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

四川美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美术理论家、艺术家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行走的“大空王佛”》中有关《大空王佛——僧安道一刻经与北朝视觉文化》的评论
发表:2017-08-02 21:32阅读:142

行走的“大空王佛有关《大空王佛——僧安道一刻经与北朝视觉文化》的评论

丁一鹤撰《行走的“大空王佛》一文,刊《中国书法/书写》2017年第7期4——29页

   …… ……

那么,作为书法符号的“大空王佛”,到底是个什么佛呢?

笔者比较赞同赖非和张强先生所持的观点,也就是“大空王佛”是僧安道一自己创造的佛名,并以此自谓。

张强先生从语言学的表述,汉字的语言结构,从命名的对象,时空方位,等级关系进行了分析,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与《安公之碑》中称赞僧安道一是修为甚高的大沙门一样。从一个大沙门个体也可以成佛的态度出发,沿着这个思路,可以对僧安道一的佛教思想观念有一个进一步的认识。

通俗一点说,僧安道一的观点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佛就是我,我就是佛”。只是,他把自己当作“大空王佛”,那可就不是一般的佛了。

张强与魏离雅合著的中国教育部《大空王佛——僧安道一刻经与北朝视觉文化》课题研究中,建构了关于僧安道一研究的体系性框架,对于古典艺术经验、当代艺术经验进行了全面的梳理与收纳。不过,笔者认为,两位作者对于僧安心灵史的发掘和踪迹学研究,具有更为深刻的意义。

作为张强、魏离雅对于“大空王佛”的后续研究,笔者在认可他们关于僧安道一书刊的特有佛名“大空王佛”的涵义分析的基础上,进一步探讨僧安道一通过佛名的刊刻方式,所体现出的独特书法艺术符号及佛教思想。

…………

那么,今天的我们如何解读“大空王佛”呢?如果把这四个字拆开来分析,张强先生的简要分析如下:

  “大”可通天,

“空”则成性,

“王”如日月,

“佛”则弗人亦人。

…………

而今天通过田野调查已经核实的14处大空王佛刊刻分布情况,如下图所示:

 

大空王佛刊刻分布情况

 

编号

地址

位置

刊刻方式

倾斜角度

尺寸

1

山东东平洪顶山

北崖壁

立体刊刻

45度

920 x340

2

山东东平洪顶山

南崖壁

双钩刊刻

垂直

162x47

3

山东东平洪顶山

南崖壁

双钩刊刻

垂直

141 x48

4

山东东平洪顶山

南崖壁

双钩刊刻

垂直

209x82

5

山东东平洪顶山

南崖壁

双钩刊刻

垂直

151 x55

6

山东平阴洪范池镇

二鼓山岩石

阴刻

水平

592 x183

7

山东平阴洪范池镇

天池山

双钩刊刻

60度

124x24

8

山东平阴洪范池镇

书院山

双钩刊刻

垂直

162 x47

9

山东平阴洪范池镇

云翠山天柱峰

阴刻

垂直

140x30

10

山东邹城尖山

不详

立体刊刻

垂直

60 0x185

11

山东邹城冈山

鸡嘴石

阴刻

垂直

104x139

12

河北邯郸北响堂山

双佛洞右上方

线阴结合

垂直

60x18

13

河北邯郸南响堂山

19-29佛龛左侧

线阴结合

垂直

140 x140

14

河北邯郸南响堂山

19-29佛龛右侧

阴刻

垂直

23 x23

 

这张图表是复制张强先生所制作的《大空王佛刊刻分布情况》,参照赖非先生提供的资料和笔者的田野调查,进行了细微调整。

…………

在书法家中,我们也发现了这样一种类似的现象。与僧安道一同属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北魏书法家郑道昭,更加鲜明地在山东青州玲珑山南面的岩壁上,刻下了“主之六山”的刻石,内容如下:

此郑公主之六山,玄寺青州嶔。荧阳郑道昭。为文也,以道笃。

张强先生于2015年3月24日,首次在青州的田野调查中发现了这块刻石。张强先生认为,这段23个字的篇章文字,包含了这样几层意思:这是郑道昭作为山的主人的第六座山;上有郑道昭命名的仙坛,称之为玄寺,它在青州的这个小而奇特的山上;荧阳郑道昭撰写的文字;都是出于对于道的忠实与深厚修养。

郑道昭用魏碑书法在六个山东的山峦烙下自己的印记,是不是希望将自己的思想观念复活于自然的造化之中呢?僧安道一用“大空王佛”的标志符号,留在山东、河北的山巅之上,他传递佛法精深的同时,是不是抓铁留痕的历史印记呢?

