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俊

从事书画创作和研究,兼及艺术批评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范美俊:南唐时期的豪奢夜总会
发表:2017-07-24 16:45阅读:77

南唐时期的豪奢夜总会

范美俊

夜总会是什么鬼?俺没去过。也许,你懂的。

夜总会起源于啥时候?可能你未必知道。当然,俺也不知道。


图1  传说中的夜总会

汉末《古诗十九首》之十五: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何不秉烛游”啥意思?当然,古代没电灯、没霓虹灯,更没有今天的不夜城。



图2  十三头油灯  汉代


“灯红酒绿”这词听说过吧?古代可不可以灯红酒绿呢?当然是可能的啦!油灯、蜡烛总有吧?如果还不明白,可去常州陈履生先生的中国油灯博物馆看看。“书似青山常乱叠、灯如红豆最相思。”你看,多么诗意的古代的文化夜生活!今天,不是看片,就是玩王者农药,还读啥书?



图3  鸡尾酒


有灯了,再来一杯酒。这“酒绿”,又是什么鬼?啤酒、清酒,还是加了猕猴桃的鸡尾酒?哈哈哈!


图4  哈尔滨啤酒(没广告费啊!)


油灯、蜡烛,可都是暖色系光啊,应是“灯红酒红”啊?至少,至少得如啤酒那样黄亮,俺读书少,您可别骗我古代人喝的绿色玻璃酒瓶的哈啤,就是“清爽感动世界”的那种!没广告费——呜呜!

古代有一个词儿叫“绿蚁”,意即绿色的蚂蚁,是酒的代称。难道,古代的米酒泡了绿色蚂蚁,莫非,是那本山大叔那种“蚁力神”酒?不是那样的,新酿的酒还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即酒绿,酒的泡沫细如蚁,故称“绿蚁”。谷子敬《城南柳》:“则你那尊中无绿蚁,皆因我囊里缺青蚨。”意思就是说,你那杯子空着,没酒喝?都是我的错,一分钱憋死英雄汉,俺混得差,买不起!饶了俺吧,俺兜里真没钱!如果有钱,酒管够,喝得个天翻地覆,喝得你全身爬满绿色蚂蚁,痒酥酥、麻酥酥!看来,用“绿蚁”代酒,新酒绿如蚁、酒醉如蚁咬,还挺形象哦!

就着油灯,喝着美酒,这敢情也爽吧!所以,俺强烈感觉,这首诗还可能揭示了一个被我们忽略的重大历史娱乐问题——秉烛夜游。那可能是有史记载的最早夜总会——蜡烛夜总会。诸位看官,以为然否?

打住!得说夜总会的事儿。



图5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宋摹本),绢本设色,28.7×8387.5px,北京故宫藏


请看,这就是中国传世十大名画之一的《韩熙载夜宴图》,南唐时期,顾闳中画。

老实说,本文俺是语音录入的,没想到俺说出“夜宴图”三字,弹出来的居然是“夜艳图”,搞得俺的脸呐——唰得一下就红了。罪过!罪过!

长卷分五段,分别是:听乐、观舞、歇息、清吹、散场。每段用屏风巧妙隔开,展现了韩熙载韩府的盛大夜宴。

先看画!



图6  《韩熙载夜宴图》·听乐

第一段:听乐。韩大人和宾客正在屏息静听教坊司李嘉明的妹妹演奏琵琶。教坊司何等机构?就是当年的皇家歌舞团,吃专业饭的李嘉明的妹妹,那肯定也是才艺俱佳,没点本事靠裙带关系也敢在这档口混饭,你以为是谁便安排个尸位素餐吃空饷的官呐?你看,韩熙载侧身坐榻上,双手不经意放松垂下,两眼直勾勾太全神贯注了!哪像今天咋们用什么千千静听、酷狗音乐,即便是再动人的大提琴曲《殇》,都是按快进键听完的。另外,客人中还有一位穿显眼红衣的人,是当年的新科状元郎粲,他可是韩大人的得意门生。注意,这不是高考后各省市都吵吵囔囔的状元,现在各省的试卷都不一样,顶多相当于乡试的解元。郎粲,才是真资格乡试、会试全合格,又参加殿试后得了第一的全国状元,而且没有之一。这位状元,被琵琶弹奏的美妙音乐糜烂。才子配佳人,也不知道状元郎是否醉翁之意不在酒?



