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震荡美国艺术市场?
发表:2017-02-10 18:44阅读:211

“川普”震荡美国艺术市场?

吴可佳:美国艺术圈“反川”和“挺川”公开对立。川普(又译特朗普)对国家艺术基金的态度也激起业内震荡。
 

2016年11月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触发了美国国内常年累积的各阶层、种族的尖锐矛盾,以“反川”和“挺川”的对立形式大规模公开化。一方面美国华盛顿、纽约及加州的“反川”游行示威甚嚣尘上;另一方面,美国中西部地区普通居民和国内高净值人群对于奥巴马政府积怨已久,寄望川普政府能够为国内经济及国际事务带来新的改变。

“二战”以来,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艺术市场的江湖地位已经持续多年。美国艺术市场的波动对于全球艺术市场的变化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艺术品的创作、收藏与交易一向与宏观政治和经济环境息息相关,川普担任美国总统后,美国的艺术市场将发生怎样的变化,是全球艺术界人士深为关注的话题。

艺术家的“反川”行动

今年1月12日,美国知名的蓝筹艺术家(blue-chip artist)理查德•普林思(Richard Prince)在媒体采访中宣称,否认(disvowing)唐纳德•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川普(Ivanka Trump)所收藏的普林思于2014年创作的、描述伊万卡在她的Instagram照片旁摆拍的肖像画为自己的作品,并将伊万卡曾经向其支付的三万六千美元购藏费用如数退还,公开表达对川普总统的强烈抗议。

理查德•普林思创作的肖像画

 

一周之后,美国著名的大地艺术家(land artist )克里斯托(Christo)宣布,放弃自己筹备了二十余年、耗资一千五百万美元(由艺术家本人筹款的)的大型艺术项目——计划以9.5公里银色布料覆盖科罗拉多州阿肯色河的公共艺术作品“大河之上” (Over the River),明确表示拒绝与新的土地拥有者、川普所领导的联邦政府发生任何关联。

为您推荐

“大河之上”(Over the River)效果图

 

1月20日川普就职当天,以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和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为代表的四十余名艺术家联合三十多位艺术评论家发起了“J20艺术罢工”(J20 Art Strike)运动,鼓励美术馆、艺术院校及画廊以闭门一天的形式宣布对于川普政府的抗议。

 

艺术家们的声讨与抗议表达了他们对于长期发表性别与种族歧视言论的川普治国的深刻忧虑,而川普在不同场合上所流露的、削减美国国家艺术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和国家人文基金(National Endowments for the Humanities)的意图更为全美艺术界的负面情绪火上浇油。

短期而言,艺术家们的抗议不会给美国艺术市场带来直接的改变。而长远来看,愈演愈烈的“反川”情绪必然会深刻地影响到艺术家们的创作。艺术作品的主题将更为政治化,创作及表达的语言和情绪将更为激烈。“推特”总统川普又以睚眦必报的性格而著称(例如他对于梅丽尔•斯特里普金球奖发言之后的抨击、以及演员兼艺术家希亚•拉博夫(Shia Labeouf)因其“反川”的行为艺术而被逮捕),随着艺术家群体与川普政府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美国当代艺术的一级市场势必会受到影响。

艺术市场面对各种“不确定性”

谈及此,纽约佩斯画廊(Pace Gallery)的行政副总裁(Executive Vice President)彼得•伯瑞斯(Peter Boris)称:“最富有直觉的艺术家将为我们描绘通往未来文化的真实路线图。我们也许仅在回顾过去时方能理解它,然而它总是实时发生的。 我认为在某种层面上,当它发生时,我们都有切身体会。这是令人非常兴奋的。 此时此刻,我们最好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来理解人性到底是什么。尽管这未必是我们所期望的,而代表新现实的艺术往往从我们未曾预料的方向来临。” “在未来数年中,当代艺术的创作将更加有活力,并为富有眼光、专注于收藏极具当代性艺术的藏家们带来良机。”

由全球重要的艺术收藏家、SAP公司创始人哈索•普拉特纳博士(Dr. Hasso Plattner)新创立的艺术文献数字化公司Artory的首席执行官 、纽约前资深艺术经纪人纳内•德金(Nanne Dekking)称:“如果你试图同时Google ‘川普(Trump)’和‘艺术(art)’这两个词,你基本上找不到任何关于艺术的信息。这说明川普本人从来就不是一个艺术爱好者。多年以来,他也与纽约的艺术界没什么关系,这和其他许多居住在纽约的富人热衷于向文化艺术机构捐款是截然不同的。川普当选总统后,未来可能出现诸多国内政治及国际局势的不确定性,这样的不确定性将影响到艺术市场的表现,虽然目前尚难做出具体的预测。”

荷兰籍的纳内•德金曾经被提名为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museum)的馆长,由于喜爱纽约国际、多元化的艺术氛围而放弃了在荷兰当馆长的机会、选择留在美国。他说:“艺术家群体目前最为关注的是美国文化自由度的问题,因此从一级市场来看,艺术家的创作会非常政治化,以捍卫他们的自由表达。如果我们回顾十年前,当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艺术市场很快就实现了反弹,因为人们经历了危机、能够估计到不确定性的影响,并向前行(move on)。而现在川普政府每天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公众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必定会影响到艺术市场的心态。”

纵观2016年美国艺术品交易的二级市场,佳士得、苏富比两家拍卖行的两大重要门类:印象派暨现代艺术、西方战后当代艺术的成交量都相比往年呈现较大幅度的下滑,特别表现在百万美金、尤其是千万美金以上高价值艺术品征集上的困难。由于高端艺术品的交易主要以供给拉动需求(既包括高质量、也包括高价格的艺术品),二级市场成交量的整体萎缩反映了在不确定的政治经济环境下卖家惜售的心态,加之两家拍卖行都在去年大规模削减了拍卖保证金的额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弱了卖家出售高端艺术品的积极性。

