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漂泊 初心
发表:2017-07-10 19:28阅读:866

周云侠,1958年出生于上海,成长于南京,祖籍浙江宁波。和大多数5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中学毕业后有过五年广阔天地的生活体验。自学绘画,1991年北京音乐厅画廊个展结束后去深圳等地漂泊至今。

80年代正值国内改革开放之初,美术界受到自西方现代文艺思潮的冲击,我和当时的年轻人一样满怀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开始了绘画上的最初实践。



       早期水墨中呈现出野性与文明的冲突,这件1983年的水墨画试图将表现与先秦图腾结合。


 

    水墨拼贴  1986年          85时期抽象表现水墨  1986年


 

                85时期水墨拼贴   1985年              早期极简水墨  1986年


空间切割异形水墨  1986年


     85期间我的汗毛皴的汗毛山水


 

汗毛山水局部


早期的水墨中显示出较为宽泛的实验性,开始对空间切割和水墨特性有兴趣,简约的画面是超现实与传统媒介的结合。

《帷幕》  1983年  油画

   这是早期的其中有代表性的一件作品,因为画面反复多次颜料涂抹又加之早期颜料重复油性难以挥发使其不能干透,又由于风格上与学院距离太大,想想画面不是正统的要求,最后还是被我撕毁。这幅画是依据当时南京第一家位于新街口明瓦廊沿街的一个咖啡馆的感受而表现的意象场景,实际是想象中的烟雾缭绕中文青的派对,之后我又画过几幅与之有延续的作品。



《帷幕》油画 1985年

   在对自内的荒谬感体验之后,画面呈现较为理性。并在初期参与了一些艺术展,如83年在北极岩有过一次几个年轻人的画展,之后参加江苏青年艺术周,86年于南京图书馆的那次现代诗歌绘画展无疑在当时是比较重要的,它包括了南京新野性团体的几个成员,是第一次诗歌与绘画的结合,因为另有几个当时在南京较为活跃的艺术家没有参加所以之后的文献没做记录。

   86年经瑞典学者马易平结识了荷兰人戴汉志,他们当时在南京大学学汉语,马易平研*篆刻,88年戴汉志又转住南艺刘海粟的专家楼。我看汉志一个人在南京挺孤独就给了他家门钥匙,他常来记录我的作品。

   1993年戴汉志和德国人Wolfger Pohlmann博士策划了在欧洲几个美术馆的中国前卫艺术展(旨在向西方世界展示中国艺术的变革,它是早先最重要的艺术展之一)。在南京他提到过的有李小山、董欣宾、栗宪庭,看他在收集整理国内各地的艺术家资料,也是为之后《中国艺术5000人》词典所做的准备。



《帷幕》油画1985年



走钢丝的小人物 油画 1985年


《每日新闻》   1985年


《帷幕---反复出入》油画 1988年 该作品被收入《中国前卫艺术展》文献



《变异》油画  1987年

   89年由于考虑运输不便,故放弃了于中国美术馆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89年的一天,他们(这里名字不提)找我,说罗隶能在文化宫找到地方做展览,我说那就做一个展览来展示南京非学院画家的作品。问我起什么名,我说南方自由艺术家联盟,两人说自由两字最好回避,迫于压力就删掉了自由两字,我将绘有徽标的招贴设计稿完成后交给他们丝印,看到成品时我愣住了,联盟两字也被黑色盖住。之后夜里分别去几处张贴。



   80年代初与丁方来往密切,他建议我该去北京做一次展览,也希望我搬到北京画画。91年经他的推荐,我在北京音乐厅画廊做了人生中的第一次个人展,三十几件均为表现风格。

   91年的漂泊展实际是对后89后形势的测试,虽说展前作品均要经过文化部门的审核,但展览能如期举行也说明北京当时文化管制上有了松动。我应该是南京艺术家在北京的第一个个人油画展。展览是很顺利的,期间中国日报海外版与电视英文频道为展览做了报道,驻京的外交官也前来看我的展览并收藏。


