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康:在美术馆里摆东西就叫展览吗?
发表:2015-03-31 20:54阅读:478

2015-03-31 15:07:45 | 文章来源: 《晶报》

张子康现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曾任河北教育出版社文化编辑室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艺术出版社社长。曾兼任今日美术馆馆长,《东方艺术》、《今日美术》杂志主编。中国的美术馆有哪些功能?它与公众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美术馆如何做到与社会产生互动,并产生长远的文化价值?作为社会终身教育场所,美术馆怎样才能做得更好?3月28日,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先生做客关山月美术馆四方沙龙,以《美术馆学术与文化生成》为题,为现场观众分享了对上述问题的回答与思考。

美术馆是干什么的?

是一个建立长远文化价值的场所

讲座伊始,张子康解释了美术馆的功能问题。在他看来,美术馆是一个建立长远文化价值的场所,“为什么它是建立长远文化价值而不是短线价值?因为它有一个艺术的波段理论,美术馆建立的价值如果是短线,就会失去文化性的意义。假如一个美术馆能够建造这样的长远价值,我们就会觉得这个地方形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实施终生教育的场所。”

张子康先生笑言,他在英国时跟国外美术馆的策展人交流,不少人最常提的一个问题是:你们在美术馆里把东西摆出来,这就叫展览吗?“他们特别不认可中国人在国外做这样的一种展览。比如说做一个文物展,我们把这些文物放在这儿,把标签写清楚,然后按年代排出来。我们就觉得这么好的文物,这么好的东西在你这儿展览,怎么学术界一直不认可?而对方则认为,你是一个研究机构,你是一个美术馆,你做展览的时候必须有你的研究,有你的立场,有你对一个艺术家或者文物的新的梳理并建立起一个新价值。美术馆是通过搜集老的知识激发新的能量,不断地激发,这样才能够起到教育审美的作用。”

张子康强调,美术馆一定要有自己的学术定位,有了学术定位以后再选择符合其学术定位的艺术家。“为什么要选择符合你定位的艺术家,就是因为美术馆会放大这个艺术家的价值,二者之间是紧密的关系而不是松散的关系。一个展览如果跟美术馆的定位不能形成关系,它一定是没有长远效应的,展完就完了。”在张子康看来,美术馆是具有放大社会价值的场所,如何让一个独立的个体创造的作品转换成社会价值,这是美术馆最重要的一个功能。

张子康特意提到杰出的西班牙画家安东尼·塔皮埃斯,他被赞誉为“材料的魔术师”,其作品都有他对生活、对社会的理解,他的作品中的符号如十字架,都与艺术品有关联。“我在 1997年去找他,他跟我讲他的作品,每一件都有故事,都有他对欧洲文化,对于生活的、社会的一种理解,包括他的作品中的十字架,他永远在解读这个东西,让这个符号有自己独特的生命。”张子康说,做展览必须考虑到如何能够呈现这个艺术家的价值,比如展出安东尼·塔皮埃斯的作品,要呈现出他对生命的崇尚,对善良的热爱,从而通过他作品中的十字架这个符号,通过美术馆在社会上放大,起到社会艺术教育作用。“从其功能上和定位上来看,全世界的美术馆都把学术研究看得比较重要,还有艺术教育、艺术推广、收藏体系的建立,等等,这些都是并重的。美术馆不光是做展览,还有学术研究、教育、收藏、展示这样的一些功能,加在一起才是一个美术馆的完整体,才能完成美术馆整体价值的建造。”

中国美术馆存在哪些问题?

太偏重于服务功能

在与现场观众互动环节,张子康谈到了目前国内美术馆的整体状态和存在的问题。

就国家美术馆而言,他坦言,“我觉得国家体系的美术馆偏重于一种服务功能,因为国家美术馆现在呈现的是一个国家整体的精神,在这当中各美术馆不断地在想办法获得更多的观众,起到美术馆这个公共空间放大价值的作用。但是在这种发展当中,人才建设可能还是有很多的欠缺,专业化与功能化完善这两块,整体来说做得特别好的馆很少。”而谈到民营美术馆存在的问题,张子康指出,民营美术馆既有做得非常学术的展览,也有非常商业的展览,有一种商业跟学术的较量,这种较量在某种程度上跟国家体系的美术馆不一样。“民营美术馆有非常大的复杂性和多层面性,存在的问题是,我们国家没有对民营美术馆整体的政策体系,他们各自在想各自的办法。虽然叫美术馆,但干了其他事也没人干预。就像这个市场你卖多少的假画也没人管,而在国外你造张假画就犯法。所以,民营美术馆的专业性和规范化是需要完善的。”如今,各地美术馆的数量都在不断增加,但是在张子康看来,美术馆的定位出现问题了,“美术馆要找到自身的定位,要建立自身的高度。美术馆的功能是要建立长效价值体系的,我觉得国家对美术馆的要求是看你的价值体系,你有多少藏品?你真正把藏品晒出来有多少价值?你可能有几万件藏品,但是可能最后只有一千件有用的,这就失去了整个收藏的意义了。”

如何让更多人走进美术馆?

要有良好的体验互动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美术馆显得颇为高高在上,与公众的距离有些远。对此,张子康先生认为,这主要是教育资源的建立不够系统化,在中国,孩子们在美术馆上美术课没有体系化,没有课程讲授完整的美术史,完整的流派以及个案研究。“比如说所有的小孩要了解中国美术发展史的话,如果在美术馆能够完成这个教育,那他就不得不去美术馆。如果美术馆没有建立这个最高点,那小孩一点学*的欲望都没有。中国美术馆的教育价值的建立、陈列馆的建立以及美术馆各种活动的高度,这些与国外的美术馆都是有差距的。”另外,在张子康看来,国内美术馆不大注重有质量的体验互动。他说,有些美术馆偏重于娱乐好玩,让来到这里的人感觉如同是去公园消费,这类美术馆没有最根本的东西支撑,就做成了儿童体验场所。“我觉得,美术馆里的每一样东西最好都是孩子们在家里看不到的,我们要真正让这里面每一件东西都能够起到教育的作用。如果美术馆里的每样东西都有灵魂,就会吸引到越来越多的人。如果孩子玩两次没兴趣了,他就会不玩了,他会厌烦来美术馆。所以,美术馆要不断地挑战新的东西,比如国外的一些美术馆会在电子互动上做很多工作,孩子们在ipad上画幅画,立刻就在美术馆内的大屏幕上播放出来,这样,孩子们就会有更多的兴趣来参与。”张子康强调,上述两个方面的建议,都必须做好,这样,才能真正让大众进入美术馆,如果只做一头的话,就会有所欠缺。

以下插图为愚人节的梦所添加:

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纽约弗里克收藏馆(the Frick Collection)


Nefertiti, Berlin


大英博物馆大厅


芝加哥美术学院美术馆,人们在《大碗岛星期天的下午》前观看。

分类:

艺术博物馆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