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街的虚无,让我有些心慌
发表:2017-09-06 09:04阅读:675





那条街的虚无,让我有些心慌

               /兰草

 

烈日当空,盛夏的上海艺仓美术馆却透着阵阵凉意。

午后,我站在基里科这条神秘和忧郁的街道旁,这个形而上的画面,似乎要把我带到奥菲尔德实验室一一地球上最安静的地方,那里的虚无,让我有些心慌。

美国作家乔治·米歇尔森·福伊说:“虚无,如死亡一般的感觉”。福伊有权力说这样的话,他独自在奥菲尔德实验室中呆了45分钟,获得了“奥菲尔德”的挑战胜利,赢得了一箱吉尼斯黑啤。实验室位于密西西比河和一段铁路之间,它的音量为负9.4分贝。在他之前,去实验室体验过的人都感到恐慌、迷失、头晕和恶心,坚持不了几分钟便落荒而逃。


这条让我心慌的街道,左边有一排向远处伸展着的白色连拱廊,右面是深褐色和灰色的建筑物。是歇业的商市?无人的住宅?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天空,阴沉沉的;街道,明恍恍的,很像一个城市的末日。一辆老式的货车车厢靠着建筑物,车门敞开着,里面空空如也。一位身着连衣裙的女孩,形单影只的从一侧滚着铁环进入,前方那个长长投影不知何许人也……。

 

画面色彩饱和,对比鲜明,轮廓线十分清楚。基里科运用了15世纪意大利的透视艺术,用明晰、晃亮反忖了城市空间的冷寂和荒芜,如此笔法,魔力一般带我进入到孤独、寂廖的世界。心由境生:“形而上”营造出的超现实主义――神秘,诡异、荒诞,不安,甚至恐怖的意象,笼罩了我的心境。

 

艺术像一张神秘的网,捕捉你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一种从没发现或者发现了又不敢面对的东西。就象走在悄无声息的森林里,几头野兽早就等在那里,独自一人又没有任何设防的你,将如何是好?

在视觉世界里,当“形而上”出现时,会有身临其境感,比如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3D的逼真让座席上每一位一次次加入集体惊叫,救生小船上与那只孟加拉虎共生共存的仿佛不仅有苏拉·沙马,还有芸芸观众。


形而上属于哲学范畴,基里科年轻时在墨尼黑逗留,其间热衷尼采的哲学,他被事物秘密的生命,即形式表像下的东西深深吸引,力图通过绘画将一些象征物和非逻辑的隐喻暗示出来。尼采曾经描写过意大利荒漠广场上的拱形建筑,以及它们投下的阴影,对这种幻景式场景进行过超验的论证,这都成了基里科的创作灵感。他将哲学概念用画笔作了诠释,把尼采的哲思变成了画面,将物体置于非现实中,强化了幻想中发生的形。


和他同时期的画家卡洛.卡拉非常欣赏基里科的创作理念,两人一拍即合,在1917创立了“形而上”画派。

形而上,不是说形式上的绘画风格,而是指思维和观察方法,与尼采和叔本华的哲学一脉相承。


到“上图”查找“形而上”的艺术史料,少之又少。少数书里有的,也是寥寥几笔带过,“形而上所强调的对象是自身即是超自然的存在”--此解释好难懂!“靠纯理性或第六感感知”--还是云里雾里,理性与第六感明明相悖的,却又相题并论,难道玄学之玄幻,就是形而上的精神?可我又哪里懂得什么玄学!基里科说,“从来也没有人理解他的这些作品,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既如此,那如此吧!


基里科的“形而上”绘画,通过某些可以感验的事物现实痕迹,创造一个非经验,非现实又超越事物现实之上的世界,为19世纪浪漫梦幻主义和20世纪非理性、超现实主义绘画搭建了一座桥梁。从而奠定了超现实主义的基本语言:截然不同的的主题并存,产生深不可测的空间和令人遐想的氛围。

 

此模样的街我从没见过,况且,原本也没有这样的街。拱廊建筑,货车车厢,女孩铁环,彼此之间没办法联系到一块的东西,画家硬是把他们拼合到一起,使人困惑,形成困扰。在我实在想不明白时,我离开了“基里科”,去看了同在展馆的莫兰迪的瓶瓶罐罐,被“高级灰”的单一、安静、明确、还有一种笃定的情绪感染,我心情平和起来。当再来到基里科这条“街”前,我不再去关注色彩和光影渲染出的灵异氛围,将自己的视觉离开画面的整体氛围,仔细玩赏单个细节,记忆深处的东西忽然被拨动了,比如那女孩手中滚动的铁环,儿时见到的众多的玩物之一。


我们一生中逝去的许多往事,读过的书很可能都消失在记忆之外了。然而,就是一个细节会提取了岁月中的某个经历。铁环,连同“那地方恍如梦境”的普鲁斯特,一起从记忆里跳了出来。普鲁斯特说,“在圣地我们只能了无生气地祷告,而在别的地方,遇到某个晴朗和神圣的日子,我们没准儿反而能得到神启”。就在展馆,似水年华的呼唤,在这空旷的街道上,在脑海中响了起来,显得亲切、遥远又空灵----

 

1919年,基里科和卡卡思想上不再相互认同,形而上画派就此瓦解了。1920年基里科回归了古典艺术创作,然而,形而上的奇异元素,依然在他的作品中出现。

 

这个盛夏,与基里科这幅画有一次零距离接触,闯了无人之境,误入抑郁的泥潭。想到奥菲尔德实验室,如有可能给我一次机会尝试,我不会去,我没有福伊先生的那种定力。而形而上营造的虚无,似乎比那个测试分贝的仪器更为精深玄乎,好似一粒晶石,一旦投入到观画者的心湖,越荡越远的是涟漪,越陷越深的是漩涡。

 

无论“涟漪”还是“漩涡”,我不去念想这条神秘又忧郁的街了。


分类:
标签: 基里科 形而上
@通知: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文章,赶快抢个沙发!

>>最近访客

    (所有用户)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