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庄,庸常的拍摄与记述
发表:2017-08-18 22:09阅读:117

04年时小堡大门门牌、


现在小堡大门牌


2017年即今年,因着北京市政府东移计划的落地,原来作为原生态艺术环境的宋庄也被正式划入新市区,接踵而来的大规模拆迁与重建己是板上钉钉的事,很快,现在的宋庄都将湮没在历史帷幕里。个人这次以文字和照相机镜头记述的宋庄的庸常景象,从村舍、街路、商铺。画廊包括现在尚生活在宋庄里画家们心思意想,就在于激发出大家一付审视之眼,请你们从熟视无睹的麻木态中重新打量一下自己周遭的现状,这个现状就是宋庄无处不在的乡野气,以及由乡野而一夜暴富出来的铜"香"气,以及一望了然的匆匆镶嵌上去的所谓艺术气派;同时想给并不熟悉宋庄的外人一个观看的视窗,看看它与你们人生经验中的中国辽廓大地上种种场景有着多少一致与不一致,日照底下会有新鲜事吗? 得特别交待一下,我是个老宋庄,从 2000 年前后无奈选样至今,都快廿年了,想想很漫长,可历历如昨日,所以今天当自己每每行走在宋庄,始终有着当年刚刚有一小群画家居住时的箫瑟联想,时空很交缠啊;个人的记述与拍摄,也都有着当年怎样怎样的体认。我们的人生己如流水淌过,这处大地上的一切同样地如水淌过,大概惟有的就是太阳一如既往地升起。


路牌里的宋庄艺术机构


而今的宋庄无处不在的啥啥画院与美术馆


名人学者于建嵘在宋庄的“北京东书房


宋庄的镇大大



(一)"艺术改变乡村"

艺术改变乡村,这是 2015 年底时,宋庄“艺术工厂路”的管理方、即老板为庆祝创立该艺术一条街十周年的欢庆宴上打出的标语,在此借用它,乃是它很好道出了宋庄今日所说的翻天覆地变化实质。宋庄从昔日京城东边最远郊,紧挨河北燕郊小镇的一个贫困乡镇,因着一群圆明园画家被官家驱赶无处可去后暂时落脚,渐渐变成了画家们避难所、收容地。然后因着画家们聚集日多,商家闻风而来,卖画材的,开饭馆的,建材的,理发按摩的,乃至开三轮蓬蓬车送客的,各路生意就兴起来。这种聚合要是发生在美国那样正常社会,它自然而然形成一个艺术重地,但在中国,尤其在政治特敏感又特一统的京城,它到头来只能自生自灭。这几乎是当初每个落脚宋庄的老画家们共同认知。真没想到 2004 年以后,随着新任宋庄镇政府履职,他们居然看到其间对当地经济的发展与商机,打起艺术产业这招牌,而在我们这样国度,政府力量那怕小小乡镇一级确实太强大了,他们一发力,说让艺术成为香悖悖,相关产业便在政府扶植下迅速而起,立马红红火火。而他们迅速办成事一大招数,其实就是各级政府万试万灵的卖地和圈地。对此,就以"艺术工厂路"为例,当年那几个东家,见宋庄四处都在以艺术产业名义买卖农村土地,趁机便想到将宋庄村连接小堡村一条鸟不拉屎的蛮荒之地沿路出售。起先也只有三四万一亩,(记得当时还有人在电话里向本人兜售过)过了年后就听说变成廿几万一亩,再隔年就是七八十万,一百多万,然后就卖完了,然后买地的画家与投资的商户陆续盖楼盖房,作工作室的,开门脸房收租的,几经发展,变成了现在好一派的艺术产业区。拥有这一处“管理方”真暴富了,暴富了的他们今日很文化地表述成“艺术改变乡村”。是的“艺术改变乡村”!这条路就是整个宋庄近年来翻天覆地、暴富起来的缩影。诚然,相比作为宋庄核心地带的小堡村的暴富它只能算小巫。小堡村所搞的"文化产业”,好多年以前官方数据好象已过百亿。它本来就是个大村,这些年从东到西、南北乃至椅角旯旮处全被一一开发出来,并被一一卖出去。从最初的一亩几万随即变为几十万、上百万算算,再加上谁买地后盖房,他们还要明目张胆索要花样百出的费用。(对此,俺可不是乱说,亦在宋庄买地盖房的名人于建嵘老师都公开说过此事。)正象大家私下所调侃的:现在小堡村里有头有脑人,手头上千万的还好意思出口?都是亿级别啦。


