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鸭》侵权了?
发表:2013-07-21 01:22阅读:34963


“以艺术的名义”侵占他人知识产权,还是暗中与商业合谋

                                                                                                       

大黄》侵权了?


 

同一个形象,个不同的知识产有者?

这合法?——那全世界的“山寨”行为是否都能获得类似的合法外衣?

这不合法?——那宣称拥有正版版权的某荷兰艺术家是在以艺术的名义骗人?

 

 

【一】 艺术品与现成品?

 

20130712 01:17我在博客里表了‘现成品’被艺术家签名成为‘艺术品’再被衍生开发成为‘现成品’——《Rubber Duck》的版权属于谁?”。许多朋友看了文章后都不同程度的提出了与我观点相同的疑问!《大黄鸭》涉嫌侵权了?

近日,我与曹韧(商业策划师)、曹阳(影视编导)、唐维(媒体人)对此前我们收集到的国内外相关资料做了进一步系统分析与讨论,随后在与几位律师朋友沟通后我们得出了这样的初步结论:对于“玩具橡皮鸭”来讲,同一个形象,似乎不可以同时被不同的人(或机构)所分别拥有。

而通过塞尔·杜尚 (Marcel Duchamp)作品“小便池”(《泉》)案例所确立的法学界定来看:现成品,经过艺术家的艺术加工变为艺术作品后,艺术作品的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以杜尚作品《泉》推论得来的《Rubber Duck(大黄鸭)创作逻辑)


以此,我做出如下论断:

艺术家可以通过艺术手法,借用具备独立知识产权的现成物品的形象(不改变其形象外观)创作出新的,属于自己知识产权的艺术作品。但仅此而已!却决不能利用其具备独立知识产权的现成物品的形象自主开发同类或是新的商品。

 

也就是说:

l   现成品——>(艺术家进行艺术加工)——>艺术品”的逻辑是成立的;

l   艺术品——>(艺术品的衍生品开发)——>衍生商品”也是成立的。

l    但通过《Rubber Duck》(《橡皮鸭》或称《大黄鸭》)的事件我确信:

现成品A——>(艺术家进行艺术加工)——>艺术品——>(艺术品的衍生品开发)——>现成品B是不成立的。

因为“现成品B”侵犯了“现成品A”的知识产权!倘若假设从“现成品A到“现成品B的这个公式成立,那全世界的“山寨”行为似乎都可以冠以艺术的名义获得合法外衣!



《Rubber Duck》(大黄鸭)是否真的具备能被称为“艺术作品”的特性暂不在本文作深入讨论)

 

 

【二】 授权与未授权,盈利与非盈利?

 

为了佐证我的论断,我想站在“原版玩具橡皮鸭”和《Rubber Duck》是两个独立的知识产权,且归属异同的前提下,对《Rubber Duck》(《橡皮鸭》或称《大黄鸭》)提出这样的疑问:


1.    如果《Rubber Duck》的创作者,在没有得到“原版玩具橡皮鸭”版权方的授权前提下,利用Rubber Duck》的形象开发衍生品,这是否构成侵权(或称山寨)


2.    如果《Rubber Duck》的创作者,利用Rubber Duck》的形象开发衍生品,“原版玩具橡皮鸭”版权方是否有资格授权或阻止其开发衍生品?


3.    如果《Rubber Duck》的创作者,利用Rubber Duck》的形象开发衍生品,而“原版玩具橡皮鸭”版权方不予以阻止、追究,那此行为是否就合法了?如果不合法,除去原版权方,其他机构或个人是否有权干涉和追究?

 

在以上的疑问后,我也想试着站在“原版玩具橡皮鸭”和《Rubber Duck》根本就是同属一个知识产权归属的前提下,对《Rubber Duck》(《橡皮鸭》或称《大黄鸭》)提出另外的疑问:


1.    如果《Rubber Duck》的创作者,在创作Rubber Duck之初是得到“原版玩具橡皮鸭”版权方授权,允许使用“原版玩具橡皮鸭”的形象,Rubber Duck》是否应被看做是“原版玩具橡皮鸭”的商业衍生品?而非独立的艺术作品?


2.    如果Rubber Duck》的创作者一直以来都是在与某商家合作,《Rubber Duck游世界艺术巡展》的目的是为了配合某商家做相关产品的市场营销,那Rubber Duck》的创作者在2007年6月起至2013年6月止,巡游11个国家14个城市中所宣扬的Rubber Duck》从来都是“无商业标签”的说词,是对世人无道德地欺骗,还是已触犯了某些国家或地区的法律?


3.    如果Rubber Duck》根本就不是艺术作品,而只是商业促销手段,那Rubber Duck商业促销手段”的实施者(某荷兰艺术家)是否有提出维权,并指责其他人抄袭的资格?

 

在此,我想我必须补充提到:有关方面宣称将“限量版Rubber Duck衍生品”销售获得的收益,部分或全部捐给某些慈善机构的行为是值得鼓励的!但这应该不能回避掉“限量版Rubber Duck衍生品”已进入到商业流通,符合商品属性。


 

TOLO玩具公司生产的玩具橡皮鸭“Bath Duck”)


思绪到此,我想非常直接的向Rubber Duck》的创作者问一句:你与帮你生产“限量版Rubber Duck衍生品”的“原版玩具橡皮鸭”厂商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三】 衍生品推销还是艺术品推广?

