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艺术

聚焦大师 | 吴大羽:始终会被人记起
发表:2017-02-23 17:00阅读:939

2017-02-23 煦风阁文化

天地是心胸的外形。

我以天地为画框,点染心胸,可以把示寸衷,佈须芥,指划去来。

——吴大羽

画家吴大羽,是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艺术名家的老师,被称其为“大师的大师”亦不为过。吴大羽先生向来超越名利,在艺术世界中尽拆藩篱,回归艺术的本真、深邃、广博。吴冠中先生曾经说过,中国艺术界有个吴大羽现象。如果说这一现象在过去代表着历史的负担和错失,今后,将代表真理的坚守和歌唱,而我们有幸成为这个故事的见证人和讲述者。2017年1月13日,吴大羽纸上作品展在涵芬楼艺术馆开幕。今天小编带您重温经典,走进这位“大师的大师”。

吴大羽作品最近拍卖成交如下图:

 

吴大羽先生作品近几年拍卖实录

2016年10月29日,一场吴大羽画展在花家地单向空间举行。画展虽小,几十平见方的场地,吴大羽本人也并非知名,但文艺界的大咖却来了不少:北岛、格非、冯唐、西川、欧阳江河、笛安等。策展人是作家杨葵。

吴大羽这个名字无论对当下还是艺术史来说都如此陌生,来观展的嘉宾们也称,要不是杨葵和李大钧(吴大羽的发现者,《师道——吴大羽的十封信》、《吴大羽作品集》主编),他们未曾听过这个名字。

据说多年前,台湾大未来画廊从民间收藏了四五十件吴大羽的油画,因为没有签名、没有创作的具体时间,画作价值和真实性让人存疑,画廊负责人于是找到吴冠中。吴冠中一看,热泪盈眶,他说,确真无疑。从上图中看,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吴冠中是吴大羽的学生。而吴大羽是1930年代现代画派的标杆性人物。

一、何为标杆?

There really is no such things as Art.There are only artists。

「没有大写的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

语出自 英国著名艺术史家恩斯特·贡布里希

贡布里希说这句话的初衷,是艺术在不同时代和地区的定义不同,而“艺术”这一概念则是武断地用一个思维框架来套所有艺术家的所有出品。他举了个例子:某甲对某乙说:你喜欢这幅画不是因为艺术本身,而是因为他本人,反而你喜欢这幅画仅仅由于这幅画让你想起了童年,从而喜欢它,这一样很正常。没有错误的“喜欢”,只有错误的“不喜欢”。

所谓错误的”不喜欢“,指的是任由偏见蒙蔽自己,丧失了欣赏艺术作品本身的机会。例如因为自己看不懂而不喜欢看所有抽象作品,这必然是一个损失。

或许这能够解释吴大羽先生很多年不为人所知的原因。

当时有人说,以1949年为界限,吴大羽之前的作品是为生存而艺术,但之后的作品是为艺术而艺术。现在也可以说,以2016年为界,随着拍卖,吴大羽的作品再一次走进市场和大众视野,成为了学术、知名度、市场等因素真正意义上的标杆。

何为标杆?

吴冠中说:“国立杭州艺专中,林风眠是校长,须掌舵,忙于校务,直接授课不多,西画教授主要有蔡威廉、方干民、李超士、法国画家克罗多(Kelodow)等等,而威望最高的则是吴大羽,他是杭州艺专的旗帜,杭州艺专则是介绍西方艺术的旗帜,在现代中国美术史上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吴大羽威望的建立基于两方面,一是他作品中强烈的个性及色彩之绚丽;二是他讲课的魅力”

朱德群说,“每当与朋友或同学提到吴大羽先生名字的时候,我心中即产生无限的兴奋和激动,几不能自持,感恩之心油然而生。吴大羽先生是我的老师,更切实地说他是我的恩师。我常和人说,我万分幸运地是我在艺专遇到了几位非常好的老师,大羽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一位,也是我受益最多的老师,所以饮水思源说他是我的恩师并没有一点言过其实。”

 

吴大羽和赵无极夫妇

赵无极说,“我受吴大羽老师的教导至今感念不已,他将永远是我们的模型的创作者。如今老师过世了,他的很多想法,现在已无从知悉。但是从他的画作来看,有很多进展和发现,也可看出他才华横溢。”

法国国家文化遗产总策展人戴浩石说:“如果说二十世纪中国绘画史上存在一位关键人物,那一定是吴大羽。”

……

诸如此类的评价,还有很多很多。吴大羽成为中国美术史上不可逾越的个案。

究其原因,戴浩石说的好:吴大羽曾师从法国最重要的现代艺术理论家的安托万•布德尔,而布德尔本身是罗丹的门生。所以吴大羽自知如何汲取这一丰沛的艺术甘泉同时又不否认自己文化的基本价值。”

     

“与当代超写实主义艺术或与视觉幻觉的表象技法相反,吴大羽让自己的画作致力于来自西方色彩幻景孕育的抽象艺术道路。他表达的是我们不是靠技术而是靠灵魂学*艺术以及人类的艺术无国界,它是语言。在艺术中,边界的观念是暂存的,物理边界不存在。”

二、谁是吴大羽?