刚建成不久的艺术工厂路


艺术改变乡村


艺术工厂路的卖买


现在的“艺术工厂路”

艺术工厂路尽头的小广告


(二)膲瞧现在的宋庄有多红火

这一点我一定要举这家叫做“艺术家沙龙歺厅",它是宋庄刚红火起来时,首先打出"吃饭 就是艺术”招牌的饭馆,还是当时全宋庄据说装潢很上档次,甚至唯一的一家饭馆,其股东也牛,除了神秘的本地实力人物,还拉入所谓著名艺术家,还有其饭堂四墙挂满了诸多“一流艺术家”的大作;以致于当时宋庄尚几百号画家都能为挤进其墙里挂上自己画作而荣耀,既而互相闹心、闹嘣的都有。可惜的是宋庄发展过于快速,其不到二三年好景,就被沿途更新更好的饭馆所取代,渐渐湮没无闻,后来听说它几易其主,至如今居然成了每星期曰开张一次的“微拍”场所。去年本人出于好奇,曾进去瞧过,所见的情景就是在拍卖一二百元地摊字画,稀稀落落人群都象民工在凑热闹。当时自己出来时还挺感触想,真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但大家一定要记住其丰功伟绩的是,正是它开了宋庄这里泡个妞,拉泡尿都扯上瞎几巴艺术先河的哦。现在的宋庄有多红火,我不妨以一个陌生外面人进宋庄说起,从京城东南的“国贸”停车场,坐 808 往宋庄佰富苑的郊区车,一路过来到宋庄铸造厂一站,其拐过弯迎面便见一座高耸的“中国宋庄”大牌楼,里面文字图案都镀金镶银的,就象现在京城很多集团总部大门一样,够气派,够先声夺人。再沿直路进去,沿途挨次栉比的全是有关“艺术”的招牌,早几年都为开画材店、做画框的卖画店的以及开湘菜馆、烤羊店、外婆菜的;这几年就被美术考生培训,名目为某某画室考前班,某某大学美术学校之类后来居上了。后者最有意思的是他们各自竞争间打出的广告词,一家放言我们的考生夺了:央美榜眼!另家则炫耀咱们:清华美院状元!过几天又有—家半路打出,干脆在自家车上写上央美、清华“双状元”!而在小堡文化广场周围大楼间,则到处可见诸如人民大学高研班,徐悲鸿大师的什么院,真是好一派艺术高大上。实际呢,当然就象宋庄地面越来越热闹的地摊画一样,打着诸如“中华画驴第一人”, “联合国心画研究所”之类,哈哈哈,生意场上的比阵斗势,大家图个乐就是啦。

循着小堡文化广场右侧有家“日月星美术材料店”,说起这家, 很多宋庄画家都不淸楚它可是在此最早开业的画材店,甚早在十几年前的0 三年吧。那时我们画画要购买几支油画颜料,一瓶墨汁,更不用说要刀宣纸、托裱幅画这类,都需要坐一小时 930 区间远郊车进城,再转车到美术馆或潘家院那里去,可见遥远和困难。记得当年大家坐930返回,车上大包小包总是装着刚在城里参购的画材。象本人每每总要扛一大捆宣纸,连带墨汁或毛笔什么的,待车到“宋庄供销社”站点,往往天己黑下,再骑着破单车呼哧呼哧地奔自己住地赶,那一路真长,真累也真令人百感交集!想想吧,从城里返回,假定在美术馆吧,先得地铁、公交不停地转换,匆匆赶到当年 930 远郊车“八王坟”始发站,就要焦急地排队、等候,挤车,因为往往是下班高峰期。挤上了,然后眼瞧着京城高楼、灯火一站站地散去,稀少,而田野荒地一站站增多,反正看到了完全乡野时,本来拥挤不堪的车厢空荡下来了,这宋庄也就到了。……所以,当这家画材店一开张,就开在宋庄供销社拐角处,画家们谁都发自内心的欢欣,尽管日后其画材卖得是又贵品种又少得可怜。正是这家,一当小堡文化广场建成立马就搬去那里营业,又成了广场周围惟一画材店。那几年正值各省各地的画家蜂涌而至宋庄,其生意自然红火得不行,估计日进斗金吧。只到了这几年,宋庄画材店遍地开张,生意难免被均分,房租地金却日益高涨,估计谁都难赚钱了。但这家早己赚够钱,再耗着也比他家強。没办法,谁叫人家先占商机呢,从中再次印证了一条颠朴不破生意经,赚钱需趁早、要快,否则黄花菜都凉了。