图7  《韩熙载夜宴图》·观舞

第二段:观舞。表现的是韩大人亲自为当时的“舞神”王屋山击鼓伴奏,这鼓有些特色,名叫羯鼓。王屋山跳的这可是唐代最流行的“六幺舞”,舞者扭动细腰,风情万种,撩人不已。你看,这高级领导干部韩熙载,也是艺术中人啊!巧妙而精准的把握住舞神的跳舞节奏,让他快三、中四、探戈还是三步踩,舞者一一配合,舞步的节奏丝毫不乱。你看,当时的领导干部也能与民同乐。不过,可能因为画面过于香艳刺激,韩大人的人生导师德明大和尚,背个脸去不好意思看了!德明不是儒教信奉者,而是剃度过的正宗释家信徒,但他也懂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有点不好意思啊!



图8  《韩熙载夜宴图》·歇息

第三段:歇息。这是欢宴的中场休息,主人以瓜果招待宾客,韩熙载在侍女簇拥下卧于榻上休息,与侍女们谈着话并洗手,大意是:“今晚大家玩得嗨吗?比昨天?”榻侧有蓝色被子,也不知道是客人醉酒后蒙头大睡,还是有人在里面躲猫猫?诸位,这可是博士论文的好选题啊!



图9  《韩熙载夜宴图》·清吹


图10  青春靓丽的“女子十二乐坊”


第四段:清吹。休息片刻,宾主又开始准备欣赏管乐啦。长裙飘逸的五位女伎排成一列吹奏,有萧管有长笛,他们可是类似当今大名鼎鼎的“女子十二乐坊”组合?韩大人盘腿坐在椅子上,可能有点发热,脱了外衣穿着素白色睡衣而袒胸露腹,右手轻摇蒲扇,全身心沉浸在管乐之中,也有点儿忘乎所以。有点意思的是,有一男性黑衣宾客站在屏风旁,回头与屏风外的女子窃窃私语,难道今夜要搞事情?比如,抢银行?



图11  《韩熙载夜宴图》·散场

第五段:散场。在轻歌曼舞之后,不知不觉已斗转星移,夜宴准备打烊。这时候,应该有《难忘今宵》的送别曲,谁来唱?韩大人再次执起鼓槌,默默凝视着这一切,神情有些黯然,似乎还在吟诵那首诗:“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看来,宾主都余兴未尽,曲终人未散,有的官员和歌姬有说有笑,有的甚至勾肩搭背、窃窃私语,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画面充满着离别与不舍、热闹与清冷,缠绵又冷静的矛盾气氛,这可是天朝南唐的某种隐喻?

画看完了,分析分析该画的技法。全画绢本设色,是传统双钩填廓的工笔技法。这没什么可说的。全画的男主演韩熙载,在五段画面的个头始终最大,这是典型的传统散点透视法,即根据人物的重要性安排比例,级别越高比例越大。另外,值得说道的是,全画名曰夜宴图,却仅见似燃非燃的高足烛台一支,没画灯更没画灯光和影子。难道,韩大人家穷得连夜宴竟然也是摸黑举行的?再或是如伦勃朗的《夜巡》那样的戏剧性,本来画的是白天巡逻的保安队,人家可是AA制出钱画像的,画完后因为上了一层光油而发黑,后来越来越像晚上才得名的。难道,人家本来画的也是白天的宴会,是因为绢本发黑的缘故?在俺看来,大家都想多了,这本来就是晚上,传统中国画讲究得意忘形、要言不烦,并不会如西画那样各种细枝末节如照片那样真实记录下来,而是主动舍掉了光影等古代画家认为不重要的东西,仅仅简单的线条与固有色即可精准表达物象,足可以形写神、以色貌色。故此,画家不需要炫耀韩大人家的落地灯、水晶灯等豪奢之物。现当代画家蒋兆和、刘文西等运用西方素描的光影与体块造型,已不再是传统的中国画造型技法。

为何要画这张画,而且是一个大行奢靡之风、自甘堕落的官僚的私生活。其实也简单?后主李煜面对虎视眈眈的北周,想提拔一些有才华的达官贵人力挽狂澜、以文治武功实现南唐中兴。当时没组织部,国家最高领导人认为韩熙载堪此重任,但也得明察暗访略加考察,故派画院待诏顾闳中夜探韩府,故而有了该画。哎呀!古时没摄像机、照相机,这画家真是了得,就凭着一晚上偷窥,画出了这么多丝毫不差、生动传神的人物,把今天的那些名画家、画博士甩了多少条街!