吴大羽所在的年代,中国社会经历着变革震荡,吴大羽也被移出中国主流美术之外,吴大羽的艺术学脉成为潜流。他的学生队伍和艺术体系是中国现代美术史的一个独特的艺术方阵,且日益壮大,他们中有艾青、胡一川、王式廓、祝大年、李霖灿、丁天缺、赵无极、庄华岳、朱德群、吴冠中、罗工柳、赵春翔、涂克、谢景兰、刘江、袁运甫、曹增明,以及在上海的闵希文、朱膺、芮光庭、张功悫等。

而吴大羽本人的著作在他生前几乎没有任何发表,也没有举办过一次个人展览,以至于他的侄女吴崇兰曾撰文称吴大羽为“无画的画家”。时至今日,他的名字对于绝大多数读者来说还很陌生。

吴大羽重人格,是陶渊明的知音,他把陶渊明奉为人生的楷模。他曾写过一篇《从陶渊明说到画家》的长文,崇敬陶渊明的不隐之隐,隐而有为的高尚人格:

“在人类言语里面,本来很多的桎梏且又肮脏,很少够足以表达出洁美而高尚人品的字眼,因此古来真能知道渊明人品的人,也不见得多,譬如比他为隐士,称他为田园诗人,他那里来这许多闲情。说为避世者呢,他也未尝寻仙问道;说他晋室遗老,耻事二姓呢,也不见得就恰合他的身世。”

“人对于人的评断之难,往往不下于人的自知,而在艺术不离道德的原则下面,画人的制作不能说和他的人格没有关系,渊明虽不是画家,而值得画人取法”。

“画人何必通才硕彦,要他是真实汉子,要他是前进不息的彻底见人之一”。

“艺术的根本在于道义”、“师生之间是道义关系”。

据说吴大羽从不在画上签名,也不留日期。1980年,他的老学生朱膺问他“为什么你的画上,从不签名?”吴大羽说,“为什么必须签名!我认为重要的是让画自身去表达。见画就是我,签名就成了多余了。画是心灵感应的自然流露,感受的瞬间迸发,自由自在,任何人也无法去再现,连自己也不行。我是画了就算,从不计其命运”。

所以晚年,赵无极出国,给住进小阁楼的吴大羽先生带纸笔和颜料,他表示感激。自1950年至1960年,吴大羽与夫人经历了长达10年的失业,靠女儿吴崇力和儿子寿崇宁担任中学教师的收入维持生计。1960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成立,他被聘为教师,但由于他的教育思想不合时流,他只是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1965年上海油画雕塑室成立,他被聘为专职画家,有了正式工作。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吴大羽遭遇了长期的不公正待遇,他被以“反动学术权威”、“新画派的祖师爷”身份遭遇抄家、批判,他因为两次重病几近死去,幸而涉险。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吴大羽一家才迎来艺术的春天,生活状况逐步得到改善,他的艺术创作也喷薄而出,在人生的最后十年留下了大量作品。也正是这些作品,奠定了他在美术史上的地位。

三、年表

20年代的吴大羽

1903年12月5日(农历十月十七)吴大羽生于江苏宜兴,他的祖父吴梅溪先生曾教过徐悲鸿的父亲徐达章绘画,他的父亲吴冠儒为地方乡绅,并开设私塾,其大哥吴子政为晚晴秀才,吴大羽从小打下了良好的中国古典诗词和书法的基础,也从小喜欢画画。

1917年,15岁的吴大羽到上海师从张聿光先生学*绘画。

1919年,他担任上海《申报》美术编辑,成为上海漫画家群体中年轻的一员。

1921年,他加入了上海晨光美术会,并在《申报》上发表了近60幅漫画作品。

1922年7月赴法国留学,考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师从鲁热教授(Rouge)学*素描,留法期间也曾师从法国著名雕塑大师埃米尔•安托万•布德尔(Bourdelle 1861——1929年)和现代绘画大师乔治•勃拉克(GeorgesBraque,1882—1963)等人。