但要是给现在的宋庄红火度也搞个排行榜的话,卖画材的那只能算小指头,要竖大姆指的仍得推房地产业。其初期大卖土地,地卖光后,又大做房屋的租赁业,房租是年年涨,如此之下,穷画家只有被挤出,再进来的画家至少都有相当收入的,待到他们都难于承受了被挤出,还有富画家呢;富画家尽管稀少但又有各类艺术单位如画廊、美术馆以及学校之类的跟进,北京毕竟是文化中心,中国那么大,何愁没有来家?由此而坐地收租,世上哪桩生意还有比这更好的?接下来理当然得为饭馆业。宋庄这几年内一下子聚拢成千上万的画家,这一大批人自己尽管不生产什么,可他们要生活更爱交际,送往迎来吃吃喝喝更是其日常要事,这就让饭馆的生意大大兴旺发达。如时下暑夏之季,前些年因饭馆门前摆位设桌还没人管,一到傍晚,顺小堡广场南北一路,隔几步路一家挨一家,全是在路边围坐着吆五喝六,大呼小惊的光头们,胡子们辫子们,以及穿插他们之间红红绿绿大妞小妞,美女与丑丫。那连绵的场面之长之热闹,绝对是一道独特风景,诺大个京城恐怕没有一条食街可与之相比。只是如今饭馆业似乎也难做了,所以它正日益被新兴培训业所取代。先前我们看来看去不过是几家所谓山水高研班。油画大师班一类,大家还都有些嗤之以鼻的样子。就在这二年,一下子冒出了 n 多培训机构,尤其美术考前班的,大路小巷乃至隔壁老王家彩钢顶楼房上全是其存在。如果说 798 那里现在已蜕变为京城小资们小创意、小工艺品场所,宋庄则整个地在沦为美术培训村。


04年那会儿"吃饭就是艺术餐厅"



宋庄当年第一家画材店


当年第一家画材店就是现在的"日月星画材店"


04年刚建的小堡文化广场


培训"状元"画室呐


都培训双状元了


遍布大街小巷里培训班


遍布各村的艺术房地产生意


最早开始提供工作室出租的〃画家大院"。当年可是宋庄的标志呢,住进去的画家都是 哈哈


同样是04年时宋庄有画家开着轿车入驻,大家眼睛都看直了。有人惊呼,新世纪俺们必须学会两大样,汽车与电脑!

那年头回宋庄需在八王坟坐930区间车


当时宋庄供销社即是930宋庄站点



当时此宋庄供销社前全是建材 每个画家翻修院房全赖此处


高耸着的“宋庄艺术商业中心”。早先曾有个老美留学生指着它问我,里面做什么?我竟被他问倒了,不知作何解释


对了,还有这种打着旗号的高考培训—艺术培训。


马利画材店开业


收字画招画工的广告


艺术品运输展览服务也有了


艺术淘宝街,唔


还有艺术幼儿院,红太阳式。


哎哟哟,连卖水都贴上〃画家水站"了


嘿嘿包小姐、办证快,注意底下可是“郎咸平说”


到处挂着的文化艺术餐厅,呵呵



现在小堡的文化广场


小堡街路边的一场卖画交易


宋庄街头大天才画家


现在的〃吃饭就是艺术歺厅"


小堡现在的艺术市面,一如其竖立的高压电危险,入市有风险!

(三)“芝麻开门、芝麻开门!”

与现在宋庄到处红红火火艺术生意形成显明对比的是,作为其主体存在的画家们日子却大多不好过,大多很挣扎。原因么,当然不难理解,艺术的职业特点就是这样,除非你出名,才有人有机构来收藏、买你的作品,否则的话,谁也不会理睬你。如果在体制内,自有旱涝保收的一份工薪,生活不难保障,别人收藏与否只是锦上添花的事。但当人义无反顾地来到宋庄以艺术为生,等于依赖于卖画来获得生活来源,出名与否就变成雪中送炭。可问题又在于一个社会能容纳艺术领域多少出名率呢?万分之一?且这恐怕还属于小出名的那种,即可以在画廊一级时不时能卖出几幅,能解决自身温饱,养家糊口了。至于达到全国皆知的那种大出名,那就凤毛䚬角,全然属于画家们一起戏称的“中头彩”机率。由此形成了艺术作为职业特点就是大多数从业者,不是饿死就是饿瘪,只有处于顶端的极个别人士才能吃饱到吃好,它太缺乏中间层面了。所以没法子的,如谁选择画家作为职业,谁就逃不开这一职业的残酷命运之摆弄。作为宋庄画家现在苦逼还在于,这些年飞涨的房租加上节节高攀的画材成本,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

