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之城”侧记------2017威尼斯双年展 徐琛
发表:2017-06-14 17:03阅读:794

“水上之城”侧记------2017威尼斯双年展



威尼斯双年展,似乎是一场全球艺术界的嘉年华。

 

 

20175月的明媚季节里,阳光下盛装的人们,如同将威尼斯当成了一年一度的世界的嘉年华会。各色人等,各国语言,各种礼节,各种装束,各种相貌,各样的肤色,如同繁华盛世里的一个个空镜头一样,每时每刻呈现出不同和变换,在各种专业相机的镜头下,在文字中,在脑海里,在电脑显示器里。

 

威尼斯,曾经的繁华盛世再次显现出不一般的艺术魔力和绽放的盛世华彩。处处是阳光下绚丽的色彩,刚朵拉小船沿着河岸,频频向着岸边的人们炫耀着船技。白色大理石的叹息桥上是欢呼的人们,频频自拍的自拍杆下是攒动的人头,而游艇上的人们则享受着地中海阳光的绚丽璀璨。到处是鲜花,到处是芬芳,到处是笑颜,到处是欢呼声赞叹声,如同进入欢乐的海洋。

 

盛夏季节之前的威尼斯,是阳光,空气和水的大世界,是欢快的人们的世界,到处是蔚蓝的海洋,是波涛柔和的迷人的倒影着海洋的色彩,是变幻着的色彩关系和明暗,似乎也呈现着意大利人能歌善舞,热烈欢快的民族性格,到处是攒动的人头,是明艳的肤色,是鲜花的海洋,是明亮的光线,是叠放的笑颜,是处处不拘束,处处自由不羁,处处散发着热力的世界。


 

一,          “ 威尼斯水城 ”-------欧洲文化中心

 

 

与威尼斯双年展有着直接关联的欧洲文化中心,就在威尼斯城不远,临近彩色玻璃桥的河岸边,在一幢似乎是与威尼斯政府机构关联着的建筑旁,有着窄窄的一个门洞,有或着似乎是意大利文化源头的狮子头装饰物,象征着意大利文化的起源开始,也象征着威尼斯政府部门的权势。

窄窄的门,细细的门廊,似乎欧洲建筑的依据地理环境变幻的地理结构,决定了建筑的细窄瘦长,沿着看似不起眼的阶梯上去,一层层小环境里的小空间,也是依据空间架构出的展览,看不出作品之间的衔接和联系,只是觉得似乎是策展人在呈现地域空间地理跨度之间的主题,不区别地域不存在歧视和种族,更不存在一种文化观念的进步或者落后。

文化在这里是元素,是技术观念,是价值呈现,是碎片,是片刻的想法,也是随意安置的器械和装置,似乎不存在究竟谁是谁非,也不存在帝国或者部落之分,更没有来自亚洲或者非洲,或者来自美洲的差异,呈现,呈现,绽放绽放,就像蔡国强的烟火般,绽放在时空之中。

当代不管他是对是错,不管它是似是而非,不管他来自何方神圣,也不管是何种族民族,更不介意其性别肤色,在五月的威尼斯,是一切,是笑脸,是阳光空气和水的融合,是各种语言,各种信仰,各种文化,不分彼此性别,不分彼此国度,不分宗教信仰的热情投入,是享受阳光的热力四射,享受自由的真实一切。

是那些黝黑的面孔,希腊雕塑般的男人们,如同妖姬一般的欧罗巴女子们的性感身材,前突后撅,是各种妩媚动人的妖娆面庞,也是如同电影明星一般的走秀赛场,是如同好莱坞红毯上明星版的炫耀和招摇过世,一切如同电影节一样的精彩绽放,也如同体育竞技大赛的闪亮登场,更是如同电影闪回般的转瞬即逝。

 

地中海文明是欧洲文化的摇篮,古希腊传递着欧洲早期文化的信息和远古星光。

而威尼斯恰如明珠般接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来自世界各地的膜拜和朝圣。文化,在21世纪的全球化时代里,绽放着如烟火般的光芒。2017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不仅是艺术家的盛会,更是世界文化的盛会。仅仅威尼斯MESTRE就成为旅游接待的中转地,酒店宾馆爆满,旅客拥挤不堪。车站人满为患。到处是行人到处是寻找接待的人群,到处是拖着行李箱寻找中转的人。

 

威尼斯成为一年一度旅游集结的关键节点。双年展成为吸引全球瞩目的嘉年华会。奥,威尼斯,水上之城市的永恒魅力,在意大利政府文化部的策略中,成为全球顶级的嘉年华会。



                二,“寻宝图”一样的中国馆---------2017威尼斯双年展的地理新发现


 

