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波||书法和陶艺这对难兄难弟//“改造书法基因 · 吴味艺术展”研讨会发言
发表:2017-09-02 14:28阅读:72


徐洪波发言

书法和陶艺这对难兄难弟

——在“改造书法基因——吴味艺术展”研讨会上的书面发言

徐洪波

今天我是作为艺术家来参加吴味先生的展览研讨会,所以不可回避会以我本人的艺术工作经验来思考吴味的创作工作。其实我也经常也非常愿意拿我的创作工作和书法类比。因为我的专业是陶瓷艺术。陶瓷和书法的关系实在是除国画以外没有第二个艺术手段能使两者走这么近。我常想陶瓷的当代境况既有书法相似的,也有不尽相同,甚至很不一样的地方。这与书法和陶瓷在世界历史,在国际社会的位置是分不开的。或许多一个参照,可以更好发现书法的问题和提出建设性意见。


这里只谈三点:1、对比传统书法和陶瓷,及其关系(略谈)。2、现代书法和现代陶瓷及其面对的困境(轻谈)。3、书法和陶瓷的当代可能性(详谈)。

我常想,陶瓷和书法有很多审美和技术上的相似点。比如一个陶器和一个汉字。器型和字型在向外的张力或向内的聚力上,其平衡关系是相当的。一个字向外的力太过,字型就散软,向内的力太过,字型就拘谨。一个陶器陶罐也一样,向外的力太过,器型就臃肿无力,向内的力太过就憋屈压抑。还有字有六体,一个陶器也有六体。有些器型如篆书,苍劲古拙。有些如隶书,如楷书,如行书,甚至如草书。这可以对比不同时期官窑、民窑等器型得出此观感。另外写字是用笔一个点下去,水墨延展成笔画,墨之笔画内外同时呈现的,不是描轮廓填墨的(当然双勾摹写方法则不同,这个类似于陶瓷模具成型方法,不在此例)。做陶拉坯(走泥)也是用手或工具一个点由下至上延展,也是内外同时成型的。区别于实心雕塑加减方法。可以说陶轮上的一块泥长出了一个形状,这点和书法很相似,所以所谓气很重要。我民间拉坯师父说,你做的造型要象树上摘下来的,这就是自然生成的意思,这与书法的自然天成,不造作雕琢,是一回事。我这里说的拉坯或走泥器型不是指那些穷尽装饰之能事的做法,就好象我们这里谈的书法汉字,不是谈美术字一样。当然后者自有它的价值。不再展开。


徐渭草书(传统书法)

书法和陶瓷与中国社会历史的关系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都历史悠久,当然陶瓷历史更久远,人类有文字之前就早有制陶了。为了生活,制陶术世界各地到外都有,只是中国发现了瓷土,最早发明制造瓷器。可能正因为这个生活原因,陶瓷或陶艺尤其是陶器制作长期以来被当作不能表达感情的工艺技术,(陶瓷上的书画有时除外)。书法文字也在生活中应用,但可能由于文字的使用还是和人的精神情感联系更紧密,所以书法并不会因为它的普遍生活中的使用而象陶瓷一样长期被多数艺术家和大众轻视,充其量多沦为文人雅士把玩的古董。虽然有些可以买到天价,但似乎也与我们理解的艺术无关。不过书法的生命力一部分还是被古董夺去了。


传统陶瓷

正如现代书法家不满足于传统的压抑一样,现代陶艺家,也不满足于瓶瓶罐罐的束缚。由于高更、毕加索、米罗等近现代艺术家利用陶瓷创作,欧美一些著名艺术家利用书法、书写方式的现代绘画创作,都激励了不满足于只是陶工和书匠角色的相关工作或创作者的文化自觉。陶艺和书法内部在上世纪中,欧美和日本都出现了颠覆传统格局的现代主义改造。

陶瓷的国际主义特色和书法的东方色彩可能让书法面对不一样的问题,但它们的困境有相似之处。这个相似的困境就是手段的材料性以及其文化符号性。虽然我常以杜尚的陶瓷小便池《泉》鼓励学生走出陶瓷传统的圈囿,但我自己心知肚明,《泉》和陶瓷的关系是碰巧的,不是必然的。当然可能没有第二种材料更适合《泉》,但不可以认为这就是陶瓷的胜利。虽然我们从中受到启发可以是良性的或积极的,正如现代书法家从抽象行动绘画里受到启发,发散个性,提出观念一样。它们的关系都可能是主观的,禁不住考验的。


吴味《禅非禅·亦》(现代书法)/ 宣纸、水墨 / 69×68cm / 2017

Wu Wei//"Zen non Zen - Yi" ( modern calligraphy)/ Xuanpaper, Ink / 69×68cm / 2017

现代书法的各种流派和现代陶艺的各种风格如今似乎多样化了,但社会的接受程度还不高,这当然不仅仅是书法或陶艺才有的问题,但相对油画、水墨似乎更不容易。它们都面对同一个问题:其材料性和文化符号性大大降低了其对社会自主发声的音响。这一点书法显得比陶艺似乎更弱。陶瓷由陶器走向造型艺术,其视觉含量远大于书法,尤其是走向现代,弱化字意的所谓现代书法。即使强调字意,也常因其字少语焉不详,说严重点,不过是抽象装饰画而已。其思想力度是大打折扣的。某种意义上,其对人思想感情的影响可能还不如王右军的《兰亭集序》。当然你可以说,它的影响是视觉冲击上的,可当这种冲击已经泛滥成江湖骗术时,怎么可能产生如美国波洛克式的影响。或有人也会质疑这种冲击或冲突的现代书法不是东方精神(你也可以有理由说是,比如所谓道法自然,自然天成完全可以套用),若不是,那书法精神是什么?


