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丁一文:在5毫米极限里探索民族艺术语言
发表:2017-05-09 16:32阅读:170


雕塑艺术家 丁一文 近照



在5毫米极限里探索民族艺术语言




5毫米一个突破性的命题


我早年在清华美院学习雕塑系统地接受了西方舶来的雕塑体系训练然而我却始终不能满足于这样的训练。我从骨子里渗透的是东方的血液我想我始终是要突破这套舶来体系。



丁一文 超薄浮雕作品《远山的期盼》综合材料  225cmx173cm 2014.3-2015.5

“期盼”是一种“距离”或一种“伤感”,渴望距离的“渐近”,渴望伤感的“消离”。


《我的忧伤从那里开始》系列作品,是将雕塑的整体厚度压缩在5毫米的极限物理空间内,进行薄浮雕的大尺度、多层次的感官空间塑造,作品的层次和空间感已达到了十级以上。然而,面对这样一个大尺度的作品,观者无论站在任何一个角度欣赏,都不会产生透视变形。



丁一文 超薄浮雕作品《艰辛的历程》综合材料  248cmx247cm 2011.6-2014.3

人生总是在与生存和命运抗争,时而“欣慰”,时而“迷茫”。


在5毫米的厚度里进行多层次的雕塑创作,并非传统的雕塑技法可以胜任,设定这样一个极限的命题,正是因为我作为一个中国当代的艺术人,始终有这样一种使命感,就是尽自身的能力创造出具有当代中国民族所特有的雕塑艺术个性语言,希望我个体的努力,能够为这个事业做出一点贡献。



丁一文 超薄浮雕作品 《岁月的忧伤》综合材料  232cmx138cm 2015.6-2016.7

岁月是一种喜悦”,也是一种悲情


5毫米极薄的厚度,与作品所表达的厚重与沉淀,形成一种微妙的呼应


我倾向于人文主义的创作,何为“人文”?我所理解的“人文”是指:艺术人对于 “人性” 深度的一种怀念与沉思。人文主义的创作不仅仅表现形体姿态或是光影,而是更加注重表现“灵魂”,这与抽象艺术、观念艺术相比,人文主义的艺术作品让人更容易亲近,观者能够更迅速地感悟和理解,并与其形成共鸣,引发对人性的深思。


丁一文 超薄浮雕 《岁月的忧伤》作品 展览现场)


一次偶然的机缘,我了解到在国内还存在着非常贫困的地区,在那里贫穷所导致的生存困境令人难以想象!在此之前,贫困似乎离我的生活很“遥远”,而这次的经历给我的感触是如此地真切和具体,甚至是震惊!


丁一文 超薄浮雕 《岁月的忧伤》作品 (局部细节)


这种极度的贫困并不是历史的影像,也不是遥远世界的传说,而就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真实地存在。为什么那些孩子的家庭会如此地贫穷而导致失学?为什么那些老人会如此地孤独、困窘而无助?在这些自问的徘徊中,我忍不住设想当我面临这样的困境会是怎样的状态,我深深地感动于他们身上的那种质朴和坚韧的品格, “我的忧伤从那里开始”系列作品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出来的。


丁一文 超薄浮雕《岁月的忧伤》作品 局部细节)


我不描写人性的复杂和丑陋,而是更深入的刻画那些让我感动的坚毅的、勇敢的、执着的、有正向力量的人性。我认为,艺术在某种程度上是近乎宗教的,它能够引领人开悟和自觉,正如西方教堂里的绘画和雕塑一样,这些艺术品是宗教对信众最好的熏陶。艺术人就是要以圣灵所赋予了天赋的双手,去创造艺术的圣殿,我执着于以艺术的手法书写美好的人性,带给观者不仅仅是审美,更是陶冶情操,和某种灵魂上的触动与感悟。


丁一文 超薄浮雕《艰辛的历程》作品 (展览现场)


艺术创造的过程近乎灵魂的修行


   我的作品都不是速成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创作本身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时间能够赋予作品更多的意义。 我用五年的时间陆续创作了《艰辛的历程》、《远山的期盼》、《岁月的忧伤》这三幅作品。在创作的过程中,我逐渐感觉到作品的塑造需要慢下来,慢才能更好的去聆听与思考,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感觉,慢能使人更深层次的体会、感受和表达, 在作品的塑造过程中我逐渐在沉思,我为何而做?我到底要表达什么?我塑造作品的意义是什么? “圣灵”所赋予我区别于他人双手的深层次含义到底是什么?我的人生要怎样更接近“圣灵”所赋予我的特有?


