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松

中国当代艺术研究者、实践者,美术学博士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危界:自媒体的兴起与当代艺术批评环境的荒漠化
发表:2016-10-26 00:00阅读:573

危界:自媒体的兴起与当代艺术批评环境的荒漠化

 

/闻 松

 

 

毫无疑问,自媒体的兴起理应是当下社会实现艺术普及、交流和社会民主化的极佳方式和利好征兆。自媒体批评是近年来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虽然也随之带来大量的口水战,至少很多批评会以即时的方式发布在微信公众号及朋友圈等自媒体上,也算弥补了受管控之传统媒体的不足,以及信息的滞后。微信群是个互动的平台,相比之其他渠道的发布或自说自话,至少增添了不同观念交流和碰撞的可能性。例如,近年来,很多批评人以微信或微博短评的方式形成了艺术批评的“短、平、快”特色。笔者即从2009年微博开始,就一直从事自媒体的网络批评实验。在即时发布中,语言的鲜活性和观点的针对性等可能的闪光点都是其他传统媒介所不能企及的。然而在争论过程中,体会到当下自媒体兴起既带来了批评的便利与快捷,也会导致了批评观点论述的碎片化特别是争论中言辞的无底线。在缺乏共识的基础上,互相交锋还极有可能有失去学术性客观性的危险并会直接导致语言暴力。


自媒体批评的有效性已经毋容置疑。2012年,在微博自媒体上,针对瑞士人乌利希克半捐半售其藏品给香港M+视觉艺术博物馆事件,众多批评人展开了网络追踪和评论,迫使希克方紧急进行危机公关并调整其捐售策略。“希克捐售事件”导致了包括《南方周末》在内的国内有影响的传统媒体的关注和报道。虽然,至今希克方都未能履约公布捐赠作品具体名单,但至少让相关资本方体会到由于批评介入而导致的汹涌民意。这是自媒体批评通过网络进行公共关注的一个极佳范例。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因批评业余策展人梁克刚网络众筹吸金、伪造简历和夸大业绩而遭到与梁有商业来往的政客诗人俞心樵及其助理的谩骂和诋毁。这次“闻朱俞自媒体网络争论事件”已经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批评界长期忽视或不愿意直面文化人群中的人性之恶和学术造假等问题,也折射出很多艺术圈的乱象在此事件中,我们遭到俞心樵及其助理耿海、梁克刚、画商季晓枫、川军匠人赵能智、刘骐鸣等人的集群辱骂、造谣诬陷和近乎泼粪式的人身攻击而双方争论的焦点如俞氏其民-运经历是否夸大、其强奸罪是否刻意掩盖、个人成就是否名副其实、美术作品是否造假及基督徒是否不必为其强奸罪忏悔等,反而被汹涌的自媒体口水和众说纷纭的刷屏所淹没三位当事人以外,极少数艺术批评人如王南溟、吴味等人也因个人恩怨参与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讼棍角色。王南溟及吴味甚至不惜加入骂战和冷嘲热讽行列,编辑公众号直接对我们进行持续的人身攻击,并借助此事件而进行个人炒作,其人性之龌龊已致节操掉一地,非常不堪。我和另一位批评家朱其还直接受到俞心樵方的造谣构陷、丑化攻击和网络人身威胁等。对方反击手段之诬陷化和妖魔化,以及微信群中的语言暴力倾向,被很多不谙事实者忽略。


可以说,通过此次自媒体论争事件,凸显出当今艺术环境之乱象,尤其是批评生态之,于今尤烈。自媒体的自由交流和便利沟通并未给很多艺术从业人员以正面的帮助,反而赋予了侮辱和诽谤他人的机会,令人遗憾之极。当然,这背后有少数艺术从业人员教养缺失,并未养成学术交流中对批评者人格的尊重等问题,更有被批评方因被“动了奶酪”而捍卫自己的利益所采取的极端手段。抛开这些不良现象,其实更应该厘清的应该是当下批评中的文本化如何确定及如何去面对?批评如何更多好地以学术的方式介入到自媒体中?我们应如何忽略自媒体中的口水化而关注其中有价值的闪光论点?无可否认的是,此等集群攻击有良知的批评家和研究者的劣行最终破坏的只能是艺术圈健康的批评生态和学术环境,也直接显示了当下批评生态的荒漠化倾向

艺术批评不是策划案,不是供商业销售的推介词,不是朋友之间的美言赞誉,更不是把鸡毛说成凤凰的口吐莲花,它提供给艺术界的是前瞻性的思想观念和精准的艺术判断力,是一种直面问题的批判态度和反思精神,是一种拨乱反正及学术纠错的智性尝试。商业炒作、画作造假、天价作局及乌利希克以捐代售等国内艺术界此起彼伏的批评话题背后所隐匿的,正是不得不去面对的人性之恶这种由于人性之恶而导致的较为混乱的艺术生态是当下批评应该去直面的。若是我们仅仅看到众多事件的表相而无视其内在人性之劣行,所谓的“就事论事”,或者刻意淡化及回避史实,甚至仍旧著述当代艺术的风花雪月史,看不到周遭艺术环境的恶劣,那么,这种无关痛痒的批评就不可能触及到人性的灵魂深处和艺术精神的层面。若是那样,当下的批评不可能称得上是客观和公正的,当代史的意义及相关著述就变得极其可疑。须知,当代批评已从单纯对作品的品评扩展到对艺术体制和艺术生态的批评。


