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英梅:艺术改变了我整个人和我的人生
发表:2016-03-30 21:14阅读:2389

段英梅:艺术改变了我整个人和我的人生

诗人晓丑和行为艺术家段英梅的访谈

 

 

被访艺术家简介:段英梅,1969年生于中国黑龙江省大庆市,现工作和居住在德国布伦瑞克市。学历:1993年至1995年生活在北京东村。2005年毕业于德国布伦瑞克造型艺术学院自由艺术专业,获硕士学位。师从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学*行为艺术,师从伯尔吉特·海因学*电影艺术,师从克里斯托夫·施林根基夫学*剧场艺术及行为录像装置艺术。以下简称“段”。

 

访谈者简介:晓丑,生于1990,广西陆川客家人,《天南湖》诗社同仁,艺术爱好者、诗作者,喜游走,闲读书,曾盲流。以下简称“晓”。

 

晓:什么是行为艺术?您理解的行为艺术是怎么样的?我之所以一开始就问了这个问题,是因为很多诗人当他们被问及什么是诗歌(诗意)时,他们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段:艺术是在不断地变化发展的,行为艺术也是在不断地变化发展中的。在做行为的时候我并不会过多地考虑这一概念本身,也很少会去问到底什么是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和诗歌一样,大家各有各的理解。事实上,行为艺术和架上绘画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各自使用的媒介不一样。你可以想象,行为艺术家的身体就像一支笔,他们所处的空间是一张纸,他们用身体这支笔在这个空间里也就是这张纸上画素描。但由于行为艺术家所处的空间是三维的,因此他们可以和在场的观众进行互动也可以把其他的艺术媒介加进来比如声音、绘画、装置、影像,这样就给艺术创作提供了更宽广更自由的空间。所以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喜欢用行为艺术这种方式来进行创作。


 

晓:嗯,很多事物都是不断发展变化,与时俱进的。我提另一个词:门槛,您觉得做行为是不是也有门槛呢?或者说您觉得怎么样才能被定义为一个行为艺术家?如果自己不是艺术家,但是做了一个行为艺术的话,大家会觉得ta奇怪极了。所以某种程度上,在常人的眼中,行为艺术,多少是有点贬义成分的,至少在中国我觉得是这样的。

 

段:当我在思考创作的过程中,也会碰到问题,那应该算是我创作中的“门槛”。我认为很多事物,在它被接受之前都需要时间的。我个人认为如果你真的很感兴趣尝试行为艺术,那你就做好了,不用想那么多。至于怎样或是否被定义为一个行为艺术家,我觉得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你从心里就对它感兴趣,喜欢把它作为你创作的媒介。 


在中国,2003年左右媒体上报道的中国艺术家很多都是对身体有伤害的现场作品,这样大家对行为艺术的理解就比较片面,也产生很多偏见。但随着时间,艺术家做行为的方式越来越宽泛,而且对各种各样行为作品的报道也越来越多了,所以也渐渐地也改变了人们对行为艺术的看法,很多人对它也越来越好奇了。大家都知道,画家有的人喜欢画人物,有的人喜欢画山水,有的人喜欢美好的,有的人喜欢悲哀的,有的人喜欢抽象的,有的人喜欢具象的。做行为艺术也是这样的,每个人想表达的也都不同。

 


东村艺术家集体行为作品《为无名山增高一米》,1995

 

 

晓:《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作为中国当代艺术代表作之一,到现在它已经过去20年了,而我们知道艺术是不会老、不会死去的,即便20年过去了,这个作品依旧生猛如初。前段时间我从艺术家左小祖咒的一个访谈中,得知了你们这个作品的一个细节:大家是按照体重的顺序,层层裸叠的,最重的人趴在最下面,最轻的伏在最上面。关于这个作品您想说点什么?或者也有什么细节和我们分享吗?


段:关于这件作品,我想提到的是当年生活在东村的艺评家孔布。他虽然没有出现在这件作品的图片里,但他对这件作品的贡献非常大。另外,前一段时间策展人杜曦云对每一位参与《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东村的艺术家都做了一个专访。每个人谈论这件作品时,说法都不太一样,各有各的故事,所以那个访谈看完以后,我觉得非常有趣。这件作品到现在已经过去20年了,艺术家的生活和他们的艺术创作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通过这次访谈也有机会让没参与这件作品的人们,对东村艺术家现在的生活及艺术创作有或多或少的了解。除了这些,我其实没有更多想要说的,因为这件作品在网上的报道已经很多了。

 


晓:我觉得《为无名山增高一米》这个作品的名气确实是太大了,大到甚至遮蔽了参与创作的一些艺术家之后所创作的很多作品。您怎么认为?