川普上台,带来了重商轻文的价值观。新一届内阁中亿万富翁众多,尤其以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董事长及总裁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所领导的总统CEO顾问团对美国经济的增长深为关注。目前美国的高净值人群总体对新一届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承诺是有信心的。他们的积极心态亦有助于艺术品交易二级市场的稳定性。

一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市场资深人士透露,2017年两大拍行对于印象派暨现代艺术、西方战后当代艺术这两大重量级拍卖门类将逐步恢复高价值拍品的保证金政策,以刺激征集过程中高质量拍品的供给,“你总得放点肥肉,煎出来的牛排才能闻着更香。”

佩斯画廊的行政副总裁彼得•伯瑞斯也承认本次美国大选所带来的国家分裂性:“这个国家半数的公民看到的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另一半则认为西方的文明走到了尽头。川普政府很可能两个方面都有。动荡的时局将对艺术品(二级)市场带来诸多影响:一方面富有历史性的(现代)艺术将比当代艺术的市场表现更为优秀。这一“出售时尚”、“收藏历史”的潮流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在上一个拍卖季(2016年秋拍)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由于历史性艺术品的价值是被时间所证明的,藏家们将更为重视知名的艺术家,而不是新兴的艺术家。”

苏富比前任全球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主席大卫•诺曼(David Norman)称:“近期我与许多重要藏家交流,他们都对新届总统抱有积极心态,并相信自己的财富将在金融市场上继续增长。他们对于购买艺术品的兴趣是稳定的。但是他们并不急于出售自己的藏品。如果这一惜售的心态继续下去、流通到新一拍卖季的艺术品数量及质量持续下降,那么(二级市场的)成交量将进一步受到负面影响。”“如果高净值人群对于他们未来(可能享受)的减税充满信心,则购买艺术品的需求会保持;如果卖家对于政治环境的不确定性尚有顾虑,则会继续惜售,导致市场供给的进一步萎缩。一个健康的艺术市场需要两方面的因素同时起作用。即将在三月份举办的伦敦拍卖季将帮助我们深入观察卖家当前的心态。”

Artory的首席执行官、纽约前资深艺术经纪人纳内•德金(Nanne Dekking)也支持这一观点:“金融市场从业人员的机会主义心态很强,如果他们看到更为宽松的监管环境,挣钱的机会更多,就会保持对于购买艺术品的兴趣。但目前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高端拍品的征集上,因为重要的藏家都不愿意出售自己的藏品,而川普政府对这方面将产生怎样的影响还很难说。”

美国国家艺术基金将被取消?

这个充满动荡的新年伊始,美国艺术市场中受川普政策打击最大的将会是谁呢?自“二战”以来,在美国艺术市场中推动艺术品收藏、并在艺术品价值验证(validation)的环节中起到核心作用的是美国的各大美术馆。这些美术馆的资金来源小部分依靠政府拨款,绝大部分来自于高净值人群的资金或艺术品捐赠。

川普在不同场合所透露的取消国家艺术基金和国家人文基金的意图,虽然从资金规模上而言(2016年两个基金的政府年度拨款分别为1.48亿美元,各占联邦政府年度预算的0.003%)对各大美术馆不会产生关键性的影响,但此言论向艺术界所传达的信号无疑是高度负面的。

正如纳内•德金所言:“川普政府这一言论所散发的信号是:艺术在他的政局中是无足轻重的。对于我们这些从业人员而言,艺术与文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石之一,看到这样的信息,令人非常沮丧。取消这两个基金将严重地阻碍对于艺术的推动。我诚恳地希望川普能够重新考虑他的计划。”

川普还明确表达了未来降低个人所得税的想法,同时很可能取消高净值人群对于非盈利机构捐赠所享受的税收优惠。对于他的亿万富翁内阁而言,个人所得税的大幅降低将为其个人资产的增长带来切身的实际好处,因此他们支持这一政策的动因很强。川普关于降低个人所得税,同时取消对非盈利机构捐赠税收优惠的想法一旦付诸实施,将对美国各大非盈利机构、特别是美术馆带来致命性的打击(目前大都会美术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90%的馆藏来自于个人捐赠;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和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70-80%的馆藏来自于个人捐赠)。不难预料,川普的想法倘若化为现实,随之而来的将是整个美国艺术市场游戏规则的根本改变。

福兮祸兮,前景莫测重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未来的四年将不会是平淡乏味的四年。

而艺术市场的玄妙也在于其间多种力量的博弈为它带来太多的未知性。回到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思今年1月的“反川”行为:尽管他公开宣布没有创作过那幅出售给伊万卡•川普的肖像画,然而根据美国的法律规定,此类艺术家放弃创作权的行为在美国是无效的。普林思放弃创作权的抗议行为反而给这幅作品带来了更多的业内谈资和高度的媒体曝光率,将使此作品未来在市场上流通、或被美术馆收藏时价值大幅提升,这一潜在的市场结果也与艺术家政治表态的初衷背道而驰。

无论前景如何,对未来与进步抱有希望总是有益的。美国西岸最大的美术馆、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馆长麦克尔•高文(Michael Govan)对本文说:“目前尚难判断新的川普政府将如何影响艺术界。在任何一种政治环境下,艺术创作都能够绽放。我们希望新一届政府将继续鼓励艺术、鼓励艺术机构的发展,因为它们在美国创造了巨大的公共及经济效益。”

分类:

转载妙文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