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菊如

文物研究馆员,文史学者,书画家(精大草)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关于黄庭坚《砥柱铭》之我见
发表:2017-07-12 17:29阅读:71

关于黄庭坚《砥柱铭》之我见

撰文王菊如

   自从黄庭坚的书法长卷《砥柱铭》,被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夜场以4.368亿元(人民币)成交,这-中国书画艺术品拍卖的世界记录,曾引起国内外有关媒体和人士广泛关,说好者有之,说“泡沫”者也有之。笔者以为,总的看来是好事,对中国文化艺术走向世界有利,特别是书法,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代表名單,是增加说服力的。然而成功的拍卖,也引来-片真赝争辩之声。文物界人士,书画鉴定家,专业的,业余的,爱好者,利用各式媒体平台,表达自己的意见,总的倾向是健康的,是一种社会责任和担当的自觉反映,是-种社会公务的参与意识与监督意识,尽管有些文字缺少学术规笵和应有品格,但是观点是鮮明的。在纷纭复杂和舆论中,据有关方面统计(权威性难以确定),言假者声音大大超过言真者声音。但笔者仍以为,意见正确与否,不在多数与少数之比,特别像书画鉴定这种专业性強,附带条件范圍宽,涉及知识面广,不确定因素把握难,要作出较为客观的分析,断定接近事实的其相,必须慎之又慎。有的文章仅以了了二三千字,论奌虽然鲜明,但论证并不充分,说服力也欠缺;有的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就武断地判《砥柱铬》为假,失之隨意。笔者今就其中某些观奌,加入其间,谈谈自己陋见,以就教方家:

 

    一、 出现异文,不足论假

黄庭坚《砥柱铭》书法长卷(书卷总长11米,卷軸长约8米,通卷高940px),是书录唐名相魏徵《砥柱络》一文。该文虽为名文, 唐代就有许多书家曾抄录并付诸碑刻。据史料记载, 书录者至少有薛稷, 柳公权等人。不过到今天, 除了在《黄庭坚文集》还收录其文外,其他流传本只剩十六个字了。有些论者认为, 此次拍品《砥柱铭》文字与黄庭坚文集收录的同一篇铭文与跋, 文字内容相对照, 互有异同。《砥柱铭》书法长卷(下简称“有邻馆本”)有改动多处, 如 其中跋文据黄庭坚《黄庭坚全集` 别集卷九》《题魏郑公砥柱铭卷后》计258字, 而拍品只有189字. 因此便断定铭文与跋都是作伪者所为。

此论似太轻率。论者首先沒有考查黄庭坚文集中的《砥柱铭》下简称“刊本铭”) 是如何形成的, 是否经过黄庭坚本人校订, 结集时存有几种文稿, 付梓时釆用何稿?付梓后, 它曾经有过多少版本, 其中不同的版本中“刋本铭”是否-致, 有哪些些异同,又作了哪些校勘, 底本是宋版还是明版, 如此之细之巨的文献功夫, 以版本学方面的要做的功课是不能少的, 功课做好、做全,然后方可言铭文(含跋)之短长,方可言“有邻馆本”之异同。

一般而言, 千年或数百年前的古文, 即便编纂成集,异文的存在都是客观的, 也是沒有什么值大惊小怪的. 我们的前人, 在这方面为此还独立出一门学问, 就是校勘学, 专门解决不同版本之间的异文问题, 但这种解决, 在文本身, 内容较符作者本意, 或版本自身优劣, 恐怕也不能完全保证是最原始的状态, 理觪和改动往往带着历代历朝好事者,编纂者主观意识. 他们的水平高低和文章的原生态,有时关系並不密切, 这种常识不可不知。唐代, 虽然己发明了印刷术(雕版印刷), 但主要还用在佛经传播, 至于典藉的利用, 那是在公元七世纪之后很長-段时间里才可能逐渐普及, 此前后, 文字内容的流布, 还是主要靠手录, 还有就是碑刻。手录, 就像敦煌书手抄经-般, 不管认真程度如何, 漏抄, 误抄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这不是水平高低的问题. 魏徵的《砥柱铭》原本如何? 那遗存的十六个字是否就是不折不扣的真本? 在缺少参照本的今天,是很难判断的, 但至少我们可以推测, 黄庭坚之“刊本铭” 可能是根据那十六字校勘的(是黄庭坚本人还是后来的编纂者或刻书商所为, 都不重要), 因为较早, 接近原始,这种推测, 方向无大错. 关于抄录的差错和同篇章出现异文情形, 总而言之,情况较为复杂,不能-古恼儿都算在书录《砥柱铭》的黄庭坚(?)身上。我们可以以唐诗为例, 即使在同-朝代的不同时期, 都有异文的发现。如有-次,笔者在上海博物馆见到-件瓷器残碗,上面书有唐·张继《枫桥夜泊》七绝诗,内容明显与今《唐诗三百首》所载不同。却不能言《唐诗三百首》所载为假。再如《唐写本唐人選唐诗》是敦煌石室发现的唐人写本残卷。除了保存今已所佚的唐诗数首外,“其卷中诸诗。今集本虽存。而异同至多。篇题亦有异同。迨每篇中必有数字”(《唐人选唐诗·唐写本唐人选唐诗提要》上海古藉出版社。1958年12月第一版)。那么,是抄录者的错录呢还是后人编綦者的错呢?抄录者即便有错,至多-两字吧。说编綦者错,也不可能文(诗)无底本(出处)吧,都有所据,比较而言,敦煌本可能更接近原始状态一些,至少是传布的状态。