“威尼斯双年展”-----将威尼斯作为全程演示的集体空间,古典时代的建筑饰件与完全隔离时空的当代技术,材料,观念,元素,解构,空间,叠架起一种失去真实性的近乎魔幻般的新新语言和新新思维模式,在跳跃,在断裂,在冲突,在分歧,在隔决,在分裂之中寻找一种新的对话可能,寻找一种无从解读的新语言新思维新手法,在后现代的今天获得一种信仰一种观念一种语言方式的突破,一种不同宗教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和瞻望,一种来自超逸地域时空和时间的方位措置,一种打破二维三维四维模式的穿越和重叠重构,一种来自不同语言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种族地域的文化观念的重新架构和重新解读,似乎这个时空穿越的时代,是重新看待历史看待语言文化看待宗教地域文化差异和种族民族之间的差异的新型的时代。

正如中国馆邱志杰打的一张中国牌-----用中国最地道的传统----“非物质遗产”----联合国承认的文化王牌来,试图打通中国走向世界的文化通道。如同中国馆第一次参加世界嘉年华一样,这一次“轮回版”的中国馆再次使用刺绣剪纸皮影一类的最传统最民间的中国方式,用打破时空的框架来运用四维投影和艺人们的互动参与,使得中国民间最为底层也是最为根源上的民族文化重新演绎出来了一种缤纷的色彩,让现场观看的外国人也好中国观众也好,体会到了一种新媒体数字时代的纯粹民间民族文化的魅力和悠远漫长的不为认知的中国传统的底蕴和深度。

 

不同于卢昊,王春辰他们打着“当代”牌来立足西方来阐释中国,反而离间了世界与中国那样,邱志杰似乎更加纯粹一些,似乎更加民间一些,也似乎更加传统一些,无论是那些来自《山海经》还是民间图腾一般的按图索骥一样难以寻找的中国宗教“地方志”里的那些寻根探源,还是如杨子荣一样的座山雕设置的难以看得懂的“山大王”的“寻宝图”都在文化深度上得以告知世界,史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根系一样茁壮的“文化地理”大发现,有点马可波罗一样的伟大和类似明朝“郑和下西洋”一样的壮举。

盘根错节的文化地理图,错综复杂的文化渊源之间的关联,不同于历届双年展对中国文化的一贯伎俩和手段;或者揶揄,或者讽喻,或者“鄙视”,或者转译,或者“转借”,“挪用”,更多的是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尊重”和曲意“褒扬”。似乎民间,似乎传统,似乎民族语言,似乎同归于宗族,同归于传统民间,同归于中国文化,不管西方人如何看待中国,也不管西方的当代为何,似乎邱志杰,想要表达的是他理解之中的中国,他心理认同的中国文化渊源流传,也是他的文化来处福建,与海外沟通直接顺畅的地域空间里最为认同的“中国概念”,似乎他固执坚韧,也坚持己见,似乎那些与嗅觉气味关联的玩的是关于中国哲学的博大精深观念,那些另类的对中国的“讽喻”或者“诋毁”,或技巧的观念试图接近西方人的哲学,西方人的文化体系和西方价值观念,借用西方技巧来解读中国,但是,试图以西方的观念表达,却不如“邱志杰式”的手段精致,来得更加直接,更加传统,却也更加当代。

双年展似乎收官的最末端,是意大利馆,它和中国馆紧紧挨着。意大利馆大量采用古埃及干尸一样的装置配以如同太空空间一样的薄膜装置,机械物理性能的强大演绎出如同太空电影里的真实场景,让人疑惑这种当代理念的跨越时空,导致一场太空大战,来归于人类的良知或者对古人类的向往以及对于宇宙外太空的演绎。在中国馆,残存的墙壁,暗处的空间,在不大的场地里,在一个还算方正的小环境里,被渲染的过于色彩缤纷的现实确是空间狭窄,如何将那些远古的中国元素,中国概念,中国风水,中国周易八卦中国哲学观念,架构得让人接受,使人理解,最好“传神阿堵”,似乎是一个大大的难题。

但是,在民间老艺人的操控之中,在“动画版”的现场皮影演示里,在席地而坐的欧洲观众前,邱志杰神情自若地欣赏玩味着艺人们的熟捻动作,用专业摄影机记录着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参与者们的神情动作,彼此之间的配合和演绎,也观察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的表情和动态。