他在法国结识了同在巴黎留学的林风眠、林文铮、李金发、刘既漂等同道,参与发起中国艺术家在海外的艺术运动团体“霍普斯学会” (希腊文Phoebus,即阿拉伯文Apollo)。他在游学欧洲五年后,怀着艺术救国的理想,于1927年回国,任教于上海新华艺专。

1928年3月,蔡元培先生在杭州创办国立艺术院,聘任林风眠为校长,吴大羽为西画系主任教授。从1928年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吴大羽、林文铮等人协助林风眠,致力于把杭州艺专建成培养艺术人才、创造时代艺术的基地,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1937年抗日战争的爆发打破了国立杭州艺专的平静,吴大羽在动荡的时局中不得不于1940年回到上海,归隐于战时的孤岛。到他第二次返回杭州任教,这一时期长达8年。这一时期吴大羽做了什么?从今天看到的吴大羽文献中可以知道,他一直在读书,思考,同时也不停地给学生和朋友写信,抒发自己的读书思考的主张。隐居对他而言,不是无为,而是机遇;他在隐居的环境下思绪涌动,并且开始了对抽象艺术的探索。

1934年上海《良友》杂志刊登吴大羽作品《女孩坐像》

1938年5月,吴大羽与夫人寿懿琳(1909—2004年),曾是国立杭州艺专1928年春季入学国画系的学生、女儿吴崇力在国立杭州艺专流亡迁徙途中,离开学校教职,历经贵阳、昆明、香港等地,于1940年回到上海,住在岳父寿拜庚家中,并与留在上海的儿子寿崇宁团聚。而他的学生吴冠中、朱德群、赵无极等人,则随校迁徙到重庆。因苦盼良师,吴冠中、朱德群等学生不断给吴大羽写信,希望他能到重庆任教,同时也在信中有“提不住的问话”,希望“羽师”解答。

吴大羽致吴冠中朱德群信,1941年,共6p,此为1

1940年。吴大羽一家开始在上海位于福煦路(现延安中路)的老房子里定居。当时上海正值抗战孤岛时期,吴大羽开始了“我实慎独,坚守孤深,徒效陶公之隐”的隐居生活。直到1947年10月才重返国立杭州艺专任教。

吴大羽一家

1950年9月,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以“教员吴大羽,艺术表现趋向形式主义,作风特异,不合学校新教学方针之要求,亦未排课;吴且经常留居上海,不返校参加教职员学*生活,绝无求取进步之意愿”为由,解聘了他的教职。吴大羽从此离开了他参与创办、视为家园的学校。

西湖湖畔留影

上海是吴大羽少年离开家乡后人生的第一站,也是他的归宿。他自从15岁来到上海,在其后70年的人生中,经历留洋求学、战乱避难、解聘归隐,三出三归,与上海有着不解之缘。

自1950年至1960年,吴大羽与夫人经历了长达10年的失业,靠女儿吴崇力和儿子寿崇宁担任中学教师的收入维持生计。1960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成立,他被聘为教师,但由于他的教育思想不合时流,他只是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

1965年上海油画雕塑室成立,他被聘为专职画家,有了正式工作。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吴大羽遭遇了长期的不公正待遇,他被以“反动学术权威”、“新画派的祖师爷”身份遭遇抄家、批判,他因为两次重病几近死去,幸而涉险。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吴大羽一家才迎来艺术的春天,生活状况逐步得到改善,他在人生的最后十年留下了大量作品。

1985年,他患了白内障,不得不放下画笔,写下一首诗,其中有这样两句:

人天相接逐,天人策古今。

莫逆万千变,谷空空足音。

1988年,吴大羽逝世,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四、抽象之”道“

吴大羽蜡彩画《无题》

吴大羽才华卓越,除了油画艺术,他在蜡彩、水彩、墨彩、色粉、书法、漫画领域均有涉猎。画种和材质以及主题不是认识吴大羽艺术成就的主要依据,他的使命和担当是中国现代抽象艺术的先驱。

吴大羽《无题》布面油画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对于世界现代艺术而言,立体主义、野兽派、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等已经成为艺术的激流,吴大羽曾说“我崇尚毕加索、马蒂斯,他们不断地在创造,他们也决不喜欢停留在他们的水平上,他们是后来者前进的踏脚板。我崇敬他们的创造力”。正是在这种认识下,吴大羽开启了对古今先贤,老庄孔释穆耶、希腊诸子的重新阅读,并以古代的先贤严子陵、陶渊明等人为楷模。他在1940年给吴冠中朱德群的信中提到了“势象”,并开始了“势象之美”的研究,“……示露到人眼目的,祇能限于隐晦的势象,这势象之美,冰清月洁,含着不具形质的重感,比诸建筑的体势而抽象之,又像乐曲传影到眼前,荡漾着无无音响的韵致,类乎舞蹈美的留其姿动于静止,似佳句而不予其文字,他具有各种艺术门面的彷佛……。”