到宋黄庭坚时代刻书业己发达,个人文藉产生不同版本, 由此流传,有的淹灭,有的遗存,历史情形並非是选择最存真的就留下,其他就淘汰。留存者往往都是某些偶然因素(当然也有历代藏书家的辛酸)。不同的传本(其原始可能是宋以降历代雕版版本) 所载文字往往有异, 诗词如此, 文章其实也如此. 否则, 版本学的研究就显得毫无意义. 在黄庭坚时代, 他看到的或书录所依据的是《砥柱铭》的抄本, 或是刻本, 或是唐书家的拓本, 我们今天很难知曉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见到过铭文通篇内容. 至于内容与“刊本铭”接近还是与“有邻馆本”接近, 这个问题也较难落实. 自然还可以研究。在沒有极为可靠的史实依据之前, 我们就不能以其一端否定其另一端,. 了解这种情况, 至少应该釆取存疑(作为学术层靣),而二种版本(铭文及跋的文字内容与书法书录内容),完全可以釆取並存的态度(作为典藉与文物),而不是非此即彼,以此否彼或以彼否此. ,这才是历史的辩证的观奌。

 我们还可以从另-个角度看,异文的产生可能是书者主观因素。黄庭坚书写长文的*惯,往往还喜欢对原文文字内容作些节简,无论是对他人的还是对自己的。对他人的,其出发点也许是随自己所好, 加上本人驾驭文字的自信能力,对自己的,有时事过境迁,心情与思绪不可能一成不变,对某事物的大观点末变,具体叙述稍有变化,这是顺理成章的。对他人(前人)文章的改动,如在《廉颇閵相如传》长卷书写中也有多处改动原文的出现. 书法艺术与抄书(复制)毕竟不是一码事,抄书古代叫“过录”, 如文书,-式数份,复份不能有错舛,但是要求归要求,实际情形,也总有例外,因是手录,稍有不慎,便有抄错。书法是艺术,变化是常态,愈才高本事大的人愈不受羁绊,这样才是叫艺术。以所谓出已见异文和错字来作为赝品的根本依据,尚缺乏充分的说服力。

 

   二,错字避讳  原因复杂

 

