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争先恐后的找爸爸
发表:2017-07-14 06:39阅读:94

苹果、香蕉,叶,落的叶,躺着的床,悬浮的灯的光,这是周凤仪的作品。

塞尚的苹果是凿出来的,周凤仪的苹果是切开的,只有切开,你才知道痛知道爱,嘴唇咬的也说不定,你咬了,是什么意思。
香蕉,好,不安的,不安分,似舟,似月,舟在水上行,行过,月在海上漂,飘过,这样说来,舟,永恒的单身,永恒的落魄,月呢?寂寞,这跟周凤仪的作品好像没什么关系,我自以为是罢了。
迎面吹来的风,扰得叶儿不安宁,落下,周凤仪在地上捡一片一片叶子,叶变黄,变淡,落入草丛,没了,叶在纸上苏醒。
躺在床上,床是怎样的,长方形的紫禁城有一张床,巴黎阿尔勒黄房子也有一张床,到最后,一声巨响,床、黄房子被炸得粉碎,二战开始,结束,艺术家巨响,梵高活了下来。
仰头,注视,灯在发光,总有一种开始哲思的态势,一哲思,尼采就疯了,艺术家机警,觉醒,尼采是艺术家。
这个世界忽而起忽而落,不安、不圆、不对,懂得不安的人更懂得安宁、圆满、对错、真实,保留住一点点切口,是自知之明之后的自明。
当代文化繁荣,至少是表面的繁荣,人处在社会的位置,位置扮演的角色是必须思考的命题,两方面,艺术家自身的生存与艺术的问题,生存是摆地摊,艺术是杜尚的小便池,真正的艺术家要像魔术师一样折腾,蹦蹦跳跳。
80后,注定是一群失败者,艺术的失败,就是说,成功注定是失败的,艺术家的失败是光荣,没有人承受得起这样的光荣,那好,艺术家也聪明了,平凡起来,说白了,务实,世俗,随之世故,掉下去,那不是杜尚的小便池了,是大马路、菜市场,我曾和周凤仪谈过,这不就是交配的人生吗,生命的延续如此,艺术的延续也如此?生出来的蛋,那只能进菜市场,进不了博物馆美术馆。80后惊醒,然后,呼呼大睡,就是这态度。
80年代以来,思想的维度以开放的态势展开,甚是轰轰烈烈,小男孩的笑声哭声,管他娘的,嗷嗷叫。镜头快速闪过,摄着今天的人的脸,脸的眼睛,躲躲藏藏,时代的样子,无情而已。滇池的水,死水一潭,上面飘的是浮萍,发臭。
与此同时,身处文化的环境,周凤仪以“不圆”定位自己———或许我们可以解释为,她对生命、社会、环境等的认知或态度,成为她目前所了解的生命形态,她以一种后退者的姿态,面对苹果香蕉的不完美,正因为不完美让她内心安宁而细腻,散发出最亲切的问候,成为去其艺术的味道。今天,艺术家迷失,怕落寞,争先恐后找爸爸去了。

周凤仪提示我们环境的态势,同时也表明了她的态度,即“以退为静”的自我独白。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