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

四川美院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美术理论家、艺术家

举报身份申请认证>>

《鄐君开通褒斜道摩崖》:中国早期书法审美判断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发表:2017-09-06 03:57阅读:208


《鄐君开通褒斜道摩崖》

中国早期书法审美判断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如果我们回到“书法”这个概念之前的观照维度的话,来看待《鄐君开通褒斜道摩崖》简称“大开通”会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呢!?

这方摩崖坐落的形势如下:在秦岭山脉中, 有一条贯穿关中平原和汉中盆地的山谷, 其南口曰褒, 在原陕西褒城县北10, 今陕西汉中市北50, 北口曰斜, 在陕西眉县西南30, 长凡470里。自战国起, 就有人在谷中凿石架木, 修筑栈道, 历代踵继, 多次增修, 因之就命名为“褒斜道” “褒斜栈道” 

就原石来看,参差不齐而又粗粝不齐的摩崖表面上,刻有如此内容:

永平六年汉中郡以诏书受广汉蜀郡巴郡徒二千六百九十人□通褒余□太守钜鹿鄐君部掾治级王宏史荀茂张宇韩岑弟典功作太守丞□□杨显将陨用始作桥格六百二十三间大桥五为道二百五十八里邮亭驿置徒司空褒中县官寺并六十四所凡用功七十六万六千八百余人瓦三十六万九千八百四器用钱百四十九万九千四百余斛粟九年四月成就益州东至京师去就安稳

永平六年至九年(公元6366年)刻。

从文字风格上来看,隶书兼篆十六行,每行5字至11字不等

首先从这个摩崖刻石的美学性是如何“发生”的呢?其实,宋代开启的“金石学”,是通过从古代遗留下来的各种文字与图像方式,其载体则是石质的碣石、摩崖、碑刻以及金属的鼎彝盘等等物质,来解读不同时代的文化信息。早期的金石学,对于历史学家而言,只是可以获得不同正史的资料,来填充其本来认知历史的缺失。而对于书写与刊刻的方式,则是忽略的。

我们还原到《大开通》的初次被发现与解读,这就是面对着摩崖石刻原刻与拓片的时候,可以看出来其中残缺迭状性的、鳞片般的表面,其中以尖锐的铁器开凿出来的踪迹,其笔划的结构则是汉字的基本形式。而拓片则是由于残缺形成的表面与平滑柔软的纸张之间,通过蘸满墨汁的拓包的锤击,所体现出来的天光下,肉眼难以分辨肌理与轮廓。

经过千年的自然时间维度的变化,以及自然条件的多向加工,形成了与最初书写者为了体现个人的结果之间,大相径庭的效果。令自然变化的维度与时间性间隔的视角转换,而形成了重新解读的方法论,这就是摩崖刻石所呈现出来的所谓的书法意味。

自汉代摩崖石刻初刻之后,近千年之后,南宋绍熙五年(1194)三月,南郑县令临淄晏袤首次进行了书法意义上的“发现”,这种“发现”不是一种纯粹视觉意义上的“看见”,而是一种意义的“启见”:

字法奇劲,古意有余。与光武中元二年《蜀郡太守何君阁道碑》体势相若。建武、水平去西汉未远,故字画简古严正,观之使人起敬不暇。”(《题记》)

在这里,奇劲”、“古意”、“简古”、“严正”的意义被激发出来的原因是什么呢!?它与中国中古时期的艺术的美学趣味的建构有着直接的关系。这就是宋代金石学眼光之上,所建构的美学范畴。

元代的赵孟頫在绘画之中,提出了一个异常重要的美学范畴,这就是以联结绘画与书法之间关系“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沈子丞《历代论画名著汇编·赵孟頫·论画》)

这个重要的概念,“古意”却成为一种中国绘画史上的重要走向,以书写的“时间感”“时间维度”,来抵达一种表现意义上,摆脱个人的情绪性的目的。因此,晏袤对于“大开通”的解读与美学定位,与几百年之后清代推崇北碑的背景之下的观念,亦从另外视角的解释了关于大开通的美学发生——这就是天真的稚拙意趣发生:

“……,试以四五岁童子,令之握管,则笔笔是史籀遗文,或似商周款识,或似两汉八分,是其天真本具古法,则篆隶固本未尝绝也。”(钱泳《书学·隶书》上海书画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整理室选编《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

在钱泳看来,儿童的书写效果,其天真古趣,来自于本来就具有“古法”。

“大开通”本身而言,其中具有“缪篆”的结体意味。所谓“缪篆”,一般是在汉碑的碑额之上书写的篆书,为了郑重而撰,为了通汉隶而方正,因此,本身就是一种“跨体”的书法格体。在大开通的结体之中,则把这种体格的通俗性进一步夸张,形成了具有“稚拙”的效果。

而楷书与行书本身的演*,是没有与“古法”沟通的可能性的:

“唯一*真、行,便违篆隶,真行之学日深,篆隶之道日远,欲求古法,岂可得乎!”(钱泳《书学·隶书》上海书画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整理室选编《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

清代钱泳的这段论述,其实也说明了令晏袤起敬不暇”的原因。

到清乾隆间,陕西巡抚、金石家毕沅第二次发现,收入其所撰《关中金石志》,开始有拓本流传

以至于另外的一些北碑的推崇者的阐释,其实也都没有脱离晏袤的解读框架:

刘熙载《开通褒斜道刻石》,隶之古也。《艺概》

杨守敬谓:余按其字体长短广狭,参差不齐,天然古秀若石纹然,百代而下,无从摩拟,此之谓神品。《平碑记》

翁方刚曰:至其字画古劲,因石之势纵横长斜,纯以天机行之,此实未加波法之汉隶也。《两汉金石记》

方朔谓:玩其体势,意在以篆为隶,亦由篆变隶之日,浑朴苍劲。《枕经金石跋》钱大昕文字古朴,东京分隶,传于今者,以此为最先焉……。”(《潜研堂金石

文字跋尾》

隶之古”、“天然”、“古秀”、“石纹”、“古劲”、“天机”、“浑朴”、“苍劲”。

另外,就拓片来看,“大开通”确实是最典型地反映出“碑学”所体现出来的独立形式——“石花”,石面的斑驳形成的一种特定的视觉效果,石头的纹理与字面的汉字结构,形成了干扰的效果,将那种“书写表现的个人性情绪”,还原到一种自然成文的美学转化。

综上所述,“大开通”在南宋及清代二度的解读之下,美学涵义发生如下:

一、字若石纹。将汉字书写的笔画,与自然变化的石头纹路交错在一起,将人为的笔法融合在自然的形式之中。

二、古意盎然。所谓的古意有两重含义,一方面是时间感沉积的历史意味;另一方面则是时间的间隔,带来的历史心理距离。这些“古意”所带来的的便是“浑朴”、“古秀”、“苍劲”。

三、稚拙天真。由于字体跨越了“篆书”、“隶书”之间,同时,又有书写者个人风格稚拙趣味,因此,这就是所谓天机”、“天然等意义的发生。

四、楷书未染。唐代之后的书法,基本上都受到楷书的影响,而且,“楷书如立、行书如走、草书如奔”,如果奔行之前,必须站立要稳。从实用的角度来看,也许是有道理的,但是,从审美的趣味上,唐代之后的书法,在强化表现性力量的同时,也容易陷入到“世俗”的趣味。以此,与“古意”这些概念相去甚远。

…… ……

 

           2017-07-05 中元于春富秋足夏少冬寡山画堂撰

 

 



分类:
标签:
@通知: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