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西藏美协主席韩书力先生撰文谈翟跃飞:还记得吗?西藏
发表:2015-05-06 08:56阅读:165

按:2015年4月18日 ,翟跃飞先生的个展如期在北京德滋画廊,在筹备期间,与翟老师 谈他在西藏的往事,自然会提到李津、韩书力、程丛林 、裴庄欣等在西藏多年的美术界大家及其他文化界的知名人士 所以,有了展览开幕式时的座谈会(纪要在上篇博文中已发),记得是一天下午,我和翟老师在画廊,提到韩书力老师能否到会,翟老师随即拨通韩老师电话沟通,因韩书力先生有会议,那天不能到现场,于是有了这篇文章。而且文章发来的很快,好像只有一两天的时间,翟老师就告诉我说,韩先生的文章已发来了。 

 

还记得吗?西藏

韩书力

记得三十二年前,翟跃飞大学毕业分到西藏工作。也是缘分,同年从美院又回到西藏的我竟与跃飞在一座楼里上班,在一个伙房打饭,又是同行,所以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那时我们正年轻,无牵无挂,满心满脑一天到晚都是画画的事。

记得为筹备西藏民间雕刻展,我们有机会历一年半的时光,搭车、骑马、坐手扶加上徒步,先后在前后藏几十个县内考察、速写、拍照。尤其是对遥远的古格王朝遗址艺术的破冰朝晋,实现了藏域几代美术家的梦想。记得返途中每个人谈出的感受竟如此相近,那就是我们似乎发现了另一个层面的西藏。

记得后来跃飞竟一发难收地画了一大批介乎写实与写意间的作品,并且还与李彦平、李知宝、齐勇、陈兴祝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搞了五人联展。正巧我出差在京,与他们分享了画展成功的喜悦。

记得后来跃飞收画风逐步收拢到布面重彩的邻域,表现主题仍是他心目中的藏地藏人,雪域宗教与文化,且硕果累累。

记得上世纪末,在高原跋涉修炼了整整十五载春秋的跃飞夫妇因工作只需调回北京这个政治文化中心。但我感觉他很长时间没找到北,这就如同高原人到平原的生理调适期一般,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韩书力和翟跃飞

好在跃飞的供职单位仍在民委系统,这样才有可能为他保留下与西藏高原间的文化脐带。也许正是得益于京城与边陲的两栖般行走与思考,不长时间后跃飞似乎于无意间进入了人生与绘画的成熟期。记得近十年间,跃飞的绘画大致定格在三个主题里,即仪式系列;经典系列;多材质手法的当代性装置作品。如让人过目不忘的《牛粪墙》、《链接西藏发送嘛呢》等等。而仪式与经典系列则多依托架上平面载体来展现出佛化万相与此岸苍生的合众图景,似乎更宜于多数人的欣赏*惯。作为跃飞的同行,在他的仪式系列里,我能读出作者对人神共处的雪域高原独具的庄严感与秩序美的回望与表达。该系列后期作品被作者递减到近乎于笔划程式的状态,观者若能驻足是不难读出其中的神秘与谐谑,传说与现实交糅融汇的人文况味的。而在经典系列中,作者试图调适出更宽泛更多元的审美元素,来结构出一幅幅诡异且充溢哲理思辨的图象。这里,古藏文,宋版字、经咒符号与率意的色墨挥洒,如同音符般有机缜密地关连着,咏叹着。从而呈现出整练质直的气韵与格调。


1984年翟跃飞在西藏

 

记得有人讲过一句话“一次西藏行,一世西藏情”。当然它的前提是与藏域有缘之辈。的确,“西藏,除了石头与冰雪,还有缺氧,很难给你更多……”(马丽华句)但通过阅读跃飞展示与此的大部分作品,我们有理由相信,西**厚予他很多,或者讲他从那片荒寒的高原学到了很多,悟到了很多,那就是“计划经济”地使用自己的生命长度,心无旁骛地做自己最想做的事,遑论其他。

毋庸置疑,这恐怕是所有从高原大学走出的人们的共有财产,在当下应属稀缺品。

还记得吗?西藏。

还记得吗?跃飞。




1986年,左一李彦平、 左三齐勇、 左四陈兴祝、 右一翟跃飞与广军先生合影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