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篱

从事写作,现就读于Uiniversité du Québec à Montréal当代艺术创作系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战后抽象绘画流派之旅法华人抽象艺术浅介
发表:2017-02-13 02:01阅读:86




Portrait de Zao Wou-Ki et Lalan dans l'atelier. Atelier de Zao Wou-Ki, 51 bis rue Moulin-Vert, Paris 14e. DATE: 1952

Colomb Denise (dite), Loeb Denise (1902-2004)


摄于1952年,赵无极和兰兰在巴黎14区 51 bis rue Moulin-Vert 的画室里

源于:http://www.photo.rmn.fr/archive/12-594241-2C6NU0RKTDH1.html


文:朱篱

图片来网络



当我们尝试梳理五四以来的华夏画界,可以清晰地看见两条文脉。如同诞生于同一母体的二律背反,源于振兴中华艺术这一期望,此两条文脉相互照耀,貌离神合:一支根植故土,以高剑父等三人的岭南画派为核心,其弟子散落海峡两岸,其绘画作品沿袭传统中国画笔墨纸砚的外在形式,却以西画之客观描绘为内在气韵并在第一代受到当时西方流行的印象派之感染,后又有表现主义的因素;另一脉则如同候鸟,漂洋过海,颠沛流离,在欧洲的法国生根发芽并独树一帜,形成了以林风眠、赵无极、朱德群、苏凤等人为代表的西方战后抽象艺术大潮中的旅法华人抽象艺术流派。此一画派以西式油画为外形,融入了国际抽象艺术大舞台,内核力量却来自中国传统文人画所追寻的灵与自然之浑然一体。



高剑父,《东战场的烈焰》,1930年代,广州艺术博物院


能于战火纷飞的年代拿起画笔躲在阁楼里作画的人想必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孤独者,例如赵无极,例如苏凤。50年代生于越南西贡富有华侨商人家庭,在旧时大家小姐严厉的教育模式下长大的苏凤被父母安排前往台湾求学,在台大拜师于高剑父弟子、禅画大师叶世强门下,70年代中期又前往法国巴黎美院研习绘画,直至今日,其艺术追寻之路上的种种坎坷艰辛外人如何能知?


资料图片,图片版权所属:www.zaowouki.org

1948年2月26日,摄于上海港。赵无极旅法前与家人合影。



纸本水墨

苏凤早年在台大跟随叶世强习画时的写生作品

图片版权所属: 苏凤



资料图片,苏凤在巴黎,摄于1977年

图片版权所属:苏凤


关于战后抽象艺术盛行的原因,西方美术史学家常见的解释是战争的残酷使人民筋疲力尽,于是艺术家们便躲藏到抽象的世界里去寻求灵魂的解脱。留法华人抽象艺术亦如此。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异乡漂泊的生活,灵魂的孤苦,对故土日复一日的感怀,因政治原因家书难寄,家音全无等等离镜促使早年求学巴黎的艺术生们走上了抽象之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以中国传统绘画所钟情的山水花鸟题材为创作出发地,想必乃是潜意识里、想要借由笔墨思归华夏故里之渴望的自然流露。

18.03.2008, 2008

布面油画,116 x 89 cm

赵无极

版权所有:www.zaowouki.org


《灵远》/Lointains Spirituels, 2006

布面油画,65 x 81 cm

朱德群

图片来源:www.artnet.fr



《春祈》, 1999

布面油画,60 x 70 cm

苏凤

图片版权所有:苏凤





至于为什么抽象艺术能使灵魂感到解脱,也许只有执笔作画的人才能真正理解。在外人看来,抽象画仿佛是儿童随意涂抹一般简单,无需任何艺术功底。实则恰恰相反,从绘画过程上考量,一级抽象[1]诞生于对具体对象的反复描摹,熟练之极后方有笔下简练,简练后方成抽象。任何一个画家在进入抽象之前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具象“运作”。这是一个从繁到简再升华的过程。人的大脑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在反复地描绘,重复快速的运笔动作中所获得体验恰如一个每日跑步健身的人在奔跑时所感到的禅修般得宁静。一开始是面对描绘对象进行巨细无遗高度再现的写实描画,这样的描画会反复很多次,画家的大脑高度紧张。重复很久之后,画家的手与脑之间便可找到某条独特的通道,这通道使画家能以简练的线条与色彩迅速而巧妙地描绘对象,并逐渐抛弃画家这个主体与TA所描绘的客体形象之对立,达到主客浑然一体的局面后,华人抽象流派特有的艺术语言即诞生了。在林风眠、赵无极、朱德群和苏凤这三代留法华人抽象画家作品中,我们所见到,就是这种画家主体与所描绘的山水花草等自然客体天人合一后,其高度精炼的艺术语言通过颜料铺陈在画布上的景象。

比起同在巴黎求学的前辈赵无极,晚三十多年出生的苏凤显然又幸运许多。其幸运之处乃是她能在一个艺术家创作生命最旺盛的时期迎来中外稳定的和平、发展。又得益于海峡两岸冰释前嫌,苏凤可在其启蒙恩师叶世强的晚年回访叶老画室。如同重返艺术之路的起点,艺术家苏凤半个世纪海外无根漂泊的孤独想必在台湾碧潭叶老的画室里得到了很大的恩润。在苏凤新近的作品《花上》系列中,我们看到艺术家的灵魂仿佛如释重负,其画面呈现出平和淡泊不争不执的温雅之美。如同华夏笔墨之古意新芽再发,令人动容。


至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苏凤承前启后,再创留法华人抽象艺术的新高峰。

《花上》, 2017

布面综合材料,71 x 55 cm

苏凤

图片版权所有:苏凤






 ------------------------

[1]  抽象绘画通常有两个“度”:具象抽象(一级抽象)与纯抽象。前者乃是对客观物体、景象反复描绘后形成的高度精炼的抽象语言,这语言看似脱离具象,但依然有一个客观存在的、以“再现”为艺术诉求的描绘起点;纯抽象则完全抛弃了传统绘画之“客观再现诉求”起点,转而追寻另外的思维逻辑,此思维逻辑常表现出与数学思维模式相似的情况,间或亦有其他类型的思维模式。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