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法与传统书法的人格意识
发表:2017-05-13 00:40阅读:215

 

 

 

 

当代书法与传统书法的人格意识

                      【文】胡世钢




1、
    一种文化现象要成为正统,总离不开统治者的人格意识和国家意识,书法也不例外。
    书法的母体是文字,而文字的首要功能就是国家意识,强化国家统治权力的管理职能,所以书法的知识功能和审美功能既是附属的又是独立的。商周时代后文字已广为流行运用,然而,文字的书写传承依然被君主、贞人巫师、贵族垄断。 文字是政权运作政令传达的重要工具,也是深谋远虑的掌权者的重要工具。唐永昌元年十一月(689)武则天颁布《改元载初赦》,这时她虽然没有代唐立周,但已自称为朕,成为权力核心。赦文曰:“朕宜以曌为名,,,特创制一十二字,率先百辟,上有依于古体,下有改于新文,庶保可久之基,方表还淳之意。” 可见最高统治者造字的热情和权力对文字的控制欲。
    不言而喻,书法从她的诞生开始就具有强烈的人格意识。
 
 

2、
    南朝时期,隐士华阳真逸养有一只心爱的灵鹤在镇江仙逝,隐士痛心至极将鹤的遗骸安葬在焦山脚下,并把自己的一篇悼文刻在鹤冢旁的石壁之上,这就是《瘗鹤铭》。
    隐士远离城市的喧嚣而去,尘世已无记载。然而,隐士的人格书法意识却穿越岁月时空中。
    唐代中期《瘗鹤铭》刻石因雷击塌方大部分从陡壁坠落长江,无人问津,自生自灭。
    北宋庆历八年(1048)水道疏通的民工从长江中无意中捞到了一块《瘗鹤铭》殘石,刻有二十几个大字。缘起缘灭,我们不得不感叹因缘文化的奇妙。无论时空交替,岁月流逝,总有知音通灵者。精通书法的镇江郡守钱子高就是知音,对残石书体激动惊叹欣赏不已,建亭保护并细心找到了残留陡壁上的半截原刻。就在那个风云无惊的历史节点上,焦山惊现石刻天书犹如一声惊雷很快传遍宇内,《瘗鹤铭》拓片成为书家挚爱宝典,然而,《瘗鹤铭》的作者却始终难以确定。这给我们今天的那些追名逐利的伪书法家们留下了多少反思?
    明洪武年间,悬崖峭壁上的《瘗鹤铭》残留部分已全部坠落入滚滚长江,历史白浪滔天。

 
 
3、

    在经济文化高速发展的今天,无论是传统的农村,还是刚刚崛起的开发区,还是历史名城的人文之乡,还是高度信息化的大都市,书法都是人们充实自己文化内涵的重要选择。在中国,书法保存了历史记忆碎片最深层次的视觉审美,而书法的原生态形式“书写”则记录了一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存在,可以说一种意识层次的觉醒具有相继的历史性。所以,书法梦构成了民族精神的一种结构图,其前提是有某种完全非人化的本性意识潜藏在这一精神之下,这是一个民族先验论潜藏在个人精神之下的一种集体潜意识。

    书法人格意识的直接阐述者,均是自然的过程,是人天性的一个部分。人文精神发展的目标是我性,自我自觉意识的演变有的只是“我性”旋转弯曲的渐进,如梦的原力引导,它本身不怀有欺骗人的意图,而是尽其最大的能力来表达某种基因的之宇宙意义。为了完成创造,人是必不可少的,人生其本质就是第二世界的创造者,只有人才能把客观世界的存在提供给世界,语言是伟大的生物进化,书写是伟大的记录。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审美意识的觉醒,书法已越来越个性解放。当然,如果没有这种客观存在的书写记录,世界就不会被看到,被感知到,人类不过是在寂静中吃、生殖、死亡的宇宙微尘,在非存在状态的最深沉的黑夜之中继续,直至尚不可知的终结。
    茫茫烟波,浩浩长江,《瘗鹤铭》留下了一串串陈陈相因的动人故事。《瘗鹤铭》 原碑依山崖壁而刻,碑面凹凸自然全无打磨的痕迹,想来隐士既没有足够的财力人力物力来打磨崖壁,也是一个随性随心的崇尚自然之人。通观《瘗鹤铭》一派天机,铭刻的字在凹凸不平的悬石空间中大小不一,参差错落,与长江石壁随形就势气场开合,在虚空中的仙鹤,与科学无关,它就是艺术。

 
 
4、
    书法的灵魂是一种人格的力量。
   《瘗鹤铭》通篇结字率真,古朴厚重,自然简约。其主要书法图式为楷体,细品之下隶书韵味风骨犹存。这是楷书从隶书中刚刚脱胎而来的历史过渡,一座书法史的里程碑。郑板桥的幸运在于,少时长时间在焦山读书创作,与《瘗鹤铭》朝夕相伴,无数次的观赏揣摩,成就了板桥的“六分半书” 。
    书法的人格意识,即书法的灵魂,确立起了一种在传承意识上的潜意识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对死去前人即人类全部情感的一种关联,我们敬重那些真正意义上倾倒无数文人墨客的书法作品。一部精气神的书法作品就是一个东方的曼荼罗:成形,变形,永恒的心灵的永恒创造。这也是自性人格的完整性。人类在其存在发展的过程中产生了人格意识,中国书法就是一个民族存在的独立人格。追随汉、魏、南北朝的壮阔历史画卷,楷书在不同的历史地点,不同的载体上千姿百态地闪耀着人格意识的光芒。
     楷书从规范走向艺术审美的个性化,《瘗鹤铭》是一个恒古的伟大的礼赞。