正在为北京个人展做准备的我   李玉祥摄于1991年

   要感谢批评家栗宪庭,在展览当天携圆明园的艺术家前来。大约是87年他来过我南京生活的小屋,喜欢我的早期作品,老栗更看重作品与艺术家的生存状态之间的契合,并希望我参加北京现代艺术大展。


《漂泊---周云侠北京个人展》  1991年前来观展的艺术家和朋友



漂泊展宣传资料

 

              《束缚与挣脱》  1991年                      《嚎叫》1991年


 

         《米子格背后的人们》油画 1991年         《餐桌上的风景》油画 19912013年


 

官方报纸和英文电视频道为个展做了报道

《雨夜穿越马路的人》1991年

《雨夜穿越马路的人》(见吕澎《中国广州九十年代艺术双年展油画部分作品文献)这幅作品记录了我对开放前沿广州、深圳的切身感受,都市化中饱含着的挣扎,也是内地人看广州、深圳。1991年北京个人展以后,这期间又接到批评家陈孝信有关广州双年展作品的征集,当时南京一些艺术家都投稿了,我将《雨夜》参加征集,后被入选1992年广州双年展,那时能参加这样的展览是不容易的。因为我急着要去深圳,两人知道我要走就拍胸许诺很快帮我将作品运往广州展览指定点,可开展那天只见画册里的图现场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件作品。回来问他,回答是寄错了,将《对话》寄出去了,我还能信吗?那幅画从此下落不明。直到今天我才将此事说出,以消除误解。


《对话》1991年 此画下落不明

    《对话》 油画 1991年。这也许是中国第一幅以油画形式创作的机器人作品,是我对未来的思考。图中两个机器人在相互接受信息的方式交流信,通过腹部的视频仪的光波,由传递系统导入指挥系统,是北京漂泊展中较为特别的一幅。

    94年刚过完年,我正式进入圆明园画家村,成为村子里个一员。当时国内艺术开始进入的观念表达期,天使的符号开始进入我的画中,他引领我来到圆明园。


圆明园艺术家们过着波西米亚式的简单生活

  我1995年北京圆明园时期的生活应该算极简风格了,也是当时的普遍现状。在一间20平米昏暗的屋子里,要有床,通用的办法去北大附近茶叶店里买来四个包装木箱支起铺板,于是有了床;要有火,把炉子提到门口生燃于是有了熟食,这是第一天。

   哪怕愁云再多,屋子再简陋,夜里竟睡着了,即便把我搬到垃圾堆也是美梦。第二天大清早路边小坡上茅房撞见熟人打个招呼,一天的复制又开始。九十年代当地还都使用燃烧煤炉,放在屋子里正好可以使屋子里增暖。屋子没有窗,像黑盒子,经常传来隔壁小个子房东男人受到他强悍老婆为家庭琐事的粗大嗓门呵斥。

   第二天生炉子认识了南京人印俊,之后常去杨卫、徐一晖、胡向东那里打发时间。露天菜市为一块空地,菜贩子大清早吆喝,准时早八点几个壮汉蛮横的将所有人清光,于是有的菜贩子蹬着北京特有的平板三轮在村里转悠。总是白菜萝卜没有变化,没有选择的,活着只为白菜萝卜了,后来几个人都画白菜萝卜也是情理之中。



《心愿》    1995年于圆明园画家村

  匮乏,精神(指女人)、物质(指猪肉)都缺,几个光棍在一块儿还傻乐,比起现在压力真不算什么,这成了今天回忆的神话,是无法想象的。忘不了张栋小院子里三块砖立起来,去林子里捡些树枝就可以烹饪,一天三顿像野炊,他把毛主席纪念章别满一身,人没到,风铃似的响声先到。一个小黑锅里煮着几块扇子骨,骨头汤喝完又加水再熬到完全熬不出上面见不到丁点肉渣,然后又把它高高的像图腾一样挂在那里----对肉的渴望和崇拜到了极致。