图12  清殿藏本韩熙载像


韩熙载,字叔言,北海人,出身北方豪族,后唐同光年进士,学问文章书画都名震一时,而且熟悉礼法与典章制度,因其父韩光嗣坐诛才投奔南唐。他有恢复中原的雄才大略,曾得到先帝李璟重用,当上了吏部侍郎。此时,北周已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匡胤随时可能南方动武。大厦将倾之时,正当国家用人之际,后主急需用人却处处防人,有些大臣病急乱投医受猜忌被毒死。此时,默默怀念起当年中了反间计死得老惨的那个叫袁崇焕的人!被昏庸的崇祯下令千刀万剐,还被愤怒的吃瓜群众羞辱甚至被生啖其肉。几百年唰地过去了——忠君报国的袁将军能瞑目否?

后主想提拔韩大人,但他却难得糊涂,先保住自身性命要紧。怎样才能保命?俺就花天酒地、俺就纵情声色、俺就装疯卖傻,主子您就不会怀疑我搞事和功高盖主吧?俺真没能力取而代之,想都没有想过。所以,就安全啦!据说,韩大人生活放荡,家中妻妾多达四十余人,还豢养大量歌姬,每夜灯红酒绿曼舞欢声,通宵达旦。朝庭给他的优厚俸禄,大都被妻妾分走,他没钱花了就穿破衣、拄拐杖扮成盲人乞丐,到妻妾门前乞讨,这可是了不得的暖男的行为艺术,却被朝廷传为笑谈,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也只当是耳边风。老子就这样堕落——你来打我呀?!

这一场夜宴,场面那真是相当壮观。这里高朋云集,谈笑鸿皆儒、往来无白丁。舞神王屋山,怎么得也是××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弹琵琶的是教坊司李嘉明的妹妹,怎么得也是××音乐学院民乐系高材生;那位穿红衣的新科状元,那一定是未来的翰林院编修;至于德明和尚,至少得是南唐佛教协会副主席……这都是人中龙凤、时代精英啊!这里吹拉弹唱、曼妙歌舞、高级朋友圈、美食和美女如云,哪里是夜宴图?哪是在家中喝点啤酒,狂K王绎龙《摇啊摇》那样简单的歌舞表演,分明是一个汇集半个国家歌舞团演出阵容的大型夜总会。至少,也是高档私人会所。不知道哪个瓜娃子专家,对把作品命名为“夜宴图”?幸好,当年韩大人没有现代人都喜欢的游艇和私人飞机。

而且,这里不是天上人间、不是皇家一号!这里不卖票——不卖票——不卖票!重要的话说三遍,不是有几个臭钱就能享受。这里不刷vip卡、不刷信用卡,而是刷脸卡。这里没有治安检查、消防检查、卫生检查和噪音检查,也不会有人来查水表,皇家派来的侦探画家也只能偷窥,也不知道是躲在那个犄角旮旯偷看的?

清朝乾隆年间四大徽班进京,听说有两只戏班子是扬州大盐商家豢养的,他们留京开创了今天的国粹——京剧。而韩熙载这样一个规模宏大的家庭夜总会,随便找个艺术总监之类的高人调教,说不定今天的好多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源自他家!这可厉害了,俺的韩大人!

本来,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位置正在等着韩熙载。眼看后主时代的南唐大势已去,他曾对跳出三界外的德明高僧说:“吾为此行,正欲避国家入相之命。中原常虎视于此,一旦真主出,江南弃甲不暇,吾不能为千古笑端。”(《南唐拾遗》)。韩熙载死于公元970年,距北宋灭南唐只有5年。在大厦将倾兵火来临之际,想叫他力挽狂澜,他可不是赵子龙、不是郭子仪。用现在的话说,这个锅他不背!!!