 

接下来我依然想引用此前在“‘现成品’被艺术家签名成为‘艺术品’衍生开发成为‘现成品’——《RubberDuck》的版权属于谁?”一文中也引用过的两篇媒体报道来与大家共同探讨与分析我所提出的以上疑问:

 

第一篇是杭州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都市快报》,2013627日,星期四,第D1版与第D2版《大黄鸭的屁股应该朝哪一边?——大黄鸭之父昨天考察了西湖和湘湖“情不自禁想在这里放上自己的作品”》

(以下将《大黄鸭》的作者称为“大黄鸭之父”,提问人为本文作者“幸鑫”)

 

大黄鸭之父:“2001年前后我开始进行大黄鸭的构思,当时我搜集了100多个不同的鸭子,最终选择了现在这个。原版的鸭子是香港的一家玩具厂制作的,虽然我没有见过它的设计师,但是我很想能够和他聊聊,因为他有着很好的美感!这个鸭子的脑袋很像小孩,脖子也不长,和真实自然界的动物不一样,有着抽象的美感。”

 “这是中国制造的,然后以商品的方式去往欧洲,进入我们的生活,算上来回运输的时间,它应该已经15岁了,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幸鑫:大黄鸭之父的陈述是否可以被理解为他承认《大黄鸭》(也就是Rubber Duck)的形象来自某个中国制造的“原版玩具橡皮鸭”?

 

大黄鸭之父:“为我自己到生产这个玩具的工厂去了好几次而且我也和他有着合就是我的念品生都由个原版的玩具厂来完成也是于知识产权和最初设计者的尊重

幸鑫:此段是否可以理解为大黄鸭之父承认他开发衍生品?并且为了回避自己开发衍生品存在版权问题,而故意选择了“原版玩具橡皮鸭”的生产厂商来为其做加工,从而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

 

大黄鸭之父:“香港展览的时候,因为玩具厂搬家,导致生产的纪念品数量不足,很多人没能买到纪念品,所以我收到了很多愤怒的邮件!这次我们要提早考虑这些问题。”

“从商业上来说,我是个很不明智的艺术家,因为我会因为地点不合适而拒绝那些几乎疯狂的开价。”

幸鑫:此两段的前一段是否表明大黄鸭之父在借“很多人没能买到纪念品,所以我收到了很多愤怒的邮件!”为由,为随后大规模销售衍生品做铺垫?后一段是否是在利用艺术家身份掩饰自己对商业利益的渴望与诉求? 

(此报道的电子版网址: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13-06/27/node_1341.htm



(《Rubber Duck(大黄鸭)在日本展出时停靠在附近的售货车销售现场)

 

第二篇是浙青传媒报业集团旗下的《青年时报》,2013627日,星期四,第A2版《“大黄鸭之父”来杭选址西湖游鸭——他想让鸭头朝着锦带桥、鸭屁股对着北山路》。

(以下将此报道的作者称为“青年时报”,提问人为本文作者“幸鑫”)

 

青年时报:……大量商家曾将大黄鸭视作完美的广告牌,欲将自己的商标印在上面。但×××都会一一回绝,唯一的“商业活动”是现场发售1000个微型黄鸭,每只售价是99元,为某慈善基金筹款。……

幸鑫:此段是否可得出大黄鸭之父在假借“公益活动”、“慈善筹款”的名义混淆“商业行为”这一概念?

 

 青年时报:对于杭州展览期间的衍生品销售,×××很有绝招,“到时候我们会派人监管,西湖周边的商铺是不能卖盗版鸭子的。”据了解,×××之前与香港一家公司签订了为期6年独家生产微型黄鸭纪念品,“不过最近这家公司的工厂在搬迁,微型黄鸭的库存量有点紧张。”×××说。除了这款纪念品之外,昨日×××还授权北京××××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负责生产其他大黄鸭系列衍生品。“我们设计了多种款式,长毛绒玩具、文具、生活用品等,计划在江浙一带找工厂专门定制这些衍生品。”……

幸鑫:此段似乎可以分别得出4个方面的疑问。

1. 大黄鸭之父在肃清所谓的盗版,准备独家销售大黄鸭衍生品?

2. 大黄鸭之父以“工厂搬迁”、“库存紧张”为由,在大众心中故意制造货源紧缺感,从而达到其后货品被疯抢的目的?

3. 大黄鸭之父已与香港一家公司签订了为期6年独家生产微型黄鸭纪念品的协议。这是否可以说明《大黄鸭》(也就是Rubber Duck)未来展出到哪里,衍生品就会被大量贩卖到哪里?真不知《大黄鸭》到底该算是“大黄鸭衍生品”的促销手段,还是真正的艺术作品?

4. 大黄鸭之父已不仅与“原版玩具橡皮鸭”的生产厂商独家合作,还已与北京某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合作,并利用《大黄鸭》的形象开发除“限量版玩具橡皮鸭”以外的其它衍生商品。同一个形象,可以有个不同的有者?并且可以分别对其形象进行衍生商业开发?

 

(此报道的电子版网址:http://www.qnsb.com/fzepaper/site1/qnsb/html/2013-06/27/node_3.htm

 

我希望我正在做的这一切对推动中国的创意产业是有用的,对和我一样以创意为生的朋友们是有用的!

 



                                                                                                                               幸鑫

                                                                                                                               2013年7月 20日

 

                                                                   

 本文中所引用的图片分别来自以下网站:

(图片应本文需要略作了裁切拼接等处理)

http://auctions.c.yimg.jp/img365.auctions.yahoo.co.jp/users/5/1/7/0/naway0141-img600x400-13592917237bsh6o85884.jpg

http://www.zhgpl.com/doc/1025/7/6/7/102576778.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2576778&mdate=0611175109

http://www.dcfever.com/trading/view.php?itemID=1961177

http://baike.baidu.com/view/89347.htm?fromId=125218

http://www.tubbygaijin.com/japan/osakas-giant-duck/







分类: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