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说还休的山水画
发表:2017-07-03 18:23阅读:412


——致一味坚持出口山水的精英

 

有人来说展览事,国内著名国画家,想来西方弘扬山水画,有国务院津贴,有牛津大学荣誉证书,出过很多画册,国内卖画一尺过万……精英……

 

时光倒流,我会考虑。

 

七十年代在中国留学的一位洋学生,跟北京的一位知名画家学泼墨山水。后来回到西方,就用泼墨画人像,画抽象,把山水画彻底甩了。一九八六年第一次看他的泼墨画——我心目中的崇高的国画代表,我几乎怒不可遏,当场宣布要同他断绝“外交关系”,没想到他说“你虽然耿直得不像中国人,但还是太中国人了。”然后他讲了一席话,我听后虽然依然义愤填膺,但却思考到现在。

 

他说:“在西方,那些慢条斯理、盛大庆典式的艺术已经成为过去,已经被锁进博物馆;在中国,你们还固执在山水中,虽然你们离开山水已经好久好久了。北宋时,你们的山水画就进入尾声走到尽头,后来的不过是*惯性重复。*惯的行为(何况艺术创作)根本不可能传达真正的感觉和内在的声音。中国人说‘*惯成自然’是个伪命题,与自然没什么关系,与艺术也没有关系。”

 

真正的感觉,内在的声音?我把他的真知灼见理解成了傲慢,我愤怒,我无言以对,但我开始爱进博物馆,爱古典大师的艺术,这后来差不多成为*惯。他的话当然一直还在影响我,让我思考。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怀疑我的所有*惯,特别这个新建的*惯算不算真实的我。我自嘲进博物馆好比进“精神烟馆”,找片刻的陶醉,找片刻的遗忘,遗忘世界的丑恶,遗忘人性的堕落,见证课堂上学来的审美意念,重复熟悉的视觉感受,温*熟悉的道德原则和历史精神,回归传统,甚至发现未来……妄想总是在没经验根据时泛滥,但不想等于死亡。

 

*惯是存在的重要元素,它让人的感官迟钝,对苦难变得麻木,对受难*以为常。无形中,苦难成为现实,受难成为*惯,生活、存在也因此就每况愈下了。

 

艺术究竟是咋回事?它应该是咋回事?艺术的目的是表达,它先于文字几万年。人有表达的欲望,是人在进化过程中的一次了不起的飞跃,几乎同时,艺术创作就发生了,够神奇!人无端地有了渴望,愿望,焦虑,担忧,喜悦,恐惧,悲哀,包括冷、热、痛、痒等等,而且能够表达!难怪上帝更爱人!至于孤独、郁闷、寂寞等精英们的感觉是很久以后的才进入画面的,艺术中表达宗教情怀比文字表达宗教精神,实在早了很多。

 

稳定不等于僵化,有生命力的秩序恰好是流动和变化的。古希腊三百年比古埃及四千年如何?看看今天的世界罢,古希腊的精神和文化理想依然东风前强劲。健康的才能持久。生病就要吃药,就要改变思维方式生活方式,改天换地换穿新衣服是无济于事的。

 

依然是欲说还休的山水画。撇开敝帚自珍不提,您会说创作山水画是保护传统,继承国粹,是精神的沉醉和冥想,更是飘然欲仙的经历。没错,仿佛一种“烟馆”中的感觉,是享受,但也危险。单纯用语言诉说灵魂已经有限得可以;单纯用一种绘画形式来诉说万象纷呈的感觉世界,也可以,但乏味透顶!而且,久而久之,灵魂将无话可说,感觉将凋零,将萎顿,将死亡。灵魂中许多微妙的因果、感觉中许多微妙的细节,原本都会成为独一无二的造型或旋律,但山水的独裁让它们退化,枯萎了。

 

持续千年的山水画,貌似承载吾民精神的山水画,它今天究竟在表达什么?它究竟代表了什么?翻出来仔细看,后面爬满了咬噬精英们的虱子和臭虫。其实,源远流长的山水画既是精神枯竭的遮羞布,也是精神成长的裹脚布,作为古代笔墨绘画,可以画下去,但必须有所意识的画下去。有所意识,比什么都重要。


分类:

艺术 感念

标签: 山水画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