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视觉值——向国华的几何抽象新作/批评家王小箭/文
发表:2017-07-10 12:10阅读:136

纯视觉值——向国华的几何抽象新作

王小箭


2007年   意在何处NO22  210x300cm材料:油画

   2008年,我为向国华的第一个个展写了一篇题为《错位与穿透:向国华作品展》的评论,用作展览的前言,一年之后我又为《几何化解构:向国华、李江+王春燕油画作品联展》写了前言,对他的作品做了进一步阐释。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当时,他还是正在川美读书的学生。彼时的川美正是所谓“图象绘画”和“卡通一代”呈遮天蔽日之势的时候,而几何抽象艺术则是与之直接的对抗。如今,这种对抗早已随着“卡通一代”的崩盘而烟消云散,当年生产这类作品的坦克B库早已人去楼空,但向国华没有忘记,我也没有忘记,艺术有时是一种历史的选择,对此,我只想用王志亮当时题为《卡通“卡不死”川美》一文中的一段话做一个简单的历史回顾。



2008年   意在何处之异在NO3  200x250cm材料:油画



2008年 《出阁.回门》 NO5  尺寸 55x133cm 材料:宣纸 香火  卡纸 丙烯

   至今,当年红火一时的卡通画家面临被替代的危险,因为比他们更年轻的一代正在崛起,并且选择着与他们完全相反的创作方向。对这个潮流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人要数美术学系教授王小箭。自从2005年开始,王小箭在反对卡通的同时,不断宣传论证他的“几何抽象”理论,并在黄桷坪举办过多次展览和研讨会,今年“几何抽象”的展览如期在北京举办,不能不说是他这几年来努力的结果。从理论上来说,对卡通打击最大的莫过于抽象艺术,因为抽象的非符号性与卡通的符号性形成鲜明对比。2006年,何桂彦valuie 在川美也组织了一个关于抽象的展览。他和王小箭的展览都向我们说明着,除了卡通,川美还有抽象。



意在何处 材料;布面油画 尺寸;50x60  年代:2008

   文中说的“今年”是2009年,在北京举办的“几何抽象”展,是在当时的墙美术馆举办的《纯形+——几何抽象艺术展》,向国华的作品就参加了这个展览。当时的北京,正是“政治波普”和“艳俗艺术”的一统天下,特别是在艺术市场方面,而几乎所有批评家和策展人都参与推动的抽象艺术则是其艺术上的对立面,也就是说,在川美语境下与“卡通一代”对抗的“几何抽象”,在全国范围也是有意义的,可惜,这场对抗只成就了一代青年批评家和策展人,其中就有上面那段文字提到的何桂彦,如今,他已就任川美美术学系主任,而他们的艺术家们盟友则在艺术市场的泡沫破灭中陷入了经济困境,不得不先解决生存这个无比现实的问题,向国华也不例外,很多艺术家则干脆放弃艺术,另谋生路,也许就一去不回头了。



棉线的排列-形NO13,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100X120CM

   停一下也好,能给自己一个静下来思考的时间。几年之后,当我再次应邀走进向国华的工作室后,一批新作诞生了,被几何化解构的中国画元素缩减为制作画布的水墨材料,用于解构的几何手段则成为画面的基调,具体说,就是用水墨浸染过的棉线在内框上缠绕成画布,再在上面用黑与金色做抽象几何构成,也许有“黑白是金”的寓意,表示艺术家对水墨的眷恋,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水墨的画布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画的意义,重要的是整个画面呈现出的“视觉值”,本文标题中说的“纯视觉值”,也是为了强调具象图像在作品中的彻底消失,只剩下纯视觉元素的组合。

 


棉线的排列-形NO12,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100X120CM

   在英文中“值”和“价值”都是value,我在首次提出“视觉值”这个提法的文章中做过简要论述,并把value(值) is value(价值)来概括几何抽象艺术“视觉值”就是视觉价值的特点。感谢在网上广为传播的“颜值”一词,非常有助于我用容易理解的方式阐释几何抽象艺术的价值,因为“颜值”就是视觉值,从人的“颜值”,逐渐扩展到物的“颜值”。颜值有用吗?没用,但不等于没价值。我在美国读研时遇到一个理工科学子,得知我是艺术圈人士后,随口冒出一句:21世纪是科学世纪,艺术没用。我也随口回了一句:你找老婆,是找长得科学的,还是艺术的?对方哑然了。所谓“美女”,是长得科学或有用吗?不就是符合某种“颜值“亦即“视觉值”吗?


棉线的排列-形NO11,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100X80CM

   当然,抽象艺术作品的“视觉值”和通常所说的“颜值”还是有所不同的。生活中的“颜值”主要强调高低,以高为上。几何抽象作品的“视觉值”主要强调差异,也就是说,具体到向国华的新作上,主要看其区别于其他同类作品的视觉因素,如同在生活中,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只是颜色不同,这时的视觉值只是色彩的差异,我所谓高低,我们的选择,则在于买这件红的还是那件绿的。

 


棉线的排列-形NO5,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100X120CM

   关于几何抽象的视觉值问题,我也想用生活常识加以说明。我们的知道什么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什么是又脏又乱,什么是擦桌子、扫地、收拾屋子,但几乎无人思考为什么做出这些判断和做这样的事情。实际上,所谓整齐干净,就是在视觉上几何程度高,又脏又乱则相反,而擦桌子、扫地、收拾屋子,都是对房间的几何修复或复原,这一点,对收拾屋子比较容易理解,而对擦桌子、扫地就有点困难了,因为收拾屋子主要是对物品做几何化归位处理,比如把桌上的东西放回抽屉里,而抽屉则是几何形的。其实,擦桌子、扫地首先是清理破坏几何平面的杂物,回复原有几何度,然后才是表面去污。

 


棉线的排列-形NO3,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100X100CM  

   我的解释已经不能再“浅出”了,但再浅出也是大道理,没有谈任何一件向国华新作,所以在读者心中还会是:讲了半天,还是看不懂。不懂就对了,因为不论是生活中的“颜值”还是几何抽象艺术的“视觉值”,都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懂的。用毕加索的说法,鸟鸣是用来听的,无需听懂。于是,问题又来了:你讲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懂吗?用不着懂你还讲什么?

 


棉线的排列-形NO2,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黑漆,金漆尺寸:100X100CM

   这里讲的实际上是类型问题,因为抽象艺术作为一个艺术类型,在中国的认知度太低,不论在整个社会还是艺术圈,毕加索的“鸟鸣论”谈的也是类型,面临的也是他所在的社会和艺术圈对整个类型认知度低的问题。在个展取代类型展的今天,抽象艺术依然以类型展的形式出现,也证明类型认知问题尚未解决。等到什么时候,像欣赏京剧四大名旦那样,到处都有人就“好向国华这一口”,我就不用在类型问题上废话,甚至要说这个类型已经被玩烂了。

 


棉线的排列-形NO8,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60X80CM  

   所以,希望更多的艺术机构在抽象艺术这个类型上做出自己的努力,这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从创作到批评,都依然薄弱和边缘的类型,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特别是在普及上面。这个民族起码要了解本文讲的基本原理及其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这样,即便依然是擦桌子、扫地、收拾屋子,也是不一样的民族了。

 

201773于重庆黄桷坪


分类:

我的作品评论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