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更无耻的吗?--薛明德
发表:2017-05-19 04:27阅读:490

                     还有更无耻的吗?

                 --薛明德 


黄锐,马德升无耻,张仁强跟着不知耻。             



 

1979年3月5日在北京饭店5035房怡和公司驻京办经理黎德的客厅墙上,按照柯恩夫人的要求订上了巡回露天现代油画展中的两件作品,左边的是《献给1976年4月5日的歌》,右边的是《雨蒙蒙的黎明》 。我特意举起看板一角,表明巡回露天现代油画展正在中国美术馆外东侧公园举行。





薛明德在1979年3月2日 ,于北京西单墙举办了中国首个民间现代油画展,被严力睁眼说瞎话 ,是水墨画泼墨的那种 。

 

薛明德于1979年1月28日在重庆鹅岭公园举办了中国首个民间的现代油画展,取名巡回露天油画展 。

 

 



薛明德在1979年3月2日 ,于北京西单墙举办了中国首个民间现代油画展,巡回露天油画展现场人潮涌动。



 

1979年6月12日薛明德在北京圆明园废墟处展示巡回露天油画展部分作品,随即为维也纳电视台驻京记者赫尔姆特·欧普雷写生肖像。第二天凌晨3点在睡梦中被秘密逮捕 。







 

巡回露天油画展中的部分作品。



巡回露天油画展中的部分作品。








 


 


《殉道》行为艺术赤脚穿行纽 约曼哈顿12小时。




 1979年4月薛明德在圆明园废墟处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驻京商务参赞菲舍尔.迪斯考的女儿画肖像 。

 

当前显示FullSizeRender.jpg

1986年8月薛明德靠在囚牢的铁栅边举起刚写生的男子肖像,脚上的大头皮鞋,透露着隐秘的劳改营时光。

 

巡回露天现代油画展部分作品。

 

 

1988年11月薛明德参加黄山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在会议进行中,我被禁言,我的发言论文是《当代语境中的色彩学扮演的角色》右边戴帽者即本人。

 

当前显示IMG_6269.JPG

 

1988年11月在黄山会议休会时的留影,右二是薛明德,右三是栗宪庭。

 

巡回露天油画展中的部分作品。

 

1979年3月北京东四14条76号房主刘念春,35年后在纽约与薛明德相逢时合影。

 

 “薛明德”的图片搜索结果

2013年5月薛明德在纽约曼哈顿时报广场做行为艺术《白痴》

 

 

 

“薛明德”的图片搜索结果
2014年10月薛明德在纽约曼哈顿时报广场做行为艺术《红绸纕尸》

 

 


 

1979年3月北京圆明圆废墟处,右四是薛明德,右三芒克,右二北岛,左二于美好拎画箱者,戴眼镜露半张脸的是黄锐。1988年为纪念民主墙10周年,在汇集的群体合影中,北岛用黑胶布把所有

薛明德的头像复盖了,以为就可以让本人从此消失掉。

 

在纽约市举办的第一届国际人权艺术节开幕式上的致辞
-- 魏京生
 
 
艺术和人权有什么关系呢?好像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但是在人权没有保障的国家里,在所有的精神活动都被专制控制的国家里,人权和艺术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在1978年的北京,我和我的朋友们发起了民主墙运动。民主墙之所以引起了社会的轰动,是因为我和我的很多朋友在那儿发表了反对一党专政的政论文章。
 
有趣的是,在这场政治运动中,还同时催生了一场艺术家的运动。一大批过去受到压制,无处发表自己作品的画家们,在民主墙展出了他们的作品,并且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全新的画派,被人们叫做星星画派。还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艺术家,例如画家艾未未、黄锐、曲磊磊、马德声;雕塑家王克平,等等。从此开创了中国绘画艺术的全新面貌。
 
在民主墙的众多刊物中,有两个著名的文学刊物。由著名诗人北岛主持的《今天》和另一份聚拢了大批著名作家的《沃土》。它们是八十年代中国新文学的先锋,打破了共产党宣传的单调文风,开创了各种不同风格百花齐放的繁荣局面。同时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诗人和作家,如黄翔、食指、芒克、顾城、老鬼,等等,和很多不便署名的小说家等。他们都是民主墙运动的参与者。
 
为什么文学艺术的运动要和反抗专制的政治运动相结合呢?这是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压制人权的共产党体制的反叛者。人权的保障,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是所有人的共同需要。这就像所有人不可或缺空气和水一样,所有人都不可或缺。
 
中国人和中国的艺术家们,现在还在共产党专制的压迫之下。为他们的人权呼吁和努力争取,是我们大家的责任。人权是我们大家共同的理想,也是那些仍然在压迫之下挣扎的人们的必需品。让我们为所有人的正当权利而奋斗。
 
谢谢这周末来纽约参加国际人权艺术节的所有朋友!
 