吴大羽说,“我的绘画依据,是势象、光色、韵调三方面的结合。光色作为色彩来理解,作为形和声的连结是关系时空的连结”。“势象”的提出,是吴大羽对抽象艺术探索的重要标志。而吴大羽对当时称为“形式主义艺术”的倾向,则成了1950年他被国立杭州艺专解聘的主要理由。

1965年,吴大羽加入上海油画雕塑室(院),随后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文革。吴大羽对于形式主义艺术,也就是抽象艺术的主张成为历次运动中他无法回避的“污点”。他的画中“没有政治”、“没有一分一厘为人民服务的气概”、“是洋奴思想,反动内容,一枝毒草”等等帽子接踵而来,他的画作中“只是进行绘画技法中的活动,而所谓线色上的强弱、阴阳、冷热的交奏和对抗作用,仅仅是使用法则,没有深切理会到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观点”,他是“反动学术权威”、“新画派的祖师爷”,这种危局一直持续到文革结束。

吴大羽《无题》纸本彩墨26.4 x 19.1cm约 1980 年

吴大羽在抽象艺术上的探索和成就不是一日之功,创新的动力来自于他的见识。对于毕加索,他说: “毕加索的绘画语言,对我们欣赏者来说,已不陌生。用一句话结束我们理解的是,他同所有历来画家的活动一样,他的创造也正是他为自己记录虔事其心眼活力创造的个人历史。他是站在新生岗位上的吐露其挚诚的,多变也就是寻求真理的歌唱节奏,显出其对人类美好生活尊严的肩荷”。“毕加索人们所以佩服他,在不断变,但仍没有最终脱离‘形’”。而对于抽象艺术,他则认为:“在抽象绘画的功能里,可以是具备着天真赤子心大慈大仁爱高度忠信之用的,可以同别方面所能贡献的技能、愿能一样,献其所正常。艺术生命是人类生命中的中心生命,造型艺术的出现,可以在形象规格之内,也可以在形象规格之外,可以自造一种新典模,夺破陈旧樊笼的,书法或书道就是其另例,像书法那样没名堂的艺术品种,尚且陶冶了几千年的民族心灵,维系了几千年的民族生命的窒息,难道抽象艺术在变演途程上一定担不起人类心目欣赏的爱人?或许抽象绘画正是解放眼目剙造的小卒,以后的画家将因它一提,提醒了顽疾。”

吴大羽高扬艺术创造的旗帜,坚持认为创造发明才是人生的自由。他说,“人生也有起步,前身曰画自由,后身曰画慈悲。大彻大悟才能获得大自由,而人生的价值在自知”。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他创作了堪与西方同时代艺术大师媲美的大量抽象艺术作品,追求着艺术的个性和艺术的纯真、感情的纯美表现,构建了自己完整的艺术体系,以一个人的美术史,填补了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一段长时间的空白,同步对位着、呼应着西方的抽象表现主义运动。他和俄国的康定斯基、马列维奇、瑞士的保罗•克利、美国的杰克逊•波洛克、马克•罗斯科等艺术家一样,是世界现代抽象艺术的开拓者之一,是中国现代抽象艺术的奠基人。

五、格局



吴大羽认为“人类的艺术是相通的,用不到分东西,艺术是一种语言,只有时代之别,没有地区之分”。“人们常说的东西方艺术结合,范围仍太小,太狭窄了……东西方艺术的结合,相互溶化,糅在一起,扔掉它,统统扔掉它,我画我自己的”,“所说的东方学西方、或西方学东方,这种说法太狭窄了,其实质是“异方”。艺术上此方学彼方,有什么好说的呢”?“中西艺术本属一体,无有彼此,非手眼之工,而是至善之德,才有心灵的彻悟” ……时至今日,当人们还常常纠结于东西方艺术的关系和彼此定位的时候,不妨看看吴大羽的学术眼界和胆魄。他以东方的文化韵味和世界性的艺术语言,打开了中国艺术的一个更宽广的天地。人的内心无限宽广,天地是心胸的外形,中国人从远古就拥有的抽象、浪漫的种籽永不会灭绝,吴大羽的精神性绘画使我们再一次自信中国人所拥有的非凡艺术能力。

