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煤老板争当书协主席
发表:2015-01-31 23:27阅读:459

(摘要:“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原来是一个安徽煤老板,后来混成了安徽厅级,当了安徽书协主席。他那不叫书法,叫老干部体。他还没有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就是竞争主席一职,听说得票很高。”这位“主席”为什么能得这样高的票?刘佑局透露,选举前,花钱大量收购主席团和理事们的个人作品。)

 

安徽煤老板争当书协主席

 

2015年1月16日,中纪委网站披露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中纪委书记山岐山的讲话。***说,有的领导干部楷书没写好,直接奔行草,还敢裱了送人。现在有的干部玩过了,飘飘然了,忘记了执政党和老百姓的关系了。

 

1,民众闻到了中央将反腐利剑指向文艺的书法界。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书法艺术是一个很高深的行当,其中的腐败到了什么程度?大部分书家都是各级书法协会的会员,讳莫如深,不敢出来揭示真相。

 

刘佑局,现为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是书法界的猛人,不仅字写得好,而且敢炮轰书界丑风而闻名。因无法容忍书法界的歪风、腐败,2011年1月1日向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团呈书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不在“书法体制内”混的他接受金羊网的采访谈到中央要向书界动手时拍手称快。

 

听他说起的书界腐败,真让人大跌眼镜。

 

周一波闻到了反腐的味 书法属于业余水平

 

**十八后反腐成为头等大事。随着反腐深入,文艺界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2014年10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近平指出:“艺术家不要做权贵的奴隶。批评家不是引领市场、引导消费,而是沦为了市场的推手、金钱的奴隶。”

 

2014年12月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周一波文章,文章批评某些领导干部挤进艺术协会当“领导”,名正言顺地收钱,默许雅贿,个别人作品低劣,却卖得很火,实际上是利用协会领导的幌子中饱私囊。他劝党政领导干部应该自觉退出协会主席团。

 

2014年12月7日,周一波宣布辞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职务。

 

“周一波,我认识他,我在西安搞展览时他还来看过。他本人就是一个官员,充当了陕西省书协主席。这本来就不正常。他的书法水平并不高,只是一个书法业余爱好者。他这么早就退出来,应该事先闻到文艺反腐的味道了。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有64副主席,本来就不正常。当然他能够最早退出来,是明智之举,值得肯定。”

 

安徽煤老板争当书协主席

 

2,煤老板竟然争当书协主席

 

“原来一平尺只有两千元,当了主席后可以高达三百万。”这就是为什么都想当争当书法家协会主席的原因。据他介绍,如果当了书协负责人,身家就马上过亿了。有人当了书协副主席,可以在北京买一套别墅。这些位置太值钱了。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原来是一个煤老板,后来混成了厅级,当了某书协主席。他那不叫书法,叫老干部体。他还没有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副主席,就是竞争主席一职,听说得票很高。”

 

这位“主席”为什么能得这样高的票?刘佑局透露,选举前,花钱大量收购主席团和理事们的个人作品。好在他并没有当成。

 

“有位书协副主席,原来就是一位高官,混不开了,混到书协里去了。其实他根本不会写字,只会陪领导吃饭而已。”

 

3,书法界1992年就开始变味了

 

中国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在2005年是这样自我介绍的(到现在没有更新过):“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各民族书法家组成的人民团体,是由国家级的书法家、篆刻家、书法理论家、书法教育家和书法活动组织、管理工作者组成的全国性专业组织,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团体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创建于1981年5月。25年来,书法在艺术创作、学术研究、书法教育、对外交流和组织管理等方面都有长足的发展。中国书法家协会现有团体会员35个,个人会员8000余人。”

 

据刘佑局介绍,现在已经是一万多的会员了。

 

“刚成立的时候,风气很正,一帮书法爱好者如舒同、启功等组织起来了,当时没有功利色彩。当年办了一个全国书法展,只花了五万元。学术气氛也很浓。1992年开始,全国书展就开始变味了。当时我是评委,发现大家相互走后门,拉票。江苏、浙江、辽宁主导了中国书法走向。江苏的孙晓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被捧起来的。”

 

说到这里刘佑局十分激动,“全国第六届书展就成了大杂混,形成了所谓的流行书风。因为评委都是领导,基本功太差,为不让人知道水平太差,把字得歪歪斜斜,投展人投其所好,也这样写。权力开始主导学术了,书法异化,变味了,后来越来越严重了。后来稍有好转,中央七部委下文要求各协会三自一包,要转制,几个月后腰折了,更官僚化,协会居然参照公务员机构编制。这种大倒退,大退化。第七届书展,倒退得可怕,都在买展。花了钱当了书协的官员,当然就要捞回来,腐败开始了。第九届全国书展把这种潜规则推向了高峰。一个书展花费多达两千多万了。我们普通搞一个展也就是三十多万。洗钱方式五花八门,出本书都两百多万。捞钱的方式也是很神通,一些在仕途上走不远的,有点书法兴趣的进入主席团了,理事一大堆。中国书协搞了好多专业委员会,楷书专业委员会、行书专业委员会、草书专业委员会、隶书专业委员会、篆书专业委员会、篆刻专业委员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刻字专业委员会。书展也多了,楷书展、隶书展,还有什么书册展,一次展览,书协多一个位置,都是一次捞钱的机会。增加一个委员会就是增加一次分割利益的机会,层层分赃……”

