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方法论的“逻辑追问”与“开放实践”
发表:2017-04-10 11:37阅读:340


当代艺术方法论的“逻辑追问”与“开放实践”

吴味

 

金锋在《“问答链环”与“无知之幕”》提到的科林伍德所说的“问答链环”对于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具有启发意义。确实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很多人(包括艺术家和批评家等)将当代艺术作品指涉的问题简单化。他们总是说那些社会学作品关注的问题——民主、自由、法治、人权、人性、伦理等,谁不知道?还要你艺术家费了老半天来说呀?视觉作品又不容易说清楚,还不如直接用文字说更清楚、更有效,甚至于认为当代艺术的观念就是图解问题。

 

实际上,当代艺术需要揭示的问题不是笼统的、整体的、泛化的、常规的问题,而是在具体社会文化政治历史语境中出现的独特问题,这种独特问题是具体的、局部的、非常规的。它的独特性需要艺术家采用独特的角度才能发现,这种独特的角度实际上是艺术家认识问题的独特方法论。艺术家只有建立了这种独特方法论才能透过社会现象发现背后的独特问题。而这种独特方法论不是现存的,它是艺术家在一贯的常规的艺术方法论(核心是思维方式)基础上,在认识独特问题的社会实践中逐渐建立起来的,没有良好的思维方式基础和身心投入的社会实践,没有在问题关系中的精神、心理、乃至身体的深刻体验和思考。绝不可能找到揭示独特问题的独特方法论。没有独特方法论,就只能用艺术家一惯的常规的方法论,而一惯的常规的方法论无法发现那种独特问题,结果作品千篇一律而又笼统空泛。实际上这种作品没有揭示出真正的问题,作品实际上沦为一种笼统空泛的想象,今天这种所谓的当代艺术泛滥成灾。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强调,当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不再是书斋想象性的,而是社会实践性的。我所说的“当代艺术与其说是艺术,还不是说是一种社会科学研究”,就是从建立独特方法论而言的。

 

由于问题是独特的,所以社会实践就可能是独特的,由此建立的方法论就可能是独特的。但这种可能性不是社会实践自然而然就有的,它主要取决于艺术家社会实践中的思维方式(艺术家的智慧就蕴含在思维方式中)。而“问答链环”提供了一种逻辑追问的思维方式,即艺术家在思维上如何通过逻辑问答的方式一步一步揭示现象背后隐藏的独特问题,表面现象总会在一层层的逻辑关联中指向本质问题,所以这种逻辑追问是有效的。作品创作的方式方法(包括语言)及其独特性也就会同时在这种实践中形成。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艺术创作社会实践中的逻辑理性从来就不是脱离感性而单独存在的,在问题关系中的生命体验不可能不以情感审美的方式投射到作品创作和最后的观念中。

金锋文章用“无知之幕”来分析当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虽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但有混乱之处。 


“无知之幕”是为了保证公正而建立的公平程序,即让大家都不知道(无知)各自的背景(就像用一个幕布把大家相互隔开),各自才不会形成成见,从而才会出于公正的立场来讨论和建立公正原则(办事公正)。此时的“无知之幕”是为了阻止产生成见。而艺术创作是担心艺术家已有的成见(不仅仅是文化艺术既定观念等成见,还包括更广泛的成见)对认识问题的影响,艺术家需要做的是如何阻止成见影响对问题认识的“公正性”(正确性、准确性)。此时已经是“有知”(成见)了,“无知之幕”不起作用了。所以,金锋认为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就是找“无知之幕”,之后才是作品语言的呈现,这并不恰当。但“无知之幕”可以启发我们对成见的警觉。 


如何阻止成见的影响?没有任何外在之“幕”能够挡住成见不产生影响,只要成见还在艺术家的脑袋里,只能想办法消除艺术家脑袋里的成见。如何消除成见?唯一的办法就是艺术家自身要围绕问题进行开放性的认识实践活动,在开放性的认识实践中纠正成见,从而公正认识问题。而这种旨在消除成见的开放性的认识实践恐怕在每次创作中都需要进行,因为既定认识的成见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成见大小有不同。否则,不仅仅是导致作品观念雷同或金锋提醒的“一个观念做一辈子作品”,而且导致作品观念的荒谬也是很容易的事。而这种开放性的社会实践也是当代艺术方法论不可或缺的。

2016年4月29日于深圳

分类:

艺术批评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