心她如何再回到现实。

白小墨守在他的装置边,坐着算着数字,音响中发出庄严的数字世界的声音。他的影像装置在一个轮胎上有一个屏幕,声音可以感应出图像来。

我又在每位艺术家的作品中穿插,我走近霜田诚二,看到他在地上摆满了从一个桔子上扒下的皮,放在地上秀气地排列着,他站在边上,正往一只手臂上缠绳索,我模仿他的动作;沿着清水慧美和周斌扯出的白线倒行;围绕白小墨的多媒体装置转;李琨从头到尾都一直在与我相伴互动。

清水慧美在平淡的空间中用线条分割出丰富的构成来,而周斌举着一颗树枝让场内充满生机。

周斌将打碎的凳子的碎片排列在地上,还放一片兰在耳朵上。

清水慧美找来观众何利平上台念一本书,一本古代关于自由的书。

霜田诚二仍然站立在原处,非常安静地持续地缓慢地动作。动荡的因素是周斌和清水慧美,声和音响总是从白小墨和李琨那发出,李琨不时地找到可以发音的东西发出声响。而我直接与观众互动。

我找来两个观众来折帽子,然后将帽子送给台下的观众,再找回来别的观众来折自己的帽子。我将多余的帽子不时地送到后墙上那个蜘蛛曾在的位置上挂起来,那里已在渐渐形成灰白黑的序列。有时我也走到人群中往有帽子的人的帽子上,点上个红色五角星。

周斌把一个自愿者用胶带绑住了,他如同物体站立不再能动了。

现在场内人渐多起,艺术家加上上台的自愿者,场面纷杂起来。

董杰也上了台上,她正与李琨向相反的方向扯着一根绳子,这绳正好挡在我挂帽子的路上,我直线而行只管挂我的帽子,绳子拦住了我,我硬要通过,这样造成冲突,当我的手将帽子免强挂上墙,绳子也同时搅断了,我一个转身,绳子牢牢拴住了我,董洁正好拉着我向场外走去,路过周斌时听到他说表演时间到了,也就正好以此作为结束。

原本董洁拉着我是往场外走的,半路上遇到本馆的老板,没有完成这个过程。我又折回场内,见一条线在场中央拉得很高,我就象跳高一样跨过去,摔倒在了地上,我起身,径直走向后墙的小门,进了门就算结束了,我进了门。

从哪来,回哪去,从门那来,回门里去,表演以霜田诚二回到小门中作为结束。


周斌讲述刚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故事”/Zhou bin telling just happened "the thrilling story"


蔡青将做的纸帽送给观众/CAI Qing send a paper hat to the audience






帽工坊/Cap workshop

 周斌、清水慧美、霜田诚二、白小墨、蔡青、李琨、倪昆、女主持人





蔡青的行为艺术书

Cai Qing  <Performance Art and Spiritual Therapy>2012, <Live Art>2013

 http://t.cn/zQyYybm


台湾、香港、澳门购书  

Taiwan/Hang Kong/Macao   http://t.cn/Rw99VVv





.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