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洞穴走出来的韩三之
发表:2017-06-13 21:51阅读:676

从洞穴走出来的韩三之

彭德

 

韩三之是一位有创造力的、执着的当代艺术家。

当代艺术吸引眼球并能产生影响的有两种题材,一是揭示人类社会深层次的问题,一是表现浅层次的敏感话题。韩三之不同,他表现的是自己的特殊视角。他的各类作品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因素,就是洞穴符号和洞穴意识。洞穴的外延,你可以联想到窑洞、门洞、窗户洞、蛀洞,也可以联想到柏拉图、培根的洞穴幻象和道德经中的玄牝。玄牝指人体的洞穴,也就是女阴。超常的洞是宇宙黑洞,比它更大的是无形的欲望之洞,比如说戞纳电影节获奖短片《黑洞》。

韩三之最有发展潜力的作品,是他的造型诗歌。这类把时间和空间集合在一起的诗歌,仔细阅读,能产生震撼力。杰出的艺术既能传达自己的感受,又能传达所有人的感受。这是艺术品能够震撼人心的重要品格。

这个展览是临时动议,存在两点不足。一是布展时间不足,只能摆放现成的作品,来不及同展场空间形成高度契合。一是启动资金不足。韩三之的作品有过几百万卖价的记录,可是这一次却是囊中羞涩。韩三之是陕北人,陕北有很多暴发的亿万富豪,但绝少有人投资艺术,更没有具有眼光的人投资艺术家。这两点使得韩三之的才华没能充分展现。

 

说明:

本文是韩三之在西安美术馆的个展开幕式发言。经费不足,旅居温哥华的沈红女士和中铁某公司李月英女士各掏十万,展览得以开幕。后者说她看他的作品都想哭,因而慷慨解囊。雅昌艺术网也破例给知名度不太显赫的韩三之作视频报道、文字报道和深度采访

批评家贾方舟和朱青生曾为韩三之策划过个展。这第三次个展,我策划,朱青生主持,杨超总监,杨西助理。后者是博士生,非杨超亲属。贾方舟说韩三之是“疯子”,为艺术不顾一切不顾家。杨超说韩三之如同梵高,是西安美院的一个奇迹。韩三之自己掏钱做大地艺术,在陕北的崖壁凿10米高的“天洞”,引发几十家媒体非议和争议。沈红表示要支持他到国外办个展。有记者问我如何评价韩三之,我说:特立独行,别出心裁,异想天开。

开幕式发言,找了一位小孩谈观感,让几位女士笑了又哭了。

韩三之作品分15类,都同洞穴关联。他用得最多的是菱形洞穴符号。有人会声称搞符号已经过时了。过时论很流行,致使众多中国当代艺术家像变色龙一样丧失定见和耐性,尾随国外不断冒出的名流不断变脸。这很荒诞。符号永远不会过时,样态只会越来越多。韩三之表示他对洞穴特别敏感,宗教创始人也都同洞穴有关。他对母亲说,自己出生的窑洞会成为一个遗址,要加以维护。这窑洞比孔子父母野合的尼山洞穴要大。尽管母亲认为他胡思乱想,尽管洞外长满了荒草,但却是他自己认定的他家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次展览为了配合韩三之的洞穴意识,主展场熄灯开馆,众人像洞穴探险者一样手持电筒入场。

展览没有举行研讨会。我给展览提交的是一篇只签名的无字前言,同朱青生的千字前言疏密对照。这篇无字前言的空白处,正在被各类观众的正反议论填满。

下列18张照片,有10张由韩三之助手段文亮提供。

 






分类:

美术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前一篇:南山闻见记
后一篇:南山纪行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