《美好生活》油画 1995年于圆明园画家村

  一个人唱不了一台戏,单口相声毕竟力度有限。差不多94年岛子就有过一篇关于昆斯的对话翻译在圈内有所影响,昆斯理论中的美国中产阶级换中国就是大众,他站在中产阶级立场坚定其价值观并有意引领他们。虽说是美国,其观点和毛的思想存在着某种可变通的可能性。将昆斯与毛的理论相对接是我们当时讨论的话题,事实上无论主流还是民间,低俗蔓延已为常态,不低俗才不正常。当时艺术界视角也都聚焦在“玩世现实”、“政治波普”,搞自我存在的现代主义行不通,评论家鼓吹要有话语权,存在决定形式,搞史论的不就记录这些吗,内容要中国化,所谓打中国牌,消解自我化。从春节晚会到火车杂志再到美术评论,都在放大现象。从审美标准看,长期形成的苏派写实尤其以央美为主线贯穿的评价系统仍然是当时主流与非主流的评价标准。尤其北京,当时不存在搞纯自我的土壤,只能考虑在打中国牌上绕过去有所不同,既然如此不如顺水推舟以俗还俗,目的就是整一套庸俗回应学术界。

   圆明园时期,基本都脱不了文青傲气,看似谁都不买谁的账,全是牛人(当然据说也有孬种,背着画家去汇报讨好的有,结果都一样下场)。徐一晖那间沿街拐角十平米不到的窄长的小屋里经常几个人一坐半天,开小会。小讨论杨卫不太参与,估计那时他就已打算下面专职搞评论。决定好之后,大家分别去找素材。他们去北大附近地摊找大众杂志,我去了不远处的猪圈,拍了些猪。


   在读小学时就听说一个意大利人污蔑丑化我们伟大的国家,说他把猪撒尿时的镜头与伟大的国家放在一块儿,而我从来就喜欢猪。58年大跃进,我在一片欢天喜地的热烈高潮中来到这个世界。无论听还是看都是一片大好形势,猪不止一次的被人们高高地抬起,作为祖国的富强、人民幸福的符号,我想在任何时候猪的命运就是人的命运。再说,对于一个收入几乎为零的人来讲,筷子上每天能夹上一块滴油的猪肉不能不说是件奢侈的富足。所以我的那些作品也是最早将猪的符号与现实结合的实验者。


《私人频道》1905年于圆明园

我的第一个装置作品是早期帷幕的沿续

   两三个月之后各人都已有各自的作品,而文章也在杨卫与徐一晖之间紧锣密鼓的进行。这些行动完全出于自愿,没人发工资的改造历史,换体制内画家那是接上面的订单才会去做的。

   杨卫,湖南人,嗓音透亮、文风犀利,他的《中国人民很行》还真像是一盆脏水,完全撇开固有的绘画技艺,非常到位。也许徐一晖觉得他的作品太美(美是一种传统的共通的审美认可),又街上找来农民工,花钱让他对着白菜画了一幅大概的线条白菜,他只在白菜上面添加了一行字,意思是在吃之前先来一次写生。在徐、杨的文章竞争中杨卫毕竟是写手,先拔头筹文章很快出笼,发表在当年的《美术志》上,为之后老栗的艳俗做了铺垫。这些旧账我不说估计会就没人提。

  我今天谈这些目的是还原历史,对自己那段历史负责。我离开圆明园之后,那里后来发生的事情对我并不重要。我只想告诉关心那段历史的人,事实上那是一段特别的记忆,之后的艳俗展我有无参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小组,如同一支乐队,而不是某一个人。之后我觉得这个土壤里无论大小团体事情到了最后都会变味儿,欧洲学术界存在这种现象吗?


