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于创造性的书法
发表:2017-09-05 19:12阅读:87


妄议厅——为一持异议画家同仁所写(本人书写之一)


又到秋天了,每年这季节都是京城的艺术大戏,群展的集中季,当然啦也是文艺小资、艺术人士可以尽情享受之季。在这时节,大概人气最不旺,让人最没劲的展览就是纯书法和摄影类展览,说实话,每每有人邀我去观展,我都是推托的,既使在美术展示空间邂逅,几乎都是匆匆一瞥、穿场而过。也许有人会以为这暴露的是你个人好恶偏见。而我则以为不是的,就摄影而言,个人很热衷,尤其现在随着数码相机普及,它与计算机相联接后相当给力的表现;只是其最后以作品群体展示在画廊及美术馆那种方式,一溜过去全是黑光光或色溜溜的机械质感,完全压过了其内容丰富性,令人乏味。所以个人一直认为摄影的展示佳处还是在于媒体,不过这里阐述是关于书法问题,就不涉及。作为书法呢,一大展览里都是书法,等于仅选择单一汉字为内容,如同一大艺术展里惟绘画静物为内容,难免乏味。但这不是其主要的,因为当我们看到日本书法家井上有一式书写,看到近年兴盛起来汉字艺术许多样式,大家眼睛还是为之一亮,肾上腺素还是可以往上升地,这就说明了问题更在于现在书坛整体性书写方式,一言而敝之,在于至今仍停留于技术性那种书写。


腹诽堂—为自家画室题()


众所周知,现在的书家自他们书写开始便被要求愽*众书,去*东家长,西家精,南家妙等等一大摞,由此,才能去达于他们传说中的博采众长,融汇贯通,再然后,才有可能呈显自家的艺术个性。但这样*得过程有过深入的人都有体会,本身是个相当技术过程,且过程极其漫长,漫长到足以十年、廿年为计量,这使得本来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到头来都*成了技术男,既使融汇贯通了也是技术员和工程师贯通的那种,枉说艺术个性之高度了。糟糕的在于专业内还形成一种评判的价值系统,讲究书写必须要有每一笔来历,每一字的出处,推重*字功力的深厚,一如中国绘画史里清朝的“清四王"的画作,研*一笔一墨来历,每块石头、树木的出处。但“清四王”泥古不化的画作在美术界早有评判,也早被后来画家们所弃绝,不知为何书法专业里却至今抱着这类不放。至少大家现在所见到的书坛,从他们各类书法展到他们一个个煞有介事的书写状态,莫不如此。

当然,书法至今已然的普遍技术陷阱,这些年来并不缺有识之士的批判与揭示,个人的重申,目的在于阐述自己一以贯之的书法在于创造性书写的主张。鉴于现在以汉字作为题材内容的艺术形形色色,我所界定的书法仅限于传统的宣纸毛笔和墨材料方式书写,脱离此即脱离书法意义上的本体,属于“汉字艺术”了,不论。


()

嗑瓜演义中囯 狗血喷头今朝——()

多年前,个人曾迷恋过当今一些三维雕刻和动画软件,在那个领域我一而再被告知,具体操作实践只是一种手段和路径,通过它们探究其背后原理才是重要的、才是一切。同理,我们学*书法,去*颜筋柳骨、苏帖、张草也不过是一种手段与路径,其背后的原理才是一切。那什么是书法原理呢?我想,它就是国人自小都练*过的“九宫格”里“永字八法”。只有这八法规定了书法的书写提按顿挫,积点成线,使得书法的点线迥異于而今钢笔的,油画刷子划出的点线,并使其线条充满着节奏和生命感。如果说,艺术上的“黄金分割律”被看作人类审美心理绝对美的法则,那这八法里笔法,完全能视作书法个人化精神展开的绝对法则。籍此书法原理,加上楷隶行草篆的书体的那套,再加上对其专有的笔墨纸的材料特性把握。这三者足够构成书法式书写了。

由此审视书法史象王義之俊秀之书,颜筋柳骨,瘦金体,张旭之草等一系列杰作,说到底都是他们各自在类似“九宫格”之基上持之以恒书写所致,凝结的全是他们的性情与趣味,根本不是而今书家热衷的博采众长的结果。诚然,我们活在今朝有着太多书写杰作积淀,先辈大师们的确写出一定书法规范,如我们后辈们当书写雄强圆厚之美时免不了与颜体相规合的,但那种规合并非要同一,对此比如传统国画里倪云林之山水亦曾规范了隐逸与冲淡美的,但后世山水画里既使表现同一类,如继承倪云林衣钵的清初渐江和尚的山水照样大異其趣。可见我们没必要为了雄强圆厚而去*颜体数载,为了骨力遒劲结体雍正又苦学柳体多年,又为了书写时“灵动飘逸"埋头于怀素草书不断,最后倒也可以融汇贯通了,但贯通的只是讲究“乌、方.光、大”规范圆融的“台阁体”,从楷到行到草的各书体的“台阁体”。


头要紧 脚放松—为万事万物立言——()

有花开心 有绿清心——()


北宋大学者沈括在其名著《梦溪笔谈》说:“三馆楷书不可不谓不精不丽,求其佳处,到死无一笔是也。”现代的日本书法大家井上有一在其日记里写道:什么书法不书法的,斩断它!随心所欲他写吧。”。 “再脏兮兮一点,再脏兮兮一点!”前者可以说一针见血道出了包括今日在内的历代书法之过,后者则道出了我们现在要着力的创造性书法之途。

说得再明白些,我们从事书法,以艺术为终极价值的话,那么你在技术层面训练,其实只需要在“九宫格”上的“永字八法”研*,加上楷隶行草篆书体之学,重要的是你持之以恒的书写实践,以及在这种实践中自以为是的美之显摆,对,就是“显摆”。初始这样显摆肯定是粗糙的,还可能浅薄,然而当你显摆十年、廿年以后,那是与你一点也不显摆,似乎很谦卑地苦*十年廿年书帖是完全二种境界,二种结果。惟只有显摆,才能将你个人字外之修养,识见,性情,乃至对我们周遭的鬼样世界郁闷之情,一一形诸于笔端,也才能达于汉朝大书家蔡邕所言:书者,散也。什么是“散”?就是散你胸中郁郁之块垒!当然啦,如你是个超然之人,喜欢将自己悲喜交加之情都付之一笑,淡然处之,尝尽人间烟火又不识人间烟火,同样一一形诸笔端,那不是凡人的境界,另需高论了。

要知道,近代以来很多画家的书法是比专业书家写得个性和艺术得多,如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等等,(吴昌硕一类本是从书家变画家的除外)但我们如细观其各自字,其笔法,结体大都来历不明的,这难怪,他们毕竟要将主要精力花在绘画必须的造型构成和图像意义,书法大都只基于“永字八法”上,更多的*碑临帖之类就免了。但今日一个专业书家如果他也将全部精力用于此道,我们则有理由相信,他一定会在书写各层面,那怕在笔法一点一划间,布局的虚实相生里找到完全自我的表现主义艺术存在,到时他那样书写肯定将比画家们的更牛,因为他更专一,更纯粹。

儿子回家——2017,6,1儿童节感怀()


可以糊涂——()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