例如,此次争论中的一方俞心樵和梁克刚等人不仅刻意伪造简历,作为基督徒的俞氏更是为了掩饰昔日强奸罪行而杜撰出其为政治迫害的被判刑缘由,企图美化其犯罪事实,并诬陷受害者是有关部门“钓鱼执法”的“棋子”,其中暗藏的险恶用心和人性之恶是非常令人愤慨的。尤其是我们已经用详实的调查研究并结合史实论证了此事的真相和来龙去脉后,俞方仍然未能改悔。这种劣行在当下艺术生态下也是较为罕见的。艺术圈越来越江湖化及利益化的趋势应引起重视,它会导致艺术判断被权势者所左右,更会影响到当代艺术史著述的客观性。

具体在艺术批评中,自媒体批评的文本化如何取证或采纳呢?虽然在今年10月1日后规定微信群中的聊天记录及朋友圈发布可以作为法律案件的呈堂证供。然而,艺术批评主要是基于学术性,考虑到批评的理性原则,自媒体的即时和快捷也会带来很多错误和不慎重,因此,像聊天记录等作为批评采用的来源就显得有些唐突,至少是不严肃的,特别是一些口水战和骂战中的交互信息就更不能作为正式的文本采信了。如何去伪存真,提取有效的论据而不是偏颇的信息就显得尤其重要。比如,此次“闻朱俞自媒体争论事件”中,王南溟、吴味、天乙等极少数批评人也参与其中,但是他们无视我们已经为此写就的三万多字的数篇专文,而只是根据网络口水战及经过夸张的造谣帖,甚至断章取义及追究于网聊中词语运用的准确性来针砭,以及采用完全失实的所谓证据才指责批评的正当性。由于王南溟等人的观点中带入了与当事方的宿怨和刻意的浑水摸鱼,以至于他们的评论带有明显偏袒的观点,具有王、吴二人一贯的机械教条的研究思路和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一般的以局部代替整体的观察方法。最终,不但未能体现出他们对此次事件前因后果的熟谙和基于客观立场的批评,而暴露出了他们批评的短板:偏颇、少智及相关美术史学训练的欠缺。甚至絮絮叨叨,像裹脚布一样长的反复表述已经证伪的史实,对我们已经过调查研究的、有确凿证据的事实视而不见。批评的粗糙可见一斑。


作为证据的批评文本应该严肃。一般情况下,批评论文是业界公认成熟的文本,它毕竟不同于自媒体口水战中的即时观点,而具有深入探讨的可信度。多少年后,网络口水只会不见踪影,而作为批评文本的文章会留存下来形成信史。

毋庸讳言,当下中国艺术生态下,从事艺术批评的风险是极高的。首先,外部环境的不乐观就是我们常常处于失语的状态中。众所周知,在国内高度威权化的政治环境下,很多涉及到政治及政权的选题或评论几乎是不可能出炉的。即便面世也充满了风险。前年,朱其编著了一本《血色彷徨》都是在香港出版,我对此书的一篇评论还只能发表在境外媒体。其次,高度政治化及商业性的艺术环境已经使得纯粹的学术批评退居到近乎边缘地带。大量艺术批评从业人员从事有偿写作和商品策划案,面对不正常的现象,几乎都会三缄其口,而乐得暗中牟利。更何况严肃的学术批评时时还要受到批评对象的攻击,已经极少有批评家会主动涉足到这种吃力不讨好还得罪人的行当中。其次,艺术江湖化滋生的人性之恶难以回避,但关于人格批评在艺术批评中不可罢黜。若是不基于事实真相,而着眼于是否符合反现今体制的“正义”目的而任意歪曲事实,就会导致批评的失效。例如在批评俞心樵过程中,相当多的“俞粉”或民-运的同情者都倾向于认为俞氏强奸案“莫须有”及被迫害,而不是基于早已被证实的客观事实。倘若支撑观点的背后不是有赖于事实依据,而是基于想当然,那么,这种貌似为社会公义而所持的观点不仅喻示着荒诞,更是滋长了邪恶。


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如今互联网之下,批评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批评的受众不再仅仅局限在艺术专业人士等精英阶层,而更多是普通民众。艺术的批评不仅仅是针对艺术作品的简单评断,及对政治化和商业体制的批判,而更应该着眼于更进一步的人性之恶。没有对人性的反思和批判,无论是艺术体制还是文化生态都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改善。与俞氏论争事件中一些俞的同情者和艺人的言语中,不仅透出粗鄙和戾气,更主要是显示出极强的反智倾向。这是一个危险的征兆,它表明我们周遭的艺术圈充斥了太多缺失社会公义和基本理性判断力的庸众和反智者。这也提醒我们,学术从来就不是象牙塔中的单纯所为,而有着来自社会的折射。外部环境的废墟化甚至荒漠化是值得警惕的,这种情况是从事学术研究及艺术批评所不能回避的事实存在。否则,不仅有良知的批评家被妖魔化和污名化,正常的批评言论被泼粪化和反智性歧解最终带来的只能是整体艺术生态的堕落和萎靡。

正常的艺术批评不彰,中国现当代艺术就是一堆物欲化产品的罗列和销售图册,艺人就是一个个混江湖的黑道袍哥及马仔,而毫无学术性和个人尊严可言。当下批评环境的荒漠化时刻在提示着我们:中国文化现代性之进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而长路遥遥矣!

 

注释:

1、 见拙文《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你愿意吗?——俞心樵的强奸罪迷云及真相探究》。

 

(作者:闻松,美术学博士,艺术家、评论人。本文已发表于2016年10月24日《中国美术报》,有删节)



分类:

学术研究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