左一小袁、杨卫、徐一晖、刘峥、胡向东   ---柴小刚提供

往事仅是昨天,圆明园时期的庸俗艺术小组


左一小袁、胡向东、周云侠、徐一晖    ----柴小刚提供


《文化崩溃时代的庸俗艺术》     ---杨卫发表于1995年的美术杂志

  我圆明园时期的这些作品立足接地气加反讽,散发着朴实的精神,艺术骗不了人,想不朴素也不可能,之后在南京又将这一精神加以充实,并于2000年在南京做了一次对话艳俗的个人展。


 

               《刀工刀法》1999年                        《美好生活》1999年


 

《幸福》1999年                        《白化病人自画像》1999年


《晨练》 1999年

 

《幸福庄园》1999年                        《常识》1999年



 

《中国菜》1999年                     《幸福圣诞树》1999年

   显然这些作品在当时南京应该算是泼向文人墨客的脏水。两千年时这类作品在国内也算走在前面,起码是不落伍的,汪继芳对此做了一次有趣的报道。

2000年于南京朴实生活个人展  左第二陈孝信、周云侠、罗隶、徐辛

  2002年于南京谷里大塘金岛的晒太阳艺术派对上的麻将演绎《晒古诗》为该活动的亮点之一,也是将民俗文化麻将与两千多年前金缕玉衣形式上的对接,并在之后的绘画中深入推进,是对之后国内类似作品的出现有着引导作用。

2002年于南京家小区

2002年俞勤拍摄

2002年俞勤拍摄

前面的体会让我回归到自我避世


天使又出现并引领小猪来到上海滩  2002年于浦东

  2002年底我来上海,又从上海转移到水乡朱家角至今。朱家角位于上海西面紧靠江苏的一个水乡古镇,其中放生桥最有名。进入古镇过放生桥,我以每月四百元租下沿桥边的东井街一间分上下约五十平米的民宅感受民风民俗,过着隐士生活,可以说02年至07年的几年里把自己放在世界的角落,对于外界我几乎是封闭的。

  虽说那个时期受着金融风暴的影响,上海、北京当代艺术仍然如火如荼之中。朱家角除了北大街有少许游客,其它地方整天也没几个游人。小小民宅,下面画画,上面睡觉。白天做有关朱家角民俗的作品,晚上握着鱼竿坐在河边,品味人生与自然。


                             03年初于上海浦东画家村开始线相作品


《硬边风景》   2002年   油画于上海浦东画家村



《长裙》2003年于朱家角东井街门口


《冥想》2004年开始明确以线加透视的线相绘画


《悬置》  2005年


            2006年于朱家角废弃的中学内             05年于朱家角东井街创作线相绘画

 位于东井街92号的住处下后室拍摄于05年,在做新解构主义的线相绘画,那时国内还没有流行线条画。


2004年于朱家角我的画库


《玄》  水墨宣纸 2005年并于07年北京麻醉展出


 


 

《聚集于扩散》综合材料 04--07年

    该系列07年展于北京艺术文件仓库,感觉国内艺术尤其北京当时人处于意识形态的纠缠之中。

 

《线相方块》2006年


2007年于朱家角


             在贴蟾皮抽象作品的我                         2009年于西井街

2009年于西井街小院内

  2007年薛红艳于南京博物院策划了继85青年艺术周后的又一次大型艺术大展,并做了普查式的文本,这部文献基本概括了江苏艺术家尤其南京的艺术生态。



  2006年王兴伟来朱家角玩,要看我在朱家角干什么,我说我的作品还是不要看,比起现在大仓库工作室的轰轰烈烈简直就是丢人,他执意要看,我只能带他阁楼上看一些线条小画,看完以为有意思。

  07年王兴伟来电话谈到展览的事,我问什么地方、多少人的展,他说是北京文件库我的个人展,起初很开心,瞬间又犯难,解决的办法是他给我垫上印刷画册的费用。我打电话与艾未未商谈个展命名,他说听你说在做蟾蜍皮作品时用嘴吹气嘴有麻醉的感觉我点头,他说那就叫麻醉吧