丁一文 超薄浮雕《艰辛的历程》作品 局部细节)


每次看到作品塑造中那期望而又彷徨的“眼神”,使我深深的感受到那种对话非语言所能表达,而是一种共鸣,一种在心灵上深层次的触动与交流,感受到“它”的凝视仿佛在倾诉与抗争。


丁一文 超薄浮雕《艰辛的历程》作品 局部细节)

作品所经历的塑造过程对于我的人生思考状态也给予了很大的冲击,也是我人生思考深度的转折点,使我深深感觉到对于一幅作品的表达应当使观者和参与者能够体会到更加的“深刻”与“反思”,从而达到某种心灵上的交流与共鸣。


丁一文 超薄浮雕《远山的期盼》作品 展览现场)


丁一文 超薄浮雕《远山的期盼》作品 局部细节)


站在西方的肩膀上,而民族性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


清华美院是一所有着中国民族特色艺术传承的学府,在这里我不仅学习了西方的造型体系,也接受了中国传统的艺术熏陶。东西方两种艺术体系、两种文化的共同作用,使得我能够走上今天的创作道路。中国有着非常好的传统浮雕形式和悠远漫长的艺术积淀,正是这些给与了我丰厚的艺术养分,在超薄浮雕的创作过程中,我不自觉地运用了中国人的意象思维。我的雕塑作品不是西方雕塑意义上的,实在的形体和层次的表现,而是通过我的直觉与感知,以个性化的形体和空间来塑造,并赋予作品意蕴和内涵,打通人的感官,展现出震撼力与冲击力。这种写实的创作手法,我称之为“意境写实”。它不是简单地再现,而是通过我的思考、萃取与塑造, 让人感受到情感与温度,进而产生共鸣。我想,正是融汇在我血液里的民族性的文化积淀,让我走上了这样一条独特的道路。民族性是任何一个艺术人都不能忽视的一个宝藏,基于这种“源点”出发,艺术人才能创造出独立于世界的艺术语言。


作者丁一文笔名一文又名丁海涛,1976年出生于北京  200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中国雕塑家协会会员。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中国雕塑年鉴(2017)


丁一文 展览\创作情况


2017年3月,作品《岁月的忧伤》收录于中国雕塑年鉴(2017)


2016年10月“源点”超薄浮雕艺术公益个展  得到宣石匯艺术中心、世角、麦田公益和索玛花公益的支持



2010年9月为哈尔滨工业大学 环境工程学院 中国工程院院士 李圭白教授 创作青铜肖像雕塑


2010年为前中宣部秘书处秘书长 沈一之 创作肖像雕塑


2005年北平往事之失落的京韵,入选北京市第四届新人新作展


2003年 参与奥运徽宝的设计,并进行奥运徽宝的原型设计与制作


2002年 毕业创作荣获学院毕业优秀作品提名奖


2001年雕塑人体作品 被学院收藏


1999年装饰色彩作品 被学院收藏


丁海涛《岁月的忧伤》综合材料 (木、金属) 232cmx138cm 2016


作品的主旨在于表达一种人文精神内涵所赋予的“质朴”而又“坚韧”的人生状态。“质朴”代表着一种人文契约的真诚气质;“坚韧”代表着一种人文不屈的奋斗状态。通过对人物灵魂内涵及细节层次的深度刻画,凸显出人生所要达到与呈现的一种深层次的内涵状态:“质朴与纯真,坚韧与执着”。


责编:陈浩


分类:

关于发现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实名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