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法基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为独立、自由艺术家。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垒书”——“消解”系列的延伸
发表:2017-08-28 22:09阅读:214




   “垒书”


     ——“消解”系列的延伸

 

 


受到反复临帖的启示,想到“垒”的含义,互相垒压复盖,同“垒砖”砌墙一样。由此想到,在一张纸上重复垒压挥毫,也是一种书写形式与状态。这种情况临帖外,在以前书过程也常许多专业书家接触,只是在书写中字与字紧挨或无意间相互垒压一点垒压到形字义无法解读认知的地步。至今,好象还没有艺术家对这类形式进行过兴趣较大较为深入的理性探讨与实践体验。出于很有意思的一个机缘,也是始于对传统书法字形字义一个复杂层面的“解构”意念,今年夏天,这种可称之为“垒书”的形式,从理性思考到感性,可谓与我撞了腰。“垒书”的产生从表层看,延续与丰富了自己近二十年前开始的“书象”系列。但是,从对传统书法“解构”性的学术层面深入思考,“垒书”是完全可以列入到自己的“消解”系列中来,是“消解”系列中的另一类作品。

在此,就“垒书”的书写实验,谈谈自己一些不成熟的思考:

1、“解构主义”是一种研究方法,“解构”有推翻重组的本意。从普世价值层面来看,“解构主义”是一个具有创造活力的文化价值体系,用现实中多种现象的多种理解,消解一成不变的观念模式。“解构主义”认为,世界没有本质,一切事物都是多元的,没有固定不变的。“解构主义”的作品,不是照本抄袭,而是一种新的构想;同时,作者过程中创造成的是新的思想与结构,而非仅仅是“素材”。自由而生生不息的创造欲,是“解构主义”者内心的呼唤,是为了有价值的一次远航。 这就是我对持有偏向积极心态“解构主义”的认识(非消极心态的“解构”)。而“消解”则是“解构”的具体手段,“垒书”就是“解构”意识中“消解”手段的体现,所以称“垒书”为自己“消解”系列内的作品,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2、“垒书”从书写的字形字义不可解读认知,是一种对传统书法观的颠覆。与我以前“消解”文献文本的作品共同点,即都不是减法,而是加法,繁杂垒加到不可再繁。始于2010年的“消解”系列,基本上是以历史与社会文献文本(如文革资料、吸毒资料及个案性日记等)撕毁裱托而成。“垒书”与此不同,它是借用传统书写“消解”了传统书写的解读认知功能,与前者相同的只是留下了视觉感知抽象痕迹的画面。文献文本的“消解”与垒书对传统书法解读的消解,成为自己“消解”作品的“一体双翼”。如果加上“消解”性装置作品等,就形成了自己艺术生涯中“一体多翼”的“消解”系列链,后面的路或许还长,余生也就与“消解”系列作品的探索结下了不解之缘,也真的就是在“消解”自己的人生中去度过。而离开这个世界,显然就是个体生命最后一件彻底“消解”自我的作品了。

3、“垒书”书写过程的状态,透露出的是作者一种“禅”态,较为纯粹的专心致志,产生出如同“动禅”般的“心痕”。因垒书后续的书写,视觉上无法完全掌控字形,只能以“心”的默忆,来完成字形字义的运笔走势(包括重复的书写)。这时如佛学中“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平常、耐心、持之以恒,象僧敲木鱼,心念偈语,进入一种人不可昏沉精勤修行般的状态。或许,这就是垒书行为过程中,必须具有某种观念与上升为“心痕形而上的书写状态与精神,与“禅修”的心性也产生了某种关联。

4、由此,可以说“垒书也是一种“心书”,过程中需要作者“禅”态的持恒与耐心,消解了书写文字的形与义,留下有意味的痕迹。其中的浓淡枯湿、疏密自然等,不同的心境与状态,也会产生莫测的变化持之以恒的激情与力度,还有平常心境,留下有意味的“心痕”。按“解构主义”的说辞,这并非是一种“虚无主义”的颓废,而是为了有价值的探险与远航。其实,自己倒认为,无虚亦无实,这个世界终归是“空”境,“垒书”苍茫而苦涩的心痕,倒是隐晦地显示了人类终极的无意义,一切都终将会成为废墟,复归尘埃。

5、垒书最终将传统书法“解构”为一种抽象水墨维度空间的视觉感受,它自身也会由多种不同的书写情趣产生多种形式变化,正、草、隶、篆皆可为之,实际上就垒加成为一种抽象水墨今天的书法与传统书法价值观完全不同,传统书法在中国历史上主要是认知解读的实用功能今天的书法基本上是建立在审美价值体系上。垒书消解了字体形与义的解读功能,留下反复垒压书写后有意味的痕迹,这与失去解读认知的实用价值,重在审美感受的当下书法观不矛盾,只是最后在形式与意味上终成两端。

整出“垒书”这么一个玩艺,上面虽说得正儿八经,其实也只是折腾着玩,自己从来没将此类所谓的“创新”看得有多么重要。而对于当下千年一“体”万众一“心”古今“沿袭”的所谓正统书法,我真搞不清是不是艺术,唯有无言,也不想多费口舌去争辩。毕竟,真正的前沿精神的艺术,不属于大众当下的选择。但是有一点难以否认,艺术创作如不与自己的生存状态相联系,失去内在精神与理想的“心性”追求,再精致的玩艺也只是“雕虫小技”。今天,对于杜尚类似于生存状态的言行与作品,见智见仁也属正常,但我倒挺喜欢他说的那句话:“艺术没有什么了不起,它不值得这样被我们推崇,艺术应该成为非艺术,我们应该无分别地对待人类的各种活动,这样我们就能从自造的牢笼中走出来。” 说开了,艺术家需要的就是自由的精神、独立的思想,加上“时至意发”所呈现出的某种状态,才是最重要的。因为现在,大多数艺术家只是生活在自我设置的牢笼之中,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杭法基   2017年828日于北京

 

 



附部分《垒书》及少量前期《消解》类作品:

 

 









       





  垒书:苏轼前、后《赤壁赋》




  垒书:心经




  垒书:张曙光诗《尤利西斯》





  垒书:北岛诗




  北岛诗局部




   垒书:唐诗十首




   垒书:陶渊明“归去来辞”(重复写了三遍 局部)




















































垒书:李白诗六首(局部)



   垒书:欧阳修“秋声赋(局部)




  垒书:短诗一首



   垒书:心经(重复写了五遍)




   垒书:心经(重复写了十二遍)




    消解系列:老战士日记(个案)





   “消解”系列:生命树(装置)




   “消解”系列:早期几幅抽象水墨的解构




   早期“书象”系列作品




   早期“书象”系列作品




 早年学书的传统书法



分类:

自我解读

标签: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