拿我个人一些直接感受来说,就是十年前经常所遇见的那批租房的画家,现在基本没有影踪,因为都承受不了,从经济到精神承受不了而被挤出去。三四年前,曾听说一个在宋庄大兴庄里寄居的年青画家,因断了钱,加之也许还有创作上多重压力而精神崩溃,一激之下竟然挥刀剁掉自己右手腕!唉,残酷吧!而事实上这许年来发生在宋庄画家里的种种自杀,发疯,加上犯点忧郁症之类那就更多更多,多到可能没法统计。还有,今天在宋庄各村胡同间总能见到某个画家,夫妻相搭所开的小饭馆,小画材店一类,其实都是这种生存压力所致。

“芝麻开门!芝麻开门!!”便成为宋庄画家们最强烈的祈愿意识,这种意识不仅 体现在其各自言语与行动,甚至都印刻到了他们各自脸上、肢体语言里。外部媒体所言的宋庄画家的普遍的苦逼脸,(与之可作为显明对照的是美协、画院学校系统里画家一张张滋润饱足的脸。)普遍的浮噪,焦虑爱发酒疯而且神神叨叨无不与之关联。虽然,说起来这年头的中国人谁都会在心底悄悄地冀盼“芝麻开门”的,但他们那是渴望发大财,渴望做成功人士,或者渴望自我人生起某种奇迹,他们哪会象今天宋庄许多画家那样"芝麻开门"的冀盼早已变为更为实际又低端的需求,下个月房租的落实,冬季取暖费的保障,儿女上学费的缴上,乃至自身得病能不能看上医院,………

芝麻能开门吗?如果有人因而笑话宋庄画家们这种看似过于想入非非,过于意淫的想法,恐怕也是你不了解这里画家人生。这里画家人生的确充满着太多戏剧性和神奇了,比如我这个长期闭关自守的老宅男,每年至少也能听到好几起被“芝麻开门”、一夜暴富的故事。某某画家,昨夜还在与人通话时嗫嚅地说借点钱帮他缴缴房租,到了第二天,突然来了个收藏人士看画,还一下子看中了其作品要全部买下,随即给他一叠现钞说是“定金”。由是,当然啦,整个下午,这一位就开始亢奋异常地呼朋唤友,说他卖画啦,说他有钱啦,直到坐满几大桌,被众人欢呼着、捧着大吃大喝、烂醉如泥为止。然后,他就过上了传说中的成功画家生活,租上了大画室,买了辆好车,肯定也泡上了妞,天天下馆子胡吃海喝。只是接下来几年,他又是一幅画也卖不出去,坐吃山空,钱很快花完了;接着只有退掉大画室,再接着变成了卖车,妞也消失了,一切都回到原点。然这一位的精神上可再也回不去了,他的精神已经与“芝麻开门”的神奇紧紧地缠纽,他坚信“芝麻开门”会再次降临到自己身上。有意思的是他身边的画家因着他神奇卖画经历同样坚信不疑,日思夜想既而暗暗狂思,这家伙可以卖画,自己为什么不能?等着吧,盼着吧,也有那一天的!

都快廿年前,本人初到宋庄时,听到大家表述的都是儿时共同看过的苏联电影里一则经典对白: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一一现在宋庄画家已经好几代杂居了,假若这次北京市政府东迁,最后仍保留宋庄画家村这片区域,将来的宋庄画家就这样地延续下去,过了若干年,在这片土壤上土生土长出来的某种精神符号,那肯定是对“芝麻开门、芝麻开门!”的信仰,也就是“芝麻开门”教了,嘿,信不信,由你!


05年后宋庄官方专门在小堡文化广场所设的接待处


曾是宋庄第一家搞艺术合作社


当年画家普遍冬季院景


多少年宋庄画家就这么过冬


那些年画家过冬必选物


宋庄艺术家党支部成立啦,在此引用—个建囯初政治诗人吐着唾沫的高喊声﹕时间开始了! 时间开始了!


上述就是就地取材的宋庄艺术形态



骞文

分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