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强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艺术学研究、文学写作、美术创作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吴永强| 1980年代国内美术刊物开放视阈的形成
发表:2017-04-19 22:11阅读:167

1980年代的美术思潮与美术传播(一)

[——摘自吴永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980年代的文艺思潮与美术报刊的关系研究(09XZW001结项成果)]


 

 

1980年代的国内美术报刊中,《美术译丛》、《世界美术》等刊物专业介绍国外美术,对国内艺术探索起了刺激作用。而《美术》和“两刊一报”(《美术思潮》、《江苏画刊》、《中国美术报》),则与新时期文艺思潮发生了当下联系。其中,《美术》扮演了长久的角色,“两刊一报”扮演了更直接的角色。


1980年代早期,《美术》以一枝独秀的媒介地位,密切追踪国内美术创作现实,推动了伤痕美术、生活流、唯美画风等“后文革”美术思潮的进程。由本刊发起并组织的关于形式美、自我表现、现实主义、人体美术等问题的讨论,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争鸣景象,使美术界在这些具有现实针对性的问题上,获得了参与思想解放大讨论的突破口,为冲破文革禁区、实现创作自由提供了舆论氛围和思想资源。


85新潮滥觞之际,《美术思潮》、《中国美术报》创刊,《江苏画刊》改版,改变了中国美术传媒的格局。“两刊一报”以思潮传播、理论探讨和学术争鸣,介入美术和文艺领域的新变革,也带动了《美术》等刊物做出相应调整。这些报刊围绕观念更新的时代主题,系统地参与了理性之潮、生命之流、“达达-波普”倾向等新潮美术的传播,建构了“理性绘画”的理论,使新潮美术的观念与实践获得了丰富表达。随着’85新潮逐渐退落,在《美术思潮》因经济原因停刊的情况下,其他美术报刊继续介入当下,一方面参与了针对’85新潮的反思,一方面延续了新潮美术的媒介叙事。经过这些报刊的传播,新潮美术的影响层次获得提升,新潮信息获得了梳理和过滤,最终成为书写1980年代中国现代美术史的主要资料来源。


在生存的必然性与发展的可能性之间,1980年代的国内美术报刊直面当下文艺现实,普遍地作出了介入思潮、把握动向、引导反思、启迪思索的拓进性选择;它们以多方位、多层次的信息结构,全面反映了1980年代中国艺术发展的生态,为观察当时的美术及文艺思潮、反映时代艺术文化提供了媒介,为实现媒介叙事到历史书写的转译准备了条件。同时,尽管这些报刊的媒体身份有别,传播表现各异,但在主体上,却见出能将主旋律与多样化平衡的艺术创作要求转化为媒体生存与发展的适应性选择;此外,在它们所传播的探索性艺术信息及相关话语中,亦具体显示出早期中国现代艺术的传媒依赖性及其观念化、理论化特征。



1980年代国内美术刊物开放视阈的形成

  

今天,人们在提到20世纪80年代的美术思潮时,会习惯性地联想到85新潮,继而联想到“两刊一报”——《美术思潮》、《江苏画刊》、《中国美术报》——其实,当时国内的美术报刊计有六十余种,[1]这些报刊大部分有过“文革”中停刊与“文革”后复刊的经历,当然也有文革后新办的报刊。[2]其中除了文物考古类、美术史论类[3]、工艺类和书画普及类刊物外,其余或多或少都与美术新潮发生过关系。如果我们承认85新潮并非孤立产生的,它只是80年代文艺思潮的一部分,甚至也不能代表80年代的全部美术思潮,那么,《美术》、《世界美术》、《美术译丛》[4]《美术研究》[5]、《新美术》、《美术史论》,乃至于《连环画报》[6]、《连环画论丛》[7]等刊物,也有被考察的必要。特别是,当我们讨论1985年以前的美术思潮时,就面临这样一种情况,《美术思潮》和《中国美术报》尚未创刊,《江苏画刊》也还是一本普及类美术杂志,这时,我们首先遇到的将是《美术》杂志。当时,《美术》杂志跟《人民文学》、《收获》、《萌芽》、《小说月报》之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一样,与80年代初的美术思潮发生了密切关系,并且在众多读者中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影响。因此,我们有理由从《美术》着手,对这个时期的美术报刊与文艺思潮的关系作出考察。


《美术》杂志创刊于1954年,前身为创办于1950年的《人民美术》双月刊——时为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的机关刊物。1953年10月,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改称中国美术家协会,决定将《人民美术》更名为《美术》并改为月刊,成立了以王朝闻为主编、力群为副主编的编辑委员会,1954年1月15日出版创刊号。1961年2月又改回双月刊。“文革”期间,中国美协解散,《美术》亦停刊十年,1976年3月复刊。1978年8月,中国美协开始筹备恢复,再次将《美术》定为机关刊物。1979年3月,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会第二十三次扩大会议通过决议,宣布中国美协正式恢复工作,当月,《美术》(1979年第2期)改为月刊。1987年成立美术杂志社,同年7月,《美术》从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改由美术杂志社出版。


