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当代人(下)
发表:2017-01-15 13:21阅读:679

过去的当代人(下)

纽约现代艺术馆:法兰西毕加比回顾展观感

吴亮

LeAnne Wu

毕加比早年嗜爱阅读德国哲学家尼采书籍(Friedrich Nietzsche),尼采创造自己,变成自己的思维意识深深影响毕加比的艺术道路。三十年代中后期,他搬出别墅,住进高级游艇,在码头附近租了画室,继续尝试艺术创作和材料的重新处理过程。可惜1936年在芝加哥美术俱乐部的画展,惨遭失败。他把退回的作品重画了一遍,其中包括“医生肖像“,他自嘲“做医生多有趣”,在画面添加变形骨头和头颅,看起来滑稽可笑。

同时他似乎敏感地意识到欧洲大陆弥漫着战争的隐患,创作了“西班牙革命”(Spanish Revolution)

让两个阴森森的骷髅夹住中间的古典型女子,背后乌云密布,预测将临的灾难。毕加比反正统性地使用绘画颜料,造成表面受损,需要修补,其实他有意做出这种磨损画面。譬如,乍看“女人肖像”(Portrait of Woman)布满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像个麻脸人。他在画布上涂了厚厚的深色颜料,天长日久,颜料层收干风化,起了凸出的小麻点,他就是刻意追求这种点子效果。

二战时期的作品主要临摹色情画报的照片,甜蜜媚俗的裸女画,就像月份牌上的广告图,轻浮浅薄,登不了大雅之堂.

 MOMA策展人安艾姆兰德(Anne Umland)在录像访谈时提到1970年古根海姆美术馆办毕加比画展时,删去了这部分作品。MOM A把他们放入展厅,给观众一个完整的回顾展,德国第三帝国统治时期,实行文化禁锢政策,限制前卫艺术的发展。希特勒最欣赏德国画家阿道夫希格乐的齐格勒雅利安人裸体女(Aryan Nude of Adolf Zielger.                                                      

                                       (齐格勒雅利安人裸体女) 

德军占领法国时,毕加比留在法国南部继续从事他的创作。他之所以投入庸俗的写实裸体画,或许为了自保,迎合统治者的口味,他无法表达真实想法,创作的意图也显得模论两可。唯一值得一提的作品“可爱的小牛”TheAdoration of the Calf, 1941-1942),是他根据摄影家艾温布罗曼菲德(Erwin Blumenfeld)的死牛头照片(影射希特勒)而创作的作品。毕加比在画照片上的牛头时,添加了强烈的明暗对比戏剧效果,手臂从底部伸出,隐示视线外的人群愚昧地欢呼崇拜死牛头,一向远离政治的毕加比,也流露了对希特勒统治的怀疑倾向。


战争结束,写实人物画走向死亡,1945年毕加比宣布回归抽象艺术,他的绘画范围拓宽了,浓厚的背景,突出性感图案和线条。到了晚年他更加推崇尼采,常常在诗歌书信中引用尼采格言,创造个人力量,克服社交,文化和道德障碍,追求新价值和健康美感的尼采后期哲学思想引导他的创作旨意。


除了绘画以外,他发表一系列了性感强烈,诙谐有趣的诗歌插图,创作热情不亚于年轻人。


油画自私“(Selfishness,1947-1948)突出一个粗长的男性阴茎。整个画面简单, 刷了浓厚的颜料,

造成厚实的质地感,给人一种狂热的情绪。用浓厚颜料衬底是战后巴黎艺术界比较流行的抽象绘画方法,使画的表面产生质地感,直接表达浓重的抽象意图。玻璃橱窗里陈列了七十老翁滑稽可爱的性感书信插图,令人捧腹大笑,

他的生活色彩斑驳,妻子再加情妇,并且保持女人之间和睦友好的关系,侧面体现他慷慨浪漫随和的个性。

1951年毕加比中风住院,出院后画了最后的作品“地球是圆的”(Earth is round, 1951,


圈圈点点好像在地平线招魂,带着回归原处的思绪,他在巴黎同一所房子呱呱落地,最终悄悄离世。幸亏他那位由情人扶正为妻的欧佳莫勒(Olga Mohler),


忠心耿耿地把他19361951年所有的作品和文献资料妥善地收藏保存起来,并深情厚意地记录了他社交圈子和个人私生活的经历,出版了毕加比专集Album Picabia, 后人才得以全面了解这位被埋没的20世纪前卫浪漫艺术家的真实面貌。


巡览毕加比走过的创作道路,他那种极端化的风格变化,挑衅刺激的意味,和怀疑对峙的态度,与同时代的天才艺术家毕加索多样化的创作手法有所不同。毕加索不同时期的画可能看起来不一样,但是他总有一个鲜明的自我标志,风格始终贯通一体。毕加索没有那种天马行空跳跃不定的风格,也没有选择完全抽象的路子。他用现成的图像(特别是摄影照片)作为帮助创作的工具和资料,吸收演化后融入他自己的原创作品。相反毕加比原封不动地临摹明信片,作出印象派风景画,拷贝色情画报照片,画裸体女人像,如此模仿拷贝与毕加索的引用手法绝然相异。毕加比这种玩世不恭的创作态度与当时参与达达主义运动的年轻艺术家趣味相投,显然与毕加索追求完美化的个人创作品牌道路和注重绘画原创的理念背道而驰,因此毕加比在毕加索后面被冷落半个多世纪。

毕加比的故事让我们重新思考认识现代与当代艺术的发展过程,引用尼采的名言总结我们今天对毕加比艺术的评价,“所有的事都受限于人们对它的解释,不同时代的解释是权利的作用而不是真理“(”All things are subject tointerpretation whichever interpretation prevails at a given time is a functionof power and not truth.” )。时代变化,思想更新,观念开放,过去的失败者,现在是成功人,艺术的主观性不言而喻了。

 


2017 元月14日于佛罗里达西岸

References:

Francis Picabia:Our Heads Are Round So Our Thoughts Can Change Direction. 201611212017 319日,at the Modern Art Museum , New York. www.moma.org.

Smith,Roberta. Francis Picabia, the Playboy Prankster of Modernism. New York Time,Nov. 17, 2016.

Farago,Jason. Francis Picabia: the art loser’ who ended up winning it all. http://www.thegudardian.com/artanddesign/2016/nov/28/francis-picabia-moma-retrospective.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