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年会可成立段君法律申诉小组——致贾方舟
发表:2015-02-04 20:07阅读:1099

王南溟

   

 

  等我看到了段君自己的陈述,我才渐渐有了一个大致的段君事件的轮廓,关于批评如何做我已经写了《“坐台”与“批评”不能两全》及一些批评理论的应用问题。但这只针对批评本身而不针对这个事件,这个事件已是一个法律事件,批评家也在为段君鸣不平,我看网上都是这些言论,那我们就应该从法律上的讨论,我以前在《批评家会年要“贼喊捉贼”吗?》说,郭庆祥案批评家年会应该要出面为其学术上的支持。而批评家年会不应该成为“坐台家”的见面会,批评理论不行那就先把理论建设放下,做成批评维权社团也是一种方向。现在段君事件,远远超出了我原来的状况,当初有人告诉我段君被拘留,我以为是谣传,因为以这个事的前后过程来定,段君根本不可能面临拘留。就是在神农架现场,如果就这点打架和伤情,也达不到拘留的程度,它可以作为一个民事伤害赔偿案件,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学术会场,所以当时警察的决定是对的。而事后又没有发生类似的事,而且两人各在东西,连面都见不上,即使有这个验伤报告,也没有理由拘留段君,什么拘留程序我到现在也一点都不知道。但对方这个时候的验伤报告因为不是之前事发后马上验的,那只能称为间接证据了。这个证据本身有待于更多的证据加以证明才有法律证据效力。而就打架本身,神农架的时候警察没有作出拘留的处罚,等于这个案件已经结案了,我不知道当时有没有做现场笔录。而已经结案也没有再次发生两人打架事件,也就没有任何条件在事隔这么多时间后再行法律拘留程序。或者有更多的情况没有公布,我们不知道,那应该先把全部的事实公布出来。现在要做的事不是光骂对方人品如何如何,也不是光对段君表示同情,而是要在法律的领域解决法律上的问题,批评家年会可以代为请律师受理段君的诉讼请求,他可以起诉执法部门也可以起诉对方。如果通过法律程序,证明对方是伪证,和公安部门执法不当,那么段君就胜诉。而道德谴责其实是最空洞的毛派政治遗风,草狗批评家都喜欢用道德大批判,好像很正义,其实都不着边际。

  批评家年会可以委托王春辰来策划和主持段君的法律申诉小组。因为他对双方的情况都了解,神农架目击者只能作为证人,王春辰要策划拓宽艺术边界的艺术,段君法律申诉小组的行为到是艺术,它是关于在批评界如何法律维权的实践,这方面以后只会发展,批评家年会抢先一步,进行这样的实践(或者可以称为实验,因为结果如何还不知道,相对来说,确实是比较实验),而王春辰之前策划的那个不是艺术展,而只是一个隆胸业的广告活动。王春辰千万要把我说的这个结论记住,这个理论丹托不会懂的,这是我的理论。

  2015年2月4日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