 

段:是的,这件作品的名气确实很大。你提到这件作品的名气大到甚至遮蔽了参与创作的一些艺术家之后所创作的作品。我个人也觉得有时会有这样的问题。一件艺术作品变得有名后,作品好还是不好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但我个人认为一个真正想了解艺术家艺术发展历程的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非常认真地去研究艺术家的个案,包括艺术家个人的作品、 对话、艺评文字等,然后用自己的观点来评判艺术家,而不会因为艺术家的一件或两件作品的名气来下结论。


 

晓:您的回答很精彩,让我感到醍醐灌顶。我们应该能辩证地看问题,有一种全局观。很清晰地记得那是2014127日星期天,这是广州现场国际行为艺术节的最后一天。我正好赶到末班车,去了现场。到的时候已开始有一段时间了,而下一个节目便是您的讲座,讲座首先让我联想起的是在大学里听过的那种,后来才发现有很大的不同,在校园里缺少很多的互动。因为还没开始,所以我在公社外的小洲村转了转。当我再到现场时,我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我走近听见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声音,像是小女孩的声音。(是我当时真实的感觉。)我觉得您是拥有着一棵童真的心的,您认为童心在你的艺术创作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


段:这些年我在英国西斯旺西格林维维安美术馆、德国柏林格林艺术馆、荷兰汉恩应用科学大学等世界各地做了许多的讲座,绝大多数我的讲座都是“行为互动式的讲座”,这种类型的讲座也在我的研究范围之内。其实,做讲座对我来说是在构思和设计一件艺术作品,所以我希望每次讲座的方式尽量都不一样。我很重视观众的感受,很喜欢与观众互动的方式来进行我的讲座。我觉得一个讲座除了内容要很吸引人,观众的反应以及他们产生的共鸣都很重要,也要考虑如何让现场的气氛非常活跃。所以,怎样以一种比较新颖的方式,在这个信息非常广阔的时代让现场观众感觉到你的创意很独特很新鲜。在小洲村的那次讲座中,我没有利用图片及录像来讲,这是我初次尝试只用单纯的语言和与观众互动的方式来进行讲座。之所以没放图片和录像,是希望让每位观众对我的作品有不同的构图、想象、联想。和观众的互动,是希望他们也能够亲自体验现场行为。这种没有图片和录像的讲座,选择哪件作品来讲等之前的准备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童音应该是和我先天性的语言障碍及少儿时的成长经历有关。很多人对我说,我的作品只有我本人才能实现,可能是因为我的声音、性格和我的肢体语言在整个的作品中都很占有很重要的角色。其实,在2008年之后,我才真正地开始对我的声音有一个理性的思考。这些年借助于自己的声音也实现了很多让我非常满意的行为作品。至于童心,不仅是我有,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的,有些人经历了很多,但仍然也富有童真。 

 


行为艺术项目《风铃草林儿童安养院》,2010-2011

 

 

晓:由童心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个词:童话。2010年在风铃草林儿童安养院期间,您与不同家庭和工作人员合作了24幅和儿童有关的油画?另外您还创作了两本童话书是吗?创作的冲动都是来自那些孩子吗?

 

段:油画和童话书都是《风铃草林儿童安养院》这件行为艺术项目里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与不同家庭和工作人员合作了24幅和那些患重病儿童有关的油画,这些油画都捐送给了这家儿童安养院。我希望把行为艺术和慈善领域相结合,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个项目大概持续了八个月,我在安养院的居留时间是七周。这七周非常重要,让我不仅对安养院里小孩子们的生活状态,还有对他们的家人,对那里的工作人员也有了很多的了解。这些油画表面上非常的光鲜,但很多画的背后有各种各样悲哀的故事。每个小孩子都是一个小天使,他们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儿童书的创作基本上都是受孩子们的启发。很高兴创作了两本童话书,尽管这两本童话书并没有出版,但也实现了我很多年来的愿望。

 


晓:很多小孩子其实是小天使,小孩子之可爱,无忧无虑。我们会怀念童年的时光。人长大了,会又各种各样的烦恼。对了,您做艺术,包括行为,您考虑自己的观众吗?