 
 
5、
     东方人自觉不自觉地给自性的意识增添了毫无疑问的神性意义。而西方的基督教观点认为自我知识就是通往认识上帝的途径,不谋而合。中国书法具有通灵的神性,同时对人而言,决定性的问题是人是否与某种无限的事物相关联。这是有关书法生命力的无限,为此我们才能避免人们的书法情结集中在徒劳的虚伪之上,而是集中在真正意义的目标上。因此,我们要向世界展示中国书法是集体的个人的财富品质,是一个延续千年的民族梦。

     观怀素狂草《自叙帖》就会让我们感受到:引带顾盼的结构;就让的结构;曲直的结构;疏密的结构。当然,在狂草中并不是单个字的结构就可以忽略不顾的,只是因为狂草有疾书的特点,全篇从首到尾一气呵成,精气神整体通灵也。历史岁月已远去,通过《自叙帖》我们感受到了怀素的才气和大唐盛世的审美逸趣。

     古人书法的真诚是耀然纸上的人格真实。而今天无论是“展览书风”或是“帖系书风”,人们大都急功近利而伪书法流行。快餐文化其实就是人越是强调虚假的财富,他对本质的东西就越远,越缺乏对审美的敏感性,而他的生活就愈加的不令人满意,因为他只有有限的目的,他潜意识里觉得受到了限制,日积月累的结果造成了羡慕和嫉妒。

     狭隘的羡慕嫉妒是书法的死敌。

 

 
6、
    中国书法的两大趋势,一是法度规范的书法标准化,一是书法家的个性创新。初唐盛行晋人王羲之,尤以唐太宗李世民为最,尊为“书圣” 。宏观标准化的形成,保证了书法艺术大范围的相同性,也保证了无数个体书者之间的艺术公约,让社会通用文化符号具有整体的相对稳定性,这在汉字的实用定型过程中尤为重要。然而,创作的个性化又给了书法无穷的发展激情和动力。
    换言之,书法的神韵气势才是书法艺术的发展的风向标。


 
7、
    唐肃宗至德元年,安禄山造反,叛军急攻常山,常山太守是颜真卿的堂兄颜杲卿。破城之后颜氏家族三十多口全部遇害。颜杲卿的小儿子颜季明在抵御安史之乱中奋勇杀敌,与同时抵御叛军的时任平原郡太守颜真卿的叔叔接触颇多,感情深厚,可叹颜季明也在常山之战中殉国。
    噩耗传来,颜真卿悲愤至极,挥笔写下了令人惊世的《祭侄文稿》。 
    这是一篇祭文的草稿,提笔颜真卿完全没有心情考虑书法创作。恨敌之怒,伤亲之痛,忧国之愤,笔端喷涌而出,字迹匆促随处删补涂抹,满纸情深意切,以泪洒墨,笔力惊天。
    《祭侄文稿》是中唐时期行书的巅峰之作。其表现的张力完全不在意王羲之行书体系的规范典雅,而是运笔情感为主,顿挫奔放力透纸背,线条荡气回神。用墨苦涩任性,字形大小无定,行距宽窄无形,笔锋收藏闪烁。满纸霸气怒气,欲哭无泪,行书的表现力被推进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真正的书法感染力只有我们与极限联系在一起时,我们才能获得对无限的感知。人的最大的限制就在于自性的理智控制,它表现在经验之中。只有我们对狭隘的源于自性意识不自觉地突破,才构成与潜意识的无限性联系。

 
 
8、
     在一个仅仅专注于扩张生存空间和不惜任何代价寻求文化价值的时代,任何一个会写汉字的人都有自己的书法认知,因为书法积淀着商、周、秦、汉的恢弘,闪耀着魏、晋、唐、宋的风流,骨髓里透视着篆、隶、草、行、楷五种字体的基因密码。书法的人格意识在这里其独特性和局限性是同义词,要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尊重传统,传承创新,我们就必须意识到自己的独特性和自己的局限性是一种最高级别的挑战。书法是大道不是小道,书法的气场格局决定一个人的人生格局。如果没有这两者,我们就没有资格谈尊重传统,就没有资格谈书法艺术,对无限道的感受就不可能,也就不可能达到对书法人格意识的真纯境界。
         
 

 
9、
    
    历史上的今天中国书法空前繁荣,遍地都是书法班,速成的大师培训机构。伪大师笔会表演成风,书协会员漫天飞,书协主席副主席满街走。这反映出“经济繁荣后时代”人们精神的空虚和对道德底线文化缺失的盲目。同时给投机者伪装者以瞒天过海再次物欲化的舞台。既考验人性,也检验人心。
     更有甚者,书法产业化所带来的市场现象,各类大学纷纷开办书法专业,相互攀比,争夺生源,廉价的学位既消耗了家长的财力又废了一代人。急功近利的短短几年大学书法教育,既培养不出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也解决不了就业问题。因为书法是一种文化自觉,没有人愿意默默无闻几十年地安静的书写而到达人格修养的完善。老实说,历朝历代书法的“官本位”是存在的,然而,中国知识分子用书法陈述自己,标示自己以表达自己的文化存在、人格存在、情感道德存在,甚至于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借以表达自己的政治存在,最终以性命相搏,故,书法是大道不是小计。
    所以,当代书法不单缺失人格意识,而且任重道远。
 
 
 
 
 

 

【2017、5、12 胡世钢笔】
【题图为胡世钢书法现场】


 

分类:

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