   书家书错字,本不可原谅。这是书外功夫之一,即文字,文学功底。今天有些书法协会,如北京市书法协会,己明文规定将书写错字,别字的稿件拒绝在参展参赛门外,笔者曾撰短文为此呼好。对待历代书法遗存,作为文物遗产,则要宽容些,不能因出现误写,误用文字而将其-笔抹煞。更不能以所谓“错字”为据,将整个书法艺术都给否定掉了,即便文物鉴定也同样如此,历史上能流传至今的瑰宝也好,-般文物也好,都要谨慎对待为好。切不可“指鹿为馬”, 更不应“指真为假”而应实事求是,作符合历史原貌的恢复,既搞鉴定,一定要具备优秀历史学家的品格,要注重常规中的特殊性,特殊性反映的普遍性。在书画鉴定中,往往不是以常规擅胜,也不是以普遍性择疑,真正能解开历史之迷的,往往是特殊性,常言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在文物书画鉴定中,还从来未见“万能钥匙”。在参与黄庭坚《砥石铭》书法长卷真贋论辩中,有人就手中拿着“写错字”“ 无讳笔” 等“万能钥匙”, 企图解开真赝的大门,实选错了钥匙。关于历史上的名书家写错字,作为善良的后人,总有些不忍心看到,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但事实上又是不可避免的。有些学者从书家书写时的心态,心境,精力状况,书写环境等要素作了些分折,都是较为中肯的,黄庭坚书写时,心情是否最佳,是否是快乐书写?是否有欧阳修所言的“静中之乐”“静中至乐” 这样的时空呢?这个疑问我们只要引-段黄山谷自己的话即可释疑:“庭坚顿首,承见谕,早当过此,足佇甚久,何以不至耶。雪寒,安胜否?大轴今送,然勿多示人,或不解此意亦来索,匠石斫鼻则坐困矣。·····”(黄庭坚《明叔少府》)这是他写给杨明叔这位受赠者(《砥石铭》书法长卷) 的信,语多有些无奈,不然为什么告诉朋友兼学生“勿多示人”呢?要知道,暂时的坏心情是容昜写错字的。此外,书写大件作品,非常得气,手感笔感也可以,但一不小心写错一字,接着神差鬼使,往往会不断写错字,有一些书写经验的人,应该也会有这种较为尴尬际遇,什么原因事后也弄不清楚,可能是因第一个错字而分神,影响注意力集中的缘故吧。在《砥柱铭》中,有人找出的所谓“错字”将近十个,有些其实也不算错,如“源” 字,至多是异体写法。还有如“旁” 写成“傍” 似乎也算不得原则性错字,在许多古代诗词中也是互通的,笔者在抄录中也时常碰到,开始也以为是错的,后来才知道这是沿用的*惯。原始本中手录如此,后来版本陈陈相因的缘固。还有如“礻”旁写成“衤” 从书法的角度看,也非明显错误,傅申先生剖析甚详,此不赘言。其他如多一奌少-奌,多弯曲-下少弯曲-下,在中国书法长河中,能算个什么大原则性差错呢?如果是-篇教科书,那情况就截然不同了,不能以讹传讹。总而言之,无论什么原因造成的“错字”,都很难成为否定《砥柱铭》为真迹的充分条件。

 

   此外关于文字避讳问题,有人指出:《砥柱铭》中“玄” 字有刮去最后一点的痕迹. 无非是说, 制伪者不知避讳, 收藏人懂得避讳, 为了充当真迹,所以要“刮去”这最后-奌, 证明《砥柱铭》是宋代真本. 首先, 不要低估真正作伪者的水平。其次, “玄” 字那奌是否真的人为刮去,尚无确论,就算谁編的这个故事是真的,也无法动摇《砥柱铭》半奌真切身份。应该说,文字避讳,在宋代,也算是严格的,这种陋*,有时影响后人通读古代经典(指善本,影印本, 而今排本已无此烦恼), 但对书画鉴定而言, 倒成为极好的辅助手段. 有時甚至起关键作用. 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重性, 避讳现象, 也同样, 制假者难道不懂嗎? 有些书画赝品,看来也真是避了讳, 却十分生硬做作,可是仍不能掩盖其假. 有的看来並沒有刻意避讳, 有时通篇中同一字, 有时避讳, 有时却不避讳,那么, 遇到这种情形如何鉴定?如米芾《蜀素帖》,董其昌曾多次观评,沈周,祝允明等也评价甚高,未见疑义。然米芾在书录自己的诗作时,本应避讳省笔的“殷”字,在该卷中两次书写,情形却不相同,在《擬古诗》中“殷”笔笔到家,毫无顾忌,并不避“讳”。 而在《送王煥之彦册集英春殿鸣捎歌》中,好像醒了,将同一个“殷” 字,最后一笔就给省去了(参见该帖影印本墨迹)。此卷《蜀素帖》至今末见疑伪者,而笔者据此倒是“疑”过一回,但想到先师教诲“孤证不立” 的学训,辨伪的文字始终沒能写成。  另有《孙过庭景福殿赋》,此卷原无名款,因卷后有宋人曾肇跋语称为孙过庭书,文博界由此沿称为《孙过庭景福殿赋》,然书风与唐截然有异。不少鉴定家发现该卷中有“玄”,“讓”,“署”,“构” 等字与宋代避讳相关的缺笔, 由此不能确认为唐孙过庭本,可能是宋人临本或宋无名氏所书。但也只能存疑而已。曾有人认为启功质疑张旭《草书古诗四帖》,是以“玄”字避讳为铁证, 就是诗中“丹水”之“丹” 字代原“玄” 字, 由此推定《草书古诗四帖》为宋人书,时间在宋大中祥符五年所书。看来理由充分, 但实际是典型的“智者千虑”之失: 一,宋人避“玄” ,-般采取省笔(即缺笔),前文就是最好的佐证。只有赵佶(宋徽宗)《千字文》改“玄” 为“元”,同音异字,因为他是皇帝身份,大概省笔有失体面吧。说是改“玄”为“丹” , 目前尚未见充分的例证,所以难以立论。二,已有众多学者, 指出诗中提到的“丹水”之水(地)名,确实存在,故论该帖改字避讳纯属子虚乌有。如将“丹水”复原为“玄水” ,文意更佳? 恐怕也不能。上文分析了宋代避讳现象的一般特征和特殊案例,无非可以说明,抓住-个玄”字,无论刮不刮去最后那-奌,尚不能充分证明《砥柱铭》为伪。

