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大师与元影像理论
发表:2013-07-25 00:26阅读:1463
近几日,曾于八九十年代之交爆得大名、安居于江西萍乡的气功大师王林的日子很不好过,他未曾预料到一张外星人马云来访的照片,将他一下子推到他气功明显hold不住的地步,更糟心的是,心急火燎之际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也来火上浇油,王大师一怒之下放言要隔几十米戳死司马南,可司马南并没有吓破肝胆,反而要悬赏一千万让大师用气功戳死,而且不知深浅地说假如大师不来戳死他,他就莅临江西萍乡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登门求戳。

其实,气功、算命之类的玄思迷信在中国广大的农村历来十分盛行,因为这些玄学迷思的生效前提,是极其符合人类的认知心理的:在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科学知识储备,均不能解释一些发生在自身或者眼前的现象时,就会极容易听信他人的一套貌似有理的解释,但我们的真正可悲之处在于:我们不仅浅薄到自己不能解释,我们甚至浅薄到无法区分别人的貌似正确的解释真正行得通,或者行不通。

换句话说:当我们自己无法理解的时候,别人只需要“貌似正确”地忽悠一下,我们就跪地膜拜,奉上大师的帽子了。

而我们为什么连“判断一个阐释是否有意义”的能力都没有呢?这源于我们的文化和教育,从古至今,向来都缺乏逻辑思维的训练,换句话说,我们的思维向来都是乌龙的、逻辑不严密的。

而人类用来描述世界和表达思想的语言,又是在一定的历史文化条件下约定成俗模糊性极高的,一个具体的词汇,它不仅是约定成俗的,而且其内涵和外延都是随着历史和文化的发展不断变化的。单个的词语也没有意义,只有在具体的句子当中,跟上下文联系起来,我们的大脑才能捕获和推断某个词语具体的意义和内涵。

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往往被语言的合法外表所蒙蔽,也就是说,一句话在语法上是正确的,我们就往往认为它是正确的,但如果我们从逻辑上严格分析一个命题的各个组成部分,却会发现这句语法正确的话,也许从根本上是没有意义的。

比如:“所有的单身汉都是未婚的男子”这句话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因为“未婚男子”本身就包含了“单身汉”的意思,通过逻辑分析,我们能推导出这句话的正确。

再比如这句话:“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这句话也是有意义的,因为这符合我们人类生存的经验,这是可以借助肉眼观察到的,是经验可以告诉我们的。

但是像这样的一些话:“世界的本源是火”、“世界的本质是道”、“摄影的本质是回归本心本体”这样的命题,从语法上讲,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对于这个命题所论述的东西,我们人类的理性既无法分析、而经验也无从论证,这就是空洞而无意义的命题,因为要说清这些,就必须对“火”“道”“本心”“本体”给予说明和阐释。

难道人类就不能解释“道”和“本心”么?

当然是可以解释的,就拿本心来说吧,我们说“回归本心”,那就是说回到自己的内在意识,可是这个内在意识或者说自我,显然是遗传倾向和后天成长、教育共同促成的。我们也只能从生物学、认知心理学、格式塔心理学等等符合人类认知逻辑的角度去解释。

比如密集恐惧症,很多人看到一些密集的排列的事物就感到不舒服,而科学可以给出的解释是:人类祖先早期在森林里,碰到的绝大多数毒虫危险的动物的卵、巢、队列都是密集排列的,所以我们生下来基因里就对某种方式密集排列的东西感到恐怖,想避开它。

无论这个解释片面不片面,但它终究是可以被我们的思维理解的。

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当下的一些摄影理论家,面对诸如此类的阐释问题时,仿佛真的高人一等、仿佛真的很高明一样,甚至非常鄙视西方的种种阐释问题的途径和方法,想独树一帜当然可以,但您总得拿出来一套符合人类思维逻辑、用人话和人脑可以理解得通的解释来啊!

现实往往是:他们拿不出来还要东拉西扯一大堆,仿佛自己已经拿出了、已经说出了一样!

而无数的人,居然还偏偏听得如痴如醉,诚惶诚恐。

这种现象,难道只存在于江西萍乡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县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村妇农民之中么?显然不是!看看和大师王林合影的那些商贾名流、达官贵人是何等地超级和知名吧,有人说,很多人巴结王林,并不是因为真信他有特异功能,只是为了利用他的人脉,可这样的一个江湖骗子能有如此人脉,本身不也扇了我们整个国民秉性一记响亮的巴掌么?

在我看来,与气功大师相似的是,近年来,摄影界风靡一种叫做“元影像”的摄影理论,而这种理论就是彻彻底底的模糊性极高,以循环论证和空洞无物大行于道的虚空理论,如果我们以苏格拉底式的理性追问来逻辑廓清这套理论到底言说了些什么时,我们就会发现它实际上什么也没说。不信,我们下面就来追问一番吧!


(红色字体是元影像理论的原文,黑色加粗字体是我的追问)

“元,首先是更高一层的意思,元影像也就是“关于影像的影像”。就像元语言是关于语言的语言,元理论是关于理论的理论。那么关于影像的影像,实际上也就是影像之所以成为影像的影像。

注:直到这里,我只想问一句:“关于理论的理论”内容到底是什么?“影像之所以成为影像的影像”是什么影像?

