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者多,建构者少
发表:2017-02-10 11:06阅读:115

吴林田/文

 批评者越来越多,建构者越来越少。建立在建构之上的批评几乎没有,独此一家。某友批评激烈,却拜某伪大师为师,只说伪大师的好,其余皆摆出批评的姿态,满腹愤懑的样子。此乃批评界之缩影也,拿过好处感情浓烈的是好的,与己无关的任何现象都是炮轰的对象。我现在几乎不看批评文章,最近有几个有名没名的人再批中国画坛,看了标题就知他们想说什么,我看不到这些批评对中国画有啥正面有益的地方,我只看到这些投机分子在往脸上贴金。这种贴金方式比较隐蔽,智商一般的人士看不出来。

 某画家也批评,全中国他画的最好。外地只认他,外地人说你们这个城市还有好的画家吗?他说除了他其他哪能算画家,这个不好,那个也不好,你如果是傅雷、陈巨来也算了,人家有真本事,批得又到位,有资格说刘海粟张大千们的不是。我看不惯这类人,本可健康的学术生态被他们搞的戾气弥漫。这类人本事不大,脾气不小,我们要容忍本事大的人发脾气,那是高士风范,有性格有腔调。胸无点墨的自我吹嘘乱发脾气简直是混进粥锅里的老鼠屎。

 在当今乱象之里,批评是能混饭吃的,批评越激烈,越有人找你写正面的文章。大爷我曾经犀利,那些年在主流报刊文章发得不少,上周还收到不知哪家寄来的200元稿费。找上门的画家自然也多,出画集开画展难免要写篇像样的文章,写的人要有比他们高的知名度才能抬高他们的无形资产。本大爷一般不写,写的基本是推不掉的,推不掉是友情难却,友情归友情,收费还是要收的,一篇小文能换来比稿费高出几十倍的进账。爷姑且如此,那些京城批评界大腕一年浆糊捣鼓下来,岂非盆满钵满?

 老画家们劝我批评文章写这么多可以了,知名度美誉度积累得可以了,接下来是可以写些风花雪月无关痛痒的文字。这两年我的火力明显下降是因为听了这些老先生的忠告。前两天无聊,在微信测试心理成熟度,结果惊人,我只有20岁的心理年龄,这么幼稚的心态大可再犀利下去的,是不必在意许多既得利益的。




吴林田简历

  吴林田(大壶),又名江东大壶,1969年生于江苏海门,现居上海。中国文人绘画和中国抽象水墨绘画领域优秀画家,美术评论家,诗人。近年来在《文汇报》《新民晚报》《美术报》《书与画》《上海书画》等报刊发表美术随笔评论三百余篇,作品参加国内外学术展览百余次。2011年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吴林田中国画集》,2013年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艺术文丛《荡漾时代》。2016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艺术文丛《知止集》。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