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方舟:关于段君与韩啸纠纷经过的陈述
发表:2015-01-16 16:04阅读:3070

注:转引自微信朋友圈

 

    本人贾方舟,从事艺术批评职业,现年75岁。2014年7月26日至7月27日,我作为发起人,与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武汉钻石艺术博物馆创办者陈达冰、北京理工大学讲师段君,联合策划《中国行为艺术30年》学术论坛,论坛地点为湖北省神农架林区香溪源酒店。参加会议的人员是约二十位中国艺术理论界的学者,会议得到了神农架林区领导的关心,林区相关部门的领导还亲临会场致辞表示欢迎。

    两天的会议秩序良好,讨论气氛热烈。2014年7月28日,香溪源酒店安排游览神农架景区,当晚19点左右,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教授陈默告知我,段君被前来旁听学术论坛的行为艺术家韩啸叫入韩啸居住的酒店房间,韩啸对段君进行了辱骂,认为段君不应该在论坛上说他作品的坏话,并以黑社会口气威胁段君说,等回了北京以后,要断段君的胳膊,断段君的腿,而且几次扬手煽段君耳光,段君闪躲不及,打到了脸角和肩膀,最后韩啸用力推搡段君出房间门。

    当我得知此事,感到十分的惊愕和气愤,在我三十多年的艺术批评生涯中,因为批评艺术家的作品而遭到艺术家辱骂威胁和身体打击的事情,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随即,我召集会议组委会成员——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北京大学教授彭锋,以及当事人段君,对情况进行了询问和核实。段君告诉我们,他被韩啸在房间辱骂和身体攻击后保持了克制,没有进行还击,只是跟韩啸解释,他并没有在论坛上说他作品的坏话,只是说韩啸把整容手术直接当作行为艺术,从手术语言往艺术语言上的转换做得还不够,韩啸不听他的解释,几次用手打他,最后推搡他出门。段君在被韩啸推搡出房间以后,将情况告诉了陈默。陈默将情况转告给组委会和其他几位批评家,他们均感到惊愕和不可思议。

    根据上述情况,我和朱青生、彭锋沟通后决定将韩啸找来谈话,谈话大约进行了二十分钟。我和朱青生、彭锋一致认为,段君是在会上进行正常的艺术批评,即便是尖锐的批评——甚至是否定韩啸的作品,韩啸也不应该对段君采取这样的行动——辱骂、威胁和身体攻击,我们劝说韩啸应该就他这种做法向段君道歉。至于学术上的不同观点可以通过讨论解决。经过一番沟通和劝说,韩啸也认识到自己做的不对,同意向段君道歉。随后我们电话通知段君过来接受韩啸的道歉,但是段君到来以后,韩啸向段君所说的一番话里并没有道歉的意思,他只是对段君说:这个事情我们就算过去了,我不跟你计较。段君说:你还没有向我道歉。于是我们再次要求韩啸表示歉意,这事就算过去了。但韩啸此时失去理智,愤愤地站起来甩手而去。待韩啸离开20米以后,段君再也按捺不住愤怒,一面叫韩啸站住,一面去追韩啸,我此时也立刻站起来追过去抱住段君,但被他挣脱,追上去跟他扭打起来,在场的几位艺术批评家和酒店工作人员在几秒钟以内也都赶上去将段君拉开,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冲突发生后,韩啸要求去当地医院检查,酒店立刻派车送他前往当地医院,据酒店人员说,当时医院并没有验出什么伤势。而且冲突的地点是在只有我们参会人员居住的宾馆,没有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

    从神农架回到北京以后,我主动给他发信,说明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我来出面协调解决,但他并没有把他回来进一步验伤的情况告知,也没有向我提出他的任何要求,前不久我才从主办方得知,韩啸依据事情发生近两个月后在北京一家医院出具的二级轻伤报告,向事发当地派出所提起诉讼。因为他是通过我的推荐经组委会同意参加会议的,在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我有责任出面协调,因此再次发信给他,希望能协商解决,但他没有任何回信,决意要通过诉讼解决。因此,我作为会议组织者,有责任出面说明情况。

    我们本次学术论坛,专门讨论的是行为艺术的性质和边界等问题。由于韩啸将整容手术当作行为艺术,在艺术界产生了争议,所以我们在讨论“什么是行为艺术”的理论话题时,将韩啸的整容手术当作很好的案例进行议论是很正常的。最初,韩啸得知论坛即将召开,主动向我提出要求自费前往神农架旁听会议。但会议主办方考虑到他是参加这次会议的一个特例,就一并解决了他的吃住和机票。在会议上讨论到韩啸作品的时候,会议主持人朱青生一度中止会议,特意询问在场的韩啸,问他是否愿意听取艺术批评家对他作品的讨论,甚至是否定性的意见,如果不愿听取意见,可以在讨论到他的作品时暂时离开会议。韩啸明确表示他愿意。段君在研讨会上发言,首先肯定了韩啸作品对行为艺术的边界起到了扩展的积极作用,但也批评了韩啸在手术语言往行为艺术语言转换的时候做得还不够。会议全程均有录像为证,段君的言语是否过激,可供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和社会人士随时提取观看甄别,但从理论上讲,学术之争本不在法律关注的范围之内。

    据段君回忆,2012年,韩啸打算在山东济南韩氏整形美容医院进行一场隆胸整容手术,并将该场手术作为行为艺术来表演,他邀请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王春辰担任策展人。展览期间,应王春辰之邀,国内的艺术批评家吴鸿、王春辰、刘礼宾、杭春晓、段君、朱小钧、胡斌、郝青松、夏彦国、李国华、王栋栋、崔灿灿赴济南参加了《手术:韩啸行为艺术展暨当代艺术学术研讨会》。据段君讲,当时参加那次会议的批评家看过手术现场的过程以后,在讨论会上的发言形成了比较具有倾向性的意见,认为韩啸在语言上的转换还不具备更大的创造性。段君所陈述的情况,可以询问当时赴济南参加会议的批评家,也可由韩啸公开会议原始录音进行核对。提及此事,是因为韩啸在神农架对段君进行辱骂威胁和身体攻击后,我们找韩啸谈话的时候,韩啸提出,他认为段君所说的济南研讨会上参会批评家达成了共识,不符合事实并让他感到恼火。我们拿来了神农架学术论坛的文字速记,段君说的是“形成了比较倾向的意见”,而不是说“达成共识”。“比较倾向的意见”和“共识”是有区别的,所以韩啸的理解是有误的。

    但我认为,无论段君的批评多么尖锐,只要不涉及人身攻击,都是正常的文艺批评,韩啸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对段君进行人身伤害、恐吓并动手打他和推搡他。段君在韩啸拒不道歉的情况下跟韩啸发生肢体冲突,虽然不对,但也是可以理解的。作为艺术批评行业的资深从业者,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在此,我必须严整指出,批评家应有的学术批评的权利必须得到维护,任何威胁批评者的行为必须制止。韩啸的行为有违学术讨论的正常秩序,全体批评家都会支持段君的正当批评,都有责任和义务来维护整个艺术批评界的正常工作氛围。

                                                                     贾方舟 2014-12-25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