  北京个展之后,去虬江路旧货市场两千元买了一台旧手提电脑,学着登陆各艺术网站,之后将以前的作品发在博客里,才开始进入网络。


北京艺术文件仓库麻醉周云侠个人展


与蟾皮花纹类似的《玄-问天》宣纸水墨  2003年  


《大悲咒》05--06年



《线相方块》油画 2007年



《理念的表象》 油画 2012年

折叠式语言的作品在当时也算是具有语言上的突破意义

   “麻醉展是一次朱家角封闭生活和艺术实践的梳理,展出了五年内于朱家角有关民俗与生态方面的主要作品,其中《大悲咒》耗时一年。

   包括上海在内,尤其周边郊区食用蟾蜍为当地的*俗,熏拉丝的特色食品摆上古镇摊位,一种特色下酒菜,让不少吃货特地前来。到朱家角更是视觉与思考的主题,每天有人源源不断的从各地运来,当时菜市上活蟾蜍三元一斤。由于销售量大,蟾蜍也越来越贵,如今已经不多了。

  从02年开始我就试图通过艺术形式反映*俗,当然也是舌尖上的事,希望通过作品来超度被剥夺的生命,也是对自己的一次又一次的放生。基本每天早上去贩子那里捡来他剥下的皮,之后是花钱买来,于小河边清洗再家中消毒处理后风干作为主题为放生的系列作品的材料。


《呈现》   蟾皮贴 2009年


《公主裙》蟾皮贴 2008年


《麻将香奈尔》  牛骨麻将  2010年


《呈现》蟾皮贴 2012年

   通常抽象作品都是超现实的,而我的这一抽象作品却是反映现实,是对西方抽象艺术内容上的补充。


《兔子革命》系列之一  油画 2013年  


 

《异形书写》 油画 2014年              《范宽不再》蟾皮贴画  2014年  

《理念的表象》水墨宣纸 2014年  


《金鱼女人》 油画 2015年


《放生》蟾皮剪贴 2016年



《硬边风景》  油画 2016年  


《竖着的硬边风景》 油画 2016年


 

《怒骚之花》 油画 2016年                《艳骚系列》 综合材料 2017年


《月亮女神与天体》  2017年


《偶遇》   2017年

《四色素描》  2017年


《六色素描》    2017年

《单色素描》   2017年


时间的缝隙---上海沪申画廊周云侠工作室开放展


时间的缝隙---上海沪申画廊周云侠工作室开放展


时间的缝隙上海沪申画廊周云侠回顾展



 时间的缝隙上海沪申画廊周云侠回顾展



2016年于上海沪申画廊西岸展会上的展品


2016年4--5月底,上海沪申画廊艺术总监张离为我做了时间的缝隙两个展览,前一个月将我的工作室大概移到画廊,之后拆掉又做了一个经典式的回顾。张离从170件作品中梳理出有代表性的几个阶段作品,展示了一位自85以来的艺术实践者在生活与作品间形成的脉络。自己觉得这个回顾既是总结也是了结。客观上讲,这个回顾展没能在南京举办实在是遗憾,也是南京人在上海的第一次回顾展。

   我还没到终点,只要生活在继续,就不会停止思考,想站在原地不动最难。只要欲望不平息就会把人分成几分。回过头看我走过的路,有热有冷,但都需要激情。我觉得激情有两类,一类热骚(表现),另一类为冷骚(非表现)在我身上都具有,这种矛盾比较突出,也觉得正常;因为人是完整的,都有价值,但我更相信冷激情,这在我做麻将和大悲咒作品的过程中体会较深。撒野容易,但在没有明显回报的情况下去做艰难而又长期的作品是需要排除干扰,那种毅力来自一种看似冰冷的力量,我称之为冷激情。

   

                                                 周云侠于上海朱家角   2017年7月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