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

四川美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美术理论家、艺术家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扩展背景来看黄宾虹
发表:2017-07-16 16:13阅读:202

                 扩展背景来看黄宾虹


                                                        张 强



 


 

 

“借着3.4亿谈谈黄宾虹”:“有友问到:你的《国画现代形态》一书,号称以超越的立场批判历史,居然没有提到黄宾虹,今日看到他的价值连市场都高度认可,被社会广泛接受,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判断力出了问题?!”

我觉得中国画存在着三种形态,一是遗产型的中国画,二是在遗产型基础上进一步民间化、官方化,甚至江湖化的中国画。三是现代型的中国画。我的《现代国画形态》所关注的是第三种形态的中国画。在第一种形态中,黄宾虹是古典的回响中的绝响,他没有想到要适应时代,也没有做到进入现代空间,他是在清代金石学背景之下,进一步把笔法美学推到极致的人,有人把塞尚、梵高和他比较,来证明他进入了现代空间,这是对艺术史逻辑的谬解。从某种意义上,他没有超出石涛和八大的美学框架,只不过从石涛、八大到黄宾虹,之间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黄宾虹一下显得是那样耀眼。

作为遗产型画家,黄宾虹的价值曾经被严重低估,现在则被严重高估!

当黄宾虹之夜将他的作品推到3.4亿元人民币天价之后,我在微信上发出了以上的内容。这篇短文带来的反响却是出乎我的意料,认同的与反对的同样激烈,于是,又有朋友要求我就以上所提示到的问题,做出进一步的说明。

其实,在上面的这段文字之中,首先提示了中国画存在的三种形态,其次是黄宾虹艺术的性质,其三,什么是现代形态的中国画。

关于中国画的三种形态之中,我做出了如此的划分:

一、遗产型的文人中国画。

二、泛遗产型的民间化、官方化,甚至江湖化的中国画。

三、现代型的中国画。

所谓的遗产型的文人中国画,指的是能够延续了中国画古典趣味,并且从某种意义上又有所推进。是在中国绘画史逻辑上,进行持续推进的、有着中国美学修养高度的画家。他代表的是中国文人画家所具有的诗书画印既三绝又四全的精深修养。

其实,处在第二类型的画家,泛遗产型的民间化、官方化,甚至江湖化的中国画。他们既没有过去、同时也没有未来。将中国画彻底工具化的加以使用,而不再顾及中国画自身的逻辑构成。这类画家是最为尴尬的。其中学院派的画家,最为津津乐道的写实技巧与科学的训练方式,恰恰是把中国画的“知识”基础彻底颠覆的一种行为。

其实,释放黄宾虹意义还应该继续扩充背景,在信息扁平化的阶段,在视觉文化的层面上,人类已经经历了这样的几个阶段:

一是原始社会。其实,在原始社会最典型的岩画上面,我们可以看出其内在的强烈的趋同性。这是因为在原始社会的层面上,除了列维布留尔人类在灵性空间里所产生的集体思维带来的趋同性的学说。从另外一个层面上,就是信息的扁平化。虽然那个时候的信息共享,由于交通的限制,是异常缓慢的。但是,另外一个便利之处,其实是今天所不具备的。那就是没有“国家”概念的边界限制。虽然信息的传输是以几代人,甚至是几十代人为计量的,但是,传输本身却是没有障碍的。

二是泛遗产型的民间化、官方化,甚至江湖化的中国画。民间艺术的信息扁平化是因为,身处同样的一个知识认识的层面上。以手艺为上,思维结构处在一种手在脑前的状态。因此,在图像制造的特征显见上,却是具有强烈的趋同性的。泛遗产型的官方化,甚至江湖化的中国画,不在本文探讨的范畴。

三是在遗产型的中国画范畴里面,信息的具有凹凸性,我之所以称黄宾虹的中国画为“古典的回响中的绝响”,是因为在他所处的时代里,正是中国古典文化尚在开始流失的阶段。他把握住在其所处的文化氛围之中,最大化地将中国画的古典美学趣味,挥发到极致的状态。黄宾虹的特点,大致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能够体现出来:

1、立足于金石学概念之下的笔法美学系统建构。在同一笔法之中,要体现出“润含春雨、干裂秋风”的含义。与其说这是一种难度,倒不如讲这是将单维度的表现笔法,所体现出来的“时间维度”(春、秋),其支持的学术背景,则是书法入画的极端实践。

2、关于抽象性与乌金拓。很多人将黄宾虹的绘画的“黑墨团中天地宽”拓片“视觉扁平”效果,看做是其艺术对于现代抽象性的预言。其实,南辕北辙:“唐画刻画如缂丝,宋画黝黑如椎碑,力挽万牛要健笔,所以浑厚能华滋”。也就是说,其如椎碑的美学意象,直接来自于宋画的美学趣味,同时,又以书法的笔法意味的隐露,作为其基本的形式结构。

3、黄宾虹对于“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全面实践。“黄宾虹一生,九上华山,五上九华,四上岱岳。西湖、富春及维扬诸胜,更得饱游饫看……”在这一点上,他对于自然予以了全面的诗意化感受,在此方面,他又与清代的四王等人,彻底拉开了距离。

   …… ……

然而,毕竟没有超出了石涛、八大的美学框架。

黄宾虹在今日被追捧,其实还有更为深层的心理机制原因:

之一,作为对于产生黄宾虹土壤的一种遥远的怀念与致意。这就是发生中国古典文化的美学与趣味的情境,已经不复存在。而黄宾虹作为一个象征的标本,被推到价格的高地,是一种集体意识的深层的报复性自嘲。

之二,作为对于一路革命的一种心理对抗。从50年代以来的政治革命,到80年代开放之后的商业革命,再到今日的金融革命,对于旧的生存空间的全面颠覆,对于乡村荒野生态的暴力整饬。

之三,作为对于商业泡沫文化消费的心理补偿。在当代数字化的传播渠道和图像生产的即时性背景之下,一个以毕生的文化修行,徒手凝聚的笔墨功力的一种悖反。

黄宾虹被高估的原因在于:他毕竟不是一位扭转时代风尚、体现当代文化感觉的现代形态的艺术家。只有这样的艺术家才能够成为“时代精神”的旗帜,才应该登上价格的巅峰。

 

注:本文所引文献,见王伯敏著《黄宾虹》上海美术出版社1979-02版

                           

2017-07-10 于巴渝泓月丘

 

张强:两江学者、四川美院教授、英国温切斯特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