 

    三, 质疑虽多   难撼“砥柱”

 

   至于有些学者从黄庭坚的书风,艺术和技巧方面着手,分析《砥柱铭>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算是抓住了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方向是对头的. 但是方向对不等于方法对,不等于切入的问题对。多数人以极为善良的出发奌, 以自己理想的黄庭坚书法标准(实际上是论者自己设想的主观标淮),来衡量判断自己並沒深刻接触过的《砥柱铭》,自然会产生这样那样的距离感,这本是很正常的。还比如有些人,肯下苦功夫,以《砥柱铭》中的某些字与黄庭坚其他书帖中的相同的字作一一排比,作所谓“直接参考系” ,由此指出种种异同,但主要还是抓住了比例很少字的“异” ,而对绝大多数的“同” 的字 却不屑一顾,以这些粗看起来也确实与他帖並不雷同的字,从“以少胜多”的理念作出“尚未得黄庭坚笔触堂奥之一二” 的结论(《<砥柱铭>是黄庭竖真迹嗎》,载《美术报》34版,2010.7.24)。这恐怕只能作-家言耳。还有些人以古人和黄庭坚的书评书论来体味黄庭坚的字, 实际上是务虚之举,就是以墨迹对照墨迹,都是可以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何况理论。各人可以有各人的研究心得,这种体味与心得,书家和非书家也有区别,鉴赏水平深浅有区别,这是常识。仅此一端,也难立论。世界上没有一个书家,将不同年岁, 不同环境,不同心情,不同动因而写的同-个字,能做到笔笔相同,就是现代机器印刷,还有墨色深浅之分呢,何况是人在动态中的书写,许多变量恐怕自己也难驾驭,像有些*惯性的笔触,如不刻意为之,也照样会变化,因为这是书法艺术,变是常态。许多人就喜欢这样高谈阔论,好像很懂书法,很懂黄山谷而口口声声涚《砥柱铭》是伪品,总体上笔者赞同黄君先生和傅申先生的鉴定意见,认为作伪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像《砥柱铭》这样煌煌巨作,作伪谈何容易,至少目前我们也还没有掌握作伪的充分证据,尽管也有人竭力否定(视而不见,略而不论)《砥柱铭》传递出来的丰富历史信息,如众多有名有姓的跋文,鉴藏印章,该作何种诠释?一个认真的学者,讲学术规范的鉴定师,岂能用轻率的一句“作假”两字,将其文化的,收藏的, 鉴赏的,传承的等等多元多层面的艺术语言一笔抹杀!这种虚无主义的态度乃是当今书画鋚定的大敌。

《砥柱铭》的总体风格,书艺气息以及书体造型,是黄庭坚的,非元明作伪者所能为,这恐怕是毫无疑问的,即便出现诸多疑点, 也客观存在,只是因为真接材料暂时匮缺,我们暂时还不能完全恢复现場,所以只能作相对判断。也正因为《砥柱铭》是黄庭坚的墨宝真迹,所以它也经得起各式各样的质疑。

质疑虽多,难撼《砥柱》!

这是笔者的结论。

 

 

 

 




分类:

文化遗产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