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黄宾虹作品背后的冷思考
发表:2017-08-22 17:58阅读:143

天价黄宾虹作品背后的冷思考

刊《重庆文化研究》

2017624日,黄宾虹的作品《黄山汤口》终于在嘉德拍卖会上突破亿元大关,被山东某新能源电动车的老总以3.45亿的天价竞得。《黄山汤口》在六年前仅拍出4700万的价格,六年后三亿多看似天价,但与徐悲鸿、李可染、黄胄等画家作品价格相比,其实并不高。这是一个与黄宾虹作品艺术价值和历史地位相匹配的市场价格。


黄宾虹作品破亿,最应欣喜若狂是黄宾虹作品的藏家。不过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的天价作品,也为广大美术爱好者、普通公众提供了一个认识、了解黄宾虹及其作品的机会。尽管大众对现代中国画的认知水平多停留在齐白石画虾的水平,但以天价为噱头的推介,也最能吸引渴望一夜暴富的公众眼球,使公众能在毕加索、梵高、齐白石等画家之后,还能说出黄宾虹的名字,也是美术普及上的一个进步。所以说无论从黄宾虹的艺术价值还是普通公众的美术教育来说,三亿天价作品新闻都是值得传播的好消息。


此外还有什么意义呢?当下从事书画艺术的学子、画家能从其中梳理出行之有效的成功捷径吗?恐怕不能,如果了解黄宾虹的创作历程,反倒会令人十分沮丧。无论生前还是逝世后,黄宾虹的艺术都是十分寂寞的。黄宾虹年逾古稀时,很多人都还以为他仅是一位美术史教师,而非山水画家。他的画价在同时代画家中也属于最低一类。身处书画展览、交易最频繁的上海,别的画家如吴湖帆等一两年更改一次润格,厉害者如张大千,年年都调整画价,而黄宾虹的画价却数年不动。他去世时,家属遵遗嘱要将数量庞大的作品捐赠国家,却没有人愿意接受。还是在一位爱好书画的官员出面直接过问,这些作品才被勉强搁置在浙江省博物馆仓库。悲哀的是,直到黄宾虹去世三十年后,这些作品才被打开重见人世。究其原因无非是黄宾虹的作品用色太黑,不漂亮,时人看不懂。因此,尽管今天他的作品拍出了三亿天价,他着实没有什么成功的捷径可提供。倒是一些研究艺术品拍卖的文章,能从反面给渴望在市场快速成功的画家指点迷津。首先是黄宾虹没有像徐悲鸿一样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振臂一呼,成为新政权美术界的象征;也没有像齐白石一样通俗易懂,妇孺皆知;更没有学张大千长于结交达官显贵,将自己作品卖出高价。大家都知道,卖画,一方面靠熟人,另一方面靠宣传交际。黄宾虹的落魄说明,他在画事之外的活动能力显然不行。当然,这不是黄宾虹不能为,而是不为。黄宾虹的关注重点是笔墨:“国画民族性,非笔墨之中无所见。”所以说,如果画家朋友们要从黄宾虹处找寻市场成功的经验,应该反其道而行之。


不过,从当下中国画创作所面临的困境出发,来考察黄宾虹的创作实践与艺术思想,对我们反倒有更切实的现实借鉴意义。


黄宾虹认为画家千古以来,画目常变,而不变的是对绘画精神的追求。而这种精神的获得,必须要从深入研究中国书法文字学等而来,“非江湖朝市俗客所可貌似。”黄宾虹视笔法线条为中国画笔墨的核心所在,中国画的民族性、含蓄性与独特性都在于此。他说:“鄙人研究数十年,宜与人观览;至毁誉可由人。而操守自坚,不入歧途,斯可为画事精神,留一曙光也。”中国画特别强调笔法线条,正所谓“骨法用笔”,注重书写性,要笔中见物,用墨之妙全在笔法之中。如果一幅画在用笔上败笔多多,那么整幅作品也就没有可谈论的必要了。这种认识在今天已经是常识性的问题,无需再旁征博引地阐释,但时下画坛中的大腕名家们,真正重视并实践的又能有几人呢?我们倒是看到很多画家的作品画面构成设计、设色尚能看过眼,唯独题款书法不忍卒读,看似各种变形、怪异的字体如画符一般适合画面,实质乃是没有最基本书法功底的表现。再由书法反观其画,就会看到形式多样的制作技巧,唯独不见笔墨。若是有所谓实验、当代水墨名号为幌子遮羞倒还罢了,可他单单追慕的是气韵生动、骨法运笔云云。

 

黄宾虹尤其不屑这种除笔墨之外,各种“邪、甜、恶、俗”齐备的中国画作品。他说自己“与时贤所*向背”。黄宾虹批评当时的中国画作品多“文人积*”,以画面漂亮、细致为时尚,浮华、轻软为风格,与中国画创作正道大相径庭。他批评道:“近时尚修饰、涂泽、谨细、调匀。以浮华为潇洒,轻软为秀润,而华滋浑厚全不讲矣。”其实,反观我们今天的中国画创作,真正能被市场接受的实验作品又有几何?山水画创作“失魂落魄”,工笔花鸟画制作多于绘画,无不以干净漂亮、制作精良为胜。时风崇尚的又何尝不是“以浮华为潇洒,轻软为秀润”的歧途?画家在资本炒作、艺术市场面前,统统得了软骨病,遑论什么中国画精神追求了。君不见,书画界热衷攀附权贵抬画价、高研班搞社交、集体下跪拜名师、流水线方式作画等画外功夫早已司空见惯了么。


黄宾虹的创作是寂寞的,能识其艺术价值的也只有傅雷等极少数人。但面对时人的讥讽、批评与不理解,黄宾虹知道自己的研究面临的是绘画创作中的大难关,他并没有因批评而气馁,更没有像今天的某“大师”一样,因批评而将批评者以诽谤罪告上法庭。相反,他因批评而自省,认为多批评讨论会有助于明晰问题所在。他说:“我用积墨,意在墨中求层次,表现山川浑然之气,有人既以为黑墨一团,非人家不解,恐我的功力未到之故。积墨作画,实画道中的一个难关,多加议论,道理自明。”


我们因三亿天价而关注黄宾虹,对他的艺术了解却并不多,即使是学术界对他的研究也才刚刚开始。黄宾虹的艺术实践路径并没有给我们提供一条实用快速的成功经验。相反,他穷极一生“以力学、深思、守常、达变为旨”崇古又不泥古地对待传统的态度,对时下浮躁的中国画坛有着重要的警示作用。绘画实为寂寞之道,好的市场回报乃是艺术之余的美丽邂逅,不能强求,更不能跪求市场。有理想的画家在面对传统时,应该学*黄宾虹“知常守变”的态度,勤奋不懈地努力实践,只有这样,如果幸运的话,我们才有可能在艺术上有所贡献。这应是黄宾虹对我们的启示。

                       

 

 

 


分类:

批评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