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是美协会员吗?
发表:2014-08-20 01:11阅读:1067

喂!你是美协会员吗?

 

文╱钟德

 

物非以累赘,人非与群分?

三三两两,你拿着画笔,我抹着颜料,你玩你的,我搞我搞的,要说一辨别点什么来,真的难以分清,莫非就是摊开作品来,一展高低,再说艺术无求大同,仅有风格、特质、派别之说云云,但并非如此,彼此一起,问什么?

——喂!填头衔了,猛然来一句:你是美协会员吗?话音刚落,有人说我是,有人说我不是,再有人说我差不多就是了,后有人说我是了又怎样?为何如此着重填上所谓的头衔呢,的确没有这个少了些方便,少了些分量,俗话说,无规则不成方圆,当中有明摆着你要参加美协展览,达标才行哦,且慢!先细心看看这:《中国美术家协会关于个人会员入会的暂行规定》中国美术家协会个人会员入会条件,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拥护中国美术家协会章程,愿意遵守中国美术家协会个人会员准则,并符合入会条件的,可申请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一、从事美术创作者的入会条件:1、本人作品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具有入会资格的展览,并且达到三次以上(含三次)入会资格。合作作品参加有入会资格的展览,作者每人按半次计算,累计三次以上的,申报人至少有一次独立创作的作品达到入会资格,方可推荐申报。作者在同一画种、同一展览中有多件作品达到展览规定的入会条件,只作一次计算;同一作品多次参加展览并达到展览规定的入会条件,只作一次计算。2、两次参加与入会相关展览并达到展览规定的入会条件,同时符合下列条件之一:(1)获得美术类正高职称,申报材料以省部级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审批的职称证书为准。(2)在省、市、自治区重大展览中获最高奖。如在省、市、自治区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建党、建国重大综合性展览中获最高奖项……我看了一道道关卡后,心想:美协、美展是什么东西,从市到省,再从省晋升国家级,的确进个中国最美的协会的确不容易呀,足见其“含金量”了。

 

关于美协的论说,机构媒体或者街头坊间一直都很多,不妨多说有官方体制与非体制边缘一别,或者重重复复地去追问这到底与艺术有多大的关联?人多话多,各有理在,难以裁定。最近,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宋永进先生对着当下正火正热的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合时宜地发表了《八问全国美展评审》,文章一出,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报道,确实反映不凡。为何众人如此关注呢,我想是有原因的,宋先生文章开门见山:“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即将开演,各地的大多数参展者早已准备好各个门类的巨幅作品,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期待着在大展上一显身手,有的则还在默默地做最后的冲刺,展览的组织部门则正紧张地忙碌着下基层指导创作、物色重点作品、收集稿件、制定评审规则、组织评委会等各项评审的筹备工作”。接下来,宋先生开始上劲,一口气上来八道菜:一问:为什么评委成员大多是各级美术单位的领导?二问:评委成员的知识结构和学术高度是否具备评委应该具有的专业素质,其艺术观念和学术视域是否具有“当代性”?三问:评委成员是否具有宽阔的学术胸襟和公正的评审姿态?四问:是否能够取消评审的层层“关卡”,让参展作品直接上送全国评审?五问:为什么展览办到哪里,哪里的获奖作品就猛增?六问:为什么入选和获奖的作品几乎全是巨幅的?七问:为什么每次评审的结果常常是那些熟悉的面孔?八问:为什么主旋律之外不能接纳少部分批判现实主义的内容?先生问、问……不知其“八问”能否得一答否……

 

我看完《八问全国美展评审》后,不知不觉,心中马上弹跳出一位猛士——吴冠中老先生!他的言论或文笔,每出必一鸣惊人,当中与本文有关联的《中国取消美协、取消书协是早晚的事》和《吴冠中访谈:取消美协、作协以及文联》,我从吴老文中提取些关键词目:“以奖代养” 别再做“画外功”;别再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美协权力太大,制约画家创作;流行的东西不必约束,自然淘汰。最后,吴先生总结:“总之,我的最终目的是解放画家,使他们更能进行创作,不搞伪劣假冒,不搞头衔,什么一级画家,二级画家,全世界都没这样分的。什么大师不大师,我看全是废话。”洋洋洒洒,他的每一言说看得都很刺激。面对吴老的指责,各大相关机构及相关人员,分别给予回应。或缓和,或激烈,不过他们的一致看法是:吴冠中不了解具体情况。

 

哎,我看曾是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顾问的吴老,都不了解情况了,显然又是该“理事不理事”和“不顾又不问”了?协会的废存之争,为何屡屡成为舆论质疑的焦点?对于圈内人,不言自明,不过圈外了解人数量甚少,相对美协画家而言,说起当代艺术也往往是“不入圈”的例子。不过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繁荣,“当代”有了不同的解释,又在不断演化和生成,而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美术“无法定义,可是不管是当圈内还是圈外人每每询问“你是美协会员吗?”时,你却不能不回答,或者可回答,因为这是一件自由与平等的事情。

 

不过,任何事情发展都是相对的。你发展好了,必然会展现另外一种场面。瞧!中国当代实验艺术被中国美协纳入了其大家庭。中国美术家协会有增设了实验艺术委员会。据悉,艺术家谭平任委员会主任,而包括吕胜中、朱青生、张培力、邱志杰等在内的20位艺术家则成为第一届成员。该委员会的成立遭到一些质疑,有人认为艺术进入体制后就会被“招安”,对此,吕胜中回应称“江湖和庙堂都不是固定的,艺术也不一定都是要对抗”。

 

如此一桩好事,我们心想:就连不远在宋庄的中国当代艺术教父也落选某个职位了。

再看媒体送来旧闻:有前例——20091113日,中国当代艺术院正式成立,该机构隶属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之下,是中国当代艺术首次被纳入官方体系。艺术家罗中立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院的院长,包括蔡国强、方力钧、张晓刚、曾梵志在内的当代艺术“明星”们也成为该院的首批专家。中国当代艺术院成立之初就遭到了不少的质疑,有人认为当代艺术被纳入官方机构后,会限制一些艺术家的创作。

 

美协,是什么?我们只好如此作答吧:历史是最好的镜子,但是历史往往有其复杂性。美协所导引的美术发展如何从这种质疑与争论中走出来,如何从体制的意识形态中恢复还原为多样生态呢?如此道来,我看这应是一个不可调和的产物,有时侯已经不单只是美术自身的问题了,是种集中指向的体现,而美协又正是这一集中宣传喉舌上以及衍生出某种头衔价值的展现,不然的话,人们在关键的时候,不会先问你是美协会员,而是先问这幅画怎么样了……

 

分类: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