要考察《美术》杂志,不得不首先提到它在1979—1984年间的实际负责人何溶(1921-1987)[8](图1-1)。何溶一贯态度鲜明地维护艺术家的创作自由,曾反复宣称“牡丹好,丁香也好”。[9]他也对年轻人表现出慷慨扶持的热情。据《美术思潮》主编彭德回忆:“编辑部于1984年11月5日在湖北省文联召开了《美术思潮》创刊座谈会。外地与会者有何溶、郎绍君、贾方舟、张士增、邓平祥、栗宪庭、陈云岗等人。会后,何溶表示要带我到全国周游一圈,让我接识各地名流。这个计划始终未能实现,因为它同我不想依赖名人的思路不合。后来每逢到北京拜见何溶,都要为此事受到质问。何溶(1921.4-1989.8)是我步入美术理论界的一位关键人物。是他对我的处女作备加赞赏并把我推荐给周韶华,是他特邀我在《美术》杂志社客串编辑3个月,使我后来编《美术思潮》时驾轻就熟。”[10]显然,不论结果如何,这个事例都反映出何溶对关注和扶持青年人的古道热肠。在《美术》杂志,何溶推动建立了责任编辑制,这个制度激发了编辑们参与思想解放运动的积极性。那时,《美术》紧贴国内美术创作现实,陆续对伤痕美术、生活流、唯美画风等新时期美术思潮进行传播,组织了关于形式美、自我表现、现实主义、人体美术等问题的讨论,这一切不仅见证了“文革”后中国美术的“伟大转折”[11],而且为推动这种伟大转折发挥了积极影响,并形成了《美术》在80年代的办刊基调。


1984年12月,邵大箴开始出任《美术》杂志主编(图1-2),接替了何溶的实际工作。邵先生既有学者的开明又有组织者的智慧,同时也充满学术抱负[12],能够在体制要求与办刊理念之间灵活施措,维持平衡。据栗宪庭回忆说:“《美术》的后任负责人邵大箴同样是一位开明的领导。高名潞说,他是‘文革’之后介绍西方现代派艺术的第一人,为增加杂志的活跃度,聘用了一些新编辑,高名潞、王小箭、黄笃、殷双喜先后做过《美术》的编辑。这时一批更年轻的批评家,如范迪安、朱青生、侯瀚如、费大为、黄专、李路明后来都成了一方豪杰的人,都被拉进它的撰稿队伍。他们介绍的艺术群体包括王广义、舒群等人的‘北方艺术群体’、张培力等在杭州成立的‘85新空间’、黄永砯的‘厦门达达’、王鲁炎和顾德新的‘新刻度小组’等等,形成了一个‘85新潮’。”[13]这可谓是一种公允的评价。接替何溶以后,邵大箴沿用责任编辑制,为高名潞、唐庆年、王小箭等思想新锐的青年编辑提供了独立发挥的空间。也正像何溶时期的栗宪庭一样,这些青年编辑使《美术》杂志在新的思潮动向中保持了介入姿态。与此同时,该刊继续行使作为中国美协机关刊物的职能,宣传党的文艺政策,报道美协活动,关注老中青三代美术家的多样艺术实践。这种多元化的传播信息、多层次的传播结构,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1980年代国内综合性美术刊物的办刊特点。

                                                                           (待续)



       图1-1 《美术》1977-1984年副主编何溶                                              1-2 《美术》1985-1991主编邵大箴 


                 



[1]具体情况可参见王朝闻、水天中、李毅:《国内艺术期刊杂志索引》http://news.artxun.com

[2]“文革”后新创办美术刊物主要出现在1979-1981年、1985-1986年两个时间段。参见上引。

[3]1981年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创刊的《美术史论》。

[4]《美术译丛》创刊于19808月,是由浙江美术学院编译的以介绍国外现代美术为主的丛刊。

[5]《美术研究》创刊于1957年,初为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学报,两校轮流编辑。1960年停刊。“文革”后在朱丹、金维诺等倡议下,于1979年复刊,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学报。

[6]《连环画报》创刊于1951年,文革期间停刊,于1973年复刊,并从半月刊改为月刊。

[7]《连环画论丛》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创办的中国唯一一本连环画理论丛刊,1980年由《连环画论丛》编辑组编辑,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姜维朴任主编。

[8]《美术》1976年复刊后,由华君武任主编,李松涛任副主编;1979年起,王朝闻、王琦任主编,何溶、李松涛、丁永道、吴步乃任副主编,何溶兼编辑室主任。

[9] 1950年代末,何溶曾写《牡丹好,丁香也好》一文,发表于《美术》1959年第7期;1980年代初,又写《再论“牡丹好,丁香也好”》,见《美术》1981年第1期,第9页。

[10]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两湖潮流”展文献集》,2009年07月.31日,广东美术馆。

[11]何溶曾有两篇文章述及新时期美术的“伟大转折”:《美术创作的伟大转折》、《读四川青年美展及其他——再论美术创作的伟大转折》,分别见《美术》1979年第9期(10月号),第6页;1980年第11期,第3页。

[12] 1979年6月,《世界美术》在北京创刊(《美术》1979年第2期曾发简讯)。从创刊号开始,连续两期刊载了邵大箴《西方现代美术流派简介》。《美术》也曾发表过邵大箴谈现代派的文章:《现实主义精神与现代派艺术》,1980年第9期;《高更和艺术的象征性》,1985年第9期。

[13]舒可文:《老栗前史》,《三联生活周刊》2008年11月20日。


分类:

艺术江湖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