吴大羽不仅是一位画家,他同时又是一位诗性哲人。他说“我没有一时一刻不把心灵安放在作学哲学推敲之中”。他主张“建设一元的形而上学(物质与记忆、创造的进化、美的研究)、直觉哲学、生命哲学、创造哲学,乃从时间本质上打破心物二元论”。他除了画学,亦尊崇科学,甚至学*过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他的思想汪洋恣肆,兼有艺术家的灵秀和哲学家的理性。长于怀疑,长于逆索,不囿成见,立意高远。他的文集中有许多移用的词汇,或自造的词汇,如“势象、光色、韵调、彩韵、采韵、谱韵、飞光、力苗、重象、定梦、走音、势啸、起笑、色归、色草、飞心、彩奏、色奏、韵步、视感”等等。他从宏观、微观到心观,直到忏悔和悲欣的情怀。他对于时空的认识,寄托着他的无限理想。他的艺术语言所寄托的世界,是被节奏的时空,被点醒的时空,被贯通的时空和无限美好的时空。他传递给观者的视感如同美妙的音乐,激发人们心底的感动和力量,这是他画中的玄奇。

吴大羽曾说:“人是从自然中来,无原由与自然作斗也。社会的生活建立在群体之间,断无与同群有所争。”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吴大羽的心界超越了物象、超越了界别、超越了东西方,并指出了艺术是人天之间的活动,与其说人踏在生死两边,不如说人生站在人天之间,精神是人我或人天之总结质体,而道义是艺术的根本。何止艺术的根本在于道义,文化、社会、世界的根本何尝不是道义,吴大羽一直疾声呼唤着这一人类公理。

吴大羽《无题 》纸本彩墨 19.4 x 13cm 约 1960 年

吴大羽曾自称是从秦汉晋唐人谱中洗炼过来的仅存耿介,他邈视着大限、邈视着命运,不肯服从任何名目的引诱。吴大羽的艺术哲学自成体系,闪耀着时代的光辉和东方的智慧,代表了一代知识分子的理性思考,他的创新、包容、自信、美善的胸襟,在时代的前展和国际化的趋势下,也将会在世界范围内赢得尊重。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前65—前8)说,“时间能使隐匿的东西显露,也能使灿烂夺目的东西黯然无光”。他也豪迈地说过“我不会完全死去”。数千年来,人类的智者总是在普世的价值观念之下,接踵前行,人类对这些智者的认识也总是上演着从误解、忽视到接纳、到崇敬的相似过程,中国现代文化史、美术史也不例外。

 

1983年7月的吴大羽

最后

让我们最后品读这位哲人的话语:

“我还要活下去,一年两年百年,都是我怀存的愿望。我停留在这一点上,是说,为流速太阳来我头顶,照顾我又给我以热量,你不必问我有多少斤量,或长短的价值,连同我衷藏多少思量。我的生命就存在你两眼发亮的晨光,也许是你还看它不到的地方,万一不幸,我来不及说完我要说的话语,将会留给历史去衡量。”

煦风阁文化出品,转载请联系博主

欢迎关注“煦风阁文化”
煦  |  风  |  阁  |  文  |  化

北京煦风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所集传统书画培训、专业鉴定、收藏销售、学术策展、笔会交流创作及艺术品鉴定备案等业务为一体的产业链型综合式艺术机构,致力于推广中国最有价值的书画艺术家和艺术产业化创新实践,建立国际化的优秀艺术资源和艺术品整合平台。

北京煦风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核心精神是“聚焦国画大家,引领收藏风潮,梳理当下艺术界的问题意识及市场价值判断”。其为“崇仰高雅书画艺术”原则所做出的努力,在成立几年来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同时,获得了普遍的社会公信力。本公司受中国画院委托,全权代理其业务,中国画院秉承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工作精神,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促进文化交流”为宗旨,通过一系列的大型社会书画交流活动,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中国画院中国画高级研修班,以“传统”与“理论”相结合的教学理念为主导,2016年度,邀请到张复兴、程振国、刘选让等十九位艺术名家,自创立以来,在业内外产生良好的影响,实现了专业的艺术高端教育和艺术市场前端接轨的先进理念。北京煦风阁文化传媒的更多业务涉及连锁画廊、线上艺术馆、艺术品鉴定备案、中外文化交流、高端文化产品等领域。目前在陕西、山东、海南等地拥有直属的派出机构和一定规模的展示中心,形成以全产业链和国际艺术市场接轨的良性运营模式。
更多有含量的艺术文章,

可长按此图片,识别二维码,或者扫一扫。
关注煦风阁文化,或关注此博客,每天阅读一篇艺术精品文章。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