 

段:是的,我都会考虑现场的观众,我认为这一点在绝大多数我的行为作品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无论是艺术作品还是工作坊或者讲座,我都会事先了解观众大多是什么样的群体,不同的观众群体决定了我设计作品的方向。对我来说,我所参加的每个展览或艺术合作项目并不是把展品放到那里就离开了,而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都是从准备,开幕到展览结束,我都一直会留在现场。如果我本人没有亲自体验整个现场的话,就会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参加过这个展览,会觉得不完整。当然我喜欢留在现场还有很多的原因,我喜欢研究现场的观众、对当地人及他们的生活都很感兴趣。其实,每次在做这些长时间的行为作品或艺术合作项目时,期间我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感觉,喜悦、兴奋、悲哀、失望、彷徨、荒诞等。所有这些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体验。

 


行为装置作品《快乐英梅》,2011

 


晓:我很欣赏您这样认真的状态,很全身心投入的方式。可以看出艺术在您的生活已成了很重要的部分。你需要弯下腰通过一间小门,门的另一边充满了神秘的朦胧光线;一片树林在其中投下了毫无修饰的阴影,一个中国女子在这片阴影中安静地低声吟唱——看起来像是她在等待你的到来一样。这是一段很诗意的描述,在网上看到的。我知道这是对您作品《快乐英梅》的一段情景的再现。您有没有考虑过将自己的作品融入更多诗意的成分呢?

 

段:这件作品很多观众的反应是诗意而忧伤的。对我来说,有诗意的作品不一定就是好的作品。一件艺术作品的好坏与有没有诗意,很多时候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对绝大多数作品我并没有特意地考虑过融入更多诗意的成分。在我设计作品的方案时,一般我会去想怎样实施这件作品,这件作品要表达什么,怎样去表达,观众的反应会如何,而且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这件作品里。另外,我的身体、我的声音我的中国文化背景所有的这些都给我的作品无意识地带来了很多的诗意成分。

 

晓:这样我觉得挺好的,刻意去追求的东西反而不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是一种好境界。谈谈你在别的国家做快乐英梅的感受?

 

段:到目前为止我在4个国家实施过这件作品。《快乐英梅》这个作品每次持续时间都比较长,每到一处我会尽量多地了解当地的文化,并对观众群进行研究。根据每个国家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观众,制定不同的侧重点,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来调整我的作品构思及表现形式。所以在整个的作品中其实我是时刻都在考虑观众并且我希望以最佳的方式来和他们互动。在2012年为期三个月的英国伦敦海沃德美术馆行为艺术表演中,由于观众人数众多,为了尽可能地适应每次出现的新情况,我学会了快速反应和处理各种突发状况的能力。各种各样的行为方式不同的主题出现在这件作品里。

 

2013年为期6周的瑞典马尔默艺术馆的表演中,我看到观众对中国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于是我在这次表演中架起了一座文化交流的桥梁,帮助当地的观众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化。同年为期5周的英国斯旺西格林维维安美术馆的表演中,我发现很多观众是艺术生,但他们对行为艺术并不是很了解,所以这次我将自己定位为艺术教育者的角色,鼓励大家把行为艺术这一媒介加入到他们的艺术创作中。

 

2014年为期两个半月的第19届澳大利亚悉尼双年展中,考虑到当地多元化的人群和现场嘈杂的环境,我决定把现场打造成一个实施行为艺术和文化交流的活跃平台,比如让现场的观众相互认识,通过交流去了解不同的文化。通过我的引导,很多观众主动在表演现场尝试行为艺术的创作。

 


晓:艺术似乎是少数人的志业,我们也知道很多的艺术家一生贫困潦倒,但他们一直前仆后继地走在这条道路上,创造出各式各样的艺术作品。您觉得艺术的功用何在?

 

段:为什么那么多人即使贫困潦倒也不放弃创作艺术?最主要的是因为喜爱。艺术的功用非常多,它可以使人从中获得美的享受,可以触动人的情感,艺术可以反映社会及生活,可以使人们从中获得精神的享受和满足。就我个人而言,艺术创作是我的工作,是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我的梦想、愿望、努力、幸运等都占有重要的角色。这些年我游走于世界各地,开阔了我的眼界,经历了很多也积累了很丰富的人生阅历,增强了我的自信心。可以说,艺术改变了我整个人和我的人生。

 

 

晓:嗯,有一部分的艺术家确实是非常富有。我想如果是出身在贫寒的家庭,而又致力于艺术创作事业的话,我觉得还是抱着贫困潦倒的心态生存的好。这可能是我个人的一个偏见吧,呵呵。

 

段:我觉得这要看艺术家本人想要追求怎样的生活方式。我个人比较喜欢顺其自然。艺术家不管是富有也好还是贫穷也好,主要要看艺术在他们心目中占有怎样的位置,看艺术家怎样在现有的条件下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

 


晓:您曾说:我很喜欢互动,因为老会给我很多的吃惊,给我提出很多的问题,让我来思考,让我得到更多的现场经验。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完美的人,因此与观众互动的不可知刺激着我的创作。而这种改变总会给我带来很大的创作激情。我喜欢不断地尝试创新,去发现新的艺术创作的可能性。您是一位创作力旺盛的艺术家,听说最近在国外经常有展览是吗?这句话似乎道出了您创作力旺盛的一个秘诀,还能分享些其它的秘诀么?