相对于观念前沿,技术优先,元素至上者们的艺术理念而言,似乎非物质过于民俗,过于过气老土,也过于老掉牙了,但是,在再一次返身现场,逆流而行般地穿越双年展主战场,去观摩泰国老挝一类东南亚民俗一样的当代艺术时,关于“地域”关于“宗教”关于政治关于地理关于“流播”关于当代艺术的“地域性”,就彰显得清晰而走向轨迹明确自然了。尽管鸟巢,水立方有着“凤还巢”的演绎,但是直追西方后现代主义之后的文化后现代倾向,则使得整个21世纪的当代中国,处处显得匆忙异常,心理失落甚多,甚至慌慌然而不可终日已,但是,关于国家族群,关于何为东方和东方传统,关于地理文化,关于宗教信仰,却显得苍白无力。邱志杰的家乡人文背景,关于国家民族宗教信仰的地理发现,对于民族根脉的着力探源,却使得此次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馆,显得异常有分量,有历史感,有民族感,有文化感,有东方色彩,而使得中国古老的东方哲学显得异常深邃凸显力量感。

 

不管当代艺术家们或者任何别人如何讽刺利用民间元素,采访民间艺术,追踪民间艺术,有多老土老落后,有多么跟不上当代艺术的脚步,但是,我想说的是,-----即使是在世界上,对于整体世界文化而言,各个民族国家始终应该抱有自己民族的文化根蒂,却也应该始终保持着自己国族的文化传统,种族宗教,整体世界不仅仅是西方,世界同时也包括大大的东方,包括中国文化,中国的传统历史,中国的宗教信仰传统,包括儒,释,道,包括中国哲学《周易》八卦,包括风水,包括古老的山水哲学中国的传统经验和传承与生生不息。

 

 

三,       “绿城花园”和军械库 ----- 历届威尼斯双年展主要展览之所在地


 

对于第一次踏上威尼斯水城的人来说,太多的陆地经验阻碍了对于海洋之城的判断和遐想。如何寻找地点,看不懂的文字和听不懂的语言,根据经验判断目的地,寻找目的目标,似乎是一种看似闲散实际紧张的过程。绿城花园,军械库是人们提及最多的地方,如果你没有任何一个向导,让你一个陌生人去寻找准确的目的地,实在不比寻找一个战略要地,更加简单明了。

 

绿城花园,果然是一片绿色,掩映在绿色之中的居民住户也是那样静悄悄的,环境在中国难以找到,语言似乎也不大明了,只有凭着判断和直觉,根据现代主义的经验分享来选择路径和路线了。环岛周游一圈,似乎人们还在梦里,不到太阳照到屁股上,意大利人似乎没有醒来的时候,即使寻欢至夜深,人们依旧不眠地酣睡至天明。

环岛周游,静悄悄如黎明,只能环岛寻找游艇去海洋的边缘之处。

 

军械库,遥远的锈迹斑斑,远望如同二战时候弹药库的遗址遗迹,确乎存在里。遥远之极,在威尼斯看不见的地方,如同天际一般,其实不如“弹药库”翻译得更加准确一些。按照中国主题展策划人台湾茹老师的说法,其实直到今天,还有军械库,还有意大利军队如同导弹放置地的现场,曾经是驻军当年的所在地,现在依旧,还是如同当年的环岛军事要地,只是废弃几十年被人们遗忘掉了它曾经的功能和用途了吧?

 

按照东亚在欧洲的排序,日本韩国之后再是中国,直到王春辰他们那届威尼斯双年展,才真正拆除了留存在军械库里的诸多油罐装置,使得中国馆的空间变得不再局促和有所限制。其实军械库的场地空间里到处是当年作为军火弹药库的痕迹,油迹斑斑,弹痕处处,垒墙高筑,即使沿着水域开阔的后墙蜿蜒行走,看见韩国馆的青年们在旧痕迹遍布的空间擦拭如同坦克一样的宇宙车,他们青春的面庞让人忘记的是当年的韩国被美军占领,二次大战时候,日韩的军事比例,中日韩在东亚的势力分割分配等等,因为我们一起面对的是一个虚拟的时代,虚拟的时空,用数字艺术展现的的当今韩国曾经与东亚植根的中国明朝文化,汉朝文化之间的渊源,与东亚格局之中的未来趋势有关联的想象,“和平”应该是这个世纪的主题词,而不是其他。

 

而黎巴嫩的平行展则以最大化的虚拟实现了对他们宗教民族的演播,虚拟的空间,不大的实体的存在,却通过来自伊斯兰经卷的阅读朗诵和声音布控了一个虚拟的现场空间,传递出一种来自东方的宗教感,文化感和民族感,恐怖的念经声音,好像穿透灵魂深处,一种混合的有效声响,使得现场的人试图围着一种虚空去体验伊斯兰的膜拜和诵读现场,一种持续跌宕的声音使得人仿佛置身中东地区的宗教场域里,使得虚拟的东方和遥远的东方,变得切实和具体起来。

 


                       四,  世界是多样的,地球是圆圆的,海洋是蓝色的


 

