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问题主义——当代艺术本土性的重建
发表:2017-01-13 18:17阅读:289


本土问题主义——当代艺术本土性的重建

(在“一窝子的刺猬——闽东独立艺术沙龙展”论坛上的主题发言)

吴味 

在这个展览策划期间,策展人弗朗西斯·丁打电话给我,希望我给展览论坛提出并主持一个议题。我就想,宁德和福安等闽东地区的艺术现在在中国当代艺术格局中还是处于边缘状态,艺术家基本上是地方性或者说本土性意义上的,那能不能就从边缘、地方或本土文化的角度,讨论闽东艺术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呢?于是我给论坛定了这个议题——“当代艺术的本土性问题”。


本土性与当代艺术发展的可能性有什么关系?以前我们对于艺术的本土性也有过很多思考,比如,一般谈艺术的本土性是指艺术是否体现出某个区域的文化的传统资源和传统精神(尤其是传统文化精神),这个“区域”可以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乡村,本土性好像离不开国家或地方的文化传统资源和精神。那么,以前的艺术如何体现文化传统资源和精神呢?我总结了一下,有以下多种方式:


吴味发言

(1)将本土各种传统艺术(尤其是当地独特的传统艺术)纳入当代艺术创作;(2)将本土传统生活纳入当代艺术创作;(3)将本土历史上的社会事件纳入当代艺术创作;(4)将本土历史上的著名人物纳入当代艺术创作;(5)将本土当下的知名传统艺术家作品纳入当代艺术创作;(6)将本土当下某些奇风异俗生活纳入当代艺术创作;(7)将本土当下体现传统力量的社会事件纳入当代艺术创作;(8)将本土当下的著名主流文化人物纳入当代艺术创作;(9)将本土自然资源纳入当代艺术创作;等等。


这样一些方式会让艺术显得很有本土性或地方性。但我也在思考,这样的一些创作方式形成的当代艺术的本土性是否具有当代价值?我们应该反思。这个问题其实与当代艺术本质诉求有关,而当代艺术的本质诉求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我的问题主义理论认为,当代艺术是追问人的存在问题而诉求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的。那么,上述体现本土性的方式不能离开当代艺术的本质诉求,不能离开对人的存在问题的追问,不能离开对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的诉求。否则,上述方式就可能变成当代艺术的传统主义、民俗主义、风情主义、自然资源主义,等等。而这些是没有什么新价值和意义的。所以我认为,真正的当代艺术的本土性,是当代艺术关注本土或地方的特定问题——人的普遍性问题的本土特定表现形式,而形成的当代艺术的本土特定问题针对性。对于艺术家个体而言,这种当代艺术的本土性是临时的,会随着艺术家关注本土特定问题的专题性(或课题性)的变化而变化;而当不同的本土艺术家的创作针对了同一本土问题场域,就会形成某种问题针对性的共同倾向性,但这种共同倾向性也是临时的,会随着艺术家关注问题的变化而变化。


同时,正是本土问题给予了本土艺术家在当代艺术创作上的优势,因为长期的本土生活使本土艺术家更有可能深入本土问题,从而能够更深刻而又独特地揭示出本土问题。这不同于外地空降的艺术家,他们对本土的问题不熟悉,很难创作出具有特定本土问题针对性的当代艺术作品。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长期本土生活也可能因为*惯性思维而对本土问题比较麻木,丧失反思问题的能力,傍观者清也有可能,但思维开放、超越的本土艺术家就会更有优势。


而本土艺术家群体是否会形成某种当代艺术的精神格调倾向性呢?这种“精神格调倾向性”在传统文化中是指本土艺术风格,传统艺术特别强调本土风格,一个地区受共同文化团体和文化环境的影响可能会呈现某种风格倾向性,如某地绘画、诗歌流派。这种本土艺术风格也属于通常所说的艺术本土性的内容。对于当代艺术来说,本土艺术风格我以为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艺术风格是传统艺术的概念,而当代艺术是一个全面开放的系统,它本身就是要拆除或解构艺术的各种界限的,包括解构本土艺术风格这种界限。开放的当代艺术系统不需要统一的风格!


所以,今天讨论当代艺术的本土性或者说当代艺术与本土的关系,本质上是讨论当代艺术与本土问题的关系,这正是我的问题主义当代艺术主张特别强调的。当代艺术的本土性就是当代艺术的本土特定问题针对性。这种对当代艺术本土性的重新定义才是更有意义的。我把这种本土特定问题针对性的当代艺术本土性定义为当代艺术的“本土问题主义”。


这种“本土问题主义”,强调当代艺术对本土人的存在真实的关注,强调当代艺术对人的普遍性问题的本土特定表现形式的关注,这样的当代艺术才能与本土人的生存密切相关,它可以有效克服当代艺术的“大都市中心主义”,这样的创作会形成当代艺术的多元格局,因为每个地方的问题可能都不一样,如在北京出现的自由问题与宁德福安出现的自由问题虽然都是自由问题,但其内容和表现形式是有差别的,那么当代艺术创作就会有差别。“大都市中心主义”对当代艺术是有害的,比如北京宋庄的当代艺术一看大家都差不多,符号性都很明显,针对的问题都是比较空泛、玄虚的,也没有多少力量,实际上是没有找到特定的问题。这种“大都市中心主义”容易导致假大空的当代艺术样式主义,容易让当代艺术趋同化和商业化的,容易与当代艺术的多元主义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如果能发现当地独特的人的存在问题,并予以深刻揭示,就可能创作出与当地深刻关联的独特的当代艺术,这样的当代艺术不仅观念独特,而且语言也会很独特,才是更有价值和力量的。

“本土问题主义”应该成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方向之一。

2016年9月9日于福建宁德福安

兰鑫《湮没》(综合装置)


 弗朗西斯·丁《信我就别跪下》(综合装置)


弗朗西斯·丁《腥火》布面油画 115cmx75cm


高应文《离析》 观念 漆画 影像 装置


兰鑫《芒》(综合装置)


刘光旺《天空——房.鱼.山.色.玄.水》26+241cm 纸本水墨

缪怡端水墨作品


潘凯章《尘外》 纸本水墨 200cmX300cm

分类:

艺术批评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