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狗的偷情及至中国的法制之梦
发表:2016-05-06 20:25阅读:325

这是一件事先张扬的发生在多情的春日里的偷情事件。

数月前,一只外来的小公狗连续多日觊觎于办公室的门口,因为我们养的那只看门小狗才三周岁多点,鉴于那只不请自来的小公狗的骚扰,叮嘱同事们要严加看管。然而,百密一疏,终成事实,前日里,小狗产下六崽,办公室成了育狗场,甚多烦恼,且放下不表。

看六只狗崽匍匐于小母狗的胸前争相吃奶,于是让同事们买来鸡架、碎骨煮了给它,又敲破几只生鸡蛋放在它的食盆里,为了让它在哺乳期加些营养。可奇怪的是,这些平日里的美味小母狗居然吃起来并无兴趣。于是同事们分析到,它定然是不饿。

联想到小狗生产前的种种怪异表现,其一,给我们打扫卫生的阿姨懒惰,为了方便每次都把狗粮放入半盆,先前放一次都会吃个二三天,但是产前数日小狗的食量突然大的惊人,放入多少吃食都会消耗的一干二净,腹粗如桶,以至于我们以为它突然变成了一只吃货,而浑不知它即将临盆。由此,我想到这大抵是动物的天性所致,豢养的动物由于长期与人类一起生活,*性上已经*惯于对人的依赖,但是在某些特殊的时期,可能仍然保留着对于早期野外生存经验的记忆。除了那些固定配偶的动物种群之外,大多的动物在雌性怀孕生产之时,那只肇事的雄性早已逃之夭夭。于是,在野外生存的环境中,产后虚弱又要大量的奶水哺乳,独自外出进食又无雄亲可替换看管小崽,所以,我想,正是这种独自于野外生产、哺乳的生存经验,形成了动物们往往会在生产前大量进食,以便在产后初期,即可以保证有充足的奶水,又不需要频繁外出进食,大抵如此吧。

其二,另一反常的现象是,小母狗在产前数日不停地以爪刨地,由于无人知道它已将生产,所以大家以为它是吃多了撑得难受所致。及至现在,我想它可能是想磨钝爪尖,以免在产后误伤狗崽。

所有这些,我想大抵是基于动物的一种生存本能。所谓生存本能,首先是自身的生存;由自身生命的延续,是对于自身后代生命的关注。由此,或许会有好事者附会成动物的母爱云云。

人与动物的区别即在于动物是无意识的利己主义者,而在社会形态下的人是有意识的利他主义者。在利己和利他之间,对于自己的直系后代的态度是一个转换的中介和桥梁。我想,动物基于自身生命的延续而对于自身后代的“利他”行为,严格来说应该还是一种无意识的利己方式。而人在具有了社会意识之后,如何在多个个体的利己本能之间建立稳定的社会结构,这就需要,一方面用法律来规范利己本能的界限,也就是说,一己的“利己”不得侵犯他人的“利己”;而另一方面,则是需要用道德来遏制个体的利己冲动不得无限膨胀,进而将源于利己的本能经过转换之后,用另一种利他的“道德”来进行情感补偿。所以,道德究其本质就是一种是社会层面上的“情感补偿”,本质上来讲,就是“用食物换荣誉”。

如上所述,在由利己向利他的转换中,对于自身直系后代的态度是一个中介,孟子所说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是这个意思。“用对待自己的长辈的态度来对待别人的长辈,用对待自己的后代的态度来对待别人的后代”,这就是在动物本能向人的社会化阶段转换过程中的一个关键。

在早期东西两大文明独自发展的阶段中,西方文明的基础是讲法律、讲规则,而东方文明的基础是讲道德、讲感化。所以中国社会的政治基础在汉代以后“废黜百家,独尊儒学”也就不足为怪了,因为儒家在诸子百家中建立了基于道德规训的最为完整的道德“奖赏”体系;也就是说,通过国家政权和社会组织结构的方法,把“用食物换荣誉”落实到了实处。在隋代实行科举制之前,中国漫长的官员考察制度是“举孝廉”,也就是说,道德评判是举荐官员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标准。

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抽象的道德标准是西方是通过“人格神”的方式来出现的,比如希腊神话中,标示着爱、嫉妒、智慧的各种神,这大抵是源自于他们的逻各斯主义(λογοσ)的传统,抽象的社会化概念要成为一种可以分析、描述的尺度和标准。而中国重视的能够体现某种道德意志的“人间楷模”,取材于西汉经学家刘向编辑的《孝子传》的“二十四孝”故事,是在中国流传最广、影响最大、最为体系化的一部“人间道德楷模”集大成。时至今日,诸如雷锋、孔繁森、郭明义这些体现着主流价值观的“新时代道德榜样”,仍然是自古以来“人间楷模”传统的一种延续。说到底,用“人间楷模”的榜样作用来完成一种荣誉奖赏,仍然是人治社会的本能;看来,中国的“法制社会”之梦仍需努力。

——由狗而及人事,纯属闲的蛋疼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