所以,一定要从根本上探讨影像的诗学——也就是影像本体的能指规则,或者说是摄影语言的编码规则。

注:到这里我明白了,作者要研究的是:摄影语言的编码规则,类似于初高中学的语法,诸如主谓宾、定状补之类。但在这个地方,作者需要解释一下“摄影语言”具体指什么,因为谈到语言的语法,我们都知道说的是名词、动词、谓词等等的排列组合规则,如果要谈摄影语言的编码规则,那码是指什么呢?注意,作者在这里信手拈来就引入了一个让很多人摸不清头脑的“摄影语言”

元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又有初元、归元等含义,有回归本源的意思,这在元影像中则是回归摄影本体与回归自我本心的意思。

注:接下来的这句话,不仅没解释摄影语言是指什么,一下子又多了两个唬人的词汇:自我,本心。可自我,本心是什么呢?这些概念是极其空泛的,这根本就不是21世纪的学术语言,但暂不追究罢了。

西方的形式主义诗学理论,大多是纯粹的文本研究。我以前也是这么做的,但后来发现有问题,能指是如何生成的?如何编码的?

注:我也很好奇,能指究竟是如何生成的呢?

文本固然自有其编码规则,但说到底还不是心灵运作的结果么?

注:对对对,文本的编码规则,的确是心灵运作的结果,说得太好了!可是心灵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呢?

西方理论中的“文本间性”和“主体间性”,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可以解释文本与主体之间的互动关系,但还远不能揭示心灵的奥秘。

注:对,西方的理论无法揭示心灵的奥秘,我就等着您揭示呢,您倒是快点揭示啊!我迫不及待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西方的学术方法就是这样,总想把什么都彻底研究透了,以前的古典哲学是这样,现代的结构主义也是这样。

注:对,西方的学术就这水平了,我现在屏住呼吸,就等您的学术成果让这些二流子两膝盖发抖了,请快点告诉我,心灵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心灵的运作到底遵循哪些规则?我得知道心灵到底是如何运作的,然后才能理解人是如何编码文本的。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和解开谜底的一刻!

然而,这种学术野心又是注定无法实现的,当你把什么都快要说清楚的时候,会忽然发现那个最最核心的部分恰恰是不可说的。

注:我没看错吧!!最最核心的部分,恰恰是不可说的?西方的“二流子”没说出什么来,我满怀希望您超越他们说出点什么,您到头来也说不出什么来!

解构主义大师、“耶鲁四君子”之首的德?曼就发现,“洞见”与“盲目”总是如影随形,当你在某个方面获得“洞见”的同时,必然会在另一方面陷入“盲目”,这是一个源自人类语言本身的宿命。

注:“可说的都可以、也应该被说清,不可说的,我们必须保持沉默”,用不着耶鲁四君子来鹦鹉学舌,早在20世纪初,维特根斯坦就在《逻辑哲学论》里对我们人类语言和逻辑的局限做了最最清晰的论证。

错了,也轮不到维特根斯坦发言,康德他老人家早在18世纪,就对人类理性认识能力的界限作了清晰的界定。

我最佩服外国学者的是:外国的这些大师不仅为人类的理性、语言以及逻辑,划了界限,而且人家论证得很清楚:到底为什么理性、语言和逻辑是有界限的。

而您用短短八个字“人类语言本身的宿命”来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是不是太乌龙了一点?

您能告诉我,人类的语言的本身宿命是如何形成的么?而且我期待您一定要秒杀康德、维特根斯坦蹩脚但却严密的论证,如果您能做到这样,我也会膜拜您为我心中的大师。

所以佛家把语言视为“方便”,真正的奥义只可“拈花微笑”而“不可说”。道家则说“道可道,非常道”。然而,懂得了“不可说”就不说了也不行,还是要知其不可说而说的。

注:知其不可说,非要说点什么,你要尝试突破人类语言、理性、逻辑的极限么?那您是神吧。

钱仲联先生在《道教源流考》的序言中,劈头就说:“道教集虚,焉假乎筌蹄?然柱下著书三千,漆园亦寓言十九……”佛家讲“诸法空相”,但还是要先有“法”,才能悟“空相”,这才是真悟。没有“法”就谈“空”,那是真糊涂。

注:还是要先有“法”,才能让人根据这个先有的“法”然后去悟,可是这个先有的“法”到底是什么法呢?如果我没猜错,您要跳起来不屑地指着我说“太没悟性了”吧。或者再来个循环论证:法就是道,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道是不可说的!

维特根斯坦也说: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可说的,而那不可说的,才是最重要的,但维特根斯坦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不可说,就不说了。您想在这里再次突破人类语言的宿命和局限么?

现代西方理论,比如结构主义,其实就相当于“法”,解构主义就破解出了结构主义的漏洞,但结构主义还是很有用,解构主义只不过是告诉了人们,对“结构”也不能太执着太迷信而已。从更高的层面讲,解构主义作为另一种“法”,实际上“证”了《金刚经》的“一切有为法皆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结构主义就是“有为法”,破解了结构主义的解构主义其实也是“有为法”,而《金刚经》又何尝不是“有为法”?当然,摄影语言之类就更是“有为法”了。“有为法”非常重要,虽然“有为法”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有为法”却是万万不能的。而更关键的是,有了“有为法”之后,同时也要明白,这些其实也只不过都是“梦幻泡影”而已。

注:以雅克·德里达、米歇尔福柯为代表的西方解构主义思潮,不仅告诉我们对一切“法”“法则”“规则”“真理”都要以考古学和谱系学的方法,对其进行历史的考辨和质疑。

而且对您这样宏大叙事、满篇玄词、试图总结出一个摄影理论,来解释所有的纪实摄影魅力所在的理论,也要进行高度质疑和解构,而解构的结果就是:

真正重要的,您没有说,可以说的,您也没说清。


分类:

摄影随谈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