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东方朔,帕米贾尼诺
发表:2017-05-11 15:44阅读:443

法国出了个马克龙,帅气,年轻,气盛,高智商,高情商,勇于承诺,敢于包容,宁愿听真话面对现实,勇于以良心对真理,敬畏历史和历史的持续性,敬畏祖国和人民以及两者选定的共和体制,愿以谦卑和爱心为人民服务,坚持和崇尚精神自由,尊重和维护人道尊严,敬重节俭原则,提出减轻企业税务和增加就业机会,重建社会秩序和安全,……总之,这个年轻人毛遂自荐,并赢得信任,当了法兰西总统。看完报道,不禁想起了中国古代的东方朔。


东方朔,二十二岁,贸然上书皇上——一代雄主汉武帝。荐书中,东方朔历数了自己的才学,自诩通诗书、善击剑、晓兵法、会摆阵,还大言不惭地兜售自己一表人才,“臣,……长九尺三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捷若庆忌,廉若鲍叔,信若尾生……”仪表堂堂,美德累累,如此大言不惭地夸自己,幻想中,若遇孔子,恐怕会立刻遭打击泼冷水,下场肯定如子路。子路,孔子学生,曾经也发豪言壮语,“为国以礼,其言不让”,结果被老师奚落(见《论语·侍坐章》)嘲笑。


孔子这样的老师后来成为典型中国特色老师。


幸好当时汉武帝心胸宽广,阅过年轻人的自荐书,不但没打击东方朔,泼冷水、冷嘲讽年轻人狂妄自大,或斥责他不知天高地厚,不明晓“礼让”“谦虚”的美德,反而聘用了东方朔。皇帝认可了年轻人的毛遂自荐,也等于承认了年轻人有自知之明,这无异于最高嘉奖了。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武帝是理性中人,懂道理,能够欣赏并且容忍渴望担负大任这种奋扬的青年意气。可惜出于帝王私心,他后来规定了独尊儒术以维护独裁权力,但在内心,武帝当时是赞赏奇伟人才的,也包括年轻人。可惜这种胸襟后来倒越来越少了。


汉朝之前的中国人,心态还算是健康的。昔日孔子奚落了弟子子路,昭示了一种阴暗心理开始占上风:妒忌。“后生可畏”也是儒家的话,反映了儒家对怀有独立人生意志的年轻人充满恐惧和仇恨。更不幸的是,儒家后来独裁了精神和文化,掌握了民族的命运,塑造了华夏意识形态,垄断了中华教育两千年,目的只有一个,要后代听话,要学会对老人的“恭谦”“退让”,要学会说“晚辈无能”,“晚生才疏学浅”,否则便是“狂妄”,便是不知理的“小人”。这种把孩子们培养成违背天性良心、虚伪善变、妄自菲薄的教育方法却一直被说成是中国人美德的根据和来源,如果有人指出这一教育方式残酷地蹂躏、削弱、最后几乎消灭了年轻人的自信、独立思想和精神,大众就会群起而攻之,“攻乎异端”嘛。


中国两千年历史长廊,满满是缺乏自信、只知道退让的庸人,他们如残废,依墙乞讨于朝朝代代,完全失去精英应该发挥的作用,让华夏文明停滞不前两千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算庙堂之上的年轻人胸怀开拓宏伟事业的决心和意志,也会在冒芽时被掐灭了,自家人出于好心会说“明哲保身”“枪打出头鸟”,坏人则会以“沽名钓誉”,“露才扬己”,“离经叛道”,“旁门左道”,“造反”等罪名威胁下一代,结果嘛,中国就从来就没有新一代!!才生下来就已经被教唆成圆滑世故的“软脊椎动物”。


孔子是如何假谦虚呢?一边说“圣则吾不能,”转身又要“攻乎异端”。假惺惺的谦恭,转身可以成为凶巴巴的打手,把古代圣贤作为他的挡箭牌,假借捍卫古人,更假借捍卫君权,其实是自己的权欲作祟,只准他一家开店,一人说书,一言灌堂。试想,他凭什么说其他思潮就是异端,为什么汉武帝后来要买他的单?显而易见是机会主义穿越时空的大买卖,孔子的智商确实比帝王高出一筹,儒教道统之所以能够确立,就是借了朝廷和江山的名义,这实际上变相僭越,帝王和儒生心照不宣,君权无恙,儒家则成功地成为了中国人的意识形态,垄断思维方式、独裁文化心理,规定行为方式。儒教,名副其实!这一副衣冠已经成为难以改换的民族服装,儒家的意识形态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主流、难以纠正的正统,具有所谓的对异族的“同化力量”,华夏之后和异族侵略不是都被同化了么?每个人的骨髓都毒素渗透。


至今,在中国,卓异的思想和行为遭来世俗狭隘的眼光还是小可,你根本连生活的出路都会被堵掉,你连生存的可能性都没有。宽容这个词汇从来不存在。天朝习惯了禁锢,天朝的个人也习惯了禁锢和被禁锢。虽然是不好的习惯,但改却是非常非常难,因为得从意识下手。我们甘愿融于大多数是为了安全感,但事实上正是在大多数的拥挤中,我们失去存在的安全,而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原来是想说年轻人独立特行多么重要,羡慕法兰西突然产生了一颗政治新星,为民族和国家重新指出方向,让国人重新找回自信,恢复使命感,成为世界的领袖民族,成为世界的英雄,结果跑了野马,迁怒了儒家——作为千年意识形态,儒家儒教对华夏的现状依然有不可推卸责任,他们特别要为没有年轻卓异人才的出现承担责任(哈哈)。


对了,一切都可以在艺术史上找到对应的故事。也是一个超自信、毛遂自荐的年轻人的故事。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帕尔马画家帕米贾尼诺,十八岁时,在一个凸镜状的表面上画了一幅变形自画像,包装包裹起来,邮寄到梵蒂冈教皇宫殿,声明要教皇老儿亲启。包裹中还附了一封信,文字简单之极,但说得一点都不含糊,大意是:圣父啊,当今世界上,我是最优秀的画家了,很愿意用我的艺术为您效劳,您赶快雇我吧!



分类:

艺术 感念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