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山,再来一泡酸梅屎!
发表:2010-01-18 23:06阅读:1370

 

片山,再来一泡酸梅屎!

 

 

 

1.建议片山再来一泡酸梅屎!不过这次你就别吃了,送给那些评酸梅酱奖的“青年才俊”们。

 

 

2.酸梅屎可是“最国际化”的前卫时尚哦,绝对不可能让人“不堪回想”。

 

 

3.酸梅屎又酸又甜,做工精美,需要拉屎的人提前一月排空肠胃,一月的时间尽食酸梅,饮甘露之水,才能得到一整坨唯美的酸梅屎,这堪称一月磨一剑的技术典范,绝不可能是“简单炒作、满足于表态、功利心作祟,浮躁风气盛行”的产物。

 

 

4.当你送给才俊们的时候,其芳香之气早已经飘满人间,谁再说芳香只是美丽的口号,就有点不领情咯,这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说:革命不仅要请客吃饭,更要吃酸梅饭。

 

 

5.酸梅屎飘香不亚于满房间的桂花,不仅有实实在在的滋味,还有空间空白的遐想,千万要在墙上写满“我们吃过酸梅屎我们吃过酸梅屎”,这应该算得上是另一种机智了,当然对香气不能过于执着,否则被酸梅屎梗死就过度了。

 

 

6.既然做了,就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持续一年拉酸梅屎,邀约上中东人日本人俄罗斯小姐全来拉酸梅屎,然后想方设法进入那些高端会所(比如俏江南、蓝会所),专供强权人物食用,吃得强权者们酸掉门牙,这也算找到反强权的具体路径咯,强权者的门牙再硬朗也不得不臣服满嘴的酸梅屎味。

 

 

7.还有一种绝妙的吃法,做一把歪把子机枪,向观众们狂射酸梅屎,如果担心不小心喷到现代艺术展的海报,就让机关枪向上摇来晃去,喷得满天空都是,那是何等的自由奔放啊,蓝天下全是酸梅屎,到达这一境界,就离天堂和自由不远啦。。。。

 

 

8.不过呢,知识分子们有可能不屑酸梅屎,根本不会瞟你一眼,这你就得想开了,因为在中国“知识分子”有时候等于“姿势分子”,我们还是要承认,他们不吃酸梅屎不等于他们不懂姿势的快感。

 

 

 

 

 

张羽2010118写于成都【志怪斋】

 

 

 

 

 

———————————————————————————————————————————

 

 

 

相关链接:金棕榈+金酸梅中国当代艺术奖评选http://www.artnow.com.cn/Discuss/Special/SpecialIndex.aspx?c=744

 

郭珍明:青年“批评家”:面对强权,你选择了什么?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xinjiang/82527

 

 

 附:(本附件转自郭珍明博客)

 

    参见今日艺术网青年批评家评语:http://www.artnow.com.cn/Discuss/Special/SpecialArticle.aspx?c=744&ArticleID=23306

 

    鲍栋:难道吃屎就能够对抗强权?难道在公共场合吃屎不更是一种让人恶心的强权?何况还把大便涂在别人的海报上……那雷人的一幕,哀其无知,怒其无耻。

 

    杜曦云:有突破身体承受力的强大意志和本能,但没有找到反对强权的有效途径,也没有选择强权彰显的特定空间,使令人作呕的极端方式没有获得足够的文化合理性,也没有显现出足够的真诚动机,在“不吃不快”和哗众取宠之间摆荡,流于笑柄。

 

    康学儒:片山面对强权的“粪”懑和“粪”不顾身的姿态的确超于很多市侩艺术家和犬儒批评家。但是,通过用一种自我贬低,丧失自我尊严的方式去面对强权,极其幼稚。这是典型的流氓意识,也是中国1980年代以来面对体制的艺术界通病。强权的本质是剥夺人的尊严,所以对强权最本质的斗争就是确立自身尊严而不是自辱。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也不是吃屎。

 

    李笑男:艺术家的勇气、愤怒和牺牲精神让我印象极深,但出现在题目中的“强权”二字与屎是缺乏可比性的,至少它们闻起没有异味。屎太过具体,而强权又太过抽象,像没有靶心的靶子。

 

    刘礼宾:片山的《你选择强权,我选择吃屎!》则把上述“对抗”姿态更加简单化、直白化了,集中反映了中国行为艺术这几年来的低级创作状态——简单炒作、满足于表态、功利心作祟,浮躁风气盛行。

 

    于洋:这件作品是否入选,本身就是对于这个“金酸莓”奖项的拷问,因为其味道已绝不仅仅是“酸”。这件“作品”的实施过程,说出来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控制呕吐的极限,闻其名而色变。作者不求名垂千古,但求遗臭万年,从这一角度,片山的目标实现了,首先恭喜他;在媒体视野中,惊世骇俗者必然成名,哪怕靠吃屎,当这一逻辑被真实演绎出来,所有嘲讽谩骂评价者都成为了助力,还需要再说什么呢?叹为观止,做一个蹙眉反胃呕吐的动作,保佑自己不去再回想这一幕就罢了。

 

    王春辰:过于执着,反而效果相反。与其真的质疑强权,换一种方式看看才是机智,而不是作践自己。

 

    盛葳:恶作剧式的作品在中国三十年当代艺术进程中层出不穷。除了噱头,还能剩下什么?然而,这样的作品却不断出现,值得反思!

 

    杨扬:勇气可嘉,可是精神不可嘉。艺术家没必要一定去吃屎,艺术家也不是不能吃屎,关键是,为什么要吃屎,不然的话,随便找个理由再吃泡屎,真的“人人都是艺术家”了。

 

分类:

张羽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