1995年以来,随着国内赖非、张总、张强、赵立春等专家对摩崖刻经的考察与研究,加上西方汉学界研究中国艺术的德国汉学家雷德侯、日本汉学家桐谷征一、意大利汉学家魏离雅等专家的加入,当代金石学研究进入以国际视野为特征的第三次高潮。

 

 前卫与传统,研究专家的不同视角

 

在以国际视野的摩崖刻经研究的第三次浪潮中,学界注重对摩崖刻经的宏观把握与细致分析,成就斐然。这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便是两江学者张强先生。

张强将僧安道一和他书写的巨型书法“大空王佛”,不但放置到书法史进行判断,甚至扩展到图像层面加以讨论。这个观点已经被一些敏感的学者所认可,如日本学者从书法史的立场,觉察到僧安道一书法之中的所包含的视觉性因素。

中国学者张强、意大利汉学家魏离雅合著了《大空王佛——僧安道一刻经与北朝视觉文化》一书。张强认为,“大空王佛”是一种包含了造型因素在内的“字雕”,因而具有图像的含义,从而可以植入一种新的判断经验:一旦确定大空王佛是一种经过全盘设计的完成形态,那么它很难再被当作是平面的字,而是成为结合书法、雕刻等各种元素的综合体,这本身就具备了图像的意义,并且可以由此引出对中古世纪书写和刊刻大字所用的字体、书写方法、制作方法、写刻工具直至审美*惯等一系列问题的追问。张强先生进入到历史空间和佛教传播对僧安道一的书法进行判断,却依旧是来自于顺序的书法史逻辑所看到的扩张性因素,并没有纳入到所有的书法经验视野之中。所以张强认为,他的结论最多还是一种视觉美术史意义上的认知。

…… ……

为了更深度触摸僧安道一的脉搏,20157月,由笔者和出版人冯威先生倡议并协调组织,邀请赖非、张强、赵立春、马乃廷、申新成、李国强、杨进刚等摩崖刻经专家学者,组成了近20人的田野调查队伍,到南北响堂山和涉县中皇山进行田野调查。

在这次田野调查过程中,在锁定南北响堂山的三处大空王佛与洪顶山九处大空王佛字体和雕刻技法基本相同之后,笔者提出了一个设想:如果确认“大空王佛”作为僧安道一的书法标志性符号,一是可以分析北齐佛经传播的传播环境和书法特点;二是辨识摩崖刻经不同地域、不同材质摩崖刻经的书丹镌刻特点;三是可以确认泰峄山区、洪顶山地区、邯郸地区三个地域性摩崖刻经群落部分作品书丹权甚至镌刻权的归属问题;四是在确定僧安道一书丹权之后,可以根据僧三道一的书法特点,从笔迹、雕刻技法等多个维度,推定泰山经石峪、娲皇宫、金口坝及山东八山摩崖的部分刻经作品书丹权。

这个设想得到赖非、张强等各位专家的鼓励。为了进一步求证,调查队实地勘察了南响堂山保护区之外的两处“大空王佛”刻字遗迹,并在北响堂山石窟院外,查找到一处鲜为人知的“大空王佛”遗迹。有了南北响堂山这三处证据,加上平阴红顶山地区九处大空王佛和四山摩崖中尖山、冈山两处大空王佛,全国已经发现十四处大空王佛。在这个基础上,笔者开始进入这一选题的考量与论证。

…………

按照赵立春的这个思路,南北响堂山位于首都邺城近畿,响堂山刻经的主持人和负责人是唐邕。唐邕是北齐的尚书右仆射晋昌王,还掌管北齐兵权,在北齐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只有位高权重的唐邕有资格留下著名的《唐邕写经碑》。张强和赵立春两位先生认为,这通刻在山崖的石碑,碑文是颂扬唐邕供养佛法善举的,而碑文字体显然出自僧安手迹。

…………

至此,从山东泰峄山区到东平湖到邯郸响堂山,都通过已经找到的14处“大空王佛”这个僧安独有的标志性符号,确认了僧安的书丹权。遗憾的是,因为泰山经石峪、蜗皇宫、金口坝以及山东八山摩崖刻经群落中,目前还没有实物证据来证明僧安道一的书丹权。尽管赖非、张强等很多专家从笔迹学、独特雕刻技法等角度,推论为僧安拥有这些刻经的部分书丹权,也只能是推论,而非定论。

…………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