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曰葵组歌》 ——简析薛明德《疯狂的向日葵》组画 抟果
发表:2017-08-19 14:56阅读:968

《向曰葵组歌》

——简析薛明德《疯狂的向日葵》组画

抟果


   遗忘是可怖的。忘却了如何前行,历史的车轮即使碾压再

多的殉道者的尸首,也只是在原地打转。忘却了悲愤,忘却了惨

痛,就会再次诚服于暂时的安然。牺牲者的鲜血,无论多么炽热,

多么殷红;在遗忘的麻木冲刷下,最终只将残留温淡的痕迹。

 

  ——如果是这样,宁可让淡去的血色再次红艳。让愈合的创伤再次疼痛。让死去的亡魂再次嚎哭。向日葵在猩红中疯狂,像骷

髅一样舞蹈。没有茎干,没有根基,直截盛开在红色里。这是不轻

易去忘怀的花,是不轻易去原谅的花。是死去的花,开在历史凝重

的悲痛里。众人都酣睡了,只有它还在狰狞地高歌。狂舞,呼号。

直到所有人在安乐之中,重又铭记了痛苦。直到欣然沐浴于暖阳的

万物,发现那蜜一般令人沉醉的光芒,竟只是一派谎言


 

晶莹的花瓶嵌在画面中,寒冰一般透亮。这抹乳白是可爱的,好 似空灵的月光;它赋予黑夜诗意,为穆然笼上祥和的轻纱。

 

向日葵安然沉浸在宝蓝的静夜里。托帕石的天蓝,孔雀石的色,静美地调和着。让人想起多游鱼的大海,想起大海那澄澈而宽

阔的背脊;时而汹涌翻腾,时而波澜不惊。在深沉的岑寂中孕育万

物。

 

那永恒地前行着的斗士,此时大概也将休憩。光耀的金黄不再刺

目,锐利的眼瞳也柔和下来。紧抿的双唇,终将恬然微笑了。

 

色彩在无声地流动;生命啊,宽厚辽阔,又静默变幻,交替息。


 

 深幽的背景。深棕与紫褐在黑暗里编织。让人想起不透光的密

林,枝干嶙 峋,浸在凉冷的 薄雾里。这是深渊,是幽壑,白昼

从不降临。


  在幽暗里,金黄的向日葵密密地绽放。绽放着,仿佛黎明

到来;鬈发的太阳神驾驶金色的马车,马匹喷着熊熊烈焰。燃烧而

又闪耀,一团团,一簇簇,紧密相拥;紧守着灿然的色彩,不让其

稍有流失。——向着太阳而生的花朵啊。但黑暗中没有光明,只能

自身去创造。它已不需要太阳。因为它本身就是太阳。孤身立在这

凝重的黑暗里,像骑士独守灰色的高塔。任一切在时光的长河中侵

蚀殆尽,唯有它的光芒永不零落。


  如此诡谲,又如此浓烈。在这里,生命挥霍却不流逝。活着的只有色彩。没有新生亦没有死亡。只有金色永远定格在森肃的

黯淡中。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仅博主关注的人)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