那位末代皇帝也挺有意思,除了在朝堂上考察臣子,八小时之外的下班时间的生活作风也管,派顾闳中这样一位顶级画家去窥探其夜生活。据说,后主把这张少儿不宜的画给韩熙载看,“熙载视之安然”(《五代史补·韩熙载》)。即没有任何反应,不承认、不否认、不参与、不评论!俺的心思啊,领导您猜——您看着办!大家知道,公元975年北宋破金陵城灭南唐,次年末代皇帝和其美貌的小周后一同被俘虏至北方,而且小周后还遭赵匡义强幸,有多悲惨,你懂的。

后主写了一首词堪称千古绝唱的《虞美人》词:春花秋叶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这样,连小命也没保住,被毒酒一杯搞定。李煜,谁让你多事,叫你写“雕栏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这不是要反了吗?你不是悲伤吗?这下“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都东流一了百了,所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如果,你写的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保管你嘛事没有!这就叫韬光养晦,安乐公刘禅,就效仿孙膑装疯、司马懿诈病的假痴不癫而“乐不思蜀”,因此得享天年。


图13 美髯公韩熙载


唉,这样一个高级官僚,没有因为挽救南唐、解放世界出名,倒是因为纵情声色一步小心就成了古代娱乐界达人。今天,什么国民老公、大众情人之类的东西,死不要脸的!人家成熟大叔型的韩熙载,那个美髯性感而勾人,人家才是正宗国民老公!



图14 [法]劳特雷克《红磨坊舞会》,油画,19世纪末


顾闳中前去韩大人家一探究竟,结果不小心成就了一幅千古名作。唉!现在这么多的摄影家、大画家,设备这么高级、画技这样超人,也没见几个弄出夜总会之类的名作,为啥身高不足1.5米的劳特累克,人家拖着两条残腿在巴黎蒙马特、红磨坊等地,画舞者、女伶和妓女,以强烈的色彩、线条和笔触,表现了喧闹而放荡、艳丽而颓废的巴黎夜生活影响至今。当然,这位后印象派画家自己也深陷其中,在获得生理、心理及艺术慰藉的同时,也收获了梅毒和更大的寂寞。

PS:有人举报,说这画是假的,不能作为历史证据、不能提供陈堂证供!顾闳中听好,你水平这么高,画谁像谁!万一你把没参加派对的官员也画进去,监察大人按图索骥就麻烦了!因此,历史画并不靠谱,应该是靠谱的。

说远啦,有人说这不是原作,凭啥?各位看官,全画自右向左展开,似乎发现这几段的时间顺序及故事情节,不是那么紧密连贯。难道,被南唐某总局审查不合格,片子被剪了?而且,里面还有一些小细节,似是剪片留下的尾巴。比如,首段及第三段,榻边紧挨着有床,都有一床团状被子,里面好像还有人。首段床上的红被子旁,还有教坊司李嘉明妹妹弹的琵琶一把,难道她弹累了蒙头睡了?或是表演很成功,醉酒后与情投意合的谁在床上歇息了,大家可自行脑补。估计,这张画可能原来有更为露骨的一些场景。不过,为了保持大宋王朝的正能量,那时候没法打马赛克,就把这些内容直接上剪刀删掉啦,毕竟这是一个有名有姓的重大历史事件和娱乐新闻。当时的场景,画家以目视心记再以绘画再现,当时还没有喜欢挖人隐私,擅长偷拍的香港狗仔队。这时候,或许大家会想起前些年的一位摄影高手。

另外,桌台上摆的瓷盏啥的,还有桌椅板凳等好多高足家具,其实都是入宋以后才有的。因此,该画应是后来的演绎版,鉴定大家徐邦达认为是南宋摹本。故宫博物院田艺珉还爆料:“据史料记载,南唐时共有三位画家绘製此画:顾闳中、顾大中、周文矩。”难道,顾闳中想冒功?感兴趣的看官,可自行搜索相关研究。为什么要重画?说不好就是为了保存这位著名的腐败分子,把他当反面典型对大宋王朝的文武百官进行先进性教育。当然,将少儿不宜的图像P掉再重新组合起来,那更是理所当然。大宋王朝可不能借反腐之名而行宣淫之实。那,原作去哪儿了啦?


图15  王庆松《老栗夜宴图》,观念摄影,2000年


又:著名批评家栗宪庭,在朋友的鼓捣之下也当了一回韩熙载。不过,该观念摄影作品《老栗夜宴图》,把里面的很多场景用现今社会某些真实场景进行了置换,很搞也很启人心智!建议看官可以对照观之。老栗,您就真的不想去拯救中国的现代艺术、当代艺术?难道,您真看破红尘而喜欢上小粉红了?

  (全文共5600字)


分类:

美术杂谈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