现代陶瓷

现代书法如果不玩形式花样,那给世界还可以贡献什么有价值的新东西?(如果你认为旧东西就足以贡献给这个混浊的世界,那我们就不讨论了,大家都可以去练练太极,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可以比屠宰场的猪多活几年)。陶瓷也一样,我这里特指更类似书法的传统拉坯(走泥)陶艺。它们除了让我们比猪多活几年,还有没有其它更多可能性?这个可能性的目的只能是令人的思维思想更开阔,更有利于人的积极自由精神,而不是消极避世的自修(实际是自阉)精神。


吴味//《元变体·人之二》(当代书法)/ 宣纸、水墨 / 138×69cm  /2017

Wu Wei//"Primitive Variant - Human  No.2" (contemporary calligraphy) / Xuanpaper, Ink / 138×69cm / 2017

显然,不少当代艺术家利用中国书法做出了努力,徐冰的新中英文书法是个重要代表,我印象中邱志杰的《抄写兰亭序1000遍》也是这方面的佳作。金锋也做了一些中国文字的作品,可不可圈入当代书法,自当别论。不少当代艺术家痴迷于禅宗,打的是禅修形式行为艺术的牌,比如宋东在流水上写字。古文达从文字发迹,也是走得比较远的艺术家,作品越来越规范化、产品化。吴味此次展览的《禅非禅》和《水墨〇阵》两个系列水墨作品,以及未展出的《毛笔抚摩》行为系列和《毛笔交遇》观念摄影、装置系列等等作品,应该属于当代书法的探索。陶瓷方面艾未末、刘建华等都做了有益实验。

吴味《水墨〇阵·2007年8号》(当代书法)/ 宣纸、水墨 / 97×90cm / 2007

Wu Wei//"Ink 〇 Array - 2007 No.8" (contemporary calligraphy) / Xuanpaper, Ink / 97×90cm / 2007

若书法艺术不限于纸墨笔砚,作为当代艺术的一个出发点或落脚点,空间也会越来越大。这点和陶瓷也相似,如果不局限于烧陶,同样空间会更大。还是那句话,扩大空间的目的是为了人活得更自由。这点吴味是同意的,他对传统书法的反思文章及反思性作品也做了不一样的偿试。书法和陶瓷如何提出问题,内部外部的问题,是作为问题对象还是问题载体?书法和陶瓷还能为当代人的生活以及当代艺术贡献什么?还是以失去自己,去贴当代艺术的屁股,苟延残喘?这些问题重不重要?希望得到大家批评。




徐洪波《心·经》(当代陶瓷)

吴味说:“极端地说,只要是针对了书法文化系统的特定问题的当代艺术,都可以称之为‘当代书法’,‘当代书法’只是当代艺术(观念艺术)的一部分,它的可能性就是当代艺术针对书法文化问题的可能性,只要书法文化对于人的生命存在来说还是问题的时候,‘当代书法’就存在可能。”(吴味《书法转型:走向表现主义和观念主义》,参加2001年台湾国立美术馆主办的“现代书法新展望——两岸学术交流研讨会”的论文。


吴味//《元变体·惊叹号》(当代书法)/ 宣纸、水墨 / 138×69cm / 2017

Wu Wei//"Primitive Variant - Exclamation Mark"(contemporary calligraphy) / Xuan paper, Ink / 138×69cm / 2017

当然他这是从书法问题针对性、与书法构成上下文关系的角度来严格界定的狭义的“当代书法”。我想说:从广义的角度看,“当代书法”不仅仅可以反思书法文化系统的特定问题,书法形式也可以成为工具或武器反思其它社会文化问题,“当代书法”才可能有了内外通透的更大空间和能量。当代陶艺亦然。吴味曾说“没有艺术只有生活”,按这逻辑可以说没有书法和陶艺,只有生活。希望书法和陶艺这对难兄难弟的前途更光明。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2017年7月10日于深圳牛壶工作室


吴味《元变体·囚》(当代书法)/ 宣纸、水墨 / 68×69cm / 2017

Wu Wei//"Primitive Variant-Fou" (contemporary calligraphy) / Xuan paper, Ink /68×69cm / 2017


吴味//《元变体·问号》(当代书法)/ 宣纸、水墨 / 138×69cm / 2017

Wu Wei//"Primitive Variant- QuestionMark" (contemporary calligraphy) / Xuan paper, Ink / 138×69cm / 2017

分类:

艺术批评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