 

安徽煤老板争当书协主席

 

4,艺术腐败是这样炼成的:权力腐败下的黑互动

 

书画界这种腐败的实质是什么呢?刘佑局分享一个“混混”案例。他把这个潜规则取了一个新名词,叫“黑互动”。

 

一个初中(当然不以学历论事)尚未毕业的乡下小混混,二十多年前,跑到京城某画院打临时工,他目睹这些“体制内”发财的画家,心里怪是痒痒的,他灵机一动,自己就“成立”了一个“中央XX画院”。到桂林等地书画制作坊购回极其廉价(每张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的行画,然后署上自己的大名,在广州及珠江三角洲苗准大腕,并高价兜售“大作”。

 

有一天他终于认识了在位的某位置十分特殊的局长,局长看到他印着“剑桥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中央XX画院院长,博士”头街的名片顿时肃然起敬。这个小骗骗摇身一变成了“大画家”,“大作家”。这个局长介绍了许多领导与这位小骗骗(不,如今是大混混了)认识,并把小骗骗的“大作”充当门面送给更高领导。小骗骗拿着与领导的合照,认识了许多省级官员,大学校长,商家大腕。

 

通过“权力”,他的“作品”被重金购买,挂上了十分重要场所,一些政府的衙门,厅局办公大楼。

 

有一次,我问某老板,你为何舍得花一百多万元购买这骗子的“作品”,他说,哎,算啦,是某市长介绍的。市长想通过混混为自己的锦绣前程架桥鋪路,老板想通过市长拿到市政工程,你看权利里面到底藏着多少污垢。

 

某大学校长,邀我去参加他们大学生的书画评选,当我得知混混也当评委时,当即揭穿这个骗子的底牌,这个大学校长居然跳了起来,事后我才知道,这个校长是向上级送了混混的“作品”才提拔上去的,然后又聘混混为客座教授。某民族学院成立“混混”基金会,骗取老板购其“大作”,最后出资老板识破骗子不会画画终未掏腰包,致使“基金会”空有其名。基金会“成立”时,《XX日报》还专版刊登骗子“作品”以资鼓励。

 

局长“信”得太深,有次在广州跑马场“请”小骗骗过来“即席挥毫”,他一进画室就直呼某高官其名,甚是气势凌人,一看我在场他当即乱了方寸,只好拿起大笔乱涂一气,画的不知什么葫芦,高官要我在上面题词,我坚决不题。

 

混混还不过瘾,又到京城寻找代笔购买“作品”,出了“砖头”与短篇。“短篇”得过奖。

 

骗子的“文化”行踪,并不是无人能够识破,而是当今社会体制的潜规则助长了骗子的横行,权、名、利的云遮雾障早已挡住了众生们的肉眼,各种形形色色的权力就是“作假工厂”最大的商家。

 

刘佑局说:“很多名家也被这种腐败所害,自己的画被人拿走,很低价,然后被拿到拍卖市场被假拍卖,成为别人洗钱的工具。吴冠中老师就感叹深受其害,一些拿了他的画的不敢进他家门。人家赚钱了,吴老师还在北京住着三房一厅。这叫二次腐败。”

 

5,腐败势力围攻 好在领导也是明白人

 

说起文化腐败,刘佑局成了那个直接说出皇帝没有穿新衣的小孩。

 

从退出书协开始他就举起了文化反腐的大旗,破坏了潜规则,触动别人的蛋糕。真正能与他为伍的艺术家并不多。利益集团是否对他下过压力。

 

“当然有,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来抹黑我。五、六年来揭他们的黑,现在看来我是对的。中国传统的士大夫就要有一种文人精神,要有血性,要有傲骨。一些阿谀权贵的人,画的梅花都是圆满的,结果被说成大家了。郑板桥就不是,瘦瘦的,瘦,但是有骨气。历史会证明,郑板桥才是大家。文化界的腐气、官气、势利气当然要打压这种文人。”

 

他说,300儒生因为不愿意参与秦始皇的权力腐败,被坑了。这就是中国传统文人的骨气。

 

因为他在微博、博客上大胆揭文化腐败,他也多次被一些人借势来压他。

 

刘佑局说,其实有些领导人还是明白人。“有领导就说,看了我的文章,觉得这个社会不能没有我这样的人。但是面对这种腐败,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跟着感觉走。”

 

他补充道:“但是我必须清醒,清醒才有战斗力。”

 

据称,***在广东工作期间,就对刘佑局有所了解。“我敬仰他的人格风范。近年来,我写了许多文化反腐的文章,没想到***近来提出‘文化反腐’,实在大得人心!”

 

来源:《金羊网》

分类: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