2017年3月3日
魏京生不是艺术家,就这个主题最有资格发言的是薛明德,如果让上面的讲话进入历史是人权艺术运动的耻辱!       不只在提未提我,而是我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友起人为此7次赴牢狱。
篡改历史的小丑,我将向美国有关部门提出出抗议。                            魏京生缺少智慧,说出的不是真理,真理的前提必须有真相。
你应该先私下与老魏沟通,他肯定会吸收你的一些意见。至少可以与你讨论我的印象是:他不一定了解全部情况,不是故意低估你的贡献和牺牲。所以,与他交流,让他知道真相,是应该做的工作。                    对我们而言,创造历史依然重要,我和你一样,不觉得自己老,还在继续创造历史。但我们都做了不少事情,应该写点历史;写历史也很重要                    有些事,你不说,别人没接触过你,**又封杀和篡改历史,确实他们不知道            @老橡树 
魏京生不是搞藝術的,也不懂藝術,對藝術無發言權。他從未參與藝術事業尤其是海外的中國流亡藝術家們的藝術活動,憑什麽讓一個外行來亂講話?難道其中有黑幕?我如果死去了历史真相将随同我一同埋葬,我要的真相,是我一生为此奋斗的目标,为光明,为真理,为艺术,为和平,我还活着,就要抗争,不论是谁。                        1979年我因在北京西单民主墙举办了首个中国的现代巡回油画展被****非法逮捕了,北京有人提议上街游行声援薛明德,以黄锐,刘青等人以经济原因坐牢而放弃,此事件被美国之音报道来。             我是中国流亡海外的艺术家。20多年来,举办了10多次联展个展。自2013年至2017年1月,我在纽约曼哈顿时报广场共做了10件,次行为艺术作品。《白痴》,《红绸裹尸》,《献祭》,《橡皮图章》,《殉道》,巜踩毛踏毛撕毛》《占中,占中,香港死了》,《埋葬专制暴政》,《雪坟》,《共和国向国民开枪》《89642⃣️5⃣️纪念》等。以上作品均是在王军涛以及民主党的协助,参予进行完成的。魏京生有何资格来谈论人权与海外流亡的艺术,何况妄顾历史真相,我是坚决扺制的,不容外行来染指艺术,共产党就是,难道魏京生也有样学样。                  在北京西单民主墙第一个提出人权的是任畹町,他发起了人权宣言,成立了中国人权团体。被**多次判以重刑,可笑的是,魏京生谈人权,不提任畹町先生,心中恐怕是有鬼。                @老橡树 
如此看來,魏氏乃求名圖利之輩也。如此心胸,倘使為政,必是使權弄詭之徒。心存私欲者,安為爭民之士?想當年,毛鬼著民主論,洋洋灑灑,終不過欺世盜名耳。及其為帝,專制獨裁,兇惡至極,空前絕後。             我的中文明薛明德,重庆市人,在重庆受完校园生活后去到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阿日扎乡做了奴隶主的活,干得不好,被驱逐出境,到甘孜州图书,展览馆,又去了康定汽车运输公司,然后我厌倦了公有制下的套中人伴相,决然走个人奋斗的坎坷道路,我一直明白自己是艺术家,应该是,必须是,哪怕在这个国度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孤单,有艺术与我作伴,陪伴我直到现在站在诸位群友的面,我才有资格开口说话,谈自由与诗。2O10年我要去中国,我的家乡看望年迈的母亲,我改换了山姆黄的姓名,得以入境,因为薛明德是黑名单上的人,现在的用语叫边控。我在入学一年级时,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学会了背鲁迅的诗,是父亲的书法挂在墙上,我会每天都读,记忆力好得不得了,后来我读西方许多优秀诗人的诗,好多诗我都能背颂,几十年下来,我都没有忘记,因为这些诗与我的生命同在。我曾在1965年一1970年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中,因思想反动,自由主义,个人主义,被关进牢房多次惨遭毒打,关进牛棚,去五七干校没有收入的干农活,,大会小会批判斗争,有爱慕我的肖岱文女孩也离我而去,她的妈妈张心瑞是我在牛棚里相识的忘年交,她的父亲是张大千。我44岁那一年,我决定离开中国,因为他们关押我前后7次去牢房和劳改营,依旧没搞明白,薛明德艺术的目的为何?促使我漂泊异国它乡,自我流放,在得到克林顿总统美国务院的支持,我我在1993年来到了北美大陆,入境时的官员张开双臂迎接我的到来。从此我开始了新的艺术人生,你们将会看到墙上挂着100件油画作品,另有600件存放在仓库里。好了,透过这些文字应该对薛明德留下印象了吧。当然还有最为骄傲的事件来不及在这儿与你们分享了, 黄锐们趁薛明德身陷囚笼,他们在把中国的绘画史当成妓女巧装打扮。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