在西方人眼中,东方是埃及希腊,是印度中国,是庄子老子,而不知道除了这些以外,他们还知道多少属于中国。近代的羸弱中国,在西方的机械文明之中,是铁路,蒸汽机,是电话电报,是交通运输,是导弹飞机,是中国的闭关锁国,是清王朝的覆灭和“鞭子军”的戊戌变法,是农耕文明的落幕晚景和田园一样的悲歌。但是,二十一世纪东方的崛起是瞩目的也是世界的焦点,如何在信息时代,去看待和解决东方哲学的颉奥难懂,站在西方角度的不可跨越和不可等量齐观,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不管你中国人如何讴歌西方,西方人毕竟有着西方人的角度和看法,如同中国人无法改变肤色,种族和语言一样难以改变。

 

古根海姆的特展,似乎是顶级奢华的晚宴,但是,古根海姆家族,跨越大西洋近一个世纪的商业成功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意大利古老家族的盛衰历史,同时还是整个世界关于二十世纪的一个历史神话和寓言。古根海姆家族在二战之中为此牺牲掉了不下十几条生命,也牺牲掉了家族中可以预见的青春未来。资本的神话在战争面前是隐喻的不可鲜见的,也是不可再来的和不可重生的。艺术的神话不过掩盖了血腥和残酷,也掩盖了资本运作的残酷性,人们最终看见的只是资本的神话光芒一般闪烁炫耀。

小小的庭院,孕育了古老的商业家族历史和记录了古老意大利商业民族的游走和最后胜出,却不知古根海姆与意大利的渊源,与威尼斯的传奇色彩相关联,而真实的“在场”与展演,则让好莱坞的神话也变得真实起来。电影商业,明星工程,演艺事业那些光环和商业色彩不过是二十世纪这个商业资本的世纪赋予的额外色彩吧?政治不过是由头,政治正确与否与战争相关联,与国族争霸相关联,也同时与资本的跨越种族地域跨越政治地理先关联。二十世纪不仅是政治的世纪,战争的世纪,同时也是商业资本游走的一个强大世纪。古根海姆的成功,不仅是艺术的神话也是资本闪耀的时代的古老神话的再现和被颂扬。时尚,明星,电影,商业,如同美国二十世纪的演绎一样呈现的是全球化之前,西方所代表的一切,资本,股票和市场的淘洗,将西方的历史文化和资本历史演绎的星光璀璨夺目异常。
双年展不仅是狭义的政治正确,也同时是商业正确的代名词。双年展不仅是所谓当代艺术的成功,更是意大利政府文化部门的商业运营的成功。数以百万计的人群,旅行带来的商业巨大化价值的呈现,旅游经济带动西欧的经济繁荣与落入底谷的西方经济的衰落形成的鲜明反差,所呈现出来的旅游经济和商业运行规则所带来的文化放大效应,早已经远远地溢出了狭隘的地理地域意识,也早已经跃出了所谓“当代”意识的地理概念权限,已经具有了超越政治意义和地理文化意义的全球化时代的经济文化意识,是一个代表了全球化时代的一个地理概念的放大和衍生,是一个放大了全球化时代的数字经济概念和文化概念,而不仅仅是狭义的“当下”“此在”的学术意义上的存在价值和附加意义了吧?

 

w    文化地理意义上的“当代”艺术

 

由于地理环境的不熟悉,“绿城花园”和“军械库”就像地理迷宫一般,环绕着海洋的世界和迷幻的地理空间,沿着威尼斯水城那如迷宫一般的海域水面,逡巡环绕几度,在蔚蓝的天空,异样清新的空气之中,按照威尼斯的交通*惯,坐船换船坐船之后,在饱览水城风光之中,领略了“威尼斯建城”的伟大和雄浑魄力之后,领略了威尼斯海洋一样的胸怀之后,也领略了朝霞和晚霞之中的迷幻之后,在外围展览和平行展览的匆促浏览和粗略观摩之中,似乎也寻找到了一种文化平衡和一种自然顺畅的气息。

那些在外围的平行展似乎气息顺畅,节奏自然松弛,没有各个国家馆“欲言又止,欲罢不能”的紧张,也没有主题展关乎是否“政治正确”的主题先行问题的存在,而自然地关注关乎宗教的表达,关乎环境的关注,关乎民族文化的青春主题,就变得自然顺畅起来。环地中海的文明气息,威尼斯古老商业的伟大之处,威尼斯选城造成的奇迹,也让人惊叹不已。似乎关于“威尼斯双年展”的神话,不仅是与某个人x关联,也不只是与政治相关联,而更多的是与这座城市的伟大之处相关联了吧?

 

古老与当下,古典与现代,技术优先与文明的璀璨是相关联的存在。海洋文明是与商业文明相关联的,中国是与意大利的“马克@波罗”相关联的,中国的海洋也是与世界的海洋文明相关联的。

 



分类:

艺术杂感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