 

段:我个人认为我应该算是一位创作力较为旺盛的艺术家,并且我一直都有很多被邀请的机会去世界各地展示我的作品。尽管很多时候我对自己的作品也不满意,但我非常喜欢而且很享受创作的过程,至于我创作力旺盛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头脑里想要做的东西,一个一个地做出来

 


行为作品《我爱电脑》,2005

 

 

晓: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会很投入,所以忘我。创作本身也会获得很多的成就感。记得我第一次看到您的2005年的行为作品《我爱电脑》的图片(你抱着一台老式的电脑,席地坐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显露出很陶醉的表情),当时给我最大的感觉便是无厘头,说得难听些就是有点傻。但是后来联系自己现在的生活想想,也不无道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电脑或者说网络了。艺术家以其预见性的眼光,在10年前,就以这样稍微有点夸张的艺术作品来表现出了自己的想法。除了这件作品,还有哪些作品与互联网有关系呢?

 

段:有将近五年的时间,我都会去汉诺威的电脑博览会。我那时的工作是帮一个中餐馆给展馆里的人送饭。每天穿梭在不同的展馆里,我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新推出的电子产品。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互联网发展的太快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电脑和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了。

 

其实和互联网有关系的作品除了《我爱电脑》,我还在另一件作品“行为-油画/33行为艺术家的对话(2007)里也呈现出来过。在这件行为油画作品里,我选取每位艺术家的一件行为作品,然后通过我自己的理解和感受来进行油画创作。在与艺术家Vito Acconci的行为作品跟踪对话时,我绘制了一个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可能会被另一个人监控的场景。在和艺术家Alexandra Gneissl的行为作品时代的魂对话时,我绘制了一个时空交叉的场景,电脑是以的形式出现在不同时代里的。



《行为-油画/33行为艺术家的对话》,和艺术家Vito Acconci作品

跟踪对话,2007




《行为-油画/33行为艺术家的对话》,与艺术家 Alexandra Gneissl作品

时代的魂对话,2007

 


晓:您的很多个作品都和生命、死亡有关,例如:《无眠》、《之间》、《从前》、《手术室中的奇幻旅行》等,谈谈您对死亡这一主题的看法

 

段:出生在一个医生的家庭里,从小的时候我几乎天天听到我的父母谈论疾病和死亡,所以我一直都对这些话题非常地感兴趣。自古以来,很多艺术家的作品都会涉及到生命、死亡的话题。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应该坦然面对,象《手术室中的奇幻旅行》这件行为作品,它是在一个空置的老医院里进行的。这个医院共有四层大楼,充满了各种各样艺术家的作品。我的行为是在一个空的大约20平米手术室的房间里进行的。根据现场和当地的情况我让观众躺在病床上,闭上眼睛,通过来来回回推病床、制造各种噪音和改变不同的光线让他们经历各种各样的体验。每次完成后大家都告诉我他们经历了很奇异的感受,感觉是穿越了整个的医院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冒险。



行为作品《手术室中的奇幻旅行》,2012



晓:前阵子看了中国戏剧导演孟京辉的一个访谈节目,他提到:有时候政治家解决不了的问题艺术能解决。经济学家解决不了的问题艺术家也能帮着解决。您也这样觉得吗?

 

段: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其一艺术家主要的工作是从事艺术创作,这种创作的本身相对来说还是有很大的自由空间。艺术家是通过绘画、图像、录像等不同的艺术媒介来传达给人们信息,来引起大家的关注及思考。另外,政治家经济学家艺术家等不同领域的人对待同样事物会有不同的见解,大家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所以就会有不一样的解决方法。当代艺术它把跨领域等不同学科都紧密联系起来了,它们之间一直在不断地相互影响相互发展着。

 


晓:我觉得您早年的绘画有些超现实主义的味道,以及后来的一些作品,比如:2006年的装置作品《HBK我的最后一课》、2007年的行为装置作品《无眠》、2011年的行为作品《附体自然》、2008年的行为装置作品《快乐英梅》等。

 

段:变化的展览日常行为艺术平等合作个人行为作品行为装置都是这些年来我行为艺术实践主要关注点。很多人都认为在我的作品里有超现实主义的味道,这应该和我的天性有关系。我喜欢安静,喜欢幻想,喜欢做梦,喜欢发呆,喜欢变化,喜欢问问题,喜欢笑,喜欢帮助别人,对各种各样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呵呵


 

晓:在中国,行为艺术还没有得到很好的重视,您和您的伙伴们有没有想往这方面努力一下呢?

 

段:其实不仅在中国,在很多国家里行为艺术也都没有得到很好的重视。做行为的人依然是一个比较小的群体,了解和研究这一领域的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很多艺术家在做行为作品的同时他们也策划行为艺术节或展览。我是那种比较喜欢只关注于一件事情来做的人,喜欢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行为艺术创作和这一媒介的研究和发展上,所以我没有去策划艺术展览,但这并不影响我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行为艺术这一领域。这些年通过不断地艺术实践及在世界各地做展览,影响和改变了我身边很多的人。而且在我的行为艺术创作中,给人们鼓励帮助等正能量的行为作品也占有非常重要的角色,象《快乐英梅》里涉及父母帮助亲自体验行为艺术等各种各样的题材自信心》是怎样让人们变得健康美丽性感来增强自信心《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让观众感觉到自己实际上是非常幸福的人等不同的艺术作品。另外,我还会通过讲座、工作坊、和不同领域的人的对话访谈让更多的人了解行为艺术。

 


晓:虽然您是旅居德国,但您考虑着如何在国外传播我们的中国文化,比如您在行为装置作品《快乐英梅》里,就融入了一些中国味。我觉得这也是您的优势之一,值得更好的挖掘。就像您能很好地利用您声音的特点一样。

 

段:在德国生活的这些年,我发现当地人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加上我经常去不同的国家,渐渐地对中国文化也越来越感兴趣了。每天做《快乐英梅》行为前,我都需要有一些准备工作。结束后,我也都会总结一下当天的经验,以便更好地继续发展这件作品。在瑞典做这件作品时,我的行为重点主要放到了中国文化上,这样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阅读象历史、地理政治来发展这件作品。

 

 

晓:您是学油画出身的,后来转向了行为艺术创作。我们都知道您在行为艺术方面的贡献比较大。据我了解,您提出日常行为艺术的概念,并且一直在往这方面努力是吗?

 

段:我这些年的贡献其实就是在慢慢地做,慢慢地走,慢慢地看,老牛拉车,呵呵……

 

作为行为艺术家和行为艺术研究者很多年了,我一直对如何把行为艺术融入社会生活中来都十分感兴趣。对“日常行为艺术”我一直在探索的道路上前行并试图不断地挖掘它更多的可能性。我是这样理解的:“日常行为艺术”作为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它把艺术和日常生活紧密地联系结合起来,并将行为艺术的范围和意义进行了探索性的拓展,在生活中拉近人们与艺术之间的距离,使艺术创作趋于日常化和自由化。


对于我来说,“日常行为艺术”发生在现实的生活中,并无过多的人工雕琢,却体现艺术创作最真实的样子不受其他客观条件的制约。“日常行为艺术”是把行为艺术从画廊、美术馆等平台拉到普通的日常生活里,也就是在生活中,艺术家通过最真实普通最贴近生活的方式来创作,更多元化,更全方位,更持续多角度地刻画,将行为艺术与日常生活更直观的结合现出来


当我在哥德堡做为期6周的艺术家居留这一行为艺术作时,我每天出现在在街上,博物馆里,市中心里和人们交流,或被邀请到他们的家里和他们谈论我们的生活。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当今社会里对这种面对面交流的缺失。在这个项目中,我最切身的感受来源于人与人之间深入地交流比如:我曾和一个在这里生活十多年的中国女人交流们生活中的喜乐悲哀,以及在中国和欧洲生活的不同感受同一个喜欢喝酒的男子讨论我们的家庭另外在一个老人院和不同的人接触……所有的这些经历,都让我对这个城市及在这里生活的人们越来越感兴趣。

 

晓:您详细的回答,让我们对日常行为艺术有了很多的了解。通过这次与您的对话,我对行为艺术有了更深入的认识,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有时,我觉得交谈就是一种旅行,声音的旅行、文字的旅行、思想的旅行。谢谢!

 

 

 

地点:中国·玉林、贵港市—德国·布伦瑞克市

形式:邮件、电话、QQ与微信语音 采访

时间:2015/7/252015/82016/2-3


分类:

艺术教育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